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6 的文章

鹰 第6章 东线战事

海军内部的战略布置会上,与海耶等人的分歧只是这段时间让张海诺心烦的一件事情而已。他返回德国两个星期,在收获海军元帅军衔的同时,也失去了许多往日的朋友和战友,即便是从前对他非常赏识的雷德尔,忽然间也变得陌生起来----世界上终究没有绝对正直不阿的人,张海诺猜想,也许雷德尔也在担心自己已经坐了13年的海军总司令宝座有朝一日被德国元首的新宠夺走吧!

    人际关系上的恶化,虽说没有立即让张海诺陷入空前孤立,但在操控海军战略方面显然不如从前那样得心应手了。在凯尔特海之战结束之后,德军最高统帅部根据希腊战局敲定了克里特岛战役,这也是德军第一次以空军为主、陆军与海军协同配合的作战行动,其战略意义更是非同一般。雷德尔旋即召开了海军参谋部会议,对海军在这次战役中的具体作战行动进行了部署,并任命总参谋长海耶为海军协调负责人,统筹安排海军部队参加作战的具体事项。作为德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张海诺却是海军高层中最后一个得到官方通知的人----若不是从其他渠道得到了克里特岛之战的情况,他极有可能在战役结束前都被蒙在鼓里!基于这些原因,加上张海诺也正在积极准备莱茵演习计划的最后一个环节,克里特岛战役成为战争爆发以来海军所参与的行动中他唯一从头到尾都没有染指的,自然,也无法通过自己的影响去改变历史的误区。是役,德军伤亡和失踪人数近7000人,甚至比整个巴尔干战役中的伤亡人数还要高,作战飞机方面的损失也达到了200余架,其中约有150架是容克-52型运输机,自进西欧低地国家以来,德国空军的运输力量再次遭到严重折损。并致使阿道夫.希特勒对以伞兵为主体的作战行动持悲观态度,这些都将对德军未来地战略起到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如今。随着巴巴罗萨计划发动日期地不断临近,回到德国的张海诺终于被“委以重任”,那便是指挥德国海军目前部署在波罗的海区域的舰艇执行预定地封锁和袭击任务。至少表面上看,这样的任务要比巴巴罗萨计划中德国海军的另一项任务---将内河炮艇通过河流和公路运往黑海作战。要好上很多,可要知道苏俄的波罗的海红旗舰队是目前苏俄海军中战斗力最强的战役联合编队之一,拥有2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2艘驱逐领舰、19艘驱逐舰、48艘鱼雷艇、69艘潜艇、650架飞机、数个岸防兵团和防空兵团,加上波罗地海中令所有人闻之胆寒的水雷阵,德国舰队除了利用潜艇、鱼雷以及空军优势,与弱小的芬兰海军共同构筑针对苏俄舰船的海上封锁线之外。基本上难有更大的作为----即便在海军实力相当强大的德皇时代,德国的战舰群也没有在俄国海军身上捞到多少便宜!

    在德国,张海诺虽然能够得到阿道夫.希特勒的鼎力支持以及几位挚友的暗中相助,但他深知在海军界光靠上层路线显然是行不通地,且不说德国元首原本就是个喜怒无常地人,借上凌下也难以达到服众的目地,反而会造成更多的内部矛盾。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张海诺决定接收这个任务----短期之内,他地大部分主力舰艇都得老老实实的呆在船坞之内。至于德国元首及其宣传部门地所谓两月修复论。纯粹是给英国佬增加压力、为巴巴罗萨行动制造烟雾弹的!

    在连续召开战略部署会和舰队高级军官会议之后,张海诺只对海军参谋部之前制定的协同作战方案进行了细节上的调整。并确定了“提尔皮茨”号以及即将服役的“彼得.斯特拉塞”号仍参加低强度的作战的主基调。之后,他飞往山崖城堡当面向阿道夫.希特勒以及埃里希.雷德尔报告了这些作战思路。此时德国元首把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空军和陆军的准备工作上。对于海军这个巴巴罗萨计划中的纯粹配角,他显然是全权交由海军将领们负责。在元首的地盘上。雷德尔对张海诺这位新晋升的海军元帅显得不冷不热,而且一再提醒其在尽量完成战略任务的基础上,特别要注意避免舰艇和舰员的无畏损失。

    离开人人都无比忙碌的山崖城堡,张海诺失落的飞到了繁华的柏林,准备和几个昔日的老友小聚一番。此时的德国民众仍沉浸在海战胜利的喜悦以及对进攻英国本土的憧憬之中,因而当他们突然发现德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战斗指挥官出现在自己身旁时,无不为之欢呼雀跃。也只有在这里,张海诺似乎才能找回自己长期奋斗所获得的回报。

    一周之后,“欧根亲王”号带着六艘“从本土驶来”的德国舰艇驶抵法国的布雷斯特港,这一事件的军事政治意义其实并不小,但不仅德国海军低调处理,一向鼓噪的德国宣传部门竟也视若无睹,更奇怪的是,当先前抵达布雷斯特港的德国水兵们去这些舰艇上看望老朋友时,却发现上面几乎没有一个人是自己认识的。

    “舰员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整,老兵都派去接收新舰艇了!”

