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3 的文章

鹰 第30章 挑战马耳他(4)

命只有一次,所以人们惧怕死亡是可以理解的,也正tt)们羡慕也尊敬那些敢于直面死亡的猛士。

    其实就算没有空军和地面部队发来的电报,张海诺也知道伞兵部队处于怎样一种战斗环境中。在小小的马耳他岛,勇敢的德军伞兵们不得不面对数量占优且装备有火炮和装甲车辆的英国守军,而有限的斯图卡难以兼顾战场的每个角落,更多的时候,伞兵们只能用手边仅有的武器对付疯狂反扑的英军,速度虽慢但皮糙肉厚的马蒂尔达,已经夺走了许多年轻的生命……

    “机枪组,压制敌军火力!其他人,交替掩护前进!”

    弗洛伊安置身于一处比土堆大不了多少的山丘后面,前面是一棵小小的松树,结束先前那场战斗后,他和他的班随同其他伞兵一起向锡杰维挺进,在途经一个小村落时,他们碰到了自己的连长蒂姆中尉。这位军官和同机的11名伞兵在距离目标尚远的地方就跳了伞,结果降落在了这远离大部队的小村庄里,他们先是用枪吓退了愤怒的村民,随后以一栋看起来比较坚固的房屋为抵挡住了英军小股部队的进攻。

    与指挥官重新会合后,伞兵们也有了精神上的主心骨。了解了先前的战斗经过以及俘虏口供,蒂姆中尉当机立断,决定率领这些伞兵继续向锡杰维镇进发。一路上,英军岗哨、检查站无不是空空如也,一辆已经烧成废铁的卡车斜斜躺在路边,这些显然都是德意航空部队的杰作。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城了,伞兵们却又碰到了新的麻烦——英军的一挺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和一挺布朗式轻机枪,分别占据了一东一西两栋房屋的二楼窗户,从而将由南往北进入小城的必经之路控制在枪口之下!

    弗洛伊安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驻守那两栋房屋的英军士兵可能只有几个人,但他们显然是早有防备,窗户已经利用沙袋进行了加固,居高临下能够监视道路两旁大片空地。如果自己手里拥有37毫米炮之类的中型武器,弗洛伊安有把握轻易干掉那两个火力点,但眼下他们除了为数不多的手榴弹之外,就只有792米口径的mg34机枪最具威力了。

    就在这时,蒂姆中尉喊道:“一排负责火力掩护,二排、三排交替前进!”

    弗洛伊安和他的班隶属于二排,在之前的战斗中有两人阵亡、一人受伤,现在连他在内还有9个半战斗力,武器无损。全连集结在这里的虽然还不足百人,但人数至少是远远超过对面的英军。不过,硬闯机枪阵地并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二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就已经充分证明了机枪作为一种防御性武器的可怕威力,以水冷型维克斯重机枪的射速和持续射击能力,就算再多来半连人马,硬冲也是要遭受惨重损失的!

    不一会儿,一排的几挺mg34始射击了,以这种机枪的射速,持续射击对弹药的消耗是十分惊人的,伞兵部队显然不具备这样的后勤功能。通常情况下,几个机枪组会以轮番短射的方式,既达到了持续压制的效果,又减小了弹药供应方面的压力。

    “二排,散兵线前进!20米!”

    排长卡勒姆用他那熟悉而粗旷的声音低吼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员的不断聚拢使得各班、排更加有序。

    弗洛伊安毫不犹豫地带着下属士兵们跃出藏身地小山丘。仍然以低头、躬腰地谨慎姿势快步前跑。就在这时候。沉寂了一会儿地英军机枪又开火了。飞射而来地子弹顿时在干燥地泥地上扫起阵阵尘土。

    眼角余光感觉到有人被击中。弗洛伊安却没时间去管究竟是哪个家伙那么不幸。估摸着20米地距离已经达到。正好前面地地形也有点起伏。他一个箭步往前一扑。姿势就像是出膛地鱼雷。没有任何多余地动作。还不到15米高地小土垛。成了这位伞兵下士地新“掩体”。他随即侧过自己地mp40。朝着那不断迸射火舌地窗口就是一梭子。

    在不超过三秒钟地时间里。同行地数十名伞兵也都手脚麻利地就地趴下。思维和眼光都比较灵敏地。往往能够寻找哪怕一点点能够阻挡子弹地自然物体。其余地也只好在趴下后继续挪动了。

    不管怎样。这样地姿势终究减小了被子弹击中地概率。卧倒后地伞兵们开始以手中地机枪和步枪向前方射击。加上后面负责火力掩护地机枪组奋力射击。德军伞兵这边一时间又把英军地火力给压制了下去。

    趁着英军机枪暂时哑火地空挡。三排地数十名伞

    从小土丘后面冲了出来。以好几十米宽地散兵队形快5l一会儿便从弗洛伊安他们旁边跑了过去。待到英军机枪又重新嘶吼起来。那些伞兵便和二排一样迅速卧倒。由于距离那两栋房子地距离又近了大约二十米。伞兵们地火力开始给对方造成更大地威胁。

    英军机枪声一弱,卡勒姆少尉便带头跃起,“前进,伞兵!”

