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6 12:54 的文章

鹰 第2章 新对手

上午10点刚过,服役于“欧根亲王”号二号主炮战位的德国海军士官托马斯.霍尔宁,就接到了提前进餐的命令。在前方发现小型船队的消息已经传开的情况下,他对于这道命令一点都不感到奇怪,旋即叫上手下的大个子水兵奥尔福斯前往舰上的餐厅。

    奥尔福斯今年19岁,长得人高马大不说,力气还出奇的大,是舰上为数不多的能够一人搬起122公斤主炮炮弹的水兵。当然,人大饭量也大,奥尔福斯一餐能够吃下三个黑面包、一罐野餐肉和一大碗蔬菜汤,至于他的最爱----牛肉炖土豆,通常都要把汤桶里的最后一口干掉。

    不一会儿,两人就拎着两大桶加一大筐食物回到他们的战斗岗位----装备两门203毫米主炮的二号炮塔里。这座空间有限的炮塔内,眼下编配有3名士官和11名炮手,这些人分为三组,1名士官带着4个炮手为一个炮组,负责一门203毫米主炮维护以及战斗中的弹药装填,另外一名士官负责协调炮组以及与射击指挥室联络,剩下3名炮手主要负责从扬弹机上卸下炮弹和发射药包,以及在减员情况下递补到前面的炮组中去。

    对于“欧根亲王”号那还还不到“俾斯麦”号炮塔一半大小的主炮塔内,14个人的配置略显拥挤,但由于这里的主装填使用人工搬运而非电力驱动,要保证射速就必须配备足够的炮手。霍尔宁还没宣布开饭,水兵们就被桶子里香喷喷的味道吸引过来,这时候,距离他们的上一顿饭才过了3个小时。但没人会跟热腾腾的食物过不去。

    在炮手们把他们宽厚地手掌伸向食物之前,霍尔宁清了清嗓子,“接上级命令,由于接下来可能发生战斗,各战位人员按秩序提前领用午餐,德意志万岁!”

    “德意志万岁!”

    炮手们的眼睛始终放在食物桶上,也许这时候让他们喊面包万岁更加贴近他们的心声----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种单纯的动物,吃饱穿暖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霍尔宁首先拿起一块面包。“开始吧!”

    壮汉们乐呵呵的开始用餐了,这对他们来说总是一天之中比较愉快的时刻,而1941年德军的物资配给也确实较为充足,尤其是海军舰艇上,基本上每餐都能保证有乳肉类的食品。

    水兵们一边吃着,一边开着玩笑,不过话题很快集中到即将到来地战斗上----先前只是内部传闻,现在正式的通知已经下达。人们便没有什么好怀疑了。

    “我们能够轻而易举的击沉那些英国驱逐舰,然后逐一清理海上的英国货轮吧!”和奥尔福斯同龄的霍瓦格是个快嘴巴,他个子没有奥尔福斯高,但体格还是非常结实的。

    “8、9艘驱逐舰不在话下!”年纪稍大。但也不过二十四岁的水兵卡鲁因茨一边往嘴里塞火腿,一边底气十足的回应霍瓦格。欧海之战中。“欧根亲王”号一口气击沉三艘英国驱逐舰、逼退另外三艘地壮举。不但在德国广为传颂,更极大的提升了舰员们的信心。

    乐观的情绪在这里是普遍存在地。士官格布克笑着说:“笨蛋,一支小型船队怎么可能有8、9艘驱逐舰护航呢?我看有两艘驱逐舰加几艘武装货轮就不错了。这点船顶多耗费我们半个小时功夫!打完我们就高速转移,让英国海军想抓都抓不到我们!”

    水兵们顿时一阵哄笑。没多久,大家一个个都吃饱喝足了,还顺手在口袋里塞上一块黑面包,以应不时之需。这时依然是奥尔福斯跟着霍尔宁把剩下的东西送回餐厅,两个空桶子对他来说十分轻松。走着走着,他突然问霍尔宁:“长官,我们可以像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一样满世界跟英国佬兜圈子吗?”

    这个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名士官地职权范围,霍尔宁看了看自己小弟,“你想环游世界?”

    奥尔福斯使劲点了点头,“嗯!我想看看那些画册上地地方真正长什么样子!”

    由于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不久前触雷沉默,霍尔宁的表情有些严肃,“打仗地时候可没有功夫到处观光!等战争结束了吧,你会有机会周游世界的!”

