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6 的文章

鹰 第7章 犹太联盟(1)

一如德军高层所预料的那样,巴巴罗萨计划开始之后,德国陆军的钢铁洪流在强大空军的掩护下势如破竹,中央集团军群已推进到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南方集团军群的前锋,已近至通向基辅的接近地,北方集团军群,已经渡过西德维纳河。

    面对有备而来的德军,苏军大有兵败如山倒的势头,莫斯科虽然采取紧急措施,把前沿军区改为方面军,并成立了苏军统帅部,但由于大量工作未能抢在战争爆发之前就绪,因而在战争开始时严重失利,加之苏军装备陈旧,且在大清洗中损失了大量的优秀指挥人员,以及对敌主攻方向判断失误等原因,致使战争一开始,便有数十个师被全歼,轻重武器丢失无数。

    在波罗的海,德、芬海军虽然没有和俄国舰队正面交手,却依然通过大肆部署水雷以及派遣潜艇获得了不俗的战绩:头一周,便有2艘苏军驱逐舰、6艘潜艇和1艘扫雷艇被击沉。与此同时,按照巴巴罗萨计划的部署,德国空军的攻击迅速向苏军纵深推进,并对波罗的海沿岸的港口设施和船只进行了重点攻击。由于大批bf-109迅速夺取了战场制空权,在不列颠遭受过惨痛失利的ju-87,又重新找回了黑色死神的感觉。对苏俄舰艇的攻击中,驾驶斯图卡的飞行员们出手不凡,很快将原属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的港口清理一空,并炸沉了近8万吨的货船、驳船以及渔船---几乎与整个德国海军同期在大西洋以及波罗的海的收获之和相等!

    在派驻芬兰的德军航空部队掩护下,德国和芬兰的舰艇很快通过水雷和特质栅栏完成了对芬兰湾的封锁,从而堵死了以塔林为主要基地的苏军舰队地出路。6月30日,两艘德国潜艇冒险潜入芬兰湾,于黎明时分在距离塔林仅有5海里的地方向在数艘驱逐舰护卫下驶出港口的“马拉”号战列舰发射了鱼雷,只是由于距离较远地关系,鱼雷偏离了原本的目标----苏军驱逐舰“瑟迪提”号成了替死鬼。受到“惊吓”的苏俄舰队,迅速逃回了防御体系较为完善的塔林港。足有一个多月都不敢在白天大摇大摆地出航。

    进入七月之后,天气一下子变得炎热起来,许多欧洲人都惯于在夏天前往波罗的海沿岸避暑。而那里也确实有好些传统的休闲圣地。在对前线部队进行了一番巡视之后,德国元首突然心血来潮,竟带着最高统帅部的高级参谋们乘专列来到位于波美尼亚湾西部的吕根岛。享受着这里的阳光美景不算,他还想起了自己少年时代非常崇拜地巨舰大炮。于是,训练中的“提尔皮茨”号立即开赴吕根岛,而伟大的元首则搭乘一艘海军的小型交通艇登舰,然后兴致勃勃的在甲板上转了整整一圈,若不是军官们好意提醒他下层舱室尤其是动力舱夏天比较闷热,他甚至想走遍这艘战舰的每一个舱室!

    参观完毕之后。海军将领们的“灾难”并没有到头,阿道夫.希特勒看似不经意的询问了张海诺惯于“提尔皮茨”号最近行程的问题,当得知这艘战舰近期还不会靠近苏俄舰艇活动地海域时,他突然决定继续留在舰上,直到这艘战舰从吕根岛开抵基尔海军基地。在那里,他要邀请各方贵宾登舰参观,并在其宽敞地甲板上来一场盛大而别致的宴会。

    “我要让全世界看到德意志海军地无敌战舰!我要让他们知道,德意志是无敌的!”在作出这个决定地时候,站在“提尔皮茨”号主炮塔旁边的阿道夫.希特勒不仅渺小。而且像个孩童似地手舞足蹈。

    在张海诺的印象中。历史上的希特勒并没有搭乘海军舰艇航行的记载,但也没有否定这种可能的记录。在一些有关历史的研究文献中。人们提到了青年时代的阿道夫.希特勒关于战舰的画作,据说那个时代的他对海军心怀崇拜。而对z计划的认可也揭示了他对于海洋的野心。既然“俾斯麦”号顺利进入大西洋并在与英国海军的交战中生存下来,德国舰队也击败了强大的英国舰队。这位德国的独裁者完全有理由对他的战列舰充满信任与好感。

