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26 12:39 的文章

海啸 第37章 波罗的海之王(1)

1940年10月20日,德国,但泽港。

    秋日和煦的阳光下,平静的港湾里停泊着大大小小十余艘舰艇,远离西线战场的地理位置让这里自波兰战役结束以来就没有遭受到战火的侵袭。干净整洁的码头上,人们各自忙碌着,那些身穿深蓝色军服、背着长步枪、皮扣扎紧的德国海军水兵使这里的秩序井然。作为德国传统势力范围内的重要港口,数百年来但泽的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德国人。在横扫波兰之后,为了将这里建立成德国海军在波罗的海南岸最大的军事港口,德军毫不留情的迁走了这里的上万名波兰居民,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最终命运如何。如今但泽剩下的2万人口中,百分之百都是德国人,而且每一户都经过了党卫军的严格审查,以确保没有外国间谍和反纳粹主义者混杂其中。

    午饭之后不久,在几辆82型“桶车”和奔驰六轮军用卡车的护送下,一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快速驶过但泽市区的主要街道。透过并未遮严的车窗帘,人们可以看到一位头戴以两组金橡树枝为檐花的短沿军帽、肩扛蓝底白花双金星的德国将军端正的坐在后车座上,他衣襟间闪露的颗颗勋章,其身份绝非等闲。

    在沿途卫兵的注视下,车队很快驶进了港口东南面的码头,此时一艘线条颇为简洁而且武备齐全地战舰正停靠在那里。一些水兵和工人在军官的监督下往舰上搬运大小各异的箱子和桶子。熟悉海军操作的人都知道,这些人必然是在为军舰出航做准备。

    黑色的梅塞德斯最终停在了距离登舰舷梯不远的地方,另一位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德国海军将官和他地几名下属军官当即迎了上去。从梅塞德斯上下来地海军将官中等个子,身材相当匀称,年纪看起来并不比在场的其他军官大,但深邃的目光和刚毅的脸庞给人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感。

    “本特将军,好久不见!”这位将军主动向自己的同僚伸出右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还欠他一次人情。

    前来迎接地那位将军一脸敬意,“冯.芬肯施泰因海军上将,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您的到来令本舰全体舰员深感荣幸!”

    站在张海诺面前,正是当初指挥驱逐舰队随同沙恩霍斯特姊妹舰鏖战挪威海的保罗.弗雷德里希.本特将军。那场惊心动魄的战役结束已有将近半年时间,但至今仍为德国海军官兵们所津津乐道,尤其是“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联手重创“声望”号、协力击沉“纳尔逊”号两战。德国海军自彩虹行动以来长期笼罩头顶的晦气仿佛在几天之间一扫而光。稍具海军常识的人不会不知道,在德国主力舰队耀眼战绩背后,驱逐舰队尽心尽力的掩护可谓功不可没。在挪威之战中,它们先是冒险进入狭窄的挪威峡湾运送德国山地步兵登陆,并在英国飞机前来空袭时奋力抗击,很好的掩护了陆军占领挪威战略要点,此后本特将军还亲率5艘驱逐舰随同主力舰队出其不意的突入北大西洋,并在随后地战斗中给英国商船队以致命一击,在主力舰队最后突破英军警戒线的关头,它们还勇敢的吸引了英国舰队地注意力。幸运女神这一次也眷顾了勇者。突入北大西洋的5艘德国驱逐舰最终奇迹般的全部返回了德国----许多人因此而得到晋升和嘉奖,本特也获得了自己的橡树叶骑士勋章,稍后更被任命为波罗的海防卫司令部地副司令。统辖德国第2和第3驱逐舰分队。

    经过数月地修整,在挪威战役中受伤的驱逐舰已经全部回到战斗序列,但要作为海狮计划中地护航主力掩护大批登陆船只横跨英吉利海峡,仅以德国海军目前这些驱逐舰还远远不够。受制于不列颠空战的进程,德国最高统帅部不得无限期推迟海狮计划。这对于本特和他的下属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而且由于英国空军接二连三对法国、比利时、荷兰以及德国北部的港口进行夜间轰炸,海军司令部已经对原来向北部集结的命令作出了调整。本特得以率领他的舰队回到更加安全的波罗的海南部,如今他的新任务就是送德国主力舰队司令前去和他的新旗舰会合,而他的座舰z21号也将在随后和其他轻型舰艇一道为主力舰队保驾护航。

