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3 的文章

鹰 第29章 挑战马耳他(3)

 果只能以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参加这场战争,你也许驰骋疆场、威风八面但十分艰苦的装甲兵,可以当一个朴实无华、脚踏实地且融于团队的步兵,当一个纵横四海、与舰共命运的水兵,或是呼啸长空、孤胆英雄式的飞行员,再或者一个集勇气、激情、技术于一体的伞兵精英。

    在这些职业军种中,伞兵既不是最舒服的,也不是最安全的,更不是最威风的,他们有时候就像是一棵蒲公英,随风而来、就地生根,他们也许一踏上战场就深处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可以依赖的,往往就只有他们手中的武器……

    在这个充满梦想的时代,差2月满20的空军下士弗洛伊安尼格,就是德军精锐伞兵部队中的一员。弗洛伊安出生于德国最艰难、最困苦的那个时期,他的祖辈曾在德国皇家近卫步兵团担任军官,父亲以陆军上尉的身份参加了上一场战争,并随克卢克将军的第一集团军攻占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然而先辈们的光荣都随着1918停战钟声的敲响而告终,老尼格退役后穷困潦倒,好在他的三个儿子都健康成长起来,并在狂热的扩军浪潮中先后应征入伍,走上了前人们为之奋斗的道路。

    作为家中的老三,弗洛伊安1939年初应召加入德国空军,次年即以二等兵的身份参加了西线战役。在上级对他的评价中,“镇定、自信、机敏”是出现最多的字眼,他参加了飞夺埃本埃马尔要塞的行动,因为作战出色获得了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不久后升任士官,带领一群同样年轻的战友参加了克里特岛之战。在那场残酷的战斗中,弗洛伊安所在的部队损失过半,尽管如此,他本人不但只受了一点擦伤,还因为出色的战功获得个人的第二枚铁十字勋章。如今虽然年纪不大,弗洛伊安在德国伞兵部队中俨然属于“老兵”以及下级军官中骨干力量。

    过去的荣誉并不会保佑任何人躲避子弹的攻击,时光重回1941年9月29日,弗洛伊安尼格将自己1米75身躯紧紧蜷缩在一条浅浅的沟渠里,手里握着一支子弹所剩无几的mp40时不时小心翼翼的将他戴着平沿伞兵盔的脑袋探出来,观察前方这条沙土路对面的情况。

    视线中的小城名为锡杰维,距离弗洛伊安和他的班不过两公里,人口不多,只算是马耳他岛中南部一座并不出名的城镇。不过,在德意联军指挥部的作战计划中,该地被推断是英军后勤物资屯集点并列入二等目标——仅次于岛上的机场、港口以及重要的交通枢纽。为了攻下这个英军防御相对薄弱的战略城镇,包括弗洛伊安在内的320伞兵直接空投在了锡杰维西、南两面的旷野地带,按照计划,这些伞兵部队集结后将直接发动进攻,整个过程由德军的俯冲轰炸机提供强大的火力掩护。

    进攻马耳他的准备虽然显得有些仓促,德意联军指挥部最终还是选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天气。运输机运载伞兵抵达马耳他上空时,岛上的风力只有三级,尽管受到了英军防空火力的干扰,大部分的容克确的找到了目标。

    在跳伞过程中,弗洛伊安看到许多战友都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这让他感到放心,而脚底下那座城镇附近的防空火力看起来并不强,至少没有子弹在他的降落伞上钻窟窿。落地后,弗洛伊安没费多少时间就收拢起手下的11名士兵。实际配属给这个伞兵战斗班的,包括一挺mg3机枪、三支mp40和六支毛瑟步枪,而考虑到岛上驻军拥有一定的装甲车辆,除了给机枪手配备钢芯穿甲弹之外,随伞兵空降的弹药囊中还有反坦克集束手榴弹。只不过,在弗洛伊安和他的士兵找到那些装有反坦克手榴弹和额外机枪子弹的弹药囊之前,一辆马蒂尔达突然出现在沙土路的另一侧,一边开火一边缓缓向德军伞兵们开来,后面跟着的是大约一个连的英军士兵!

