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7 12:18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37章 战前部署

 蓝色的梅赛德斯,在修葺一新的道路上驰骋,这和张着马车从这里经过时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一路上,他和安娜兴致盎然的欣赏着两边风景,这里虽没有绝美的湖光山色,大雪覆盖下的树林却也充满了童话气息,那些高大的松树后面仿佛藏着令孩子们向往的魔法森林。

    叭……叭……

    驶至芬克庄园的大铁门前时,司机按响了喇叭。经过重新整修之后,这里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破落的小庄园,翠绿的树墙和铁栅栏取代了从前的褐色砖墙,那栋两层楼的主建筑外观赏大致还保持原样,但只要仔细辨认就会发现它的外墙经过了小心的修整,两个箭垛式的尖塔上还插着芬肯施泰因家族的蓝色小旗。

    “男爵大人,欢迎回家!”

    巴伦德和拉玛带着新仆人们在门口列队相迎,这令张海诺无限回想起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那时候家里虽然只有一位管家和两位仆人,却头一回让他在这个时代找到了家的感觉,只可惜老哈斯汀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庄园以及家族的复兴。

    时值隆冬,平整的草地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寒风呼呼,让人迫不及待的进入到暖烘烘的屋子里。推开厚实的木头大门,大厅古色古香的陈设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回到中世纪宫殿的错觉,这里有眩目的水晶大吊灯和色彩斑斓的琉璃窗户,看似粗糙的石头壁炉极具复古色彩,持长矛的盔甲武士更是不折不扣地古物。

    走进大厅,两人的皮鞋踩在橡木地板所发出的各不相同的声响。视线可及之处,一座旋转的木质楼梯是连结大厅与二楼卧房的便捷通道。

    “这是我们的家,真正的家!”张海诺张大双臂,自豪的宣布道:“即便没有达到它两百多年来地最佳状态,距之也不远了!”

    在女仆的帮助下,安娜一一除去帽子、大衣和围巾,她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紧跟在张海诺后面说道:“噢,真希望能够在这里安安静静的过上一辈子!”

    张海诺憧憬道:“等到和平真正降临的那一天。我们可以在这里整天种花、钓鱼和养小动物,如果再把附近的田赎回来,我们还可以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小王国!”

    “那还需要多久呢?真正地和平!”安娜仰着头,眼神中仍有那么几许忧虑。

    “用不了多久!也许三年,也许五年,反正不会超过十年!”张海诺非常肯定的回答她,此时此刻。他甚至不愿去想残酷战争的进程。

    “既然如此,海诺,我们为什么不把我的母亲和哥哥一家搬到这里来呢?我母亲一直以来都希望回到德国,我想这里更适合她调养身体!”安娜用请求的口吻说道:“虽然奥舍斯莱本到基尔路程更远,但往来也更方便啊!”

    对于这个问题,张海诺一直以来都不愿明说――除非德国能够迫使英国尽快退出战争,至少是利用空军完全压制住对方的空中力量。否则德国本土遭到英军轰炸是难以避免的,若是美国也参合进来,那么德国本土就根本没有多少安全性可言了。

    正因如此,张海诺非但不打算让安娜和她母亲迁回德国,反而还准备让她们移居到瑞典或者瑞士去,他甚至已经和自己地老朋友们打好了招呼。

    “安娜,相信我,我这是为了你们好!你看。瑞典和瑞士的医疗水平都很高,而且我在那里有朋友可以帮忙照顾你们,如果你们继续留在德国,一旦战争爆发……”张海诺双手扶住安娜的肩膀,低声说道:“一旦战争爆发,没有人能够保证战事会发展到怎样的程度,也许德国会赢。也许等待我们的是一场惨败。那时候留在奥舍斯莱本是不安全的!”

    相似的话。张海诺在二十一年前也说过,时光轮回。但这一幕再次上演时,气氛依然是那样的叫人伤感。

    安娜依然落泪了,她轻声问:“海诺,那你还会像二十一年前那样向我保证,保证你一定会平安归来吗?”

    张海诺深吸了一口气,“是地,我保证!”

    许久,安娜才下定决心,“那好,你把我和母亲、哥哥一家送到瑞典去吧,在那里,我可以看见海,蔚蓝的海!你还记得吗,那是我们最喜欢的颜色!”

