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26 12:38 的文章

海啸 第36章 推心置腹

在繁华的柏林城区,有一栋外观古朴典雅的办公楼,它就坐落在德国总理府斜对面的街角,距离德国核心的核心仅有不到一百米距离。这栋楼貌不惊人,实际上却是整个党卫军的大脑中枢所在,而在它四楼靠窗的一个房间便是德国党卫军最高领袖、党卫军上将以及德国秘密警察最高长官的办公室。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非常随意的翘着二郎腿,手里捏着一支产自巴西丹纳曼的雪茄,悠然自得的吞云吐雾着。

    “果然是高级货!”

    对于这黄褐色比手指粗上一圈的东西,党卫军上将不吝赞扬。其实德国本身不产烟叶,普通市民和中低级军官所抽的烟许多都是从土耳其进口烟叶再在德国本土进行加工而成的,这种烟以其浓烈的味道而闻名,但身份显赫的德国人用不着去抽那种被美国以为是“马屎”的烟---即便战争爆发后整个德国的海上运输陷于停顿,每年仍有大量货物经由西班牙、土耳其以及其他一些途径流入德国,其中就包括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香烟。当然,它们的价格通常也是相当不菲的,一支普通品级的丹纳曼雪茄在1940年的德国很可能要卖到平时价格的4-5倍,而顶级品质的常常是有价无市的!

    两天之前,一艘满载天然橡胶、稀有金属等重要货物的运输潜艇刚刚远航归来,在上级的授意下,艇员们也顺道替将军们带回来一些私人性质的物件,雪茄作为高级消费品位列其中。早在30年代初,德国海军高层就已经意识到一旦英德之间重新爆发战争,德国的商船毫无疑问的将像1914年那样或是留在本土无所作为或是被迫躲进中立港口,德国政府将无法像和平时期一样进行大宗物资进口。另一方面。德国的自然资源并不丰富,尤其缺乏诸如天然橡胶、稀有金属和石油之类的重要战略资源。为了应对可能出现地状况。德国海军着力谋划了一条非常隐蔽的水下航运线,到战争爆发时,德国海军总拥有9艘适合于跨洋航行地运输潜艇,它们在设计上和普通攻击性潜艇最大的不同就是特别强调载重量和续航力。这些运输潜艇只装备极少的自卫武器,它们可以非常隐蔽的穿行于欧洲和美洲之间,以德国储备的黄金、有价证券等换来美洲国家的战略物资。

    此刻坐在党卫军上将对面的,依然是他多年的好友、德国海军上将冯.芬肯施泰因,这盒雪茄实际上属于他的个人礼品,因为他至今仍控制着施耐德造船厂相当比例地资产。而巴西的丹纳曼公司和这家造船厂又有着非常紧密的业务联系。不过他本人对于雪茄倒是没有太多的兴趣,在更多地时候,他宁愿捧着一杯香浓的蓝山咖啡而不是丹纳曼雪茄独自休闲。

    “我在上个星期碰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知道一个叫做星期三俱乐部的组织吗?”

    党卫军上将扬起眉毛。“星期三俱乐部?让我想想……”

    趁着对方在脑海中寻找相关信息的当口,张海诺又加了一句:“另外,你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芬娜.冯.海伦格夫人!”

    “冯.海伦格夫人?噢,海诺,你提醒了我,我的手下之前确实有跟踪调查过这个名为星期三俱乐部的组织,你猜猜这个所谓的纯文学团体有哪些成员!”

    张海诺压根用不着猜,“前陆军参谋长贝克将军、前国家银行总裁沙赫特博士,还有这位身价不菲的冯.海伦格夫人!”

    埃德文惊讶的瞧了他一眼,他地秘密警察显然没有注意到一周发生在这位海军上将身上的小插曲。

    “这么说。你和他们有所接触咯?”

    张海诺默不作声,但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对方答案。

    埃德文往自己地椅背上一靠,“据我们所知。这个组织聚集的都是一些对国家政权有所不满的人,但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找到任何足以控告他们的罪名!贝克此人你也知道,他以前在陆军的威望很高,而且至今仍和国防军地一些高级将领有来往,我们不好随便动他!至于你说地这位冯.海伦格夫人。也就是你多年前的未婚妻……我们从前以为她会继承父辈地做法趁着战争之机盗卖物资。但经过仔细的调查之后,发现她现在经营的都是合法产业。甚至没有逃过一马克的税款!海诺,你觉得一个人的转变可以这么彻底吗?”

