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6-01 11:51 的文章

弥天 第5章 传奇的开始

雷达屏幕上的船型回波简直就是来去自如的幽灵,它时而消失得无影无踪,时而又冷不丁的从一个角落里溜出来,让担当护航重任的英**官们既忐忑又无奈----因为在天明前的黑暗中,他们根本无法进行妥善的调动,一个不小心,机会便会暴露在潜在的敌人面前,同时,他们设备有限的无线电监测室对截获的电波一筹莫展,至于派去侦察和伺机攻击的两艘驱逐舰,在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一直碌碌无为,3节的最高航速也没有让它们占到任何便宜,反而像斗牛场里被斗牛士耍得团团转的公牛。

    综合各国海军力量,在这与最近的法国及西班牙海岸几乎等距的海域,英国人很清楚出现第三国舰船的可能性有多大,他们毅然无线电静默向本土报告了这一情况,然而,来自英伦的答复却是驻扎在法国的德国舰队直到前一天黄昏仍然没有异动,那意味着即便是航速最快的德国战舰,也不可能利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从法国开抵此地!

    “那总不至于是一艘鬼船吧!”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上校显得非常恼火,事实上,早在护航舰队离开地中海之前,他就向上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此薄弱的护航兵力,怎么可能护送一支普通船队冲破德国海军强大的截击舰队封锁?但是,他的上级用一个看似很有道理的假设暂时说服了他:以目前的形势,分散主力舰艇进行护航只会进一步削弱皇家海军对抗德国人的能力,一两艘战列舰加若干重巡洋舰的护航舰队,根本无法对抗拥有两艘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三艘袖珍战列舰、三艘新锐重巡洋舰、一艘重型航母以及百多艘潜艇的德国舰队----“纳尔逊”号、“胡德”号陨落已经早早证明了这点。

    “置身于布雷斯特和圣纳泽尔的德国舰队,就像躲在堡垒里的骑兵,我们的弓箭无法射穿城墙,可一旦他们被分散诱骗出来,我们就能寻找到机会进而各个击破!”

    上级的保证至今仍萦绕在洛奇.斯特里奥上校耳旁。也许,德国人只会派出一部分兵力对付这支偷偷摸摸的护航船队,一艘沙恩霍斯特级。或者两艘袖珍战列舰,将军想着,拥有“反击”号战列巡洋舰、伊丽莎白女王级和“乔治五世”号战列舰地本土舰队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消灭它们,从而继困牢“俾斯麦”号之后,再度给狂妄不可一世的德国海军当头一棒。

    英国人这次所倚仗的另外一点,便是他们坚信德国人根本不知道英国本土主力舰眼下的确切位置。英国海军所能够用来停泊的港口和藏身地海域,显然要比来到大西洋的德国舰队多得多!

    初夏时光,天亮要比冬春两季更早一些,往常这个时候人们已经能够看到好几海里外的小船,但这片仍被雨云覆盖的海域却依然阴沉沉的,风声渐小的海面显得非常安静,但在每一艘护航舰艇和运输船上,人们早已被警报唤醒。乔治和约克,这对以不同形式受到战争摧残的难兄难弟。在他们货轮的后甲板上,睁大了眼睛在极其昏暗的海面上搜索着。最一开始,他们只勉强看得到船队最外面地驱逐舰。渐渐的,海面上的光线增强了,他们可以看到更远更远地地方。

    “东南两万八千码处发现舰只!”

    来自巡洋舰了望台的警报,打破了人们心里仅有的侥幸,在视线的尽头,混沌难分的地方,一个深色的小点终于从黑暗中现身了。

    这一次,终极警报终于在护航船队中彻底回荡着,在领舰的指挥下。三艘驱逐舰果断的脱离队列,高速冲刺下扬起的白色浪痕就像古代骑士留下地绝尘,另外三艘巡洋舰,则很快调整战位在船队右侧列成一对,全部主炮整齐划一的指向不速之客。

    大多数船员这时还怀着好奇的心情张望着,殊不知在视线无法穿透的地方,那艘战舰重甲保护的炮塔内部,穿着白色军服的水兵正将一枚枚威力可怕的炮弹塞入炮膛,在炮塔的外部。一根根粗而长的炮管高高仰起。在乔治和他地朋友眼里,远处昏暗的海面上突然像是有人接连划燃几根火柴似的出现了一小团一小团橘黄色的火光。

    “炮击……大家快离开甲板!”约克突然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此情此景。让他觉得自己脖子上地疤痕撕裂一般地疼。整整一年之前。苏格兰西北海域。27艘艘英国商船一夜之间折损于德国舰队地炮火。随之沉入海底地还有12.6万吨货物和上千名船员。那便是至今仍令英国人心有余悸地“qb-32护航船队惨案”。作为亲身经历那场惨剧地幸存者。约克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幸运地。无情地炮火、可怕地弹片以及冰冷地海水仍常常出现在他地睡梦之中。如果不是较为乐观地天性。这名水手恐怕很难再站在船甲板上了!。

