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5 12:03 的文章

弥天 第37章 与时间赛跑(4)

位于奥伯萨尔斯山区的“山崖城堡”里,气氛随着一个特殊日期的临近而变得愈发的紧张,每个人都是那样的行色匆匆,唯恐自己耽误的节拍将会对整个战局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陈设精致的大会议室里,张海诺第一次以海军副司令的身份列席,心情倒没有太大的不同。最高统帅部会议一开始,参谋长首先通报了战役的总体准备情况,紧接着陆军、空军和海军依次通报了具体情况:眼下陆军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师已经进入进攻出发阵地,空军按照计划在前线机场整备完毕,海军的准备同样是按照“巴巴罗萨”计划的步骤进行的----留守本土的舰艇,包括德意志级装甲舰“舍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在内的水面舰只,以及大约40艘中近程潜艇都将参加这次作战行动。它们在战争初期的任务以封锁为主,即防止苏俄船只通过斯卡格拉克海峡进出波罗的海,在此基础上配合陆军进入苏军占领下的波罗的海沿海国家,并伺机消灭苏俄海军具有一定实力的波罗的海舰队。

    各军种通报完情况之后,阿道夫.希特勒开始了他那标志性的训话。是训话,其实用讲演来形容更加贴切。大战迫在眉睫,在座的三军将领们看起来并不怎么乐意在这里当听众,尤其是元首动辄一两个小时的讲话,绝大多数是老调重弹。

    “……战争一旦开始,各集群必须坚定不移的向预定目标进攻、进攻、进攻,粉碎苏军的一切抵抗……”

    在一群表情不尽相同的将领中间,张海诺算是中规中矩,此时似听非听的他,其实正在盘算着另外一些东西。经过和德国元首的单独谈话之后,他对于海军在下一阶段的作战目标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划,为此。他连夜与雷德尔进行了详谈,在大多数问题上,他都得到了海军司令的支持。唯独“戈本”号,雷德尔与希特勒地意见颇为一致:涉及国家政治。必须慎重再慎重!

    不知不觉间,张海诺听到了一个响亮的“德意志万岁”,身旁椅子一动,他立即跟着将领们站了起来。

    “德意志万岁!”这个会议室里的高级将领们总是在最后焕发出抖擞精神,而且步调相当的一致。

    会议结束时,天色已近渐黑,张海诺等人旋即被告知今晚将与元首共进晚餐,这在狂热地德军基层官兵看来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但对于最高统帅部的常客们来说,为这样一顿饭得再听一遍元首的尊尊教导实在是得不偿失。不过,还没有人敢于借故缺席元首的饭局,到了开饭时间。将领们一一盛装列席,当然,和往常一样。这顿简单的战前晚餐吃了两个小时,而前面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元首一个人在发挥……

    在这之后,包括龙德施泰特、曼斯坦因、古德里安等在内的大部分将领,都将直接返回各自地指挥部,只有为数不多的人会在这里守候下一场战役的到来。

    在离开山崖城堡之前,张海诺从挚友“汉斯.洛梅斯特”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德军情报部门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从苏联人手里搞到了一份t34的技术图纸,初步评估报告于三天之前呈送元首过目,并且已经引起了他地关注,目前陆军兵器技术部门正根据他的指示对这份图纸进行深入研究和进一步的评估。

    张海诺清楚地知道。以希特勒的性格。在战争机器已经重新加速、距离东线战事爆发不过四个星期的时候,因为对方一种武器的技术图纸而推迟计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自己更加不可能对既定的事实做出任何改变了,他只希望元首和最高统帅部能够对苏俄的军事技术有个更加直观的评估。并且尽早拿出有效应对措施。

    由于苏俄军队在芬兰的拙劣表现,在如今的德军最高统帅部,从上到下普遍抱有东线战事能够在冬季之前结束地看法,作为“非主流”地一员,张海诺的努力游说却只劝服了自己地挚友,好在党卫军统帅在军用物资的问题上还有一定地发言权,他向张海诺保证,后勤部门已经开始大量储备过冬物资,供装备使用的防冻剂也已经有所准备。

