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8 15:00 的文章

鹰 第23章 噩号

悉的海浪,熟悉的海风,张海诺已经记不清自己在战t3上经历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了。率先拥有雷达装备的德国海军,似乎成了这场战争中最擅长夜战的舰队,不过这一次,张海诺亲自指挥的这艘大型战舰,虽然看起来火力强大,却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现代化装备。

    敦实的舰桥,前后错位布置的两座部主炮塔,粗大的烟以及从中冒出的浓烈黑烟,这一切,难免让张海诺产生回到1916年时的错觉——德皇海军的“塞德利茨”号,采用的亦是相同的布局,但那艘“不沉之舰”在毛奇级的基础上大大强化了防御、提升了航海性能,故而在日德兰海战中展现出了惊人的抗击打能力。不过即便如此,它还是难逃“彩虹”行动的悲剧,最终坐沉于冰冷的北海深处。

    驶过克里特岛东部海流湍急的水域之后,以“戈本”号为首的德意海上编队进入了地中海东南部的开阔海域。尽管这支拥有12艘战斗舰艇的联合编队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但它们并不是一个真正紧密配合的团队。就在编队出发之前,意大利方面的舰队指挥官贝尔特拉米少将还在对这次行动的必要性提出质疑:意大利人认为炮击埃及沿岸虽然可以打击驻北非英军的士气,但物质上的破坏作用却非常有限,何况编队白天返航必然遭到英国空军的猛烈打击,一旦中途有舰艇受损,他们很可能要忍痛放弃!

    对于意大利海军少将的质疑,张海诺没有闲功夫去耐心解释,他简洁明了的告诉对方:意大利海军可以不参加这次行动,假如在海面上遭遇强敌,“戈本”号即便死战也不会胆怯逃跑。

    也许是这句话深深刺激了意大利海军的自尊心,也许担心德国政府会就此向罗马施加压力,不管出于哪种原因,贝尔特拉米还是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他指挥下的这9舰艇——包括轻巡洋舰“朱塞佩.加里瓦尔迪”号、“莱蒙多.蒙德库科里”号以及分4级别的7艘驱逐舰,全部加入到这次炮击行动中来!

    将轴心国在地.中海东部最主要的海上力量投入一次突袭行动,这看起来十分冒险,却很符合张海诺的战术思路,那便是趁着英国人还没有完全调整好战略,便给他们来上一记耳光——英国人,偏偏是非常好面子的。

    “冯.芬肯施泰因元帅.,您不去休息一下吗?您放心,有我在这里顶着就可以了,一旦有情况我让副官去叫您!”

    站在张海.诺身旁的,是两天前刚刚乘飞机抵达克里特岛的帝国海军少将汉斯.朗斯多夫。在这之前,张海诺一直没有想好究竟选谁来担任“戈本”号的正式指挥官——地中海是个形势错综复杂的战场,意大利海军的表现常常让人大跌眼镜,而英国地中海舰队安德鲁.坎宁安又是个善用战术的阴险家伙,所以这个人不但要有勇有谋,还得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就综合能力而言,德国海军中.确有一批优秀的舰长级指挥官,包括张海诺的好友霍夫曼、齐里格等等,此外轻舰队司令冈瑟.吕特宴斯中将、战舰指挥官恩斯特.林德曼等也是传统海战的一把好手,不过,这些人都在各自熟悉的岗位上发挥着良好的作用,冒然将他们抽调过来,一方面其个人心理未必会接受,另一方面对原有部队的影响也是必须考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汉斯.朗.斯多夫就成了为数不多的候选人——“莱茵演习”中,他所指挥的“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表现相当出色,最后却极其意外的败在了一颗水雷上,而原本服役于这艘装甲舰上的官兵,包括朗斯多夫在内,都就此陷入“下岗待业”的窘境。

    尽管如此.,朗斯多夫担任“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舰长的三年多时间里,表现非常合格。经过战争之初的那段相处,张海诺也知道朗斯多夫是一位头脑灵活且英勇善战的优秀指挥官,另一个世界的普拉塔河口战役并不能完全归咎于他的指挥失误,最重要的是,德国海军目前能够独挡一面的将领,大都已经在各主力战舰上担任了指挥职务,唯有朗斯多夫还在指挥着一条万吨级的准主力舰。

    在老下.属面前。张海诺显得比较随性。他借着手电筒地光看了看手表。此时11点刚过。这意味着舰队离开苏达湾已4多小时了。按照预定航程。他们将在次日清晨7点左右抵达埃及北部海域。

    “好。我先去4小时。你要小心地不仅是海面。还有意大利人!”

    朗斯多夫点点头。尽管战争爆发以来还没有与意大利人合作地经历。但意大利军队地“威名”在德**界早已是“声名远播”了。

    “好地。元帅。我

    他们溜走地!”