    简略的寒暄过之后,张海诺跟着本特上了舰。z21号是一艘标准排水量2400吨的1936年型驱逐舰,这级驱逐舰系德国海军为应对世界驱逐舰大型化和重装化的趋势而建造,其吨位和体积在同时代的各国驱逐舰中已经属于佼佼者。不过对于张海诺这样在大型战舰上呆惯了的人而言,站在z21的舰桥上仍有种眼界不够开阔的感觉。

    在水兵们将日常补给品全部运上船之前,本特让人在舰上指挥室外面的露天平台上摆了两张舒服的椅子,晒晒太阳吹吹海风,两人一边聊侃着各自的近况。

    自从结束挪威之战返回本土之后,德国海军有6条驱逐舰不得不长时间呆在修理船坞里,剩下的14艘驱逐舰被重新编为三个中队,其中第一中队作为海上机动兵力长期驻守挪威南部和丹麦北部,第二和第三中队用于执行近海防御和布设水雷任务。实力占优的英国海军在北海区域素来十分活跃,因而这些德国驱逐舰也多有和敌人交手的经历,自知不敌的它们通常都是以溜字诀来躲避攻击,这样的战斗大都是有惊无险的。不过德国海军在这个夏天还是损失了两艘驱逐舰----其中一艘在英军对安特卫普的轰炸中被沉没,另一艘则在德国北部海域巡逻时遭到英国潜艇的伏击并最终战沉。

    尽管驱逐舰数量在夏天结束时不增反减,但在交谈中张海诺还是注意到本特对于未来仍持着积极的乐观态度,一方面8艘全新的1936年a型驱逐舰全面加快了工程进度,进度最快的z-24已于一个月前刚刚入役,还有6艘也已经处于紧张的舾装阶段,德国海军驱逐舰部队恢复鼎盛时期的阵容看似已经指日可待了;另一方面,德国海军整体实力也随着巨舰“俾斯麦”号的下水而登上了一个新台阶,在德国政府以威慑为目的的宣传攻势下,这艘战舰的大名已经传遍世界,更被英国海军视为最大的威胁所在!

    临近黄昏,装运补给品的工作终于宣告结束,在本特的盛意邀请下,张海诺与舰上主要军官在军官餐厅内共进了一顿以海产为主的丰盛晚餐。本特热情的将舰长室让给张海诺使用,尽管这次航程顶多只需要持续16个小时,但他的这种做法还是让昂张海诺十分受用。船舱虽然有些小,可对于习惯于长年在舰上生活的人这样的环境再熟悉不过了。车行平坦公路上没有睡着,在这略有些吵杂和晃动的船舱里,张海诺反而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起来时,军舰已经远离了陆地,茫茫大海上的景色虽然单调,却是张海诺最熟悉的环境。洗漱之后,他在本特的陪同下参观了这艘驱逐舰,和挪威战役开始前的那次参观时的情形相比,此时z21号在构造和人员配备上基本保持原样,只是在更换了大功率的新型雷达之后,原来的第一修理室被改造成新的雷达火控室。经过相应的技术改造,这艘驱逐舰的夜战和防空能力无疑得到了大幅提高,唯一让张海诺感到遗憾的,便是海军始终没能为这种驱逐舰换上柴油机,续航力的缺乏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随同舰队进行远洋作战的能力!

    临近正午,新编配的德国主力舰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张海诺的视线当中,成员包括新入役的超级战列舰“俾斯麦”号、大修归来的重型航母“格拉夫.齐柏林”号、8月份刚刚服役的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以及由8艘轻型舰艇组成的护航编队----以驱逐舰z16领衔,外加4艘1939级扫雷艇和3艘s级鱼雷艇,此外整个舰队中还有两艘由快速货轮改装的补给船和一艘医疗船,庞大的舰队和全面的构成令人乍舌!

    张海诺此前已经从海军参谋部拿到了“俾斯麦”号近期的训练计划,这艘刚刚服役一个月的重型战列舰现阶段的第一要务就是调试设备,其次是舰员和设备之间的训练磨合。就设计和试航阶段的情况来看,德国海军的技术专家们普遍对这艘战舰的性能感到满意。在15万马力引擎的推动下,它试航时甚至达到了32节的极速,考虑到舰上装备的各种先进设备,它毫无疑问是各国现有战舰中装甲、火力和速度的最完美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