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28 12:20 的文章

莱茵之歌 第9章 偷天陷阱(8)

“左满舵!”

    “俾斯麦”号那厚重装甲保护下的指挥室里,舰长库尔特.霍夫曼以他那日耳曼式的深邃眼瞳紧紧注视着左舷处的海面,尽管有军衔更高的海军将帅在场,指挥本舰规避鱼雷攻击仍是他责无旁贷的使命。

    就理论而言,“俾斯麦”号坚实的水线防雷装甲和隔舱式设计足以抵御普通鱼雷的攻击,但没有哪一位指挥官会在除非避无可避的情况下让自己的战舰挨炸----仅仅出于炫耀自己的战舰防御之强大或是其他目的。

    那些“波弗特”岸基双发鱼雷机所投下的鱼雷正在不足千米的海面上疾驰而来,好在身躯异常庞大且修长的“俾斯麦”号反应速度不至于像巨鲸那样迟钝,对于战列舰而言30节的航速已属“超级”,巨大的方向舵虽说在一定程度上留下了隐患,但在带动战舰转向时确实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只见“俾斯麦”号尖锐的舰首如利刃般划开深绿色的海面,整艘战舰高耸的舰桥向着左侧倾去,8门15英寸主炮粗黑的炮口昂首指向大英帝国腹地位置,它们战斗至此仍一炮未发,此绝非无能而是蓄势待发。

    在投掷鱼雷之后,4架“波弗特”拉起机首迅速爬升,但2000码的投射距离和它们的机动性能却并不配比,两台布里斯托尔vi14缸发动机已经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但略显笨拙的机体仍在缓慢的爬升并向一侧偏转,在机首的投弹手位置上,年轻的机组成员正瞪大双眼看着侧下方那艘灰白色的德国战舰,它的舰首所指方向已经和先前发生了很大地改变,而那些拖着白色浪迹的鱼雷依然按照最初对准的方向飞驰而去,两者能否相交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但这些英国飞行员并不都有亲眼看到答案的机会,德国旗舰固然在全速转向,可它上面数量惊人的高射炮却没有闲着,在经过最初几秒的重新调整之后,威力强大且射速极快的105毫米双联装和对中近程目标有着相当准确度地37毫米炮纷纷开火,只听得轰轰几声巨响,两架“波弗特”在烈焰中化为一团团刺眼的火球在雨中绽放。

    随着英军鱼雷的逼近,“俾斯麦”号上的军官和水兵尤其是处于左舷战位上的人们几乎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些德**人并不怀疑自己的战舰能够像当年的“塞德利茨”号即便被鱼雷命中也仍能返回港口,但在这极度危险的英吉利海峡中因为受伤而失去速度和其他方面的优势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何况猛烈地爆炸必然带来无法避免的伤亡----并非所有人都怕死,但没有人希望在胜利来临之前丢掉宝贵的性命!

    几百米地距离对于人而言将是耗时数分钟的长跑,但对于鱼雷这种水中的游泳健将则只是区区几十秒的事情,不过在炮口下幸存的英军飞行员会沮丧的发现即便如此短的时间也还是让那艘重型德国战列舰避开了攻击,加上先前那些“布伦海姆”匆忙投下的炸弹无一直接命中目标,他们的这一次攻击也基本上宣告失败,对于德国舰队的阻截效果仅限于他们进行大幅度规避地这几分钟时间而已。在这之后,对大英帝国威胁巨大的德国舰队仍然沿着科坦丁半岛最北部相对平缓的海岸线向西行驶。

    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国战斗机群在中高空的激战中渐渐占据了上风。越来越多地bf-109e在击落或者摆脱英国战斗机之后俯冲下来蹂躏那些反击能力薄弱的英国轰炸机,但喷火和飓风却疲于和自己的对手缠斗。在海空双重打击下,不断有“布伦海姆”或者“波弗特”被击落---这两种在开战之前几年方才入役的轻型轰炸机原本被英国空军寄予厚望,但法国战役已经向世人证明缺乏自卫能力的轻型轰炸机在单独面对敌方新式战斗机时命运将是十分悲惨地,所以经历了在法国地惨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被称为战术轰炸机的英国飞机都没有执行过大规模地攻击任务,而这一次英国空军俨然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味,不过他们至少仍然记得挪威战役期间在苏格兰北部海域攻击德国舰队的教训:使用大型轰炸机来攻击航行中的敌方舰队完全是得不偿失的!

