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1 的文章

鹰 第25章 塞翁失马

‘朱塞佩.加里瓦尔’号,立即返回编队!”

    “‘朱塞佩.加里瓦尔’号,报告你们的动向!”

    “‘朱塞佩.加里瓦尔’号,请遵从战斗纪律!”

    “戈本”号不断打出这样的信号,但德国人只能看着以朱塞佩.加里瓦尔迪”号为首的意大利舰队越驶越远,大约30节的航速,是老迈的“戈本”号无论如何也跑不出来的!

    “他们要去哪里?”

    张海诺转而让.通讯官向留下来的那三艘意大利驱逐舰问询,然而,意大利舰员视若无睹,完全不理会这艘名义上的“旗舰”,而只是继续以护航队形守护在“戈本大叔”的左右。

    战争爆发以来,张海诺.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德**人的纪律性毋庸置疑,即便是在与德国空军和陆军配合的时候,他们也不至于装聋作哑。只有在脑海深处,张海诺才能找到类似的记忆,那还要追溯到他刚刚成为潜艇指挥官的时候,而那些刚愎自用的人最终受到了过于严厉的“惩罚”。想到这些,张海诺不由得为这群意大利同行担心起来——虽说相互之间实无隶属关系,但作为盟友,意大利海军力量的削弱也就意味着轴心国在地中海区域战斗部队的减少,而在轴心国原本就没有占据多少优势的情况下,任何不必要的损失都应该尽量避免的!

    张海诺迅.速奔回海图室,对着海图上匆匆检视了一番。作为一名德国海军元帅,他对于意大利舰艇性能的了解并不深,好在几天前登舰交流时他对随行的9艘意大利舰艇进行了参观,并从意大利军官们那里得知了有关这些舰艇的性能数据。两艘意大利轻巡洋舰舰龄相对较新,续航能力也都在“戈本”号之上,至于分4级别的7艘驱逐舰,基本上是以在地中海区域进行高速机动作战为重要建造指标,因而绝对航速普遍较高,但在持续高速行驶的情况下,续航力最低的一级只能勉强达到1000海里。

    考虑到从克里特岛突袭埃及海.岸的来回距离就已经达到近600多海里,张海诺判断贝尔特拉米少将带走的舰队不可能前往太远的区域,大致估算之后,亦排除了他们直接返回意大利本土的可能。那么,这些不打招呼就走的家伙究竟要去哪里呢?

    张海诺和朗斯多夫以及随行.的德**官们就这航海图讨论了一番,有人突然提到意大利人在得知炮击目标时曾提出过异议,他们似乎对更加钟情于攻击靠近德意战线的西迪拜拉尼。

    回首一年.之前,由格拉齐亚元帅指挥的意大利军队曾经攻占过那座城市,当时还被看作是意大利军队的伟大胜利之一,然而仅仅三个月之后,手里拥有十数万精锐部队的格拉齐亚元帅,竟被区区三万英军打得丢盔弃甲,德国最高统帅部这才急忙派遣隆美尔携两个德国师驰援北非。

    将这些.信息集合到一起。张海诺还是搞不清楚贝尔特拉米和他地舰队究竟为什么会突然“暴走”。看看海面。这虽然是一个没有阳光地阴沉日子。可海上地视线仍足以让英军轰炸机找到并攻击这支德意联合编队。从大局出发。张海诺无法让“戈本”号继续在这个危险地海域停留。只好按照原计划调头向北驶去。

    不多时。远海传来了隆隆地炮声。就像是一场大雨即将来临一般。由于戈本号目前还不能搭载水上飞机。张海诺无法直接获知那是意大利舰队地单方面炮击。还是遭遇英国舰艇地交火。抑或是意大利舰队与英军陆上炮火地对射。冒着被侦测出具体位置地危险。他让通讯官以密电向隆美尔地指挥部发去一条电报:意大利舰队脱离本编队沿岸向东航行。请注意提供空中掩护。并提供其行踪报告!

