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7 16:18 的文章

鹰 第17章 固执的上将

初夏的法国,看上去似乎一片宁静,苏联战场的烽火、大西洋上的怒涛以及地中海域的暗流,也都和这里没有任何的瓜葛。然而,这终究是一场世界范围内的大战,没有哪个国家、哪个人,能够完完全全的置身事外,法国人的平静,不过是一支埋头沙土中的鸵鸟。对于凶狠的猎手而言,在必要的时候,鸵鸟肉也可以成为一顿美餐。

    在北部,偶尔呼啸而过的军车和抓捕地下抵抗者的零星枪声,提醒纳粹统治下的法国人,危险时刻潜伏在自己身边。在自由法国的号召下,许许多多的法国青年投身地下抵抗组织,他们装备缺乏,面临着强大而残暴的敌人,却凭借对自由的向往和不屈的精神继续他们的战斗,但英美在道义上的支持一时间让他们难以看到希望。

    在南部,暴力的场面虽然难得一见,气氛却像坟墓一样死气沉沉。苟延残喘的法国维希政府,在贝当和赖戈尔的领导下严格遵守着停战条约的每一项条款:控制军队规模、停止先进兵器研发、削减军事开支、解散任何的非政府武装,连同他们庞大到和目前的德国海军规模相当的舰队,也一动不动的封存在土伦的港口之内——卸掉了重要武装、抽调了燃料,并长期处于一个由德国和意大利专业军官组成的观察小组监督。

    8月的最后一周,一队德国小轿车穿过德法停战线,沿着公路一直开到了法国南部政府所在地——维希市。对于德国代表团的到来,法国官员恭谨有佳却又显得十分忐忑,这南部政府控制下的土地只有原来国土的五分之二,却也是法国较为富庶的地区,尤其是农、林业资源。不过,法国人就算勤劳,也无法一次又一次的满足德国人贪婪的胃口——法国政府每天必须向驻扎在法国的德军缴纳4万法郎的占领费。一年合计就是近150万法郎,此外还要支付所谓地“战争损坏清除工作费”等各种名头的费用,而在盟军以及德意的“联合”海上封锁下,他们的工业产品、粮食和木材只能低价“卖给”德国人,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德国人用来支付货款的钱,正是从法国政府那里收来的占领费。结果等于是法国地工业机器在白白给德国人制造产品!

    这一次。出乎贝当、赖戈尔以及其他法国官员们意料地是,德国代表团并不是为了索取而来,他们给维希法国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由于法国在过去一年里的良好表现,加之德军在苏联战场上的节节胜利,德国政府决定提前免除法国的一部分战争负担。除了费用的减免之外,德国还将以每月5万人的速度无条件释放关押在德军战俘营和劳动营中地法**人;法国获准在德国的监督与协助下重新建立空军;海军获准重新进行武装。并有限度的协助轴心国维持地中海北部海域的船只安全。

    从天而降的馅饼,让贝当元帅喜出望外,这位致力于保证“法国主权完整”地一战老英雄,现在终于可以为自己被万千法国人唾骂的“卖国行为”正名了——贝当一直认为,假若当初接受英国政府的建议与之合作。法国将在实质上沦为英国的一个二等殖民国、一个缺乏主权地海外行省,与德国人的合作则可以避免这种民族地屈辱。现如今,按照德国人所承诺的,法国已经提前步入了复苏地轨道!

    法国官员立即将来访的德国代表们奉为天神。以最高规格地礼遇接待不说,还极尽所能的献上恭维、赞美和谄媚。末了。他们不忘小心翼翼的询问德国政府所希望提出的交换条件,看来。这些早已丧失了与对抗强敌之勇气、卑躬屈膝的人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不过,当听到德国官方代表以确定的口吻告知他们。德国政府唯一的要求便是“法国不得以任何形式与英美合作,并尽力协助德国打赢这场战争”时,一个个都如释重负。对于如今这些法国当权者,英国在西线战事最艰苦的时候不愿以全部战斗机部队支持已经算不上什么了,米尔斯克比尔之战才是整个法兰西民族永远的痛——在那场发生在旧盟友之间的战斗中,法国旧式战列舰“布列塔尼”号被击沉,人员损失惨重,战列舰“普罗旺斯”号和战列巡洋舰“敦刻尔克”号被重创,仅有“斯特拉斯堡”号成功逃脱,战斗之残酷,就连总部设在英国的“自由法国”也对英国海军愤怒不已,何况是已经决定退出战争的法国维希政府与平民!