    在德国战斗机的干扰和追截下,英国轰炸机群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战术攻击最终演变成为单一小组甚至单枪匹马的作战,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试图逼近德国舰队的轰炸机只能被对方得到统一而准确指引的防空炮火驱走或是击落,待到德国舰队中每一门能够对空射击的高射炮炮管热得发烫之时,从卡昂、勒阿弗尔等机场起飞的德国战斗机也赶到了,空战的形势也迅速发生变化,疲于应付的英国战斗机群面对重压很快败下阵来。眼见情况不妙,许多还没找到机会投掷炸弹的轰炸机飞行员也急忙抛掉负担调头往回飞,在这种畅快的追击战中,即便是在不列颠空战中颜面尽失的bf-110重型战斗机也找到了挽回尊严的机会----虽然参战的这种战斗机数量不多,却仍然在瑟堡外海击落了3架英国轰炸机!

    海面上的雨势越来越小。聚集在德国舰队上空的德国战斗机数量却只增不减。拥有如此严密而有效的空中保护伞,德国舰队在面对英国空军又一轮空袭时又重新找回了那种绅士般的优雅。它们不慌不忙的组织起对空炮火,一面迅速绕过科坦丁半岛西北角向圣马洛湾驶去----此时德国舰队每行驶一海里,距离英**港和空军基地就远了一海里,而在整个圣马洛湾周边,德国空军部署的战斗机数量达到150余架,甚至就连驻扎在布雷斯特基地的bf-109也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战场!

    “根据我们和空军的临时统计,从进入多弗尔海峡到现在的10个小时里,我们一共击伤击沉英国舰艇26艘,击落英国战斗机和轰炸机77架、击伤数字不详!我方总共损失战斗机30架、飞行员不详,我方损失鱼雷艇1艘、遭重创1艘,z8因近世弹轻微受损,其他军舰无损伤,海军总计阵亡24人、伤38人!”

    参谋官报出这一系列数字之后,站在一旁的舒伯特叹了一句:“将军,这可真是一次惊人的胜利!”

    惊人的胜利?在他人眼里或许是,但张海诺的胃口远不是这点战利品可以填满的,他意味深长的对同僚们说道:“噢,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舒伯特这时却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与众人分享自己的那份喜悦,他乐滋滋的说:“想想吧,先生们!只要我们顺利抵达布雷斯特,整个英**队都将为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而蒙羞,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舰长霍夫曼连声赞同道:“屈辱!对于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英国人,这是绝对的屈辱!”

    海面上的喧闹暂时停止了,这意味着双方又将进入一段间歇期,但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它究竟会持续多久,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英国人还会再来,即便在德国舰队进入防守严密的布雷斯特港,他们仍会想方设法挽回之前丢失的东西!

    张海诺没有扫这两位正兴奋着的高级军官的兴,他给两人一个淡定自信的微笑,然后问手捧文件夹的参谋官:“舰队弹药消耗情况?”

    这些情况是张海诺在出航之前就布置好要求各舰在每次战斗间隙就向旗舰例行汇报的,参谋官显然已经做好了“功课”,他径直回答道:“各舰高射炮弹药消耗均未达存量一半,主炮弹药无消耗!”

    因为这次出航的特殊性,张海诺有意要求各舰降低食物和淡水配量,节省出来的重量用来搭载防空炮弹药,纵揽过“莱茵演习”计划的人便不会觉得这是非常人才有的杰出预见性,但在一般的军官和水兵眼里,这样的决策简直英明到了极点。

    “很好!”张海诺满意的站起身来,透过干净透明的舷窗,他可以看到那些仍在舰队附近盘旋的空军战斗机,就这次海空配合的良好情况而言,他对于德国空军的印象大为改观----几乎可以抹去不列颠之战失利带来的沮丧和失落。如此祥和的景象原本该让张海诺感到踏实,但他仍有个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可控范围之外有种不安的力量正在威胁着他看起来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又不知道它会从哪个方向发起袭击。在全盘审视了整个计划以及目前舰队周围的形势之后,张海诺心中顿时一惊,而这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失声惊呼:“鱼雷!发现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