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9 11:58 的文章

驰骋大洋 第17章 驾驭姊妹花

至今日,张海诺依然记得24年前“塞德利茨”号在日后返航时的情景,那是一次英雄式的凯旋,背后却隐藏着深深的悲哀――德国海军冲破“牢笼”的尝试终以失败而告终,并在3后于斯卡帕弗洛唱响了彩虹之歌。

    如今,当“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在两艘德国驱逐舰的护送下缓缓驶入基尔港时,所受到的欢迎之热烈比起当年“塞德利茨”号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战略目的而言,这艘袭击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仅在战争爆发时,没有多少人相信德国海军能以目前的实力挑战英国海军的霸权,但“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在长达近半年的航程中,先后俘获和击沉英法舰船35艘,总战绩超过15万吨.=.愧,空有数百艘舰船的英国皇家海军却只能眼睁睁的任由它叱诧大洋。

    在舰上朗斯多夫的带领下,身着深蓝色冬季制服的水兵们在甲板和两侧舰舷列队,停泊在港湾内的舰艇纷纷打出“欢迎凯旋”的信号,在这里,张海诺见到了许多久违的身影,“德意志”号、“沙恩霍斯特”号以及“格拉夫.齐柏林”号――它业已正式服役。

    码头上,鲜花和欢呼声淹没了一切。

    海军总司令、海军元帅埃里希.雷德尔亲自前来迎接,这对于张海诺和舰上官兵们来说是莫大的荣耀,就连远在柏林的帝国元首也发来贺电,电文中洋溢着对海军战斗意志和大日尔曼主义的赞美之词。

    “欢迎我们的英雄凯旋!”雷德尔紧紧握住张海诺的手,“海诺,你果然不负众望地给我们带来了胜利!干得漂亮!”

    “能够获得这一系列胜利,我首先需要感谢您的信任和支持。其次便是海军情报部门的出色表现!”张海诺毫不居功,确实,雷德尔和海军情报部门在这次作战行动中帮了大忙。

    简短寒暄之后,雷德尔告诉张海诺:“元首邀请你和舰上主要军官前往柏林,他将亲自为你们颁发勋章,并和你们共进晚餐!”

    “荣幸之至!”张海诺礼貌的回应到。

    “此外,元首已经亲自批准了你的晋升,现在,海诺.冯.芬肯施泰因中将,前往柏林的专列正在等着你们!”

    对于晋升。张海诺毫不虚伪的表现了自己的喜悦。军衔和能力未必直接挂钩,但没有一定的军衔便难以进行相应的工作,即便元首认同,一名海军校官也难以指挥一支舰队。

    帝国元首地褒扬,对于朗斯多夫和舰上官兵来说象征着极高地荣誉。不仅如此,总是想方设法为德国的战争行为摇旗呐喊的戈培尔也会抓住这个机会缔造出一批海军偶像。一路上,德国民众的热情胜似酷暑。令一时间还未有心理准备的海军官兵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

    长长的餐桌旁坐着三十六个人。大多数都是穿德国海军制服者,他们面前摆着色泽金黄的烤肉、香味浓厚地牛羊排、清脆欲滴地蔬菜和嫣红的水果,但每个人都整齐划一的将脸侧向一旁,充满崇敬之意的目光统统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他拥有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权力,却喜欢用各种恶毒的语言攻击他的敌人,犹太人、波兰人和法国人,这一次。英国人也“难逃一劫”。他们被描绘成为现代的海盗和热衷于干涉别国内政地野蛮人。而日尔曼民族正努力打败他们从而建立一个拥有新秩序地欧洲乃至世界。

    这样地言语,张海诺早已听过不下十遍。翻来覆去的听感到厌烦是难免地。他宁愿听十年前那位阿道夫.希特勒那低级趣味的笑话,或是二十年前真诚而充满理想的言语。眼前穿着一件灰色制服的人,喋喋不休的就像是个街头老妪。

    卖力的讲了至少有一个小时,阿道夫.希特勒终于坐下来,他从秘书那里接过手帕擦汗,又一口气饮下大半杯矿泉水,这才像是个正常主人一样伸出自己右手,“各位请用餐!”