    中途在柏林稍作停留之后,张海诺很快抵达了基尔海军基地。随着以“俾斯麦”号为首的主力舰队驶入大西洋,基尔军港呈现出少有的平静。经过大修和改装的“舍尔海军上将”号出海试航尚未归来,泊位上仅有“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和两艘轻巡洋舰----“埃姆登”号和“纽伦堡”号,参加海峡冲刺行动的z级驱逐舰大部分还留在法国港口,目前部署在基尔港的仅有3艘,且都是建造时间最早的193年级驱逐舰。此外,德国海军为巴巴罗萨计划抽调了40余艘潜艇目前大都驻扎在基尔,但这些大都是航程较短、远洋航行能力较弱的潜艇,它们许多是1935年前后建造、装备4具鱼雷发射管的老艇。

    纵观德国部署本土海域的舰艇,最具威慑力的就只有刚刚完成舾装和调试的“提尔皮茨”号。张海诺抵达基尔港之后,便立即着手布置这艘新锐战列舰的服役仪式,搭建观礼台、粉刷街道以及装点舰只,“提尔皮茨”号全程在威廉港的海军造船厂建造,因此最后的设备安装和调试也在那里进行,到了服役仪式的前一天,它方才经由基尔运河驶抵基尔海军基地,如此庞然大物一进港,原本还有些空荡的港湾顿时充实起来。

    “提尔皮茨”号服役仪式当天,阿道夫.希特勒在雷德尔的陪同下亲临基尔,德国元首的到来不仅仅是鼓舞海军的士气,他在服役仪式上发表的讲演,还经由德国宣传部门向全世界范围进行了转播。尽管由于各种原因,这艘俾斯麦级战列舰比预计服役时间推迟了三个月,可是在阿道夫.希特勒特有的腔调中,它被描述成刺向英国人的一柄重剑。

    “既然英国政府一再拒绝德国政府提出的和平计划,出于自我保护为目的,德**队将跨过海峡,以武力来结束这场战争!”

    德国元首的跨海作战宣言,掷地有声。在这次讲演中,他一方面公布了不久前结束的“欧海之战”的战果----自然是以他一贯夸大收获、压缩损失的伎俩,让全世界都认为德国海军取得了一场巨大的胜利,另一方面,他明言受损的“俾斯麦”号等主要舰只将在两个月之内得到修复,届时德国海军将首次以压倒性的优势控制英吉利海峡周边的制海权,加上重振旗鼓的德国空军和厉兵秣马多时的德国陆军,越过英吉利海峡天堑、荡平英伦三岛将只是时间问题。

    此言一出,举世震惊,德国独裁者的狂妄虽然是人所尽知,但在“欧海之战”确实让英国本土舰队元气大伤的情况下,这样的论调像模像样,加之德军横扫波兰、北击挪威、挑翻法国的余威犹在,人们不由得为英国的前景感到万分忧虑,整个英国更是重新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这,发生在苏德战争爆发前的半个月,从任何一个方面讲,都达到了阿道夫.希特勒心理战的目的。两天之后,从西班牙传来消息,一支由四艘大型战舰和十余艘轻型舰艇组成的舰队驶离直布罗陀港,而在北非海岸巡逻的德国侦察机也观察到了另一支英国舰队在自东向西行驶。

    苏俄方面,军政高层从头至尾都抱着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看待德国与盟军之间的战争,不仅如此,他们还根据苏德之间的秘密协定向德国提供大量的资源,然而这注定是养虎为患的愚蠢做法。到1941年6月,德军已经在苏德边境上秘密集结了大批军队和装备,可是,几乎整个欧洲的目光却被吸引到了英吉利海峡----在法国北部阳光灿烂的沙滩上,德军举行了代号“鱼雷艇”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受邀观看演习的不仅有轴心国的军事代表,一些中立国家也受邀派遣了军事观察员,这其中包括西班牙、保加利亚和苏联。

    在十余天的演习中,上万名德国士兵、数十辆潜水坦克和各型船只声势浩大的演练了登陆作战、固守滩头和向内陆挺进等战术项目,这期间对岸的英国空军虽然频频出动骚扰,但无奈德军专门部署了大批战斗机,尤其是新装备空军的fw190轻型战斗机,成为演习本身之外的又一亮点。

    针对德国可能发动的入侵,英国政府自1940年6月之后再一次发布了紧急动员令,号召全体英国人用实际行动保卫家园,并发动百万军民在英格兰南部沿海构筑防御工事。同时,英国政府开始有秩序的向加拿大转移皇室成员和部分政府机构,忌惮于德国海军的破交战略,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被迫搭乘英国皇家海军的潜艇前往北美,那漆黑狭窄的舱室显然和他们尊贵的身份格格不入。

    此时的大英帝国,也俨然变成了一个没落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