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8 的文章

鹰 第10章 犹太联盟(4)

 张海诺起身去吩咐副官给芬娜安排一个房间,但等他回来时,芬娜已经在那张柔软的沙发上睡着了。

    “夫人!冯.海伦格夫人”张海诺轻声唤到,但芬娜看起来已经睡熟了。

    没有办法,张海诺只好在对面那张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的目光最终落在芬娜的那张脸上。正是这张美丽的脸庞,让张海诺的前身如此倾心,但命运却又总喜欢捉弄人:你喜欢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人家一点也不在乎你;你决定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又在你身上找到了闪光点。

    不过,和25年前的初次相见比起来,岁月的痕迹还是非常明显的。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依然俊俏迷人,宝蓝色连衣裙的映衬下,一身皮肤很闲白皙,可再怎么保养,肌肤的活力也无法和青春少女的媲美,眼角的尾纹,也是任何化妆品都无法遮掩的。

    可是,就算肌肤弹性不再、鱼尾纹摆在那里,四十几岁的芬娜躺在那里,在任何男人眼中都依然是充满诱惑力的绝美尤物,那纤细修长、凹凸有致的身材,似乎完全忽略了时间的影响,裙角下的裸足,在灯光下就像美玉雕琢的工艺品!

    当房门被轻轻敲响时,张海诺这才从恍惚中收神回来,其实在当年第一眼看到芬娜时,他就可以理解自己的前身为何会如此痴狂了,所幸的是,他那时候已经把全部的感情倾注在安娜身上,这才没有陷入同样地迷局当中。

    张海诺轻轻的走到房门口。打开门,吩咐副官拿一张小毛巾毯来。等了一会儿,又亲自将毯子盖在芬娜的身上。此时虽然时值盛夏,但基尔终究是一座冬暖夏凉的海滨城市,等过了半夜还是能感到阵阵凉意的。何况醉酒地人更不能着凉。

    在将房间里一半的窗户关上之后,张海诺最后看了一眼芬娜,关上灯,轻轻的走出门去。

    漫漫长夜,酣睡者众,但肩负重任的张海诺却无心睡眠,等到他接着将舰队的各项事务处理好时。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了。就在这时候,党卫军统帅汉斯.洛梅斯特从柏林打来电话,告知他元首的专列已经顺利抵达首都。经过之前那么一番折腾之后,元首下车时的情绪还不是很好,只不过从前线传来地好消息重新让他振奋起来:经过连夜强攻,德军已经攻占了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

    得到来自“内线”的消息,张海诺终于安心了许多。疲倦袭来。他很快伏在书桌上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发现自己突然站在元首的讲台上。向列着整齐方队的德军将士们致礼,接下来。他还梦见了总理府那间陈设精致的元首办公室,梦见了许许多多从未在梦境中出现的事物。

    等张海诺抹着口水起来时。发现已经是上午8时了,起来伸伸懒腰。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顿时洒满整个房间。

    新地一天开始了,张海诺正盘算着各种事物地轻重缓急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那么一位特殊地客人。不过,等他叫来自己的副官时,却得知芬娜已经在一个小时前离开了,但不是不辞而别,她留下了一封“海诺亲启”地信笺。信的内容不长,大致地意思是感谢张海诺的款待,以及对前晚地言论感到抱歉,不过她仍希望张海诺能够好好考虑一下她的提议,并表示只要张海诺改变主意,一个拥有强大能量的群体将随时为他提供坚厚的支持。

    张海诺把信仔仔细细的读了两遍,这才点着放进桌上的烟灰缸里,亲眼看着最后一小片纸化为灰烬。

    三个小时之后,张海诺登上“提尔皮茨”号,并在众多海军官兵的目送下离开了基尔港。庞大的战列舰很快与位于斯卡格拉克海峡南端的“欧根亲王”号编队会合,接下来便是非进攻兴致的巡航和协调训练。安排的时间不长,但“提尔皮茨”号上的军官和水兵们将有机会进一步熟悉旗舰人员的职责,好为今后的作战行动储备经验。在东线的陆地战场上,德**队继续势如破竹的向苏俄腹地挺进。到了7月中旬,通过激烈战斗,德军攻占了苏联首都莫斯科的门户斯摩棱斯克,进而合围了苏军的十几个师,切断了苏联西部最重要的交通干线明斯克-莫斯科公路,并将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司令部设在此地。此时,德军先头部队离莫斯科仅有380公里之遥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希特勒,竟然下令将部分进攻莫斯科的中央集团军群主力调去协助南方集团军群进攻基辅,好尽快占领苏联的粮仓----乌克兰。