    “记得!”张海诺和她紧紧依偎在壁炉前,看着大块木柴上跳跃的火焰。

    “我们会在海边重逢的!”安娜许愿似的说到。

    “嗯,我们将在海边重逢!”

    **************

    在这个看似普通的圣诞假期,张海诺和安娜一直呆在奥舍斯莱本,除了元旦前夜受到芬娜邀请去吕贝克庄园做客之外,他们都过着一种非常平静地生活――但这只是相对地。假期一结束,张海诺就重新投入到忙碌地工作中去,因为罗尔夫.卡尔斯将军调任离开海军航空部队,他新年接到的第一份任命就是这一部队地司令官,由此,海军部所辖侦察、轰炸、近防、舰载机编队和全部飞艇都交由他全权负责。

    在1939年的头三个月里,德国海军月份,帝国元首亲自批准了海军的z造舰计划,“沙恩霍斯特”号正式服役;2份,德国海军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艘战列舰在汉堡的布洛.福斯造船厂下水,在全国乃至欧洲范围内都引起了轰动,以致于让许多人忽略了同期发生的另一事件:“格奈森瑙”号经改装后的重新入役。

    在当月的海军会议上,雷德尔宣布:“随着两艘沙恩霍斯特级加入,德国海军战斗力攀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以陆海空军为后盾,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巧施政治手腕。于3出兵吞并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这一不流血的颠覆令德国获得了欧洲最大的兵工厂、大批训练有素地军队以及两翼钳制波兰的战略态势,直接加速了德国走向战争的步伐。

    在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事件中,英法首脑再一

    己愚蠢的绥靖政策买了单,许多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可避免,但张伯伦之流依然在做“一代人之和平美梦”,但英国海军依然拥有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

    3末,就在德国顺利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后不久,阿道夫.希特勒又非常积极的向英法鼓吹他的和平愿望。秉承元首府的这一指示。德国海军派遣装甲舰“舍尔海军上将”号前往英法两国进行友好访问。张海诺主动要求随舰前往,在泰晤士河口,他头一次见到了英国海军的骄傲――战列巡洋舰“胡德”号。尽管这艘巨舰在历史上地结局过于惨烈,但它高昂造价换来的强大火力和高航速仍是不争的事实,更叫张海诺感叹的是,这艘建于一战时期的庞大战舰竟拥有不逊于德国新型战舰的优美外形,即便它在防御上的弱点使得它难堪重任。但从它充满霸气地外观上,张海诺还是可以深切体会到了英国这一传统海权国家强大的自尊所在――只要还有这些强大的战舰存在,即便形势非常危机,英国民众也不会轻易放弃抵抗。

    在英国,德国访问团受到了高规格的礼遇,德军官兵被允许登上“胡德”号参观,作为回应。“舍尔海军上将”号也对英国海军官兵和民众进行了有限的开放。在距离战争爆发仅有半年之时,两国官兵竟表现得如此融洽,这难免要让摸透时局的张海诺唏嘘不已。

    告别英国之后,“舍尔海军上将”号前往法国并对该国北部的瑟堡港进行了友好访问,在那里,不论法国官方还是民众对这艘德国战舰都表现得非常冷淡,仅从这一方面就能看出英法两国在对德问题上地分歧,阿道夫.希特勒一直以来就像利用这点诱使英国人不插足欧洲大陆的事务。只可惜唇亡齿寒这个道理英国人不会不懂,在波兰问题上,他们已经无法再做让步。

    19394,德国海军的又一骄傲,俾斯麦级第二艘“提尔皮茨”号在威廉港的海军造船厂下水,当人们将视线集中在这耀眼的明星上时,另一艘德国战舰悄然服役。它就是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的第一艘“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历史上这级战舰的出名之处。很大程度上在于该级第三艘、有着不死鸟之称的“欧根亲王”号。它在设计上和自己地另外两艘姊妹舰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却拥有超强的运气。相比之下,该级第二艘“布吕歇尔”号在挪威战役中被挪威海军的岸炮击沉,未免给人一种壮志未酬的感觉,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也碌碌无为直到1945年在基尔港被英国轰炸机炸沉。