    俗话说。尽人事、听天命。张海诺在忙完这一阵子之后。便又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这样仓促地袭击行动。看上去有点像淘气孩子用石头砸别人家窗户玻璃。又或是无能匪类抢劫小杂货铺。百多发炮弹能够造成地破坏十分有限。如果幸运地话。也许能够干掉英国佬地几座军火库。但并不会对与德意军团对峙地英**队造成根本性地动摇。不过。战争期间意大利海军一直不敢跨越地雷池。他今天总算是扎扎实实地踩上了一脚。说来也有些让人不能理解。即便在法国刚刚投降地时候。兵力对比上占有接近21优势地意大利舰队也不敢出海去扫荡>..英国海军。以至

    能够源源不断地通过沿埃及北部海岸线修建地铁路向t[员装备——从意大利军队进攻、僵持到撤退。这都是一个不可忽略地因素。

    隶属帝国海军地张海诺。和国防军将领隆美尔交情并不深厚。由于隆美尔真正声名鹊起是在这荒芜炎热地北非。两人之间也算不上所谓地英雄惜英雄。但服务于同一个元首地同一个目标。隆美尔还是很快给出了积极地答复.。

    然而。张海诺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便是德军最高统帅部为了集中尽可能.强大地兵力于东线。而将原属地中海区域地大部分航空力.量抽调了去。以至于如今配属于德国非洲装甲军团地只有300架作战飞机。此前一直受到.德国空军压制地英军航空部队。因为得到了美国地大力支援。已经能.够从数量上对德国人形成压倒性地优势了!

    和来.时一样,“戈本大叔”带着几条意大利巡洋舰以24.7节的航速全力向克里特岛方向驶去。驻守在那里的德军航空部队也从鼎盛时期的16个中队缩减到如今的7个中队,其中4是装备bf-109e型战斗机的截击中队,2俯冲轰炸机中队装备的是令英国海军指挥官头疼的ju-87“斯图卡”,还有一个则是装备do-17、he-115等远程轰炸/侦察机的混合中队,尽管兵力削弱了一大半,但在靠近克里特岛的区域,它们仍然具备掩护一支舰队的实力。

    过了一个半小时,从隆美尔的指挥部发来一条密电,张海诺得知了意大利舰队出现在西迪拜拉尼沿海,并对那座处于英军控制下的海滨城市进行猛烈炮击,驻扎在前线机场的德军战斗机如约出动,对企图轰炸意大利舰队的两批英军飞机进行了强力拦截,但他们恐怕很难长时间的支撑这顶空中保护伞!

    在这种情况下,张海诺只好通过德军最高统帅部向意大利政府通报了贝尔特拉米少将及所属舰队的情况,但这种繁缛的外交途径并不适合形势瞬息万变的战场。这时候,张海诺虽然为这些意大利同行的安危感到担忧——毕竟距离英国人发现德意舰队出现在北非近海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英军航空部队亦掌握了贝尔特拉米舰队的动向,说不定拥有强大战斗力的英国舰队已经在从亚历山大港去西迪拜拉尼的途中了。

    考虑到意大利海军与英国舰队的交战经历,贝尔特拉米舰队能够全身而退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张海诺有心拉意大利人一把,可在马特鲁分道扬鏣的两支舰队,现在已经相距百余海里,短时间内相互支援根本就不现实的!

    “希望贝尔特拉米将军和他的手下们朝英国佬发泄一通怨气后就尽速返航吧!”张海诺转过头对面无表情的汉斯.朗斯多夫说道,看样子,这位帝国海军少将也在为自己今后与意大利人的合作开始担忧了。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英国海军确实给整个意大利带去了巨大的伤痛,一如我们对英国海军所做的那样,我想,两者之间的仇恨远不是打几百发炮弹、杀死几千个人能够消除的!”

    “也是,战争就是这样残酷,双方都免不了有亲人、挚友丧命于对方的炮火之下,但以个人仇恨来主导一场战斗是极其不明智的!也许,我们的意大利伙伴还活在罗马帝国时代,可我们的对手却是足够的冷静!”

    罢,张海诺继续紧盯海面,但这片海域似乎被所有人给遗忘了,接下来的整整两个小时都平静得出奇,直到第一批自北而来的机队出现在视线当中,张海诺知道,这里已经属于驻扎在克里特岛上的战斗机部队的活动范围了,即便英国人派出轰炸机来追击“戈本大叔”,也别想轻易得手了。不过,贝尔特拉米的意大利舰队看样子吸引了英国人的全部注意力,自从炮击结束以来,张海诺还没有看见过一架英国飞机,而据他所知,目前英国飞机在以直布罗陀和亚历山大为核心的地中海东西两端是相当活跃的,并且对意大利的地中海航运线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

    不多时,隆美尔的指挥部再次发来密电,这份电报的内容应验了张海诺的担忧:德国飞行员在距离西迪拜拉尼约50海里的海域望见意大利舰队正在全速北撤,有两艘舰艇浓烟滚滚.状况看起来颇为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