    张海诺第一个举起刀叉向美食进军,他在“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上最得力的助手朗斯多夫准将紧随其后――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也获得了晋升,此时已经换上了崭新的海军准将制服,领口别着由元首亲自办法的橡树叶骑士勋章。在座的海军人员中,除了前来作陪的雷德尔和京特.古泽之外,均是随“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出战并获得一系列骄人战绩的海军官兵,他们也无一例外的得到晋升并被授予了勋章。

    “我最优秀的海军指挥官,冯.芬肯施泰因中将!”阿道夫.希特勒看来对桌上佳肴的兴趣不大,他只吃了几口,便用仅限于私下交谈的声音对张海诺说道:“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那么告诉我,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张海诺暂且放下刀叉,微微一笑,“继续获得胜利!我尊敬的元首!”

    对于这个回答,帝国元首显然感到满意,他随即转过头对坐在他另一边的雷德尔说道:“我们的两艘战列舰已经重新做好了出击准备吗?”

    雷德尔点点头,“是的,我的元首!”

    这一交谈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颇有深意的。在返回德国之后,张海诺迫不及待的从雷德尔那里了解了自开战以来德国海军所进行的一系列行动以及结果,有些他之前已经通过截收电报获知,有些则是他所不知道的,例如沙恩霍斯特姊妹舰在战争爆发后第三个月也即是月突破英国对冰岛至法罗群岛之间重要航道控制的行动。那两艘德国战列舰在威廉.马歇尔的亲自指挥下沿挪威水道进入挪威海,但尚未按照预定计划向西航行,就遭遇了一艘英国辅助巡洋舰。两艘德国海军最强大的战舰一通炮火即击沉了那艘英**舰,但在这之前英舰就已经发出了无线电讯号

    后海面上又出现了另外一艘英国巡洋舰。因为行踪歇尔遂决定提前结束行动。并率两舰平安返回德国。

    这样的谨慎行动原本无可厚非,但是统帅部的一些高层将领却认为马歇尔地举措过于保守,两艘强大的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被一艘英国轻巡洋舰“赶走”令德国海军颜面无存。雷德尔本人倾向于支持马歇尔,但他很难扛得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只好将这位出色的指挥官调任巡洋舰部队,因为两艘战列舰此后多是在波罗的海活动,海军部未对它们重新编队,自然也没有新的编队指挥官,海军战斗舰队则暂时交由京特.古泽海军上将直接指挥。

    希特勒若有所思的切着盘子里的菜,不一会儿又转过头问张海诺:“需要放一个长假吗?我的海军英雄!”

    “不。尊敬的元首!”张海诺随即回答道:“这几天地休息已经让我重新达到了最佳状态。随时可以重新出海和英国人一较高下!”

    希特勒满意地点点头,“我曾经也像你这样不知疲倦!”

    这一针对“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有功人员举行的会餐结束之后,希特勒让雷德尔跟着他进了书房,两人在那里面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交谈,在这之后,元首的秘书通知张海诺进去。

    “我最优秀的海军指挥官!”希特勒毫不厌倦这个略显冗长的新称谓,他让张海诺来到自己的书桌前。而雷德尔则认真地站在一旁。

    张海诺在他地书桌上看到了一幅和军舰上用的差不多大的北欧海图和一叠用铁夹子夹好的文件。海图上用各种颜色的线条划着一些路线和圈圈叉叉,那叠文件的封面则用大号字体写着“威悉演习――高度机密”。

    希特勒指着地图说道:“我们正在策划对挪威的进攻!”

    看到“威悉演习”这几个字时,张海诺便已经知道了这次行动所针对的目标,但他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挪威?”

    “是地,挪威!当波地尼亚湾封冻的时候,我们地铁矿石就只能经由挪威的纳尔维克港通过货船运入,而挪威水道则是大型舰艇和u艇进出北海的重要航道。根据我们最近得到的情报,英国人正试图入侵北欧国际。以断绝我们的大部分铁矿石供应。从北面将德国海军困死在北海和波罗的海之内!”

