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7 的文章

鹰 第8章 犹太联盟(2)

如果没有英国轰炸机的骚扰,这应该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至少是对于德国元首以及他的追随者而言。

    也不知是受邀宾客中有人故意走漏了消息,还是英国情报部门觅到了德国元首的行踪,总之,就在这位狂妄的独裁者刚刚结束他充满表现力和感染力的讲演之后,位于丹麦的德军雷达警戒站,就在距离基尔不到200公里的区域,发现了一群自西向东飞行的英国轰炸机。这些轰炸机数量虽然不多,却有可能突破德国本土目前效率还很有限的夜间防空体系,进而对德国北部的港口造成威胁!

    作为海军重要基地的基尔,战争爆发以来不止一次的遭到英国空军轰炸,但其严密的空中、地面和海上联防体系,屡屡让英国轰炸机群无功而返,确保了停泊舰只以及造船设施的安全。不过,在接到警报之后,最高统帅部的随行官员还是立即安排重要人物前往港口的防空隐蔽工事,阿道夫.希特勒虽然对这样的情况感到十分丢脸和恼火,却没有抗拒前往地下隐蔽工事的安排。至于他所前往的那处距离码头并不远的防空掩体,在基尔港的防空系统中扮演的其实是备用指挥部的角色,因而在环境、软硬件设施等方面都较为完善,这也使得希特勒仍然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来自前线的最近战报,以及从那里遥控指挥远在千里之外的将军们。

    而作为德国海军副司令和这次特殊活动的主要组织者,张海诺俨然成为这个晚上最忙碌的人,在安排元首和重要将领前往坚固地防空工事躲避空袭之后,紧接着又赶忙把身份不俗的贵宾们送往各个掩体躲避空袭。最后还要对“提尔皮茨”号等舰艇的防空袭措施进行安排。一大摞的事情都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他很快就有了种焦头烂额地感觉!

    好在,还不至于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张海诺头上,他的舰队参谋长舒伯特忙进忙出帮了不少忙。另一方面,收到空袭警报后,德国空军夜间战斗机部队迅速出击,它们在地面雷达站的指引下于丹麦空域进行了初次拦截。战果虽然非常有限,但还是稍稍扰乱了对方机群地轰炸行程,而部署在丹麦的德军高炮部队,同时也利用大小口径的高射炮进行了火力拦截,并击落了3架英国轰炸机。

    随着炮声渐渐临近,张海诺隐约从喧闹的空气中辨别出机群发出的嗡鸣声。世界上没有坚不可摧的堡垒。也没有滴水不漏地防御体系,张海诺在圣纳泽尔袭击战中就已经深深领会到这一点。站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掩体里,听着外面雨来越密集的炮声,看着在炮火映衬下忽明忽暗的夜幕,他低声对舒伯特说道:“不知这次的遭遇,会不会让元首重新审视东线与西线的关系!英国对我们的威胁,其实一点也不必苏联人小!”

    雷蒙.舒伯特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以目前的局势,就算换了我。也会把最大地希望寄托在东线!毕竟。德国拥有世界最强地陆军和空军!”

    这点中了张海诺内心深处的想法,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所担心地就是希特勒会像历史演绎的那样,将德国地战略重心放在俄国。却忽略了地中海这个极其关键的战略要地----单单一个隆美尔,压根无法弥补意大利人地软弱无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多时。一种尖锐的、令人感觉心脏难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而大地也在随后的猛烈爆炸中不断颤抖着。一个又一个爆炸声,犹如一把重锤,一下一下砸在张海诺心里,他担心的不仅仅是刚刚服役的“提尔皮茨”号,也不仅仅是基尔海军基地内的重要宾客们以及三万四千名军人、专家和技工,一些更加复杂的东西,现在正像无头的线团一般缠绕在他心里缠绕、纠葛……

    不到三十架双发的中型和重型轰炸机,在夜间空袭中对一座大型军用港口所造成的破坏力是十分有限的,轰炸结束后,张海诺很快得到报告,估计有20到2架英国轰炸机成功飞抵基尔港,并在港口及周边投下了约百枚航空炸弹。只有三艘舰船在空袭中遭到重创或沉没,一艘为300吨级的大型巡逻舰艇,另外两艘为非武装的海军运输船,人员伤亡不足30。

    也许是感觉颜面无光,曾经宣称英国空军休想继续威胁德国本土的阿道夫.希特勒,在英国机群远去后便气呼呼的带着随行人员登上专列离开了基尔。

    元首走了,张海诺却得流下来善后。如今战争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按理说人们对于空袭是见怪不怪了,可有些贵宾看起来却惊得够呛,其他人也多有狼狈之色。在送别这些人时,张海诺少不了代表元首和海军向他们致歉。这一番忙碌下来,竟已是临近午夜了!

