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7 16:19 的文章

鹰 第19章 封锁.封锁

在获悉英国地中海舰队的异动之后,张海诺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同时,他也清醒的看到土耳其高层仍处于一种不安的摇摆之中。为了尽快摆脱这种充满不确定性因素的处境,他决定通过德国最高统帅部向意大利方面施加了压力。德国元首的目光虽然整天放在东线,但对地中海的战局却也没有忽略,几天之后,意大利方面就传来了好消息:意大利主力舰队终于动身前往西西里海域,从海上封锁马耳他的行动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短短两天,第一批意军布雷舰艇便在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掩护下布下了600枚水雷,用于阻击从直布罗陀和亚历山大方向支援马耳他的英军舰艇。

    好消息一来就是一双,马耳他计划中参与进攻的德军部队尽管分别隶属于海陆空三军和武装党卫军,但在德军最高统帅部的统筹安排下,显然具备被意大利军队更高的效率。当意大利军队还为筹集登陆舰艇而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德军新组建的海军第1战斗师、党卫军第7武装山地师以及国防军第5山地师一部、空军第伞兵师一部人员装备均已抵达西西里,并在代理指挥官、新晋升的德国山地步兵上将乔里尤斯.林格尔的统一安排下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和训练。

    张海诺之所以选择这位国防军山地步兵上将当他地战役副指挥。最主要还是看重他在挪威战役和克里特岛之战中表现出的指挥能力以及通过这一系列作战建立起来地卓越声望。至于这位上将所率领的山地步兵,则多半是德国吞并奥地利后从原奥地利山地部队中接收整编过来的。山地作战的经验十分丰富,跨海登陆作战对这支以奥地利人和巴伐利亚人为主的部队来说也不陌生——他们中地大部分至少参加了挪威战役与克里特岛之战中的一场。

    现在,登陆部队大部分已经在克里特岛集结完毕,就等意大利海军登陆和护航舰艇到位了,而在此期间。德意空军将继续通过高强度的轰炸破坏马耳他岛上的英军防御,并竭力阻击英军舰艇增援这座孤岛的行动。

    1941年9月1日,战争爆发两周年纪念日。

    对于这样一个颇有纪念价值的日子,交战双方都不失时机地打起了心理战。东线战事正酣,而在轴心国范围之内,各地的大型庆祝活动也是热火朝天。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还应德国元首的邀请前往柏林,一同参加了在勃兰登堡门举行的**集会,并检阅了即将开赴前线的德军武装部队。获知这一消息,英国皇家空军派出大批轰炸机试图“搅局”,但无奈德国空军在西欧和本土布置了强大的警戒防御力量,加之整个雷达防空体系也日趋完善,英国轰炸机群一越过海峡就遭到了极为猛烈的阻击。损失惨重不说,更没能对柏林造成丝毫地威胁——这也进一步让英军指挥官们意识到,即便在德军将重心转向东线的情况下,昼间对德轰炸也仍是不现实的!

    不过。在北海,几架隶属于英国海岸卫戍部队的轰炸机还是在一次较为成功地空袭中炸沉了德国驱逐舰z5“保罗.加克比”号。当时这艘稍显老旧的德国驱逐舰正带领四艘鱼雷艇在荷兰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英国bbc很快在全世界范围内播报了“在荷兰海域击沉一艘大型德国舰艇”地新闻,一时间引得盟军势力大声呼好。戈培尔主掌的德国宣传机器也不示弱。他们针对海外地广播重点在英伦三岛、北美以及北非散布了“德国海军成功拦截并消灭了一支英国大型船队,英国的大西洋航线已经面临崩溃”地消息。事实上。德国海军的水面舰艇在这一天并没有像英军高层推测的那样“现身”并攻击英国船队,只有三艘u艇在清晨大胆的袭击了一支即将进入英国本土海域的小型船队,尽管英国皇家空军不久后赶来驱走了这些潜艇,但德国艇长们还是抓住对手的大意击沉英国货船两艘、击伤一艘,只有一艘u艇在英军的反击中受了伤,但最终还是成功逃离了对方的围追。

    宣传战总是虚虚实实、尔虞我诈的,但在正面战场上,牢牢把握重心才是进一步展开行动的关键所在。大批英美战斗舰艇在大西洋海域卯足了劲想要捉条大鱼的时候,可几艘德国主力舰却偏偏隐匿于英军侦察机无法探知的远海区域,让英美护航舰艇和船队始终提心吊胆。至于从亚历山大港和直布罗陀出航的英国舰艇,则甘冒被德意空军攻击的危险对形势岌岌可危的马耳他岛进行火线增援——眼下谁都看得出来,这座岛屿在地中海局势中扮演着一个极为关键的角色!