    和张海诺所知的历史一样,阿道夫.希特勒的这个决定,立即遭到了德军最高统帅部的许多将领,以及前线相当一部分高级指挥官的反对!具备专业军事知识的将军们,坚信莫斯科的战略意义远比其他任何俄国城市都更为重要,而闪击战的精髓,便是以锋利的快剑击中对方的要害。

    随同临时旗舰航行于波罗的海的张海诺,也很快得到了这一重要的消息,从某些特定意义上将,他对于陆上战局的理解比任何一位德国陆军将领都要深刻,因而他的立场也和那些头脑冷静的将领们一样,反对希特勒分兵南方集群。可是拿着海军元帅权杖的张海诺,却没有办法站在德国元首面前对陆上的战略决策提出自己的见解:一方面,希特勒必然不会重视和接受一个非陆军专业人士的意见,另一方面,陆军将领们也会对海军的“越位”行为深感厌恶,这样一来,张海诺便会陷入里外不是人的糟糕境地。与其如此,还不如通过自己的老关系曲线救国。

    战局容不得一刻的拖延,张海诺很快联系上了党卫军的头号指挥官汉斯.洛梅斯特,并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这位挚友。在人事与权谋方面,这位前海军军人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不过在军事战略尤其是陆军方面,他的能力却不跟他的地位相符。不过,任何身居高位者都不会乐于受到他人的支配,洛梅斯特也不例外。听了张海诺的陈述,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劝诫自己的好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海军方面,毕竟,那些保留着普鲁士军人传统风格的陆军将领,是不会高兴看到别人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的,尤其是国防军以外的人。后来,经不住张海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攻势,他勉强答应试着劝说元首收回成命。

    一天之后,洛梅斯特回话了,元首非但没有改变念头,反而以不懂真正的军事战略为由将他痛斥一顿,命令他从今往后多读军事典籍。也许在希特勒看来,党卫军只是一支以意志力和献身精神为最强武器的特殊军队,他们的指挥官最需要的是忠诚而不是军事上的雄才伟略。

    在张海诺感到失望的同时,许多陆军将领们也有着相似的心绪,最终没人能够改变希特勒的决策。在最高统帅的直接干涉下,隶属于德军中央集群的精锐装甲部队受命开赴南线,不久后与北方集团军群一道发起了著名的基辅战役。

    与此同时,德军在中路的攻势却放缓了脚步,在北线,一路上势如破竹的钢铁洪流,也被列宁格勒这个硬钉子缠住了。

    盛夏来临的7月,对于德国海军的自身战略而言却是一段相对愉快的时光。在波罗的海,由于德国陆军横扫沿海并一直推进到列宁格勒城下,几乎整个海域都落入德国空军的控制之中,连续的轰炸不但让苏俄的波罗的海红旗舰队损失惨重,更限制了它们的出击,德国和芬兰海军得以继续巩固他们在芬兰湾口的封锁线,唯一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即便是拥有巨舰“提尔皮茨”号的德国海军,也不敢冒然深入到水雷和苏俄潜艇密布的芬兰湾之内,更谈不上从海上对进攻列宁格勒的德芬军队提供火力支援了;在大西洋,随着“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相继修复,以及新的潜艇源源不断加入邓尼茨的麾下,德国海军的破交战略正显现出越来越强大的破坏力,仅仅7月的前两个星期,就有超过40万吨的盟军船只被击沉在大西洋海域,其中沙恩霍斯特姊妹舰更是在“格拉夫.齐柏林”号的掩护下进行了欧海之战之后的首次海上作战:它们成功堵截并袭击了来自美国的n-621船队,英国本土舰队虽然出动部分主力舰只前来救援,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德国舰队从容撤走,而整个高速船队中仅有一艘英国重巡洋舰和六艘货船得以逃脱,损失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张海诺带着结束巡航的“提尔皮茨”号抵达位于原属波兰的但泽军港。经过两年的大规模修整,这里已经重新成为德国海军继基尔、威廉之后的又一重要军港。在这里,超级战列舰将安装德国最新式的雷达干扰仪器,并对巡航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的动力系统进行调试。在这之后,“提尔皮茨”号将伺机进入大西洋。如果能够在对苏作战期间通过强大的海上压力迫使英国人妥协,德国将摆脱多线作战的艰难局面----这,也是任何一位德军统帅梦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