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2 的文章

鹰 第26章 急返柏林

午3许,经过8个小时的航行,以“戈本”号为首的97队已经航行到距离克里特岛大约100里的海域。随着距离的拉近,驻扎在克里特的德军战斗机部队能够提供更加有效的空中掩护——舰队上空几乎一直可以看到bf-109e的身影。

    舰队的安危基本无虞,张海诺更多的担心起贝尔特拉米少将和他的舰队。从战略层面上考虑,假若这支舰队遭受重大损失,不仅不利于轴心国在地中海东部的海上行动,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德意两国海军的进一步合作,至于意大利海军原本就已经十分脆弱的心理防线,也可能受到又一次残酷打击。

    时间继续流逝,突然间,一名身材魁梧的德**官跑进指挥室,向张海诺报告说随行的三艘意大利驱逐舰有两艘正在脱离编队。带着颇为意外的心情,张海诺和朗斯多夫匆匆走上舰桥,此时海面上的情况果然如军官描述的那样,两艘意大利驱逐舰已经离开编队改向西南方驶去,现在留下来为“戈本大叔”护航的,就只剩下最后一艘吨位相对较小、以2双联装120毫米火炮和2双联装533米鱼雷发射管为主要武备的驱逐舰!

    张海诺让通讯官以信号灯询问那两艘离航驱逐舰的动向,但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这未免让德国海军元帅感觉受到了轻视,可在这样棘手的情形下,他又不至于用大炮迫使意大利驱逐舰回来!

    一旁的朗斯多夫推测道:“看来,贝尔特拉米将军的舰队确实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张海诺不无讽刺意味的应说:“别担心,意大利舰员其他不行,搜救落水人员的技术倒是一流的!”

    这话说得倒也不是无凭无据,在从意大利向北非运送兵员物资的过程中,意大利护航舰队常常遭到英国海空军的阻截,舰船被击沉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由于英国人经常是采用打了就跑的战术,随行的意大利驱逐舰往往都会有充足的时间来救援那些被击沉舰船的幸存者,有时候一场战斗下来,运输船沉了好几艘,伤亡人员却不多,也算是战争史上的一大特色了!

    夜幕重新降临时,“戈本大叔”无惊无险的返回苏达湾,炮击行动以这样的方式告一段落,对于德国人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靠港之后,张海诺从驻扎在克里特岛的德军指挥部得到了这一天来岛上无线电侦测站的收获:根据截获和破译的英军电报,德意舰队的这次炮击在英军上下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震慑,同时开罗与英国本土之间的通讯联陡增,想必伦敦也已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此外,短短一天时间里,英军侦察机频频光临克里特岛,但他们显然对空空荡荡的苏达湾感到无比失望。

    是夜,意大利舰队仍未有确切的消息,考虑到英军航空部队随时可能前来报复,张海诺下令“戈本”号连同苏达湾沿岸的德军防御部队加强戒备,庆功宴便只能推迟到更加适当的时候。

    英国人虽然没来打搅,但到了晚上11点,一架来自雅典的容克-52落在克里特的空军机场上。连夜送来的文件必然十分重要,何况是标有“最高统帅部*绝对机密”字样且必须由通讯专员亲手转交张海诺的。在拆封之前,张海诺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里面的文件也应证了他第六感——基于北非战场形势以及德国非洲军团的最新作战计划,最高统帅部决定将目前驻扎西西里岛的部分德军部队调往利比亚,参加隆美尔即将于9月下旬发起的新一轮攻击。

    被列入抽调清单地。包括不久前组建地党卫军第7武装山地师、第1伞兵师以及第5地师地部队。仅有海军第1战斗师得以保全。

    其中。党卫军第7武装山地师所属2个步兵团、1个机械化步兵团、1个反坦克营和1个高炮营“榜上有名”。加上配属后勤部队。该师计划调往北非地人员达到12万。占到该师原有兵力地一半!此外。德国元首原本就只调派了第1伞兵师下属6个伞兵营参加马耳他之战。现在还要被抽去2营驰援德国非洲军团。第5山地师被抽调部队也达到3000。占该师目前派驻西西里所部地五分之二!

