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0 11:09 的文章

第33章 一枚金币的代价

这真是1919年吗?

    远远看见著名的布鲁克林大桥时,张海诺心里就有这样的疑问,这座全长1825米的悬索桥即使拿到21世纪也依然是一座伟岸的建筑,而桥的另一端则是一个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繁华都市。

    出租车驶过布鲁克林大桥之后,张海诺的眼睛所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宽敞整洁的街道和电车还算不了什么,可是现代化的公寓楼、高架铁路还有那霍然出现在视线之中的摩天大楼……

    “那得有四五十层吧!”看着那两栋相继出现在视线中的高楼,布拉茨眼睛都看得发直了。

    “伍尔沃斯大楼,高792尺,60层!大都会保险大楼,高700尺,50层!”

    一直闷头开车的司机忽然用英语介绍到,他未必听得懂布拉茨刚刚说的德语,但猜都猜得到这几个外国人为什么而吃惊。

    张海诺不禁愕然,原来在帝国大厦出现之前,纽约就已经有这么多让人羡慕的高楼大厦了,他不得不承认,工业时代创造的建筑奇迹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平静下来之后,张海诺愈发的理解二战期间美国那恐怖的战争实力了――太平洋战争爆发初期,日本海军在偷袭珍珠港后力量还胜于美国海军,但短短两年时间,战局就完全被扭转过来了。美国人在数次海战中的表现自然功不可没,但是真正让美国获得战争胜利的,却是他们可怕的工业力量!

    那二战时期的德国呢?一个经历了巨额战争赔款和经济危机的国家,发动全国的力量转入战争轨道,并凭借战争初期战略和战术上的双重优势一举击败法国、压制英国,但等到美国参战的时候,辖半个欧洲土地资源的德国在国力上依然和美国差得很远很远……

    “到了,先生们!”

    司机的声音将张海诺从深沉的思考中唤醒,这时出租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张海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美元的纸钞,等着对方将零钱找给他的时候,他才定了定神将注意力转回到现实中来。

    眼前是一条并不宽敞但往来的车辆行人十分繁多的街道,街对面那歌德式的建筑也是百老汇众多著名歌剧院之一么?

    张海诺没有功夫研究这些建筑,他朝街道的两头看看,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再看看奥托和布拉茨,两人脸上显然也是惊异未尽。

    “很抱歉,先生!”张海诺拦住一个西装革履、戴着金边眼镜、拎着皮包的年轻人,用英语说道:“请问第47街朝哪边走?”

    那人暂且停住脚步,指着前方说道:“往前走4个街口就到了!”

    “谢谢!”

    “不客气!”

    张海诺扭头看看奥托和布拉茨,用德语说道:“走过去?”

    奥托和布拉茨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来到百老汇又怎能不好好瞧瞧呢?

    置身于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上,张海诺真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在他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去过汉堡、不莱梅这样的大城市,也到过安塔利亚和伊斯坦布尔这样的土耳其港口,但没有一个像纽约这样拥有如此浓厚的现代化气息,再看看街道上的行人,大多数都是行色匆匆的,这就是大都市的快节奏生活吗?

    当他们刚刚走过第三个街口的时候,眼尖的奥托就发现了位于街道另一侧的古董行招牌。

    “纽约全美古董行?”张海诺觉得这是个十分拗口的名字,但店名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他们有没有这个实力和自己做生意。

    从外观上看,这家古董行和周围的店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走进店铺之后,张海诺发现这里完全是个充斥着历史韵味的地方。大厅的正中央是一位纵马前行的中世纪欧洲骑士,银亮的铠甲包裹着骑士的全身,他胯下的战马也有三分之二的部位被马铠所包裹,骑士的右手握着一柄带三角旗的长矛,左手小臂上配着一个欧式的三角盾,上面绘制着鲜艳的家族徽标。

    大厅的四周摆放着许许多多的古董,它们大都被存放在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玻璃橱柜里,盔甲、战刀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地球仪、航海测量仪器、座钟、羊皮卷以及来自东方的花瓶、玉器,在靠橱窗的位置张海诺还看到了一个存放木乃伊的大石棺!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这个平和的声音来自于一个长相老成、穿黑白礼服的中年人,他身材瘦弱,头顶也秃了一半,在电影里饰演某座庄园的管家应该很不错。

    “你们这里鉴定古埃及金币吗?”张海诺背着手,语态略显傲慢的说到。

    见这三位来者衣着华丽,前面两个又颇有贵族气质,这位负责接待客人的美国人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当然,我们拥有纽约最一流的古币鉴定师!三位请这边坐!”

