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09 13:01 的文章

第30章 离开者与加入者

 做人要厚道,感谢大家的支持,中午加更一章!呵呵!

    正文:

    当快速号重新启航之时,奥托、埃德文和沃尔夫一起留在u148号上负责指挥潜艇同速航行,留在艇上的另外20名军官和艇员都是百分之百确定跟随张海诺和赫森前往美洲的。至于剩下的人,包括已经决定要走的、还在观望的以及那些基本上决定跟着大部队的,都在集中在了快速号的餐厅里。

    待大多数人都用餐完毕之后,赫森和张海诺一前一后的走到餐厅最显眼的位置。

    “诸位!”

    资历最老、名气最大的赫森一句话就让整个餐厅安静下来,不过众所周知,最重要的发言者往往都是放在后面的。

    “现在我正式宣布,爱琴海淘宝行动圆满结束!”

    向来以沉稳和冷酷示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和伟人们宣布某项大事件的架势完全不是一回事,他更像是在平静的诉说一件事情,话语中没有任何过激的成份,当然,也不具备那位最初喜欢在啤酒馆做讲演的狂人那种强烈的鼓动性。

    这种声音实在太过平稳,在场的艇员们都不知道该鼓掌还是该喝彩了,最后干脆什么也不作,认认真真的竖起耳朵,并将目光集中到赫森那里。

    “我们在战争中的敌人,英国,最近加强了在爱琴海域的巡逻力度,并且已经注意到我们之前在安塔利亚港购买柴油和食品的活动。经过集体商议,我们决定远航美洲,在那里寻找新的藏身之所!不过,本着自愿的原则,我们并不强求每一个人都跟随我们前往美洲,所有你们有两条路可以选!”

    紧接着,赫森将说话的位置让给张海诺,不用什么过渡性的言语,张海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大声说道:

    “扣除之前的所有开支,我们现有资产如下:土耳其金币25.6万镑,银币7.2万镑,纸钞7.8万镑,钻石7颗,镶有各种宝石的项饰一件,从沉船上打捞起来的金币24,630枚,大型金器86件,小型金器361件,镶宝石的金器29件!”

    顿了5秒钟,张海诺继续道:

    “按照我们事先的约定,这些财富归大家所有,并按照军衔和资历进行分配。鉴于我们接下来将远航美洲,我提议将这些财富中的百分之二十提取作为公用资金,这些将用来购买补给和支付各项费用,对于这一点,有异议的可以现在提出来!”

    这个提议早已在军官团队内部得到通过,为了更好的实施他们“保艇远航”的计划,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一项措施。

    等了几分钟,见大家都在等着下文,张海诺接着宣布:

    “提取公用资金之后,剩下的百分之八十就是大家可以直接分配的财富了。决定离开团队返回德国的,将依照比例领取属于自己的一份。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各种财宝的价值难以确切计算,我们现在只能给出一个大致的估计值,而留下来的人,我们将在确定这笔财富的总价值后进行正式分配,现在离开的人,士官以下的可以获得土耳其金银币8000镑作为路费,以及从沉船上打捞起来的金币300枚、小型金器5件,今后团队在美洲的投资收获,现在离开的人仍可以享受其中的百分之零点五。有异议的,请现在提出来!”

    接下来仍没有人说话,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赞同这个分配比例,而是大多数人都还在心里计算着这样的比例对自己有利还是不利。几分钟之后,u21上的一名士官举了手。

    “上尉,虽然您的分配比例从数量上看非常公平,但是那些镶宝石的金器还有从3号沉船点打捞起来的那串项饰似乎要比金币值钱很多啊!”

    这个说法,立即得到了另外一些准备离开的艇员的赞同,所有人都在等着张海诺的解释。

    “是的,你说的没错!”张海诺毫不回避的说道,“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将它们拆开来平分,价值也无法确切估计!所以,我们利用它们所进行的投资,现在离开的人将来仍可以享受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也就是说无法分配的财物,我们将算在大家今后的分红里!”

    刚刚说话的这位士官想了想,又问:“您保证将来会将那些收益分配给我们这些现在就离开的人吗?”

    “是的,以冯.芬肯施态因家族的荣誉作为保证!”

    “还有冯.赫森家族的名誉!”赫森在一旁补充道。

    那位士官不再说话,不过,这时又有另一个声音从靠后的地方传出:

    “如果我放弃这百分之零点五的分红,现在可以多领取一些金币吗?”

    张海诺不假思索的报出一个数字:“80枚沉船金币和1件金器,如果你觉得这些财报放在自己手里更安全的话!需要提醒的是,几天之后我们将在西班牙港口靠岸,你们可以在那里乘船返回德国,也可以经由西班牙和法国从陆路贵国,但不管哪一种,你们随身携带的金币都得由自己看管好!”

