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1 11:51 的文章

弥天 第6章 窒息的间歇

“德国人撤退了!”

    消息迅速传遍每一艘舰艇,船员们大有死里逃生的感觉,但他们此时无心庆祝,阵阵黑烟笼罩在船队上空,空气中还弥漫着难闻的味道,两艘不幸中弹起火的运输船仍然漂浮在水面之上,一艘火势已经减弱了很多,船员们正在护航舰艇的帮助下进行灭火,另一艘则已完全失去控制,船身已经明显倾斜,船员们正在有序转移,先前跳水逃生的船员也大都被其他船只放下的小艇救起。

    一场持续时间不长但激烈程度丝毫不弱的战斗,便以这样无奇的场面收尾了。

    放眼海面,出击的驱逐舰分队正在返航,虽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战果,但水兵们凭借勇气与决心驱走强大的对手本身就是一个胜利,只是先前几乎得手的突击并不能掩盖双方实力上的差距。从任何一个角度,这些驱逐舰都很难与一艘全神贯注的新型重巡洋舰抗衡,更何况它们对舰攻击最犀利的鱼雷武器已经一次性的耗尽。

    和护航船队中的大多数舰艇一样,领舰“猎户座”号轻巡洋舰在战斗中毫发未损,眼前的损失看来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洛奇.斯特里奥上校和他的军官们个个显得忧心忡忡,几十分钟的炮战让他们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那艘战舰具体型号,可是按照本土指挥部的情报,这些航速高、航程远、火力密集的厉害家伙此时应该都老老实实呆在法国港口才对!

    带着战报的无线电波一到,英国高层顿时一片哗然,联合司令部当即责成海军情报部查明究竟,同时以密电向本土舰队发出作战指令。半个小时之内,皇家海军及所属机构已处于高速运转当中,大批情报专家聚集在情报技术处研究之前的航拍照片,高速侦察机紧急从英格兰南部的几处机场出发飞赴法国海岸……

    放弃了受损最为严重的运输船“路易斯”号之后,洛奇.斯特里奥上校指挥下的护航船队继续朝着本土方向前行。清点损失,短短几十分钟的炮战让他损失了1名军官、8名水兵和32位船员,失去的还有4200吨货物以及宝贵的信心----现在。他们从德国人眼皮低下溜过地算盘已经落空,虽然在名义上仍然强大的皇家海军是他们的坚实后盾,可盘踞于法国海岸的德国舰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想到那些可怕的深色战舰和黑色潜艇随时可能出现在附近,英国船员们出现情绪低落也不意外。

    炮战结束后地这个上午,两架德制ar-196水上飞机先后出现在护航船队附近空域。它们的目的明显是进行侦察,所以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攻击行动。临近中午,两架从护航船队所属轻巡洋舰上弹射起飞的剑鱼式水上飞机返航,根据飞行员的报告,他们在船队东南方六十多海里的海面上发现了那艘向北行驶的德国重巡洋舰,并尝试使用两百五十磅的高爆弹和四十磅地人员杀伤弹攻击德舰,但为对方强大的防空火力所驱,最终也只能无功而返。就目前所进行的有限侦察而言,他们没有在附近海域发现其他德国舰艇。

    有鉴于此。洛奇.斯特里奥上校决定继续派遣护航船队搭载地“海象”式和“剑鱼”式水上飞机进行警戒侦察,而在得到本土舰队的支援之前,他们不会对那艘德国重巡洋舰发动空中袭击。德国人同样继续着他们的侦察行动。双方的侦察机之间一度相遇,ar-196显得更加好斗,可也没有冒然闯入护航船队的火力范围。

    “布雷斯特港的德国主力舰仍在港内!”

    在损失了三架侦察机之后,英国海岸防卫司令部终于得到这样的消息,而在两个小时之后,他们从对圣纳泽尔港的航拍照片中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如此与事实矛盾地结果让英国的情报专家和高层官员们迷惑不解,难道德国人还拥有第四艘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

    要进一步弄清事实。派遣谍报人员近距离观察是一条重要路径。但时效性通常都不会太理想。于是。洛奇.斯特里奥上校很快收到了伦敦发来地密电:德国主力舰队未见异动。船队仍按计划行事!

    这条内容有些含糊地电报。让上校和他地军官们陷入困惑之中。难道装备8门新型203毫米口径舰炮地重巡洋舰不在德国舰队地主力战斗序列之中?抑或那悬挂在桅杆顶部地黑兀鹫十字海军战旗只是身份伪装?可是“路易斯”号地沉没绝非人们臆想地结果。一艘武备强大地战舰至今仍在附近海域寻找进攻地机会---护航舰艇则只有招架地功夫!

