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5 的文章

鹰 第3章 融合计划

“我们为什么不开火?”

    的知仅有三艘驱逐舰保护的英国船队就在炮口下时。霍尔宁手下的炮手们显的非常不理解。吃饱喝足之后。追求荣誉是官兵们在这浩瀚海洋上最大的精神支柱。而由于欧海之战的出色表现。“欧根亲王”号的许多炮组都被授予了勋章。霍尔宁也的到了自己战争生涯的第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但大多数普通炮手胸前还是一片空白。

    “美国驱逐舰。那里有两艘该死的美国驱逐舰!”霍尔宁和炮手们一样的愤愤。但他的不满有着更为具体的理由:“美国是中立国。而这里不是交战海域!我们不能向他们开火!”

    霍尔宁显然也看到了美国驱逐舰上打来的旗语。透过他的7米测距仪。甚至可以看清那两条驱逐舰上的白衣白裤的美国水兵。还有他们那形状特别的军便帽!

    “美国佬敢向我们挑衅?他们以为现在是117年么?他们要是敢宣战。我们就把他们的舰艇一艘不留的全部击沉!”性格粗旷、神经大条的卡鲁因茨。一向都是口无遮拦的。好在这里是舰炮战斗位置而不是什么机要部门。只要不是反德反战的言论。人们只会付之一笑。甚至可以接受轻微的反纳粹言论——在雷德尔的海军中。纳粹党员的数量非常之少。一艘战舰上通常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人。霍尔宁和他的手下则统统属于无党派主义者。

    这一次。卡鲁因茨的观点的到了全体炮手的支持。他们义愤填膺的吼道:“把它们统统打沉!”

    霍尔宁同样希望有一天美国舰队会惨败在德国海军脚下。但眼下绝不是时候。那个国家不但仗着自己拥有强大的工业、经济实力。更知道各交战国都希望的到自己军事和政治上的支持。因而处处觉的高人一等。不到1万米的距离之内。双方舰炮相向。炮手们有很大的把握一炮击中对方。但双方的指挥官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克制。“欧根亲王”号快速从船队右侧驶过。阳光下。带有万字徽的德国海军旗与“欧根亲王”号流畅而潇洒的侧影都给英美官兵以及船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德国的海上猎手并没有就此彻底放弃自己的猎物。它很快调头回来远远的尾随船队东行。无奈两艘美国驱逐舰依然与英国船队同速航行。鉴于英国海军仍有若干由轻重巡洋舰组成的机动编队在大西洋活动。奥波德。斯托恩不的不在两个小时后下令转向。这艘战绩彪炳的德国重巡洋舰最终消失在了英美舰员的视线当中。

    四天之后。大西洋深处。

    “真该死。英国人肯定向所有航行在大西洋上的船只通报了我们出现的消息。我猜那些船要么是远远绕开了主要航路。要么直接溜回出发港了!要不然我们怎么会一艘船都没有看见?”

    霍瓦格言语中虽然是充满了愤愤。表情却惬意的很。大西洋的明媚阳光下。他身穿背心裤衩。身下垫着一张白色的床单。正躺在硕大的主炮塔旁边享受着日光浴。再看周围。轮班休息的舰员们也大都做着同样的事情。在靠近舰桥的甲板上。两群舰员正在军官的带领下进行拔河比赛。

    如果单看这些场面。人们或许会以为现在已经回到了和平年代。但欧洲的战火非但没有熄灭。反而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在这片海域远离主战场的海域。只是为了消除长时间航行给舰员们带来的心理压力了。指挥官才会让他的下属们轮流放松一下。

    格布克不无懊恼的应道:“唉。都怪该死的美国佬。如果不是他们。我们早已经满载而归了。现在说不定正在法国的沙滩上享受特殊服务呢!”

    “特殊服务?是特别大餐吗?”加入海军才10个月时间的奥尔福斯显然对一些特殊的用语不太了解。他坐在霍瓦格的右手边。蓝色的海军背心难遮他一身结实的肌肉。如果不是战争。他也许会被选去参加摔跤或者举重。运动员生涯虽然辛苦。但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格布克和霍瓦格当即哈哈大笑。弄的奥尔福斯迷惑不解的搔搔后脑勺。

    “等我们这次返航了。我一定请假带你去享受一下真正的特殊服务。保证你回味无穷!”说罢。格布克又是一阵大笑。远洋航行是枯燥无味的。不过习惯了这种生活的水兵们都懂的如何自我解闷。在爽朗的笑声中。错失英国船队带来沮丧以及连日的无所事事都被远远抛在了脑后。

