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2 的文章

鹰 第27章 挑战马耳他(1)

 然已经亲口向德国元首保证马耳他战役将在一个星期t束,张海诺便没有了回头路,他顾不上休息便踏上了前往西西里的航程。不过,就在容克-52翻越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麓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些不容忽略的问题。于是在佛罗伦萨的意大利军用机场转机时,他决定临时改变行程——前往罗马。

    在意大利的首都,张海诺以帝国海军元帅的身份首先拜见了墨索里尼。

    尽管看起来十分繁忙,高傲的意大利独裁者还是十分客气的接待了他,了解了对方的来意之后,他拍着胸脯保证意大利军方将会竭尽全力保障联军进攻马耳他的行动,最终将英军逐出地中海和北非。

    经过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战事,墨索里尼的保证在德国人看来只是夸夸而谈的空话,张海诺亦不会因此而感到兴奋。不过,光头独裁者的言论在意大利至少还是有些效用的。随后,张海诺又接连拜会了意大利军方的另外几位重要将领,包括意军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休果卡瓦利诺将军、意空军参谋长弗朗切斯科普里科洛将军等,而意大利海军的两位主要人物——总司令安吉洛伊亚金诺和参谋长卡夫尼亚里,一个带着主力舰队出海巡航,一个前往西西里视察海军备战情况。

    除了转达意大利元首的承诺之外,张海诺少不了使出传统手段,即用丰厚的礼物或者大额支票增进与意大利将领们的“友谊”。尽管这一路颇显匆忙,但他出门时总是会让副官在公文包里带上支票本,而在1941年的意大利,帝国马克可以在许多高档商店使用,也可以前往德意志银行或德累斯顿银行开设的海外分行兑换成意大利里拉。

    晚饭的时候,墨索里尼特地设宴款待张海诺,休果卡瓦利诺等一干意大利高级将领也应邀出席。筹交错之间,张海诺违心的奉上好言好语,以图把上层路线疏通好,而在酒精的作用下,满堂的意大利人都成了仗义的英雄好汉,誓要不惜一切代价重挫英国佬。只不过酒醒之后,这些话有几分能够当真,恐怕就挚友当事者心理清楚了!

    结束了在罗马的交际,张海诺连夜飞往西西里。

    长途奔波加上连场应酬,他一上飞机便沉沉入睡,若不是飞机降落时的颠簸,他也许能这样一直睡到天亮。不过,时间之紧迫容不得他稍稍偷懒,尽管抵达西西里已经是凌晨三点,他还是连夜将德军将领们召集起来,并得知德军最高统帅部的新命令已于当天下午送达——原本将立即启程前往北非的诸部,将在马耳他之战结束后再行调动。

    简单了解情况之后,张海诺对德军的备战情况感到满意,预定参加作战行动的三军部队均已按计划完成集结,有针对性的训练也陆续开展;用于空降伞兵的运输机已经全部抵达西西里,党卫军第7武装山地师的“秘密武器”——原本为“海狮计划”设计和改装的潜水坦克,亦随时可以投入作战,唯独由意大利方面负责的登陆舰只,还只集结起预定目标的百分之六十,也就是说,离运送第一批登陆部队抢滩所需船只尚有至40艘的缺额。

    张海诺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但这一次他不得不承认,德军最高统帅部——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德国元首本人,给他出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时间是最大的敌人,好在张海诺面前的是一群严谨的德国将领而不是散漫的意大利同行,他们随即对英军在马耳他的防御情况进行了分析和讨论。根据空军连日来的侦察,将军们相信岛上的英军防空力量已经被削弱到不足以对大规模伞降构成严重威胁的程度,不过,陆续运抵马耳他的英军坦克将是德军伞兵不得不解决的大问题。此外,英军还在各个适合登陆的海滩构筑了防御攻势,并在二线部署了一定的重型火力。

    长期驻守马耳他的英国舰队,主要由若干轻巡洋舰和驱逐舰构成,它们白天离港躲避德国空军的轰炸,夜间又掩护运输船进入港口,这些舰艇虽然不具备与意大利战列舰队正面对抗的实力,但对德意军队的海上登陆以及后勤供应线是一个不能忽略的威胁。

    第二天上午。张海诺在卡塔尼亚港见到了意大利海军参谋长卡夫尼亚里。两人早在法国海军投降时就有过合作地经历。当时由德意联合军事代表团全程监督法国舰队遵照停战协定在土伦港解除主要武装同时进入封存状态。那次相处地时间尽管不