    就在满怀惆怅的张海诺正准备离开基尔火车站乘车返回指挥部时,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似曾相识的女声。

    “尊敬的帝国海军元帅,好久不见了!”

    张海诺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那个让真正的海诺.冯.芬肯施泰因魂牵梦绕的女人。此人不但身份颇显神秘,在德国上流社会还颇有能量,因而常常出入一些高级别的场合。

    “噢,是冯.海伦格夫人!”张海诺转过身,淡然一笑,“真抱歉,我不知道您今天也回来,这样一个夜晚……真是太糟糕了!抱歉!”

    芬娜莞尔一笑,四十岁贵妇人的美艳与气质,让她成为一朵夜里绽放的红玫瑰。

    “元帅阁下,真正扰乱这个美妙夜晚的应该是那些英国人,而您,用您沉着的指挥和到位的调度,让我们这些平民倍感安心!感谢您!”

    张海诺毫不意外于这个女人恰到好处的恭维,但不可否认,对方确实有种令男人尤其是中年男人痴迷的神韵。

    “夫人怎么没上火车?”张海诺所指,是5分钟之前刚刚从这座火车站驶出的豪华列车,德**方一共安排了3列这样的火车,专门运送此次前来基尔参加特别宴会的两百余位国内外宾客----根据身份的不同,每人都拥有一个舒适的包厢,全程还有细致入微的服务和尽可能周全的安保措施。

    “噢,想到还有一个老朋友没看望,我就留下来了!怎么,我们的海军元帅阁下不允许我继续呆在基尔?”芬娜今晚一身宝蓝色的连衣长裙,和这个时代大多数的贵妇人一样,头上戴着装饰的小洋帽,双手拎着精致小巧的手袋,或站或坐,都显得十分的优雅华贵。

    张海诺笑道:“夫人是元首的贵宾,我自然有义务照顾好!”

    芬娜的嘴角,有意流露出一丝喜悦,她歪着头问张海诺:“那么,我们的海军元帅阁下今天还有重要的军务要处理吗?”

    只要英国佬不再来轰炸,张海诺便可以好好喘口气了。当然,“提尔皮茨”号仍在港中,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立即搭乘这艘战列舰更加远离英国的安全水域。

    “军务是永远处理不完的,但人总要休息,不是吗?”

    “那么,元帅阁下可以请我喝一杯吗?就算是……老友之间叙叙旧!”芬娜已经给张海诺想好了理由,而她眼角的笑,百媚丛生。

    自始至终,张海诺对这个女人一点也不感冒,但在如今的复杂局势下,他确实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又想搞点什么东西。

    “请吧!”张海诺侧身拉开车门,彬彬有礼的请她上自己的坐车。

    黑色的梅赛德斯,飞快的穿过寂静的街道,最终在距离基尔海军司令部大楼一墙之隔的花园洋房前停了下来。

    张海诺与芬娜一同下了车,“这是我的临时公寓,也是我接待贵宾的地方!”他解释到。

    芬娜也不说话,默默的跟着张海诺走进房子。几分钟之后,两人在舒适的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张海诺在杯子里倒上了大半杯红酒。

    “在我的印象里,海军将官都爱喝烈酒!”芬娜端起酒杯,有些出乎张海诺意料的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仿佛是一个刚刚受惊过度的人急需要这杯酒压惊似的。

    可以,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那么容易受惊的,张海诺对于这点是非常清楚的。

    “我喜欢喝啤酒和红酒,但偏偏对烈酒没有兴趣!”他一面给芬娜重新倒上红酒,一面解释道。

    “可元帅阁下作战的时候却像极了烈酒!”芬娜顿了顿,接着前面的话说道:“让国人从头到脚的感到兴奋!”

    “噢?我一直以为我是一杯冰镇的啤酒,给人带来夏日里最畅快的感觉!”张海诺笑着说道,在这个家用制冷器还非常稀少的年代,人们依然可以在一些高档啤酒馆里喝到冰镇的啤酒,若不是战争占用了国家大部分的资源,这必然会成为夏日里的一种风尚。

    “元帅阁下真是越来越风趣了!”芬娜拿起酒杯,这次却没有再一口干掉,她以近乎痴迷的神态盯着张海诺看了足足30秒,然后用一种略带醉意的口吻说道:“其实在很多人眼里,元帅完全具备真正的统帅才能!一个国家的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