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5 12:01 的文章

弥天 第34章 与时间赛跑(1)

数小时的航行之后,战场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天色渐暗,在简单用过晚餐之后,张海诺和他的高级军官们在“俾斯麦”号上巡视了一圈。战斗的损失确实触目惊心,在数据上近乎无懈可击的设计,到了现实就跟完美攀不上关系了,战舰下层船舱中,有19个因为舷侧破口以及海水灌入而封闭,里面现在至少有2800吨的海水,还有200多名官兵的尸体暂时无法捞出。经过认真统计,舰上伤亡人员达到了满员人数的百分之三十九,也就是说,有将近四成的人在之前的战斗中丧命或不同程度的受伤,手臂受了轻伤的张海诺,现在也算是其中一员了。

    “俾斯麦”号从舰首到舰尾足有250米,加上数量繁杂的细分隔舱,张海诺平时巡视全舰就要花上两三个小时,这一次不断要慰问伤号、查看破损位置,四个小时才走到舰尾。等他重新回到后甲板的时候,海面上已经是满天繁星了!

    “天气终于转晴了!”舰队参谋官雷蒙.舒伯特仰头看着天,看似平淡的话语中满是感慨,如果说残酷的战斗就是暴风骤雨的话,那么战斗之后的平静确实就是晴天了。

    德国海军的高级军官们,一个个像小孩子般欣赏着这并无太多特色的夜景。

    “噢,明天应该可以见到久违的太阳了!”

    舰长霍夫曼的话,一点也没有那种预感到晴朗天气的兴奋,反而是给人一种死里逃生后的轻松感。看着这里残破不堪的甲板和扭曲变形的炮塔,人们确实要感到庆幸,因为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身处此地。

    良久,张海诺率先转过身,对自己的僚从们说道:“也许当明天的太阳升起之时,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彼此之间相当熟悉地人们,通常都不会被对方的奇思妙想所吓倒。之所以说是“奇思妙想”,是因为没有人会相信顽固地英国佬会在失去几艘战列舰之后退出战争。即便是在占尽优势的德国空军大举入侵之时。以丘吉尔为首的英**民也没有俯首称臣,而德国元首在不列颠空战末期发出的宣言,也基本断绝这两个世敌之间携手和平地可能。

    “历史将翻开崭新的一页!”张海诺紧接着补充道,“而今天的战斗将被永久载入史册!我们。包括那些为了国家而献身的战士们,都将成为改变历史的勇者!”

    站在他身边的将军们以及参谋军官们,显然都没有领悟这番话的真正意思,尤其是对“改变历史”这样的说法,他们地理解远远偏离了其真正的含义。不过,张海诺无需让自己地军官们了解太多关于历史的东西,就战争本身而言,这些态度严谨且尽职尽责的德**官是非常合格的下属人选。可以说。希特勒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操控了无限忠诚于德国的三军将士是他最大的优势。

    由此而延伸的一系列问题。让张海诺陷入了长期思考当中。

    漫长的战斗是极为消耗精力和体力的,在巡视完战舰各舱室之后,张海诺草草处理了一下舰队事物便回到自己地船舱洗了一个澡,清凉地水并没有带来提神作用,不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战斗的激烈场景不断浮现,张海诺置身于一个又一个地舱室,以不同的视角、不同地感官体验着血火生死,间或。他又突然回到了“赛德利茨”号。回到了未曾亲身体验的日德兰大海战,看到了两支庞大的舰队在海面上进行殊死搏斗。那样的战争场景。远非十几条战舰之间的炮战能够比拟的!

    一觉醒来,张海诺发现自己竟然错过了定在早晨5点的闹钟。指针所处的位置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这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7点16分了!

    甚至来不及洗漱,张海诺喊来自己的副官,让他立即召集舰上的主要军官。三分钟之后,他在舰桥上见到了包括舰队参谋官舒伯特、舰长霍夫曼在内的高级军官们,通过他们,张海诺也得知了在过去的一夜里,前方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如今的无线电测向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正因如此,各交战国舰只在抵达安全水域前都不会轻易与外界联系,以免对方在探知自己的具体位置后派出飞机、潜艇或是更加强大的战舰前来攻击!