    就这样,阿道夫.希特勒带着他的整个参谋部在“提尔皮茨”号上呆了将近一天的时间,而战争初期的任何一天对于战局而言都是非常关键的。德国元首虽然可以从德国战列舰上接收来自前线的报告并对战局作出部署,但这样的效率终究要比呆在陆地上慢一些,而且无线电也比电话更容易泄露机密,他干脆拉着张海诺一同欣赏海景。对于张海诺这样的老海军而言,浪花、水鸟与海岸线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景物了,阿道夫.希特勒却显得十分好奇,看了好几个小时都不觉得厌倦。兴致高涨之时,他又突发奇想的想要亲身体验一下战列舰主炮齐射的宏大场面。德国元首满怀期望的要求,张海诺显然不会拒绝,而为了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他让随行的舰艇在远处下浮标,然后便让舰上官兵进行战舰服役以来的第5次实弹演练。

    “我的援手,请允许让我们的参谋官捂好您的耳朵,同时您最好能张开嘴巴!”张海诺说罢便不慌不忙的作出战列舰炮击时的最佳姿势。

    尽管有些不明所以,手里拿着望远镜的小胡子还是照着自己最欣赏的海军将领的话做了---那表情、那仪态,绝对是一般人没有机会看见的。张海诺只瞥了一眼,就差点忍不住狂笑起来。

    震天的巨响中,整艘战舰都随着8门主炮的齐射颤抖起来。训练的时间虽然还不够长,但舰员们并没有辜负德国元首的期望,他们一击即中,巨大的水柱瞬间便将不大的浮标从海面上彻底的抹除了。

    透过望远镜,阿道夫.希特勒欣赏到了炮弹落下到水柱消失的整个过程,尽管耳膜震得有些发疼,他还是又一次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起来。

    “太漂亮了!太漂亮了!我已经可以看到英国舰队的末日了!海诺,我的朋友,我们正在创造一段人类最伟大的历史!”

    “是的,我的元首!”张海诺笑着答道,他知道,如果希特勒在战舰上多呆一阵子的话,便会觉得这样的场面了然无趣,但,人终究是对新事物感到好奇和兴奋的。

    在德国元首的迫切要求下,“提尔皮茨”号的舰员们在这个下午又进行了另外三次主炮齐射,当然,得到张海诺的吩咐,军官们特意安排了舰员们进行战斗轮换,一些见习军官也得到了难得的宝贵机会。

    以15英寸高爆炮弹的威力,前后四次齐射的准确率自然达到了百分之百,这也令德国元首对海军主力舰的战斗力感到十分满意,他当即向张海诺表示要保证h级战列舰以及z计划后续舰艇的工程进度,好让德国海军真正成为世界最强的海上力量。

    以历史的教训,阿道夫.希特勒的承诺向来是靠不住的,张海诺自然懂得这一点,而他也知道,一旦苏德战争陷入持久战的泥潭,抑或是德国舰队遭遇挫折,德国最高统帅部绝不会把大量工业资源用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见效的战列舰上!

    无限的风光,正是建立在不世功勋之上的,一旦某一天遭遇挫败,神也会坠落人间,最终成为历史的遗憾。想到这里,张海诺的内心深处就一阵凉意。

    经过20个小时的平稳航行之后,“提尔皮茨”号回到了基尔港,驶入港湾之时,太阳正好升起,一夜安睡的德国元首兴致格外高昂,倒也没有对颇显空荡的港湾感到不满----由于大部分舰艇都被派去执行作战任务,基尔港此时只有为数不多的巡逻艇、鱼雷艇和扫雷艇。得到上级的命令之后,水兵们连夜粉刷了他们的舰艇,因而在队列整齐的情况下,这些小型舰只还是颇有气势的,只不过从“提尔皮茨”号的舰桥看去,这些舰艇未免过于“卑微”了!

    在“提尔皮茨”号抵达的时候,之前收到临时邀请的贵宾们----包括各盟友和友好国家的文武外交官员、国内军政界的重要任务以及部分上流社会的人士,早已搭乘帝国空军的运输机汇聚到这座远离战争前线的港口。这个时候,宣扬“海狮计划”对于被敲得满头是包的俄国人已经没有任何迷惑作用,阿道夫.希特勒此举似乎有些朝前意识,毕竟,俄国不会是德国争取生存空间的最后一个对手,英国仍孤悬海上,美国人在两次战争中的作为让德国元首时时咬牙切齿,再加上非洲、美洲乃至亚洲的丰富资源,这些无不是狂人梦想中的猎物。

    “新的世界秩序,将在我们的手中形成!”

    在“提尔皮茨”号甲板上举行的餐宴上,阿道夫.希特勒的开场白无比张狂,但他也许并没有想到,在他邀请的贵宾当中,并非所有人都是衷心崇拜他、追随他的狂热份子,甚至,其中还有他恨不得赶尽杀绝的犹太人。这些能够在德国上流社会吃得开的人物,显然不会满足于维持个人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