    一顿不安地午餐之后。英国人发现笼罩这片海域地雨云非但没有像气象官推测地那样逐渐消散。反而大有愈来愈厚地倾向。随着光线地减弱。海上地可视条件也在变差。到了下午三四点。大海上阴沉沉地就像夜幕马上要降临一般。而往常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才会真正天黑。为了以防万一。洛奇.斯特里奥上校让之前没有参加鱼雷攻击地三艘驱逐舰守在船队右侧。让只剩下舰炮和深水炸弹地三艘驱逐舰守护船队地左翼和后方。并坚持在天黑之前再度派遣水上飞机去确定那艘重巡洋舰地位置。

    英国。朴茨茅斯。海军第二情报处。

    随着德军大规模空袭地结束。这座位于英格兰南部沿海地重要港口又恢复了往日地生机。战争地影响固然存在。军队和平民地作息时间却已基本回到从前。在夜幕地降临之时。大街小巷被各种各样地食物香味所充斥着。操劳了一天地人们。这个时候无不怀念起熟悉地餐桌。

    “先生们。先去用餐吧!”

    在技术处理室的门口,一位穿着蓝色海军制服的军官拍手说到,在那里面,十余位穿着海军制服或者白色大褂的人仍然对着一张张黑白照片忙碌着。尽管事态的发展不尽如人意,可晚饭终究还是要吃的,专家们三三两两的走出大门,彼此之间仍在小声讨论着:

    “每一艘船的比例都是对的,即便有一台照相机出错,也不可能所有的照片都有问题!”

    “泊位、码头也没有问题,它们确实在那里!”

    “我敢断言,那一定是不久前从德国本土出发、悄悄绕丹麦海峡进入大西洋的德国重巡洋舰!德国人极为擅长这种行动!”

    听到这些讨论,前来招呼众人吃饭的海军军官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通常情况下,在情报室之外的地方谈论机密情报是被禁止的,但眼下的谜团又是这里每一个人都希望解开的。

    几分钟之内,人们便离开了放置有各种桌椅和光学设备的房间,除了一名留着英式小胡子、看上去顶多三十来岁的上尉。

    “上尉,吃饭时间到了!”军官好意提醒到。

    “嘿,维克托,我实在没有心情做其他事情……”上尉抬起头,苦笑着耸耸肩膀,“别担心我,我能够应付!”

    军官点点头,目光里也不知道是理解、赞许还是其他神情,“那好吧!”他转身离开了。

    上尉轻叹一口气,继续带着他的铅笔、钢尺在灯光下忙碌着。

    “如果这是个阴谋,总会有破绽的!”他自言自语道。

    直到海面完全陷入黑暗之中,洛奇.斯特里奥上校仍然没有等到他的两架“剑鱼”返航。这种由舰载型“剑鱼”鱼雷攻击机改造而来的水上飞机虽然性能显得有些落后,可在机械故障率方面还是令人放心的。上校的表情依然沉稳,然而眼前的状况是,他不可能长时间的打开探照灯来引导迷航飞机降落,无线电导航既不精确又容易暴露自身方位,可是,一整天都没有出现意外的“剑鱼”又会在这时候碰到什么样的麻烦呢?上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1935年建造的6000吨货轮“米开朗其罗”号上,乔治与约克,两个有着不幸经历的男人,正就着埃及小贩兜售的劣质香烟发泄胸中的闷气。因为接纳了“路易斯”号上的部分船员,他们的住舱显得有些拥挤了,更糟糕的是,那些幸存者显然带来了他们的惊恐和不安,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着炮弹在近处爆炸的可怕场面,有人在小声倾述着从浓烟、烈火和海水中逃生的切身感触,总之,一切都是船员们所不愿接触到的。

    “不管别人怎么说,乔治!”衣着相对整齐的水手看着自己的伙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这次恐怕是看不到英格兰的海岸了!我的家人现在都在德比郡的乡下,如果我的预感应验……”

    “别担心,伙计!”不修边幅、沉闷甚至有些抑郁的水手这时却是一脸的坚决,“他们在天堂会保佑我们度过一切难关的!”

    约克抬起头,阴云笼罩着海面,他看不到一颗闪亮的星星。

    乔治深吸了一口烟,狠狠将最后一点烟头甩在地板上,“大英帝国会赢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会过上安定的生活!那些德国佬,只会步威廉皇帝的后尘!”

    他一脚踩下去,仿佛踩在了德国元首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