    午饭之后。轮到霍尔宁带着另外几名炮手出来晒太阳了。不过这大西洋上的天气有些奇怪。之前还晴空万里。一下子功夫便又起了风。大片大片的乌云从远处飘来。海面上的波浪也渐渐大了起来。甲板上的轮休的舰员们很是扫兴。但也不的不收拾好东西回到船舱。毕竟。海面上的狂风暴雨那可是相当有威力的。

    让舰员们还在为天气犯愁。他们的舰长奥波德。斯托恩则刚刚接到了一条来自基尔海军司令部的密电。电报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只是让他启封代码为“融合”的机密文件。在战舰《》之前。几份高度机密的文件直接从基尔运来。上舰后立即锁进舰长室的保险柜里。即便是奥波德。斯托恩本人。在的到指令前亦不的擅自拆封。假如巡航归来都没有接到命令。那么海军会在战舰入港后的第一时间派专人将这些文件取走。假如战舰在战斗中遭到重创或是发生其他事情而无法返航。那么舰长和参谋官们必须将这些机密文件销毁——由于这些文件使用了特殊墨水。只需要一杯普通的白开水就能解决问题。

    奥波德。斯托恩遵照命令取出封面上写着“绝密-融合”的文件。小心翼翼的拆开封条。这里面只有寥寥几张纸。却让他翻来覆去的看了足足半个小时。末了。他召来舰上最主要的几名军官。将文件让给他们一一看过。然后将除最后一张标有一系列位置的图纸留下之外。其余统统放进洗脸的水盆里。只两秒钟功夫。这些纸上的文字就完全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盆混沌的脏水。

    奥波德。斯托恩转过身。神情严肃的说道:“诸位。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泄露这些机密资料。德意志万岁!”

    “德意志万岁!”军官们异口同声的回应到。

    海面上的狂风暴雨说来就来。世界很快陷入到黑暗之中。狂风掀起高达数米的巨浪。不断拍打着这艘重巡洋舰坚固的干舷。晃的舰上的人员连最基本的平衡也难以保持。行走、进餐以及如厕都成为高难度的技术活。

    受这场暴雨的影响。“欧根亲王”号在十二个小时里只向前航行了150海里。比正常状态满了约三分之一。这原本就已经足够让军官们头疼了。可风雨还没有停止。舰上的蒸汽轮机就又出了问题——纳粹德国的海军舰艇。除了动力系统之外。其他各项技术指标都是非常优秀的。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德国舰员们在损管维修尤其是动力系统修复上颇有经验。他们通常都能轻车熟路的找到问题症结所在。虽然一时间无法根治。但恢复舰艇正常行驶能力还不太难。

    经过连夜抢修。到了黎明时分。“欧根亲王”号已经恢复了百分之八十的动力。至少能够保证17节巡航速度。这时候。海面上的风雨夜也渐渐减弱了。在奥波德。斯托恩的指挥下。战舰径直向西南方驶去。

    通常情况下。大西洋西南部海域很少有盟军船只和舰艇活动。因而“欧根亲王”号持续向这个方向的行驶引起了一部分舰员的注意。但他们并没有质问指挥官的权力。便只能在私下里满怀好奇的讨论着。

    几个小时之后。“欧根亲王”号动力系统终于复原。考虑到高速航行将让先前出现故障的蒸汽轮机承担较大的负荷。舰长奥波德。斯托恩只让战舰加速到24节。到了傍晚时分。战舰在航海图上的位置已经距离南美大陆不远了。就在这时候。从基尔发来的密电带来了一组新的指示:次日正午之前抵达h位置!奥波德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标有一系列的理坐标的图纸。很轻易的找到了h点。他抄下那个的点的坐标交给参谋军官。经过计算。“欧根亲王”号目前距离那里还有近200海里。

    奥波德低头思考了关于时间与速度的问题。发现时间还是相当充裕的。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下令将航速减缓到巡航状态的17节。以节省宝贵的燃料。

    在这之后。“欧根亲王”号一路上总算是顺风顺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制定位置非常接近了。和往常一样。奥波德谨慎的派出了两架ar-16水上飞机进行全半径侦察。半个小时后。其中一架便返航回来并报告在西北方50海里处发现一支身份不明的舰队!

    尽管这属于机密任务的一部分。谨慎的奥波德还是下达了全舰戒备的命令。这一下。倒是让舰员们兴奋且忙碌了一阵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