    这样的提醒,似乎比警告还要有用,不过对于一个已经决定不再漂泊而返回德国的人来说,张海诺相信这些话并不能改变他们的初衷,但对于那些观望者,他仍希望用情和理进行说服。

    “现在,请决定离开的人站在我的左手边,决定留下的站在我的右手边,还需要考虑的请留在原地!”

    张海诺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开始移动,普罗尔、塞茨是赫森的得力助手,但他们对家庭的牵挂和责任感让他们义无反顾的走到了左边,扬克在u148上也一直尽职尽责,出于相同的原因,他也加入了离开者的行列。张海诺对此虽然十分的遗憾,但也必须尊重他们的选择――有条件的允许一部分人离开,这对于保持团队稳定和凝聚力有着积极的作用,反之则可能导致团队成员貌合神离甚至在关键时候出乱子。

    渐渐的,两大阵营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让张海诺和赫森感到欣慰的是,大部分人还是站到了自己的右手边,十分钟之后,已经没有人再站在原地。

    张海诺在心里飞快的数了数,最终仍有12人决意离开,看得出来,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他们的心情都很沉重。相比之下,那些决定留下的人一个个都昂首挺胸,仿佛一群刚刚入选一线部队的优秀士兵。

    *****************************

    “事实上,我不是什么奥地利商人,我叫海诺.冯.芬肯施态因,德国海军上尉!这位是我的同僚,罗德里克.冯.赫森上尉!”

    再一次站在托马斯和水手们面前时,张海诺已经换上了那身熟悉的德国海军制服,站在他身旁的赫森,则一如既往的保持着自己的威严和高傲。

    这话一出,包括托马斯在内的8名德国籍水手都显得十分惊讶。

    “林克先生,噢不,现在该称您冯.芬肯施态因上尉先生,能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人高马大的托马斯双手一摊,显得非常的不理解。

    “我很抱歉之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我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想必各位已经知道德国海军的主力舰和全部潜艇都被协约国扣押了吧!”

    张海诺顿了顿,接着说道:“战争失败了,但我们不愿意看到德国海军最宝贵的财富落入英法等国手中,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每一位的帮助!”

    水手们都窃窃私语起来,而托马斯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扭头对水手们说道:“安静!”

    这声音不大,但看起来非常有效。

    “上尉先生,您需要我们帮什么忙?”托马斯平静而认真的盯着张海诺。

    “履行一个德国公民的神圣义务,为国家、为海军保守秘密!”

    张海诺有意将这件事情放大到一个国家的高度。

    “秘密?什么秘密?”托马斯果然瞪大了眼睛。

    “在有生之年,不得对任何人透露你们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可以吗?”张海诺诚恳的看着托马斯和这些德国水手们,他当然相信,这些以国家荣耀至上的人会帮自己这个忙,但他现在依然要口头确定这一点。

    托马斯想了想,说道:“如果是对德国有益的事情,我们义不容辞!”

    他身后的水手们也纷纷应和到。

    “那好,我现在宣布你们已经成为德国海军的辅助人员了,从今天起享受额外的出海津贴,等回国后我会替你们向海军申请勋章的!”

    “辅助人员”的身份和“勋章”,现在都还只是空头支票,但张海诺需要通过它们来提高这些水手的荣誉感。再说不出意外的话,10年之内雷德尔就能够升任德国舰队司令,到时候要为几个有功人员申请勋章还会是难事吗?

    托马斯并没有当场接受张海诺开出的条件,而是问:

    “可以让我和我的人商量一下吗?”

    “当然!”张海诺伸出右手,大方的让他和自己的伙伴商量商量。

    3分钟之后,水手们商量好了,并依然推选托马斯做他们的发言人。

    “上尉先生,如果这一切都属实的话,我们很乐意为德国海军效劳!非常冒昧的问一下,您怎么才能让我们相信您确实是德国海军军官并且有特殊任务在身呢?”托马斯这话并没有质疑的口气,而是希望在加入这个事关国家机密的行动之前在最后确认一下。

    张海诺微笑着说道:“如果我和赫森上尉这身军服还不能证明的话,你们可以现在就到甲板上去,我们的u148就在快速号右舷!”

    “u148?”连同托马斯在内,每个水手再一次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张海诺转身朝甲板走去,水手们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一个个跟在他后面。

    可想而知,当一艘排水量达到1500吨、装备三门甲板炮的德国远洋潜艇出现在自己视线中时,德国水手们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

    “托马斯!”

    张海诺唤了一声,此时托马斯和其他水手一样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还有大家!”张海诺大声说了一句,这才将水手们的目光重新吸引到自己这边来。

    “你们现在愿意帮我这个忙了吗?”

    水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从惊讶转为喜悦和兴奋。

    “当然,当然!”托马斯最先回过神来,他似乎本来想敬礼的,却意识到自己还不算是正式的军人,只好耸耸肩膀,“先生,我们乐意为您效劳!”

    “德国海军并没有屈服!”张海诺乘势对这些德国公民们说道,“我们保留着德国海军最大的希望!在你们的帮助下,我们终将重新崛起!”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