    听到这样地喊叫。这时身处船舱外地船员们都紧张起来。反应快地三步并作两步奔向舱门----普通货船虽然抵不住舰炮地攻击。可躲在船舱里至少不容易被各种弹片所伤。但如果运气不太好地话。置身于船舱之中反而会耽误了逃生地机会……

    只一会儿功夫。易令人神经脆弱地尖锐啸声便从上方传来。一些人屏住了呼吸。一些人捂住了耳朵。片刻之后。巨大地轰响撕破了虚假地平静。在近处升起地白色水柱看上去是那样地壮观。瞬间便超过了一艘大型货轮地最高点。

    呼啸声接连不断。水柱一根接着一根升起。船员们地心情从一种忐忑转向另一种忐忑。那艘德国战舰----此时已经没有人怀疑它地国籍。正以一种令人诧异地速度发射炮弹。看上去简直就是几个德国步兵在用毛瑟步枪放排枪。一排接着一排。几乎看不出明显地间隔!

    “噢上帝。纳波尔号中弹了!”

    最先是一个躲在舷窗后面地船员喊起来。巨大地好奇心促使另一些人冒险凑过来看。在距离他们百多米外地海面上。一艘白色地轮船浓烟滚滚。而且不断有火舌向外喷涌。在如此高频率地炮击下。出现这种情况似乎只是早晚地问题。况且。人们这时候很难确切地知道船队中还有多少因近失弹而不同程度受损地舰船!

    轰……轰……

    在船员们的翘首期盼中,护航舰艇终于开火还击了,三艘轻巡洋舰从各自阵位上发动主炮齐射,并凭借数量在声势上迅速压过对方,炮弹经过略比对手长的时间之后,同样在开阔的海面上轰起成排的水柱,远远看去,水柱似乎已经将敌舰抹去,但那边不断闪动的火光和烟尘仍在提醒人们,那部精密的战争机器仍然在正常运转!

    “看,路易斯起火了!”

    当又一艘非武装的船只在爆炸中起火冒烟时,船员们再次惊叫起来,他们恐惧的发现,照这种速度下去那艘德国战舰用不了多久便能干掉整支船队----除非护航舰艇能够做些有用的事情。

    英制6英寸(1倍径的blmark舰炮,在威力、射速、射程方面都只算是中规中矩,德国海军在这方面则延续着德皇舰队的优势。就在这场远距离炮战朝着不利于防守一方发展时,那艘深色的战舰近处终于暴起水柱了,不知不觉间,三艘采取突击战术的英国驱逐舰已经迫近到了有效射程之内,它们一面高速挺进,一面以前主炮全力射击,双联装的4.7英寸舰炮在舰队战中也许只能算小口径炮,却依然可以在相对复杂的战况下扰乱对方的部署,三艘英制驱逐舰总计12门4.7英寸炮足以在火力和射速上全面压制住敌舰的副炮----对方将主炮火力转移过来则能大为减轻护航船队的压力。

    英国人的数量优势加上水兵们的勇气终于让局势出现转变,望远镜和雷达均发现敌舰开始转向,炮弹很快不再向缺乏自卫能力的运输船砸来。在迈出了幸而有效的第一步之后,继续迫近目标的英国驱逐舰上突然“扭动”起来,紧接着,它们中后部接连扬起了一股股不浓烈的烟尘,随带着噗噗噗的闷响,一些黑色的长条状物体钻入水中。片刻之后,三艘驱逐舰以更大的角度调整了航向,继而以全部主炮对着同一舷猛烈开火。

    在宽不足500米的海面上,十五条鱼雷朝着同一个方向疾驰而去的场面让人叹为观止,同时又叫另一群人感到心惊胆战。大约五六分钟之后,在另一块宽度大致相同的海面,同样数量的鱼雷再度在海面上拉出白色的尾痕。这样的鱼雷攻击,密度和强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德国潜艇猎杀商船时所采取的战术,而自1866年第一条被英国人研制出来后,葬身于这种武器的舰船数以前计,时至今日,也没有哪个国家的那种战舰能够昂首面对大口径鱼雷的连续攻击。

    得到驱逐舰分队发出的“已实施鱼雷攻击”的信号之后,洛奇.斯特里奥上校眼角不经意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若能够一举击沉这艘堪称精锐的德国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他将毫无疑问的成为整个英国的英雄,从军多年来对爵位的渴望也不再停留在梦想之中。

    可是几分钟之后,他的憧憬便被驱逐舰发来的信号击得粉碎,那晃动的信号旗分明在说:鱼雷失的,敌舰正在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