    张海诺固然清楚并理解隆美尔军团缺兵少将地现状。但他始终认为德军最高统帅部应该从北欧或者西欧抽调部队。因为在1941年保留50军队守卫挪威完全就是个昏庸地决策。而法国西线近期亦不会遭到盟军地反攻。

    马耳他战役迫在眉睫。突然调走大批兵员无异于釜底后想。张海诺觉得最高统帅部地这一决定大为不妥。为了赶在一切变得无可挽回之前做出努力。他决定连夜搭乘飞机返回柏林——在搭乘专列前往东线进行了一番视察之后。阿道夫希特勒终于带着他地幕僚们回到了首都。最近一段时间。可能是忌惮于德国在西欧与本土构筑地强大防空网。也可能是有意让德国人集中全力对付苏联。英国空军减弱了对德国本土地空袭。这也让德国元首可以安心地搬回他那气势恢宏、布置奢华地总理府。

    希腊、匈牙利、德国。一夜之间飞越半个欧洲。换了一般地人也许会感到十分新鲜。但张海诺却全然没有这种心情了。拿着最高统帅部地兵力调整方案。结合自己对地中海战区地作战规划。张海诺一路上都在思考并草拟自己地新方案。

    接连转场地夜间飞行。终究令人身心俱备。当飞机降落在柏林机场上时。时值清晨。繁华地城市刚刚开始恢复活力。万里无云地晴空意味着又一个阳光明媚地秋日。宜人地微风令人不禁停下脚步来欣赏自然地美。可张海诺已经无暇顾及其它了。他略略伸展了一下疲倦地身躯。便迫不及待地钻进早已等候在跑道旁边地黑色梅赛德斯-奔驰轿车里去了。

    副手们显然会将一位海军元帅的到来提前告知元首,但在张海诺踏进总理办公室的时候,阿道夫希特勒还是带着既惊讶又高兴的表情主动迎了上来。

    “我的海军之神,你又给了丘吉尔一个响亮的耳光,漂亮,实在漂亮!”希特勒满脸喜色,当然,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德军在东线的攻势也进展较为顺利,否则,一艘老战舰朝某个北非落后的海滨城镇开了几炮,这样的消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德国元首感到兴奋的。

    “一切都在元首的英明决策下进行!”张海诺一上来免不了冠冕堂皇的恭维话,一个人整天泡在这样的话语里,按理说早该产生强大的抗体,但希特勒却依然十分高兴,他让张海诺在那张大办公桌的对面坐下来,背着手慢吞吞的说道:“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楚,我们的意大利朋友为什么老在平坦的道路上被一些小得可怜的石子绊倒。如果每个意大利军人都有他们领袖的意志和觉悟,英国人早被赶到海里去了!”

    张海诺听出了话外之音,一路上走得匆忙,他现在都还不知道那支“不受控制”的意大利舰队状况如何,眼见希特勒心情不错,便坦率的诉说了原委。

    “啊……原来是这样!”希特勒在他宽大的靠背椅上坐了下来,“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情报,那支意大利舰队昨晚遭遇了一支英国巡洋舰分队,双方展开激烈的交战,最终只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返回克里特岛!”

    看样子意大利人的损失不小,可希特勒那种无所谓的口气,让张海诺原本的担心减弱了很多,想到继续把宝贵的时间耗费在关于意大利海军的话题上完全没有必要,他紧接着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对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调令的异议。

    希特勒一点也不惊讶,他缓缓说道:“海诺,我的元帅,我当时就猜到了你的想法,作出这样的决定,我也考虑了很久!”

    言下之意,这道命令压根就是他本人授意最高统帅部下达的。

    “我的元首……”

    张海诺正要往下说,厚重的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进来的是一位年轻但步调沉稳的副官,他捧着一份文件来到元首旁边,小声说着些什么,希特勒点了点头,时详时略的把整个文件都翻看了一遍,这才从受旁拿起钢笔,飞快的在最后面画上自己的大名。

    “刚才说到哪里了?”副官还没离开房间,希特勒便往椅背上一靠,平静的双眸中藏着外人难以看穿的东西。

    张海诺决定不再犹豫,单刀直入的说道:“我的元首,能否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建议提前发动马耳他之役,只要一个星期,那些部队都可以调配到北非军团!”

    元首只思考了十秒钟,便哈哈一笑,“难道有什么请求是我不能答应你的吗?海诺!”

    在说到张海诺名字的时候,他刻意用了一个上扬的音调,虽然满脸笑意,却让张海诺心里很不自在,仿佛前方就是一个无形的大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