    由于已经进入德国空军的作战半径,张海诺他们头顶不时有三两架一组的bf-109e型陆基战斗机飞过,这也让舰上的德军官兵们安心了许多。据说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夜晚,很多负责操纵高射炮的炮手们因为梦见敌机袭来而惊醒,毕竟在德国舰载机掌控制空权之前,德国舰队的水面舰只确实抵挡住了来自空中的强大压力。不过,原本也将参加海上决战的“格奈森瑙”号,却因为被英国驱逐舰和舰载机发射的两枚鱼雷所伤而不得不提前退出战斗,这也是整个计划中为数不多的意外事件。在张海诺看来,其好处和坏处参半,如果这艘高速战列舰能够参战,“俾斯麦”号也许不会被英国佬揍得如此之惨,但英国航空母舰编队的舰载机也不会被诱奸得这样彻底!

    早餐之后,好消息从位于法国布雷斯特的综合指挥部传来,先后被两枚鱼雷击中的“格奈森瑙”号终于抵达了拥有完备维修设施的法国港口,而空军司令早已当着阿道夫.希特勒的面向海军许下承诺,空军将尽最大的努力保证圣纳泽尔和布雷斯特两座港口的空中防务。私下里,张海诺也得到了德国元首的亲口允诺:即便东线战事开打,他也会在法国西海岸保留至少4个大队的战斗机,用于保障德国海军的既定战略---通过严密的海上封锁战困死、饿死英国人。

    继续向前行驶了三个小时之后,法国的海岸线也出现在了张海诺及其官兵的视线中。坦然,这里黝黑的海岸线远不如德国北部相同的景色那般亲切,但那里至少有可以修复受损战舰的船坞。这时候,两艘德国驱逐舰、四艘武装拖船也从港口驶来迎接,德国在30年代建造的轻型舰艇作战性能不俗,但受制于航程和数量等因素,没有一艘轻巡洋舰或者驱逐舰参加这次战斗,所以先期为“格拉夫.齐柏林”号护航的竟是两艘德意志级装甲舰----尽管战斗力惊人,但它们却完全没有配备反潜措施,也就是说,一旦遭遇英国潜艇的袭击,它们就只有高速驶离这一条途径了。说通俗一点,那便是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跑。

    英国皇家海军不起眼的潜艇部队终究没有成为战争中的黑马,德国舰只在整个莱茵演习行动中几乎没有受到来自海底的威胁。直到战争结束后,人们方才获知英国人在1941年春夏之际共向比斯开湾派遣了9个批次共计46艘潜艇,基本上每一天都有7到8艘潜艇在法国海岸附近活动,尤其是德国海军舰只屯驻的布雷斯特和圣纳泽尔,更是英国潜艇盯梢的重点目标。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英国潜艇的指挥官们显然不适应在恶劣天气下执行作战任务,当德国主力舰队在大雨之夜离开港口时,竟没有一艘英国潜艇发现异常,这也间接导致了英国本土舰队在对敌情估计不足的情况下走上战场。假如托维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整个德国主力舰队,恐怕会在第一时间想起停泊在普利茅斯以及锡利群岛附近的数十艘作战舰艇,其中就有两艘航速相对较慢但火力充足的复仇级战列舰!

    在德国空军以及海军轻型舰艇的严密保护下,“俾斯麦”号最终顺利驶入飘扬着鹰旗的圣纳泽尔港。法国西海岸目前仅有这一座能够容纳这艘德国大型战舰入坞维修的船坞,那便是位于圣纳泽尔的诺曼底船坞。也正因如此,英国人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破坏这座船坞,而可以预见的,英国人在今后肯定会继续这种尝试。

    在进入圣纳泽尔港之后,“俾斯麦”号并没有立即开进诺曼底船坞,事实上,英国海军的上一次突袭的确起到了一定的破坏作用,只不过没能把“俾斯麦”号给彻底困住。费尽了一番周折之后,德国人还是把“俾斯麦”号弄出了船坞。眼下,德国海军的工程部队仍在抢修这座受损的船坞,但修复工作预计还将持续四个星期。

    战争的形势不容德国战舰的修复工作这样拖延下去,“俾斯麦”号先是在距离船坞不远的深水泊位抛了锚。为了确保这艘战舰的水下伤势不至于恶化,在会同技术军官们商量之后,张海诺和他的参谋团队决定利用应急模式对“俾斯麦”号进行初步修复,即首先派出潜水员从舰外检查和堵塞破损位置,然后利用水泵逐一抽去下层舱室内的海水,再通过焊接钢板的方式从内部堵塞水下以下的破口。经过这几个步骤,“俾斯麦”号受损漏水的舰体将得到最基本的修复,虽然焊接钢板甚至不能承受近失弹的冲击,可至少能让这艘战舰在安全的漂浮状态下进行上层建筑和各种武器的修复工作,至于舰体的完全修复,则可以稍稍向后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