    张海诺未置可否地耸耸肩。转身走进船舱里去了。

    朗斯多夫转过头,盯着航行于侧后方的意大利舰艇看了好一会儿,吁了一口气,然后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前方——由于这整个德意编队中都没有一艘舰艇装备雷达,在夜间航行和作战方面也就停留在上一场战争的水平,而此时英国海军各条战线的舰艇都已在普遍装备雷达,尽管这些不同型号的雷达性能不尽完好,但至少能够摆脱人类夜视能力的固有束缚。

    此时此刻,在随行的意大利巡洋舰“朱塞佩.加里瓦尔迪”号的通讯室里,好几名海军校官正密切关注着舰上的主要通讯电台,尽管此时他们仍然按照德国人的要求保持着无线电静默,两名戴着耳际的士官却显得十分忙碌,他们不断用铅笔在面前的稿纸上写着符号。

    “我方巡洋舰‘穆西奥.阿坦多洛’号宣布弃舰,乌比特船队似乎正在向北撤退!”

    技术士官将一.张稿纸转交给身后的海军少校,几名校官都显得神色严峻。自从战争爆发以来,保护意大利本土与非洲殖民地之间的海航航运线就成为意大利海军的一项主要任务,而随着东非战事在1941年5月以意军投降而结束,意军海上补给的目标就只剩下北非军团。

    在经过塔兰托之役和发.生在1940至1941年之间的马塔潘角等几场海战之后,意大利海军元气大伤,对地中海的控制力随之大减,保护跨地中海运输线也颇显吃力,不过德军航空部队的加入让意大利人重新燃起了希望。另一方面,由隆美尔指挥的德意装甲兵团,自1941年初转入反攻以来,在北非战场上攻势连连、进展迅速,可装甲部队对后勤的依赖也远甚于一般的步兵军团,仅汽油一项,每月就需要至少5吨的供应,但事实上意大利海军自1941年以来任何一个单月都没有完成过这一任务!

    在意大利.人的地中海运输线上,马耳他就像是英国海军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从岛上起飞的轰炸机能够在各种气候条件下威胁到意大利的运输船和汽艇,在地中海中部作战的英国战斗舰艇也是以马耳他为重要补给基地的。为了摆脱地中海运输线的不利境地,意大利军队攻占这座岛屿的迫切程度一点也不比德国人低。现如今,进攻马耳他的准备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当中,意大利海军一方面要竭力阻击英军增援马耳他的行动,同时亦不能放松对北非的物资供应——几乎每一场行动开始之前,隆美尔都会向德军最高统帅部和意大利当局要求增加供应,各方压力最终又都转嫁到了意大利海军头上。

    意大利人深知北非战事的重要.性,这才会不惜代价的增援北非,只是两项高强度的作战任务摆在一起,实力刚刚有所恢复的意大利海军陷入疲于奔命的窘境之中。

    几名校官交头接耳的商量一.番,然后由其中一位前去向贝尔特拉米少将报告,就在这位军官离开通讯室后不一会儿,技术士官又将一份稿纸转交到校官们手中:

    “我方驱.逐舰‘卡西奥佩亚’号光荣战沉,货船‘坦比安姆’被英国巡洋舰击沉,油船‘阿达吉奥’号也遭到了英国驱逐舰的打击!”

    虽然与.战场相隔上千海里,但无线电波的传播使得这些意大利军官可以在第一时间获悉战斗的进程,这样的战争直播非常难得,只是传来的消息看起来都是对意大利一方非常不利的。

    剩下的校官们又商量了一会儿,由其中一位比较年轻的少校前去报告。

    不一会儿,通讯士官再次报来截获的消息:“油船‘阿达吉奥’号爆炸了!”

    汽油,又是汽油,为了给德意北非军团供应尽可能多的汽油,意大利海军的官兵们已经付出了不小的牺牲,以至于许多人都会汽油这个字眼非常敏感了。就在两个月之前,当时还在意大利本土海域执行作战任务的“朱塞佩.加里瓦尔迪”号,也曾掩护运输船只前往利比亚,为了搭载尽可能多的汽油,甚至连这艘巡洋舰的水兵住舱里都塞满了汽油罐子,难闻的汽油味道几个星期后都还没有完全散去。

    “驱逐舰‘弗雷契亚’号战沉,运输船‘罗瓦兰堡’号宣布弃船!”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传来,军官们已经意识到那是一场对意大利而言多么惨痛的损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舰队指挥官贝尔特拉米少将双眼通红的站在了通讯室的门口,巨大愤怒已经清楚的写在这位性格刚硬的指挥官脸上。或许,他此时此刻恨不得自己能够率领舰队出现在战斗地点,通过自己的努力挽救那支船队的命运,并将那些万恶的英国战舰一股脑送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