    5,没有主力舰体下水或服役的德国海军是相对平静的,但他们积极备战地步伐却并没有放慢,除有两艘新型驱逐舰加入海军战斗序列之外,潜艇地建造速度也创下了一个新地历史记录――每月22。为止,德国海军已经编有2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3艘德意.|舰、1艘希佩尔级重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20驱逐舰、20鱼雷艇和103各型潜艇,此外还有“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号和“波莫恩”号等海军训练舰,实力不容小觑。

    在这个月,第一批juc正式交付海军使用,海军航空兵还得到4架fi-167样机用于训练,但让张海诺感到不安的是,“格拉航母地舾装和调试因为技术缘故而被推迟了。根据工程师们的预测,这艘航空母舰需要等上至少两个月才能投入使用,加上军官、水兵以及飞行员熟悉航母和进行磨合,在年底之前它很难完全形成战斗力。

    海军的战争准备距离期望还有很远,但阿道夫.希特勒可管不了这么多。5月22,,亦称《钢铁条约》,它把意大利的命运和德国地命运无可挽回地捆在一起。

    对希特勒而言,这项条约系外交胜利的产物,因为它保证,在战争期间一方“将用其海陆空三军的全部力量”支援另一方,条约一经签订,他便像拿到了冒险发动战争的许可证似的。次日,信心十足的帝国元首把高级军官召至总理府内的书房,他说解决德国经济问题的方法与德国和波兰的分歧有着密切地关系。但泽根本不是争执的目标,这是德国向东扩大生存空间的问题,也是取得食品供应和解决波兰的争端的问题――因此,波兰必须被消灭。

    参加这一会议之后,雷德尔立即将自己的高级将领们召集起来,他头一次要求自己的将军们做好随时卷入战争地准备――尽管海军的战备情况让他感到担忧,但若是帝国元首决意冒险。德国海军亦必需提前做好部署。为此,三艘德意志级提前进入船坞对动力、武器、通讯、电子系统以及船体本身进行全面检修,以做好远洋作战的准备,同时按照参谋部预先制定的各方案部署海上补给船,以随时接应出击的水面袭击舰。

    张海诺以海军航空兵司令、“格拉夫.齐柏林”号航母舰长的身份参加了这次会议,但他提出的建议却是通讯安全性方面地:

    “一旦战事爆发,我们的恩尼格玛必须定期更换转子。同时多渠道的寻找更加可靠的通讯方式!”

    “可是就连我们的密码专家也认为恩尼格玛密码机是万无一失的啊!”海军司令部负责通讯的将领当场提出异议,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而言,这种密码机几乎不存在被对方破译地可能――前提是建立在对方没有获得密码机实物和密码本的基础上。

    “在座诸位应该还记得上一次大战期间我们在芬兰湾布雷时损失的那艘轻巡洋舰,俄国潜水员从这艘战舰上获得了我们的电报密码本,这个意外给我们的后来作战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假若没有那一次事件,我们可能已经站在胜利者的舞台上了!如果战争再次爆发,要是敌人间谍成功渗透并获得我们地密码

    和密码本,或者我们地某艘舰船因为意外失事而给敌密码机、密码本。那么,诸位还以为恩尼格玛密码机是牢不可破地吗?”

    当张海诺将历史上围绕恩尼格玛密码机的故事以个人推测地方式说出时,会议室立即陷入一片沉默,就连刚才那位理直气壮的将军也哑口无言――事实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上一场战争中有关密码本丢失的故事,这也是德国情报部门早就从俄国人那里获得证明的。

    “责成技术部门继续改进我们的密码机,定期――间隔越短越好。更换我们的密码。这虽然会给我们的通讯部门带来相当大的工作量。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张海诺的这一强烈建议一经获准,便令德国海军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机密丢失的潜在危险。这甚至比提前纠正潜艇鱼雷问题更加重要。

    历史继续前行,这一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炎热,尽管如此,在8间,德国造船厂工人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建造出了超过50艘潜艇和2艘新型驱逐舰,这些锐利的海上兵器很快便加入到海军的作战序列当中,经过日复一日紧张而严格的训练,最终编入海军的各个作战部门。