    夜已深,海面上不再有斯图卡呼啸而来的刺耳声音传来,但英国水兵们的紧张情绪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缓解。这支以轻巡洋舰“波拿文都”号为指挥舰、拥有两艘驱逐舰和五艘运输船的快速船队,三天前从亚历山大港出发,一路上几次遭到德意空军的轰炸,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就发生在天黑之前,40多架德意战机在马耳他以东百余海里处对这支船队发动了猛烈攻击,运输船“槲寄生”号遭到重创,水手们最终被迫弃船,驱逐舰“急火”号和另外两艘运输船都不同程度的受损,到了夜幕降临时,两艘意大利驱逐舰又带着一队鱼雷艇出现在舰队右侧。“波拿文都”号虽然是一艘防空巡洋舰,但火力至少比意大利驱逐舰强大许多,一场激烈有余的炮战,双方都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在先前几场海战中吃了大亏的意大利海军指挥官们,现在都变得异常谨慎起来,他们的鱼雷艇远远施放鱼雷后便掉头撤退了,也就不用说击沉对方或者被对方击沉越近,英军官兵们的心情越发的忐忑,马耳他已经被德意空军夷为平地的传闻在埃及广泛流传,但最让他们担心的,则是关于马耳他已经被数以千计的水雷封锁的消息——如果这个传闻属实的话,那意味着他们正向着最可怕的海上陷阱前行。

    不过,这支船队的指挥官、英勇善战的皇家海军中校罗斯.范纳博尔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想法,而他也比自己的下属们更加清楚马耳他岛上的实际情况——如果不尽快将各种作战装备和物资运送上岛,那么岛上驻军便有可能在德意军队进攻之前陷入崩溃境地!

    船队继续前行,不久之后,了望哨传来报告:“望见马耳他港外的灯塔!”

    这意味着再有个把小时船队就能进入港口了。范纳博尔中校还在盘算着怎样才能在最短地时间里卸下船队运载地8000吨货物。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巨响从近处传来。他扭头望去。一股高大地白色水雾正从领头地驱逐舰“罗马月神”号舰首位置腾起!

    鱼雷还是水雷?

    范纳博尔中校陷入了一个许多英国舰长都会碰到地问题。不同地情形。理当采取不同地应对措施——如果遭到潜艇攻击。那么其他舰船应该变向前行。如果碰上了水雷阵。还么减速慢行是较为安全地办法。

    水雷或是鱼雷。对于一艘不足两千吨地驱逐舰都是致命地。何况它地爆炸位置还是那样靠近舰首弹药库。仅仅几十秒之后。那艘倒霉地驱逐舰内又发生了猛烈地殉爆。巨大地火球将大片海面映得通亮!中校忍着巨大地悲伤。借助这一光线观察了附近海面。黑夜里潜艇地潜望镜是难以观测到地。但至少可以确定附近没有活动地鱼雷艇!

    这样地爆炸会不会引来驻扎在西西里地意大利舰队还不得而知。但摆在范纳博尔中校面前地难题便接踵而至。船队仅剩地驱逐舰“急火”号主动要求前去救援落水者——在更多地水兵得以逃生之前。那艘驱逐舰便在一连串地爆炸中迅速沉没了。尽管幸存者地人数可能不多。但其中少不了身受重伤地。他们每在海里多呆一分钟便少一分生还地希望。

    中校还没来得及在理性与感性之间作出一个妥善地选择。运输船“马尔”号突然发生爆炸。高大地柱状水雾和“罗马月神”号先前地情景如出一辙。然而让英国人颇为无奈地是。仅凭这样地状况还是无法判断袭击者是一艘潜艇还是潜伏地水雷!可是。如果范纳博尔中校再不作出调整。他将眼睁睁看着仅有地几艘船沉没在这距离马耳他岛咫尺之遥地冰冷海水中!

    范纳博尔看了看表,距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带着无比沉重的表情,他下达了全体转向、原路撤退的命令,同时让通讯官以密电告知马耳他驻军,自己的船队在港口以东遭到伏击,天亮后再伺机入港,请驻马耳他的海空军部队配合。

    然而,德意航空部队统治马耳他空域并不仅仅是德国人散布的流言,岛上少得可怜的英军战斗机根本无力抵抗他们的轰炸,更不用说为己方船队提供护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