    人还是在交流中找到了战略上地共同观点——地中海于英国将是一次严重地打击。对于印度、近东、石油供应等方面可能产生地影响都会十分重大。此外。地中海地封锁也足以使英国地粮食供应更感缺乏。再加上德国海空军对英伦三岛地封锁。由此迫使英国退出战争亦不是不可能地事情。

    再度相聚时。卡夫尼亚里依然以海军上将地军衔呆在他地参谋长职位上。加上意大利海军地拙劣表现。心情未免有些落没。和张海诺交谈时地语调也是以客气成份居多。作为德国海军元帅、副司令以及德国元首地爱将。张海诺非但没有表现出那种舍我其谁地霸气。反而谦逊谨慎地与卡夫尼亚里商讨马耳他作战事宜。事实上。他迫切地希望卡夫尼亚里能够留在西西里监督战役期间意大利舰队地行动——贝尔特拉米舰队地“暴走”。至今仍让他心有余悸。一旦在关键时刻意海军指挥官再次做出这种影响大局地举动。张海诺可就有些哑巴吃黄连地意味了!

    然而。卡夫尼亚里对于留在西西里督战没有丝毫地兴趣。作为意大利海军地参谋长。卡夫尼亚里地眼光似乎一直停留在更高地层面上。那便是如何让意大利海军变得更具战斗力。

    张海诺既不忍心。也没有必要告诉这位尽职尽责地意大利将领。他地设想仅仅是设想。因为眼下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真正激发意军官兵地战斗意志。而效率极低地海空配合亦是意军地一个软肋。单单靠意大利海军努力。是很难根治这一系列问题地!

    次日。卡夫尼亚里便乘专机返回罗马。张海诺则继续和少得可怜地时间赛跑。意大利海军提供地登陆舰船不足。他只好让手下将西西里岛各港口地货船、驳船甚至是渔船收集起来。以此来充当第一批登陆部队地后续支援。

    在这期间,驻扎在西西里的德意航空部队务实的加强了对马耳他以及向岛上运输兵员物资的英国舰船的空袭力度,仅仅在9月24日和25日,倾力出击的德意轰炸机群就干掉了11艘开往马耳他的英军舰搜,并且对马耳他岛上的重要目标倾泻了百多吨高爆炸药!

    到了9月26日,也就是德军发动进攻的前一天,参加伞降和登陆作战的德意部队,以及相应的运输机和登陆舰艇已经在西西里南部各集结点做好了最后的准备。这一天,由意大利海军总司令安吉洛伊亚金诺亲自指挥的主力舰队也出现在西西里岛东部的卡塔尼亚湾。

    理论上讲,这支以战列舰“维内托”号为核心、拥有近三十艘舰艇的主力舰队,不仅能够随时以强大的舰炮支援登陆作战,亦有足够的实力拦截从海上前来增援的英国舰只——但是,意大利人总是能够作出与常理相悖的事情来,对此张海诺不得不防。

    为了扎扎实实打好这一仗,张海诺于当天下午搭乘意大利海军的交通艇登上了伊亚金诺的旗舰“维内托”号,并以谦和的姿态与这位意大利海军上将进行会谈。野心勃勃的意大利海军司令,虽然也为意大利海军最近一段时间的低劣表现感到蒙羞,但他依然固执的认为,德国完全没有必要插手地中海问题——毕竟,意大利海军的实力摆在那里,即使偶尔犯点错误并遭受一些损失,也能很快弥补过来。

    在墨索里尼的诱导下,许多意大利人都相信自己的军队完全有能力把地中海变成他们的内海,但事与愿违,如果不是德国空军的强力支援,他们的势力恐怕早已被英军从北非和地中海的大部分区域驱逐出去了!

    不过,在德国海军成功重创了英国本土舰队之后,英国海军不得不从地中海等区域抽调力量,意大利海军方面则有一批受损舰艇修复后重新回归战斗序列,一减一增,地中海的战争天平已经向意大利人倾斜了不少。

    谈及“戈本”号的“复活”,安吉洛伊亚金诺也并不看好,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是说不论新建造的维托里奥维内托级,还是经过现代化改装的加富尔伯爵级,纸面上的性能都要高出老旧的毛奇级许多。不过,既然意大利的法西斯头子已经发话了,这位海军司令亦不好违背,末了,他还是向张海诺做出保证:意大利海军将尽力克服暂时的不利局面,全力以赴配合联军打好马耳他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