    8中气温最高的一天,“格拉夫.齐柏林”号在波罗的海完成了它下水以来最全面的测航,并创下了各国航母的速度之最――33.7节,同时舰上的各设备包括雷达、火炮皆已安装完毕,在海军航空兵的训练机场,55架bf-109t、22juc以及9架fi-167已经交付使用,超过400名训有素的飞行员随时可以接受海军航空部队的调遣。

    然而此时此刻,张海诺却不在他的航空母舰上,在海军总司令位于柏林市区提尔皮茨沿河大街的公寓里,这位被认为是海军最有前途的军官正与雷德尔讨论海上袭击战术的问题。雷德尔认为海军舰只在作战时应尽量遵守《海牙宪章》地相关条款,如果对方是非武装商船,那么袭击舰应先确认对方身份。然后发出警告,并在船员安全转移之后方能击对方沉船只,这不仅仅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也是海军一贯以来的传统。

    张海诺对这一战术的疑问在于,这将留给对方发报求援和报告自己方位的机会,一旦水面袭击舰的方位暴露,敌人强大的舰队必然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这也是历史上“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陷入困境的主要诱因,尔后该舰被三艘英国巡洋舰发现,受挫后被迫退入乌拉圭蒙得维地亚港。最终的结果则是众所周知的。

    “发现即击沉!”

    张海诺的解释很简单,即便德国海军遵守了《海牙宪章》,敌人为了达到宣传目的依然会把德国海军描绘成为魔鬼,既然如此,不如让战争来得更彻底一些。

    雷德尔没有直接提出反对意见,他说:“通常情况下,潜艇和飞机是适合这一战术原则的。而我们的舰长们通常非常珍惜自己名誉!”

    “既然如此,我恳请您准许我随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前往大西洋,并负责指挥海军在南美区域地德国舰船和航空部队,包括施奈德造船厂旗下可用于作战或者辅助作战的舰艇!”

    雷德尔有些不解的问道:“海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抛下齐柏林号和海军航空兵司令部的工作去指挥一艘装甲舰和若干补给船?在我看来,汉斯.朗斯多夫上校足以胜任他的职务!”

    “齐柏林号至少要到年底方能出海作战,海军航空兵的具体事务目前也由我的参谋长海德林克负责。我本人更加关注地是海军在大西洋西部海区可能的作战行动,那也关系到德国海军的整个战略态势!”张海诺在对语气稍作调整后,更加诚恳的说道:

    “尊敬的海军总司令阁下,我在这里并没有任何诋毁朗斯多夫上校的意思,他经验丰富、机智过人,在舰队作战中指挥一艘主力舰绰绰有余,但问题是格拉夫.施佩号并不是一艘舰队战列舰,漫长的海上袭击作战枯燥而危险。任何胆怯或者大意的想法都可能导致致命地失误!”

    这一点,雷德尔没有否认,假若战争爆发,德国海军为数不多的主力舰每一艘都是弥足珍贵的,而朗斯多夫就任“格拉夫.施佩”号舰长一年来的表现虽然合格,却属于思想非常传统的海军指挥官――这一点尤为让人感到担忧。

    张海诺进而劝说道:“尊敬的海军元帅阁下,以目前的局势。战事爆发将是难以避免地。在参谋部地预定方案中。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将以南美与非洲海域为主要作战区域。如果将施奈德造船厂所属舰船看作是德国海军地一部分,我们在南美拥有5随时可以投入作战的潜艇和20艘可以用于补给和辅助作战地远洋船只。为何不将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作为这一团队的核心和指挥?”

    雷德尔总算勉强同意了,他像是叮嘱,又像是在警告:“海诺,说实话,这次德意志号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进入大西洋海域伺机行动是非常冒险的,我不希望在战争刚开始就失去一艘重要战舰和得力助手!”

    张海诺起身说道:“是战斗就不免有伤亡,但这一次,我保证和朗斯多夫上校一道满载胜利而归!”

    随着德国在波兰问题上的态度日渐强硬以及英法的寸步不让,战争气息日益临近,不仅是两艘用于执行水面袭击战的装甲舰――“德意志”号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德国海军还在8间派出了大批潜艇,一矣战事爆发,它们将在第一时间对敌人的海上运输线进行无情的攻击,而当德苏签署互不侵犯协定以及英法宣布一旦波兰遭到入侵后将不遗余力给予支持之后,这个敌人的身份便已不再有任何悬念。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