    官方的解释含糊其辞,道理上也有些说不通,但德国海军的官兵们终究不是情报出身的专业人员,好奇了一阵子后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何况这些舰艇上的军官与水兵都是地地道道的德国人,只不过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都有在战争爆发前出国的经历。

    此时在法国以及比利时沿岸,德军仍然摆出一副即将大局进攻英伦三岛的架势,刚刚组建的两个fw190战斗中队频频越过海峡向英国皇家空军挑战。就在6月21日这天下午,德国空军还在一场二对二的空战中挑翻老对手“喷火”,然而一天之后,战争的格局却整个变脸了!

    6月22日凌晨,德国及其仆从国,在北起波罗的海南至黑海的1800多公里的漫长战线上投入了550万兵力,在4000余架飞机、近5000辆坦克自行火炮以及4万门各型火炮迫击炮的掩护下,分为北方、中央、南方3个集团军群向苏联发动突然袭击。

    一时间,东欧大地上狼烟四起,尖啸遍野。

    同一个早晨,风平浪静的波罗的海也被卷入到无情的战火之中。就在陆上战事开始后一个小时,德国海军潜艇u-16号就在芬兰湾口用鱼雷击沉了一艘苏联货船,为漫长而残酷的苏德战争立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与此同时,德国和芬兰海军预先部署好的布雷舰艇,开始在苏俄舰船经常活动的海域敷设水雷阵。不过在靠近苏联波罗的海红旗舰队主要驻地----塔林的海域,德国布雷舰艇很快遭到了苏俄舰艇的攻击,由于双方兵力悬殊,德军布雷艇在鱼雷艇的掩护下迅速撤离,而在芬兰湾方向,德国和芬兰舰艇的联合布雷行动则要顺利许多。在天亮之前,他们一共布下了2200余枚水雷,分为四个较大的水雷阵,而根据苏军战后公布的数据,战争头一个星期共有9艘舰船在芬兰湾触雷沉没,其中最大一艘是4500吨的煤船“穆尔卡夫”号,驱逐舰“戈内唯伊”号则成为苏军波罗的海红旗舰队在战争中损失的第一艘战斗舰艇。

    战斗爆发之时,张海诺依然保持着德国海军将领的传统---呆在自己的战斗舰艇上。这一次,他的座舰是与“欧根亲王”号同级的“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战争命令一矣下达,这艘重巡洋舰就在“舍尔海军上将”号以及另外两艘驱逐舰、十二艘鱼雷艇的协助下,迅速封锁了波罗的海通往外界的唯一海上通道----斯卡格拉克海峡!

    黎明时分,张海诺的舰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猎物,一艘显然还没有得到战争爆发消息的俄国货船,正大摇大摆的经由海峡驶入波罗的海。望远镜中,那艘货船旗杆上的苏俄红旗是那样的刺眼,张海诺迅即从他的座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下达了自己在苏德战争中的第一道直接进攻命令:四艘鱼雷艇如凶猛的猎犬般高速扑了上去!

    十分钟之后,面对德国舰队重炮和鱼雷艇的双重威吓,俄国船长乖乖的停了船,而当登船的德国水兵以并不地道的俄语向他和他的船员们宣布他们连同这艘船都已经成为德国海军的俘虏时,俄国人还以为这是德国人的大玩笑,他一面表示自己这艘船上绝没有军火之类的危险货物,一面献上伏特加讨好荷枪实弹的德国水兵,但从德国人极其严肃的表情中,他很快明白了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在正面战场上,拥有数量和质量优势的德国空军,以他们最擅长的闪击战方式给了苏军沉重一击,12个小时之内,被击毁的苏军飞机数量就超过了法国战役期间盟军损失的飞机总数!而在有着“黑色死神”之称的斯图卡机群的狂轰滥炸下,苏军前沿的交通枢纽和通讯、指挥设施同样损失惨重,心理和物质上同样缺乏准备的苏军官兵更是在这劈头盖脸的强大火力面前迅速陷入崩溃境地。

    战争的第一天,德军的装甲洪流如潮水一般涌过边境,到次日凌晨,有的先遣部队竟已深入到苏联境内近百公里,战场上,随处可见成批成批举手投降的苏俄军人。远在山崖城堡的德国独裁者,隐约看到了胜利女神正在向自己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