    雷德尔在一旁解释到。实际上,他是这次计划的主要策划者和积极推动者。相比之下,元首在这一作战方案上的态度有些摇摆不定,直到英国海军准备在挪威水道布雷以破坏德国铁矿运输线的情报摆在他的案头,且种种迹象表明由丘吉尔领导的英国海军部正准备进一步行动时,他这才下定决心入侵中立的北欧国家。

    “我们绝不能让该死的英国人得逞!”希特勒愤愤的说到,双眼几乎在往外喷火,毫无疑问,英国人一旦成功占领挪威,他的战时经济就将因为铁矿石短缺而完蛋。

    历史上的“威悉演习”发生4初,但早在3月1日希特勒就批准了这一作战行动。挪威和德国虽然只有一海之隔,但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亦能在短时间内赶赴作战海域,对于实力远远不及英国的德国海军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动。

    作为进攻西方的前奏,挪威战役的到来是必然的,张海诺坦然说道:“尊敬的元首!英国人想必在很久以前就有此打算了,但我们不会让他们如愿!”

    希特勒将目光移回到海图上,“这次我们必须动用全部的海军力量,空军和陆军也将参与进来!我们将跨过斯卡格拉克海峡运送登陆部队,还将对挪威的各个战略要点进行空降作战!海军和空军联合起来共同守卫登陆场和海上运输线,确保英国舰队不至于破坏我们的作战行动!”

    “尊敬的元首,这个出色的计划定会叫英国人大吃一惊的!”张海诺简单而不谄媚的说到,按照历史地轨迹,在战争初期的一系列战役中,包括入侵挪威。德国人都获得了胜利。

    作为这个计划的制定者之一,雷德尔却显得非常慎重,他说道:“但英国海军实在过于强大,所以我们打算在行动开始之前派出另一支袭击舰编队进入大西洋海域,以吸引英国海军的注意力!”

    这时候,张海诺已经对自己被叫入元首办公室的用意了解了一大半,如今唯一的悬念,是他们究竟打算派遣哪些舰艇担任袭击舰。

    希特勒抬起头,用期待的口吻说道:“我们打算任命你,冯.芬肯施泰因海军中将。我们最出色的海军指挥官。担任这支袭击舰编队的指挥官,我想海军没有人能够比你更加出色!”

    “不,我尊敬的元首,德国海军从不缺乏优秀地指挥官!”张海诺双脚一并,“但我乐意接受这个挑战!”

    雷德尔在一旁冷不丁地说道:“有信心是好的,但千万不要因为骄傲而失去冷静!”

    张海诺如梦初醒一般,自己刚刚确实有些贪功了。他感激的面向雷德尔。“抱歉,海军元帅,我刚刚有些失礼了!”

    雷德尔朝他点点头,表示接受这一道歉。

    希特勒似乎对这个小插曲无动于衷,他紧接着说道:“海诺,俾斯麦号至少要到夏天才能服役,但我们等不了那么久。我们现在能够用于出击大西洋的,就只有两艘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和u艇部队了!”

    果然有这两艘拥有超高航速的姊妹舰。张海诺心里暗爽了一把。在历史上的挪威战役中。它们就被用来吸引英国人的注意力,并在挪威海域顺带收拾了只有两艘驱逐舰护航地英国“光荣”号航空母舰。

    “格拉夫.齐柏林号业已服役并且可以投入任何作战行动!”雷德尔再一次冷不丁地送上一句。

    “如果可以的话。尊敬的元首!”张海诺以恭敬的口吻说道:“我希望让英国人尝到德国海军的厉害!”

    希特

    手,看看张海诺,又将目光投向雷德尔,非常大方的体如何安排由海军司令部决定,我不会干涉的!”

    “根据威悉演习的草案,我们打算以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吸引英国海军注意力,舍尔海军上将号改装工程要延迟到夏天才能结束,德意志号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则编入登陆护航部队!”雷德尔进一步揭开了谜底:“这一行动预定4初进行,而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将在3底由驱逐舰护送前往北大西洋!”

    这一方案对张海诺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他自告奋勇地说道:“我担任过格奈森瑙号地舰长,对它们地性能比较熟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格拉夫.齐柏林号也加入这次行动!”

    雷德尔征询地看了看希特勒,不过元首似乎从一开始就对航母不太感兴趣,他最钟爱的,依然是德意志的超级巨舰――“俾斯麦”号和“提尔皮茨”号。

    如果希特勒没有亲自出任最高统帅部统帅和三军总司令,雷德尔也并不需要在这里费尽口舌,但这一点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在一些大胆的行动上,雷德尔可以绕过那些古板的将领们。

    “为什么不呢?”正拿着放大镜和彩色铅笔在海图上做着标记的希特勒突然插了一句,他说他不会干涉海军内部事务,并且对空军和陆军司令这么说过,但真正执行起来的时候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雷德尔并不反对这点,但他还是提醒道:“它只能承受敌方驱逐舰火力的攻击,和巡洋舰交手是非常危险的!”

