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7 16:18 的文章

鹰 第18章 关键棋子

沉沉夜幕下的地中海,微风徐徐、波澜不惊,8月盛夏,白天的最高气温也有三十好几度,但早晚都是非常凉爽的。在这样的夜晚,不论是土伦的原有居民,还是驻扎在那里的数万法军官兵,大都早早的进入了香甜的梦乡。根据德法停战协定,港口的防务由法国陆海军负责,近两万名法军官兵以军港周边的一系列要塞和炮台为依托,构筑了能够同时抵御海上和陆上进攻的坚固方向,但整个港口的防务尤其是每一艘舰艇的情况都在德意军事代表的严密监视之下。此外,未经德意法三**官组成的协调小组批准,任何法国舰艇——哪怕是一艘十吨的巡逻艇,也不能开出土伦港!。

    此时在海面外围拱卫法国南部第一大军港的,就只剩下德法停战协定签订前陆续部下的数千枚锚雷和沉底雷了,这些威力可观的水雷理论上可以阻挡外来舰艇进入,但不要忘了还有水雷布防图这样一个技术节点,若是有心者具备足够的决心,还可以通过潜水员“摸”出一条安全的航道。

    距离港口航道8、9海里处,扑通扑通的入水声显然比成年人跃入水中的动静更大许多,一个个圆滚滚、黑乎乎而且长着触角的大家伙,正不断从几艘体形修长的舰艇上滚落下来。那些戴着深色钢盔的水兵们,一面小心翼翼的布放水雷,一面还要密切关注着港口方向地动静。法国人在港口部署了几盏大功率的探照灯。但他们似乎只对近岸位置地海面感兴趣,事实上。要用探照灯巡视较远处的海面也是效率低下的,雷达才是顺应时代潮流的警戒装备,但对于内有外困中的法国来说,研发或是从其他国家获取雷达都是不现实地——在夹缝中苦苦挣扎的同时,维希法国的现有装备正在以无可避免的速度落后与交战各国。唯有他们那支成型于30年代中后期的舰队,还对交战双方保持着巨大的吸引力……

    地中海地另一端,扼黑海与外界唯一海上通道的达达尼尔海峡,气候亦是无比的凉爽,不过在与伊斯坦布尔隔海相望的伊兹米特港,无心睡眠的人却还很多。在德土两国达成秘密协定之后。首批3名技术军官、150名专业船工以及他们的设备便以最快的速度经由穿越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地铁路线运抵伊斯坦布尔,再换船运到110公里之外的伊兹米特港,这些专业人员连夜对依然悬挂着土耳其海军战旗的“亚沃士”号进行全面深入的检修,结果与先前技术军官们地判断基本一致:尽管舰龄已经达到30年,但看得出来,这艘战列巡洋舰在土耳其官兵的养护下整体状况良好,只有一部分设备因为缺乏原配零部件而无法正常运转。这让原本还对土耳其军人素质抱怀疑态度地人乖乖闭上了嘴巴——其实在上一场战争中。前来提供技战术和装备援助的德**官团,就对这些文化水平不高但颇为敬业地土耳其军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不过,尽管“亚沃士”号看起来随时可以出航作战,但张海诺在征求了随行地德国海军技术官员意见之后。还是决定在伊兹米特港对它进行为期三个星期的短期改装,工程包括加装德国海军最新式的雷达探测系统、整修包括锅炉和蒸汽轮机在内的整个动力系统。至于舰上目前的武器系统——11英寸主炮和5.9英寸副炮性能虽然有些落后。但改动起来是一项耗时很长的大工程,张海诺决定暂时不动。防空系统是土耳其海军1937年重新配置的,远程高炮使用旧帝国海军的88毫米炮。中近程高射炮全部采用瑞典生产的40毫米博福斯m32单管高炮,其性能相当优秀,不仅欧洲各国争相订购,还成为英联邦国家舰艇的制式装备,就连德国也利用原奥地利、挪威以及匈牙利获得制造许可的工厂大量生产并装备舰艇。

    三天之后,又一辆专列载着1200余名德军官兵开抵土耳其,其中有200多名从各主力舰队抽调的现役官兵和近100名预备舰员,但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43名曾在“戈本”号上服役的德国海军官兵——为了尽快掌控“亚沃士”号并形成可靠战斗力,张海诺在方案获得元首批准后就已经开始在德国范围内秘密找寻这艘战列巡洋舰的旧舰员。