    如此几个交替下来,德军伞兵们已经推进到距离两栋房子三四十米的地方,两个臂力出众的伞兵以卧姿甩出手榴弹,轰轰两声,腾起的烟尘便遮蔽了英军机枪手藏身的窗户,弗洛伊安和同伴们一跃而起,也不管对方的机枪仍在吼叫,拼了命的往前跑——尽管要比百米冠军的速度慢许多,但大部分人至少能够避开致命的子弹。

    绕到房屋后面,弗洛伊安操起冲锋枪对着那一人半宽的木门就是一阵狂扫,旁边一个结实的伞兵随即猛地一脚,硬生生的将门直接踹倒,跟在后面的两个伞兵,毫不迟疑的端着枪冲了进去。

    弗洛伊安一边跟着往里跑一边往枪里换上最后一个弹匣。假如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再长一些,或是战斗强度再高一点,不少伞兵都可能像他一样面临弹药告罄的境地——为了节省重量,他们在跳伞时不可能携带过多的装备和弹药,因而在降落后最好能够及时找到挂在其他降落伞下的弹药囊,然而,战场不是训练场,人们永远无法在一切都准备周全的情况下开始战斗。

    随即从楼道里传来的枪声,由于距离很近而令人有些振耳发聩,弗洛伊安非常及时的冲了上去,朝着正欲做最后抵抗的两名英军补了一梭子——热血溅到了简陋的木板墙上,血腥的场面正唤起人类最原始的兽性,假若这个房间里还有第5英军士兵,哪怕他已经做出举手投降的动作,弗洛伊安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控制扣动扳机的那根手指头。

    随着德军伞兵们冲入两栋房屋,战斗迅速结束了,7名英军官兵悉数被击毙,然而透过他们架设机枪的窗户,伞兵们可以看到不少于20同伴的尸体。没有人会问自己的指挥官为什么不采取诸如绕道、等待空军支援等更加妥善的办法,绕道他处亦可能碰到英军的火力封锁,丢失电台后等待空军支援很可能白白失掉宝贵的战机,而战场形势很可能在无谓的等待中偏向对手。

    伞兵,从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为争取时间而战的。

    一场登陆作战头一天的战局发展往往决定了这场战事的走向,临近正午,张海诺还只是熬过了他作为战役统帅的最初6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6个伞兵营大部分已经通过伞降和机降在马耳他站住了脚跟,随着前一批登陆舰艇陆续返回西西里,第二梯队的登陆部队也在紧张的登船当中。现在,他和他的将领们重新把注意力投向海面,经过德意轰炸机部队的奋力阻截,英国舰队不但放慢了脚步,还在一个上午的时间里损失了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并有一艘战列舰和一艘航空母舰受创。

    根据飞行员们的辨识,这支英国舰队拥有纳尔逊级战列舰和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各一艘,航空母舰则包括一艘新式光辉级以及旧式航母“百眼巨人”号,此外还有两艘重巡洋舰、大约十七艘巡洋舰和驱逐舰,最后是少量的辅助舰艇。

    结合此前德意情报部门的推断,张海诺知道英国人这一次已经拿出了他们在地中海域的最后主力,只不过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还是对意大利海军的轻视而来,他并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从数量上看,伊亚金诺上将的意大利舰队完全不落下风,在西西里附近海域作战时能够得到的陆基航空兵掩护,也抵消了意大利海军没有航空母舰的弱项,只不过,经过数场惨败之后,伊亚金诺上将和他的将士们的心态并没有摆正,张海诺担心他们的求胜心切会被对手利用——英国海军在地中海的最高指挥官安德鲁坎宁安将军,可是十分精于战术和心理。有时候,张海诺会想,假如让此人取代托维来指挥英国本土舰队,自己能否取得之前的一系列胜利恐怕还未可知。

    尽管深知对方厉害,坐镇西西里的张海诺,却依然陷于无权干涉意大利舰队指挥官临战抉择的尴尬境地,而考虑到马耳他岛上的战斗仍然需要德意空军的倾力支持,他只能继续调派小部分轰炸机前去攻击英国舰队,并将其行踪及时通报给伊亚金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