    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德国伞兵们,显然不会被这样的突发情况吓到,只一会儿功夫,降落在沙土路这一侧的伞兵就在军官们的带领下,利用现有的地形和障碍构筑起了一条简易的防线,随着mg34种撕裂亚麻布般的声音在这片田野中响起,英军步兵的反击很快就被击退了,而缺少了步兵的支援,马蒂尔达的驾驶员们亦不敢贸然突进,毕竟在西线战场上,许多步兵坦克就是在没有步兵的情况下被对方利用各种反坦克

    毁的。当然,在制空权为德意军队所占有的情况下]t现的斯图卡是另一个阻止马蒂尔达穿过相对开阔的沙土路逼迫德军伞兵的因素。这种战机能够进行如此精准而有威力的俯冲轰炸,以至于被交战双方的士兵都尊称为黑色死神,其携带的重磅航空炸弹对于盟军任何一款现役坦克都有着致命的威胁——尤其是经过重新设计的ju87d系列,载弹量得到大幅加强,正常情况下每侧机翼下的挂弹架可以携带

    涂成草土黄色的马蒂尔达,自以为巧妙的藏身于几个同样枯黄的草垛之间,一段时间的射击之后,坦克手显然考虑到了弹药有限的问题,开始变连射为间歇性的短射,给德军伞兵造成的压力自然大为渐小了。至于那些被击退的英军步兵,这时也在稍远一些的沟渠地带组织了一条极为简单的防御线,双方暂时都没有进一步压迫对方防线的能力,便以这样一条宽不足2的沙土路为界对峙起来。

    人数并不占优势地英军步兵们能够接受在此阻击德军伞兵地现状。但弗洛伊安所在连队地任务却是在降落后尽快占领并破坏锡杰维地英军设施——如果能够一并扫除该城镇附近地英军高炮阵地。将直接加速德军伞兵和机降部队对马耳他南部地占领和控制。

    随机应变是伞兵们最需要具备地素质之一。尽管附近各班、排还没有被纳入一个有效地指挥体系之下。伞兵们就已经在巩固集结阵地地基础上酝酿进攻了。在一名上士地临时调配下。一部分伞兵佯装向南运动。以此来吸引那辆马蒂尔达地注意力。另一部分则隐蔽地向北运动。好在英军机枪射程之外寻找合适地地点越过公路。至于剩下地伞兵。包括弗洛伊安和他地班在内。则准备投入正面主攻。

    为了对付那辆最令人头疼地马蒂尔达。伞兵们自发地将随身携带地手榴弹集中起来。年轻但并不鲁莽地弗洛伊安。虽然也不想在战斗中失去生命。但权衡之后。他还是决定亲自携带并使用这简易地集束手榴弹。

    伞兵们地行动很快吸引了对面英军地注意力。那辆马蒂尔达果然随着佯动地伞兵转动炮塔。就在这时。藏身沟渠之中地英军步兵也头一次以炮击炮弹发动越界炮击。看样子。他们也得到了一定地增援。尽管情况有变。伞兵们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行动。不多时。从北面迂回地一小部分伞兵顺利逼近英军藏身地沟渠并与对方发生短兵相接。就在马蒂尔达准备调整火力支援步兵地时候。隐蔽在沙土路正面地德军适时地出击了!

    在跑步冲锋和巷战时。德军地mp38mp40为后坐力小、近距离射击准度高而成为步兵们地最爱。伞兵们亦不例外。只是这一次。弗洛伊安完全无暇用他地冲锋枪进行压制扫射。七枚m24榴弹加在一起重量达到42公斤。他左手拎着mp40。右手弯曲将捆成捆地手榴弹夹在腰间。低着头、躬着腰。飞快地往前跑。

    那辆马蒂尔达步兵坦克上地英军坦克手们。这时候已经注意到了正面蜂拥而至地德军伞兵将给自己造成极大地威胁。仓促之间他们一边转动炮塔一边极力开火。子弹所到之处血花四溅。然而这压根阻挡不了已经逼近到十数米距离地德军伞兵们。

    千钧一发的时刻到来了,弗洛伊安瞅准了马蒂尔达相对薄弱的底部,两条履带之间车体与地面的缝隙虽然不大,但塞进一捆手榴弹是绰绰有余了。说时迟,那时快,眼看马蒂尔达上的机枪马上要扫过来了,弗洛伊安一个并不标准的鱼跃,顺势将手中的集束手榴弹塞进那辆正缓慢后退的马蒂尔达肚皮之下。紧接着,他机灵的往左边一滚,躲开了坦克正面的爆炸区域。

    在这关头,另外两组伞兵也将由大致数量的手榴弹捆成的简易集束抛向那辆马蒂尔达,有一捆奔着步兵坦克的履带而去,另一捆扔到了它炮塔后部的排气孔上。

    轰轰几声巨响,整辆坦克都被烟与火笼罩起来。

    硝烟散去之后,上面的机枪彻底没了声音。

    这时候,德军伞兵们无暇庆祝,他们趁势扫荡了那条沟渠中的英军步兵,并俘获了二十多名狼狈不堪的英国佬。从俘虏口中,他们得知锡杰维已经没有多少守军了,而如果小伙子们知道那里是除马耳他首府瓦莱塔之外,英军在岛上的另一个重要物资屯驻点的话,情绪应该会更加兴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