    在1918年德国战败之前,共有1300多名德军官兵在威廉.祖雄海军上将的带领下服役于这艘战列巡洋舰,如今老一辈的将领大都已经西去,当年的热血青年也都步入了中年,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战争结束后的海军大裁减离开了德国海军,其后漫长的二十年间还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离开,留下来的如今则在海军中担任各个级别的职务,军衔最高的甚至已经成为海军少将。

    至今仍在海军的人员显然是最容易找到的,可若把这些军官们统统抽调出来,谁来填补他们留下的空缺又成了一个大问题。因此,张海诺这次采取的策略是尽量不从海军战斗一线和重要部门抽人、尽量不选年纪超过56岁以及身体健康状况欠佳的,经过这么一番筛选,留给张海诺的可用之人就不是很多了。好在“亚沃士”号终究是一艘由德国本土船厂建造的战舰,主要构造和设备性能大部分都是德国海军官兵们所熟知的,更何况如今的德国海军是以德皇时代遗留的舰艇技术为基础打造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通过人们的努力完成的,有些则不然。三个星期的时间里将一群算不上经验丰富的海军官兵磨合成为一艘大型舰艇的血肉灵魂是一件任何人都无法完成的任务,张海诺也不例外。对此,这位帝国海军元帅深有自知之明,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亚沃士”号——也就是即将回归德国海军中战斗序列的“戈本”号,在海面上和英国的战舰来上一场硬碰硬的战斗。他的期望算不上高,但这群德军官兵至少得利将这艘战列巡洋舰开动起来并能够正常航行,因为在此之前土耳其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土耳其海军不会派一名官兵协助德国人操纵“亚沃士”号,更不会提供护航舰艇,一切都得靠德国人自己!

    炎炎夏日下,舰艇整修工作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土耳其军官和舰员并没有立即撤走,而是像当初德国人向他们转交这艘战舰一样,手把手的向前来接收的德国舰员们传授设备操控方面的技能——为此,德国驻土耳其使馆还特意找来二十多个可靠的、能够讲土耳其语的德国人充当临时翻译。此外,土耳其海军还派出为数超过3000人的警戒部队在“亚沃士”号停泊的码头附近设立完整的警戒线,以防破坏者潜入安全区域。

    与此同时,从德国本土开来的专列也源源不断的抵达土耳其,运来更多的维修人员、后备舰员以及相应的设备。对于目前的德国海军而言,人员和资金并不缺乏,困难的是寻找与“戈本”号这样一艘老舰相适应的零部件。随着越来越多与这艘战列巡洋舰关联的人员——当年参与设计建造的工程师、造船工人以及旧舰员被找到并送到伊兹米特港,一切都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在此期间,20架几乎崭新的bf-109e型战斗机以分装的方式运抵土耳其并被重新组装起来,随之抵达的还有一批技术人员和飞行教官,10辆几天前刚刚出厂的iv型坦克不是被运往战事激烈的苏联前线,而是不远千里送到土耳其人手中,并很快喷涂上了土耳其陆军的标志,价值2000万帝国马克的工业物资也在不断运达途中,德国后勤部门的高效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土耳其政府的忧虑,尽管英美在获知有关“亚沃士”号异动的消息后想方设法的给土耳其人制造压力,但土耳其政府使出了国际外交上最常用也最让对方无奈的“拖”字诀。

    又急又恼的英国人,不断调动调兵遣将试图弄清楚那艘停泊在伊兹米特港的土耳其战列巡洋舰的具体情况,由于派驻土耳其的谍报人员只能从外围弄到一些粗略的、方向性的情报,他们甚至考虑用潜艇和舰载机进行侦察、破坏,然而伊兹米特港的地理位置实在过于保险,任何外部的攻击都必须穿过大片的土耳其领土,抑或是穿过著名的达达尼尔海峡和玛尔玛拉海,至于俄国人,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和能力再去考虑土耳其方面的问题了——在德军南方集群的猛烈攻击下,整个乌克兰连同黑海沿海区域都有落入纳粹铁蹄的危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北非基地出发的德国侦察机,发现以亚历山大港为基地的英国舰艇活动频繁。尽管德国大型舰艇的活跃使得大西洋局势愈发的严峻,但英国政府仍然顶住重压在地中海保留了一批颇有战斗力的舰艇。随着战列舰“罗德尼”号、航空母舰“光荣”号以及若干巡洋舰和驱逐舰相继离开亚历山大港,英国人酝酿一次大行动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