    奥尔福斯看起来有些失望,一路上便不再说话。

    96海里对于相向而行地舰船来说并不是一段太长的距离,在接近目标之前,“欧根亲王”号不断派出水上侦察机,关于那支船队地情况也愈发清晰起来:1艘舰船,可以辨认出有3艘驱逐舰级别的轻型舰艇,船队整体航速10节,应该没有搭载飞机。

    侦察机的报告让军官们松了一口气,照这样的情况,“欧根亲王”号取得一场大胜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到了上午11时2分,舰上响起了战斗警报,四座主炮塔纷纷转动起来,高昂的炮口遥遥指向海际。

    十几分钟之后,在欧根亲王号雷达上,目标船队已经进入了“欧根亲王”号的最大射程,就在这时,派去准备进行炮弹落点校射的ar-196,突然通过无电线报告说在那支船队中发现美**舰!

    在炮弹已经入膛的情况下,舰长奥波德.斯托恩不得不暂停攻击行动,着令侦察机立即查清情况。如今德**力固然强盛,但远没有达到可以主动挑衅美国人的程度,加之德国元首先前的训令,每一个德国指挥官在听到或看到“美国旗”的时候,都必须保持十二分的谨慎。

    冒着被击落的危险,德国飞行员降低高度进行迫近式侦察,让他们既惊讶又愤愤的是,那支船队中最右侧确实有两艘悬挂着星条旗地驱逐舰。而且舰型和他们所知的各级英国驱逐舰有着显著的区别。这样的航行状态,美国人在外交上自然可以解释说它们是恰好航行在这支英国船队附近----如此说辞固然没人真的相信,可这偏偏就是见鬼的政治!

    此时此刻,身处舰上各战位的德国舰员们还不知道前方究竟发生了什么。装填待发的命令早已下达,霍尔宁和他地炮手们莫不等待着舰桥传来开火的命令,然而直到霍尔宁通过炮塔测距仪在海平面上看到那支船队的身影,射击指挥室也依然保持着沉默。随着时间的推移,炮塔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炮手们开始将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霍尔宁,两名炮长更是时不时走过来,试图通过这座炮塔的测距仪一看究竟。

    “各自坚守岗位!”霍尔宁低声呵斥到,在这二号炮塔之内,他的老大地位不容质疑。

    炮手们一个个老老实实地回到各自的战位上,可不要说是他们,这时就连霍尔宁心里也疑惑不已,欧海之战中德国舰队迫近开火是为了增加主炮穿甲能力。可眼下对面的几艘驱逐舰装甲简直不堪一击。难道舰长准备凭借威慑力俘获那支英国船队?

    想到这里,霍尔宁心里一阵窃喜,但他很快推翻了自己的这种想法:以英国船长们地个性,若是碰上了以俾斯麦号为核心的德国舰队也无话可说。可面对单单一艘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他们当然会想方设法地逃脱对方地攻击。又怎么会轻易的束手就擒呢?

    想到这些。霍尔宁一方面继续督促他地炮手们精神保持高度集中,另一方面通过他仅有的方式----炮塔自带地7米光学测距仪。密切关注着海上局势的发展。

    双方地距离,很快从最初的超视距拉近到驱逐舰炮的射程。那支船队显然早就发现了这艘来者不善的德国战舰,包括那两艘悬挂星条旗的在内的三艘驱逐舰很快集中到了船队一侧。将船队置身侧后的同时,与欧根亲王号遥遥相望。通过舰上的高倍望远镜和测距仪,德**官们已经能够辨认出对方的舰型了:为首的,是一艘g或者h级英国驱逐舰,装备的应该是单管120毫米主炮4座和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最大航速能够达到36节;两艘挂美国国旗的则应该是属于老式的城级驱逐舰----这类驱逐舰又细分为若干级,其共同的特点就是平直的甲板由较高的舰首向舰尾倾斜,且沿用4个锅炉4个烟囱的传统设计。在1917年至1922年间,财大气粗的美国人一共建造了近300艘城级驱逐舰,到战争重新爆发时,这些轻型舰艇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了,不过在新造驱逐舰满足需求之前,美国海军仍然启用了相当一部分这种老掉牙的舰艇。至于《驱逐舰换基地协议》中移交英国的5艘驱逐舰,也都属于城级驱逐舰的范畴。

    随着距离的一再拉近,德国战舰首先发出国际通用的旗语信号:

    “德国海军将在这里与英国海军交战,美国舰只请尽速离开!”

    美国驱逐舰很快回复信号:“这里是公海,我们有自由航行的权力!”

    “欧根亲王”号继续打出旗语:“美国舰只请尽速离开,以免误伤!”

    美国人却毫不退让:“这里不是贵国划定的交战海域,我们有自由航行的权力!”

    双方一度剑拔弩张,却又都没有开第一炮的打算。船队中那艘英国驱逐舰的指挥官,大概也被这复杂的国际情况搞蒙了,他既害怕德国重巡洋舰对自己发动攻击,又怕自己开火后引来德舰的炮火,因而除了通过无线电向上级报告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攻击行动。就这样,双方相向而过,最近处时舰员们甚至可以看到对方在船舷挥舞拳头,这也算是海战史上较为特殊的一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