    说罢,他将张海诺三人引到靠里面的一张红木小圆桌旁,张海诺和奥托大大方方的坐下来,而布拉茨则昂首挺胸的站在他们身后,这个阵势他们在土耳其的时候就演练过好多遍了。

    “这位先生,我是本店的经理汤姆森,还未请教您……”

    汤姆森?这个名字顿时让张海诺想起了芝加哥打字机,这种厉害的武器可是在20世纪初风靡美国黑社会,不过貌似在1919年的时候它还没有问世呢!

    张海诺依然是那副腔调:“在下恩伯特.林克,奥地利商人,这位是我的合伙人米切尔.布劳恩!”

    “您好,林克先生!您好,布劳恩先生!抱歉,刚刚我听林克先生提到古埃及金币的鉴定……”

    张海诺不慌不忙的从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用黑色绒布包着的小物件,放在桌子上一层层展开,最后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枚看起来非常完好的金币。

    “噢……可否交由在下一看?”

    在得到张海诺的允许之后,汤姆森小心翼翼的用他那戴着白手套的手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枚金币,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放大镜,对着灯光研究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

    “林克先生,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枚埃及麦木鲁克王朝时期的金币!若要确定它的身份和年代,还得交由我们的专门鉴定师鉴定!在这之前,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是打算将它转让呢,还是只想单纯的进行鉴定?”

    “有什么区别吗?”一旁的奥托问。

    “是这样的,布劳恩先生!根据本店的惯例,如果这枚金币准备出售给本店,那么我们将免费为二位鉴定,如果只是单纯的鉴定,我们将收取50美元的鉴定费!”

    “50美元似乎有些贵啊!”张海诺瞟了一眼这个古董行经理,要知道骏马牌自行车的批发价才12美元一辆,也就是说转手之间这家伙就要赚走4辆自行车的钱!

    汤姆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非常抱歉,林克先生,这是本店定的管理,在下也不能随意改变!不过,若是二位愿意转让,本店的价格绝对是全纽约最合理的!”

    “那就先鉴定再谈价钱吧!”

    张海诺语气虽没有变化,但对眼前这个头顶半秃的经理却有些厌倦了:会为区区50美元计较的人,显然不会是什么良好的生意伙伴。至于说他并不是真正的店主么,张海诺觉得如果店主很爽直的话,也就不会制定这样的吝啬规矩、雇佣这样小气的经理了。

    “那好,二位请稍等!鉴定大约需要一刻钟时间。”

    “芝加哥打字机”独自带着金币进到后面一扇门,不一会儿就空着手出来了。他旁敲侧击的问道:

    “还未请教,二位专门做古董买卖吗?”

    张海诺看了他一眼,“不,我们是做海上贸易的,什么赚钱就买卖什么!”

    “也包括古金币么?”汤姆森一脸虚伪的笑容。

    “抱歉,这是商业机密!”

    张海诺已经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家伙了,东拉西扯了一会儿,眼见15分钟也快到了,“芝加哥打字机”又去了一趟后面,这次出来的时候带回来了那枚金币还有一张单子。

    “我非常抱歉的告诉您,林克先生!”汤姆森一脸悲哀的将那枚金币重新放在张海诺面前,“这是一枚仿制品!虽然它的含金量很高,却是后人仿制出来的!”

    “仿制品?”奥托显得十分惊讶,但张海诺却不动声色的拿起那枚金币瞧了瞧,然后将它收进口袋里并拎起皮包往外面走,就在快要出门的时候,他转身对汤姆森说道:

    “不得不说,贵股东行仿照金币的水平和速度都是一流的,但不知道你们老板在听说你为了一枚古埃及金币丢掉了一个大客户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经理先生,我必须郑重的告诉您,这种掉包计简直拙劣到了极点!今后我们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告辞!”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