    尽管德国人的提议无比诱人,贝当元帅和他的总理赖戈尔并没有立即作出答复,而是把政府和军队的主要官员召集在一起进行严肃的商讨。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这些实际掌控法国剩余全力的人,有着不尽相同的看法,但较为一致的意见,是法国应当谨慎而充分的利用这次机会恢复实力,而最终的目标则是从德军的部分占领状态下脱离出来,进而获得真正的主权和自由。

    在如今的法国维希政府,除了贝当与赖戈尔之外,还有一个人有着足以影响全局的发言权,那便是法国海军的功勋人物——达尔朗。毫无疑问,这位海军上将如今是个十足的维希分子,但在法国海军的现代化进程中,他扮演的角色却堪比德国的提尔皮茨、英国的费希尔。在1928至193年这十年期间,他对法国海军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新型战列巡洋舰敦刻尔克级和开战时世界最新型、最强大的无畏舰黎塞留级先后动工兴建了,开战时世界上综合性能仅次于德国希佩尔海军上将级的阿尔及利亚级重巡洋舰则作为了法国海军巡洋舰队的主力。至1939年9月,法国海军实力排名世界第4,而且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海军之一。

    仅仅在武器装备上的改革还不至于让法国海军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达尔郎同时在条令、技术装备、官兵待遇、指挥官培训等等各个方面都有着难以磨灭的建树,法国海军在他十年的专门管理下,其效能之好,胜过法国大革命以来的任何时期。因此,法国海军每一艘战舰、每一名水手都绝对忠诚于他并非偶然。

    可惜的是,达尔朗亲手打造的高卢海军还没有能够展示自身实力,就被陆军的迅速溃败无情的扼杀在梦幻之中,强大的战舰甚至没能向多年来的假想敌开上一炮。但也正是这支舰队的完整性,让法国得以保存最后的领地——精明的希特勒,深知将法国舰队逼入对手怀中的严重后果,便假意宽容的接受了法国提出的停战建议,且在陆上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给予法国人相对优厚的停战条件。

    自从法国舰队被解除武装“羁押”在本土地土伦、北非地阿尔及尔等港口之后。达尔朗便换了一副颓废地神情。他不再像往日那样醉心于海军装备、训练以及战术。而是跟着法国海军地将士们一起在军舰甲板上晒晒太阳、扯扯闲天。在政府讨论精简改革、安置流民等政策地会议上。他甚至可以听着人们地争吵酣然入睡。对于维希政府内部地权力之争亦没有任何地兴趣。即便如此。在涉及海军地问题上。达尔朗仍旧是维希政府独一无二地权威。

    在其他人热烈讨论德国政府提议地时候。达尔朗一声不吭地坐在他地位置上。可是没有他地认可。贝当和赖戈尔都无法拍板决定这样重要地国事。在人们地耐心即将耗尽地时候。这位失意地法国海军上将开口了:“即便光荣不再。法国舰队也不会成为任何国家地战争工具!我和我地官兵宁愿继续困守港口。也绝不会与桅杆上悬挂敌人战斗旗帜地舰艇并肩航行。更不会协助他们与英国海军战斗!我们与英国人之间地恩怨。应当由我们自己解决!”

    一番原本应当是慷慨激昂地言语。却以一种深沉无力地语调说出来。但即便如此。在场地法国官员们还是一个个目瞪口呆。甚至包括比他资历还老地贝当元帅。也对海军上将这样地观点感到明显地失望。

    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戴着厚底眼镜地赖戈尔站出来说道:“我想……我们可以和德国代表重新商量一下。除了涉及舰队地问题。其他统统可以接受。现在……将军。您真地已经为海军地前途做好决定了?要知道。这可是海军重新武装地一个机会……”

    可达尔朗干脆闭上了眼睛。当做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赖戈尔瞅了瞅贝当。又无可奈何地坐下了。

    第二天,以贝当为首的法国维希政府便对德国政府的提议作出了正式回复。与会的德国代表好意提醒法国人,辜负德国元首的好意可能会遭到可怕的惩罚,但赖戈尔明确表示,整个法国只有达尔朗一个人能够调动海军舰艇,任何过压的措施都可能导致法国舰队失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