    张海诺眨了眨眼睛,“这很难说,也许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足够富有了吧!或者她非常忌惮元首的强权手腕也不一定!”

    埃德文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说道:“人性贪婪的本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即便是再美丽的女人也不例外!根据我们的调查,吕贝克家族原本是有犹太血统的,但所有的证据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继承了冯.海伦格爵士留下的爵位之后,这位冯.海伦格夫人名正言顺的成了高贵的普鲁士贵族,还与柏林的上流人士交往甚密!我不觉得这一切都只是偶然或者我的某个秘密探员凭空想象,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静静等待!”

    “等待他们露出尾巴?”

    张海诺摇摇头,如今的德国秘密警察,相比于另一个世界的盖世太保简直太温和了,这在常人看来应该是件好事,但纵观全局就未必如此了!

    “你也知道国防军的势力!”埃德文不无酸意的说道,“自从打败了波兰和法国,他们在民众中间的威望空前高涨,就连元首也不得不认可他们的一些特权!”

    在作出最深层次的抉择之前,张海诺觉得自己并没有必要“供出”那段历史,他转了一种口气说:“可话说回来,作为元首最新任的武装力量,你的武装党卫军部队不论规模还是装备训练情况近来的进步可是相当的惊人啊!”

    埃德文却显得不以为然,“嗯哼,他们的进步确实很快,只可惜元首已经抱定主意放弃海狮计划了!接下来便是毫无悬念的大规模裁撤兵员,陆军规模将缩减至少二十个师,武装党卫军的规模短期内也不会再有扩大了!”

    横扫俄国根本不需要全力以赴,这样的想法在张海诺看来简直是幼稚到了极点,但对于这个时代没有超凡前瞻性的人而言,确实很容易接受阿道夫.希特勒的观点----以在波兰战场和西线的表现来看,德**队凭借其高度机械化和空军优势所向无敌,在上一场战争中,德皇的军队甚至没有动用主力就击垮了俄**队,那段历史造就了兴登堡和鲁登道夫,也在德国人心目中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俄**队装备极差、士气极低,军官愚蠢鲁莽,士兵无心恋战,这样的部队在德**队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

    见张海诺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愣,埃德文在吸了两口雪茄之后提醒道:“海诺,我绝不是想干涉你的自由,但以我对贝克、沙赫特等人的了解,你最好和他们保持足够的距离!至于美艳绝伦的冯.海伦格夫人,我暂时还没有任何建议,但如果有情况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张海诺听出了埃德文话中隐含的意思,他坦然说道:“尽管没有正式的公告,但我和她之间的婚约早已丢进垃圾桶了!现在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旧相识而已,没有也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埃德文在烟灰缸边缘轻轻敲了敲他的雪茄,“那是我多心了,海诺,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长久以来,张海诺确实感受到了这种来自老友的照顾,在最初两人选择各自的奋斗方向时,也许就已经注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他面带谢意的说道:“我明白!”

    埃德文淡淡的笑了。

    张海诺静静的考虑了好一会儿,然后抬起头说:“你也知道,莱茵演习计划的主体架构也已经确定,新的战斗舰队虽然要到明年春天才能集结起来,但元首仍希望我我尽快前往舰队担负起指挥重任,好提早熟悉新战舰的性能、挑选最优秀的军官团队!我计划在一周后启程前往但泽,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

    对于张海诺这种深沉的口气,埃德文显然有些不适应,他突然大声说道:“拿出你的信心来,海诺!你可是整个德国海军最棒的指挥官,我们都等着你带给德国历史性的胜利呢!”

    片刻的停顿之后,他顽皮的朝张海诺抛出一个笑眼,“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绝不推脱!”

    还好张海诺早已习惯了老友私下里率真的性情,不然也许要被党卫军指挥官的这种怪脾气吓一跳。

    “尽你所能,在元首下达进攻命令前重点收集苏俄军工、装备和兵员配备的情报!”

    埃德文这次真有些意外,“海诺,这些元首早就交代相关人员去抓紧处理了啊!”

    张海诺一吐为快:“他们都太过轻视这个敌人了!你相信吗?俄**队拥有性能远超过i型坦克的武器,如果能让元首提前知晓这一点的话,也许我们就能在未来占得先机!”

    如果是其他德国人,这一刻或许会觉得这位海军上将因为压力而出现精神异常,好在他面前的并不是这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