    张海诺立即回应道:“请放心,我会尽可能妥善使用它的!”

    继而讨论了部分细节之后,希特勒最终拍板确定了“威悉演习”计划,但要求雷德尔在22日之前拿出一份正式方案。

    “那好,我的元首,我们就暂且先告辞了!”雷德尔得体的说到。

    “请将胜利的消息带回给我!”希特勒显得满心期待。

    经海军部的正式命令,张海诺第二天便出任新成立的第一海上袭击编队司令官,这一作战编队辖有两艘沙恩霍斯特级和德国目前唯一的一艘重型航母“格拉夫.齐柏林”号,第3逐舰编队和第2巡洋舰[命全力配合这一海上袭击编队执行作战任务。

    由于张海诺先后担任过“格奈森瑙”号和“格拉夫.齐柏林”号舰长,又在之前结束的袭击战中取得了骄人战绩,这一任命在众人眼里是无可厚非的。不过看着港湾内停泊的两艘沙恩霍斯特级姊妹舰,张海诺心里反而起了疙瘩,他想起了“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在南大西洋夜战中消耗大量炮弹仍未能击沉英国重巡洋舰“坎伯兰”号的战斗经过,如若战场形势不容许德国战舰抵近发射两枚鱼雷,那艘巡洋舰会免于沉没并被其他英**舰拖回军港维修也未可知。这倒不是鼓吹鱼雷的力量,只是带着两艘装备巡洋舰火力的战列舰执行正式的作战任务,遇到英国主力战舰时吃亏是在所难免的。

    “海军从克虏伯订造的15英寸炮,均用于安装俾斯麦号..+号,新的大炮至少要到年末才能交付!”海军参谋部的海耶和张海诺私交不错,但他依然只能非常遗憾的告诉张海诺,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沙恩霍斯特级在1941年之前是难以完成火

    “仓库里一门15英寸炮都没有了?”张海诺并不死心。

    海耶犹豫了片刻,“事实上,提尔皮茨号的主炮安装工程因为一些技术问题而稍稍延迟了,四座主炮塔还只装了底部外圈,剩下的材料连同全部8主炮都还在威廉港的海军仓库里!”

    这时候,张海诺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匆匆告别了海耶,然后在海军技术部门找到了当初负责沙恩霍斯特级设计工作的工程师汉克,询问其有关沙恩霍斯特级升级主炮的一些技术细节,尤其是安装15英寸火炮所需要的时间。

    戴着金边眼镜、一脸斯文的汉克上校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因为当初设计时就考虑到了加装15英寸火炮的需要,我们给炮座留空间,只要条件成熟,即可在短时间内给它装上15英寸炮!

    虽然不太礼貌,但张海诺还是急切的问:“您能否直接告诉我,只进行改装至少需要多少时间!”

    汉克仔细瞧瞧眼前这位风头正盛的海军中将,“我没听说海军部最近有给它们更换主炮的计划啊!”

    “未必事事都得提前很久作出计划!如果可行的话,它们下个月也许就能带着15英寸炮出航了!”张海诺无可奈何的回答他。

    “除非您打算让它们使用露天炮塔!”汉克上校摇摇他那填满各种船舶技术知识的脑袋,“拆除旧炮座、更换扬弹机、安装新炮座、安装主炮、试射、调整,它们绝没有可能在下个月安装好15英寸

    张海诺正满心失落的准备离开,却听得这位海军上校来了一个“但是……”

    “但是什么?”张海诺突然反转身来大声问道,这一激烈反应着实将对方吓了一跳,即便如此,他说话时依然是那么的不紧不慢:

    “但是材料齐备且日夜赶工的话,在5内完成并不是没有可能!从现在开始算,它们还是有机会在下月末之前带着15英寸主炮

    “噢,谢天谢地!”张海诺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抓起汉克的右手,“真是太感谢您了,您帮了我一个大忙!谢谢您!”

    直到张海诺离开了,汉克仍是一脸的茫然,他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道:“海军部有那样的计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