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7 12:16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33章 钢铁联盟

 吉尔贝特!塞茨!还有赫勒尔!真的是你们,这简直信!”

    当阔别近二十载的旧识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时,张海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连一贯冷峻的赫森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1938,这是一段极为漫长的日子,大家化,但熟悉的眉宇和脸形还是让他们彼此很容易辨认出对方。另一方面,众人在气质上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当初一群普普通通的潜艇军官和艇员,如今都已在各自的领域收获颇丰。一个海军准将和主力战舰舰长、一个潜艇部队司令、两个大企业主和一个成功商人,很难说究竟谁的日子过得最风光,不过若是埃德文也在这里的话,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很浅显了!

    亲切拥抱之后,赫勒尔.斯特劳恩笑着说:“冯.芬肯施泰因……将军,还有我们的冯.赫森将军,这身军服真是太令人羡慕了!早知这样,我们当初就跟着你们一起走了!”

    张海诺拍拍这位昔日的u-148员的肩膀,感慨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在海军服役的可是日夜操劳,还要常常在海上奔波,有朝一日国家真正强盛了,我们还巴不得过大富豪的生活呢!”

    赫勒尔点点头,真要让他选的话,富商的生活显然是要比在海军服役惬意许多,而后者总是和荣誉、地位以及冒险相伴。

    “吉尔贝特!感谢你当初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接下来,张海诺紧紧拥抱了身材魁梧的前u-148枪炮长,因为他回国之后认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将金币一一带到了那些随艇离开的艇员家里,他地行动加上张海诺让老管家哈斯汀实施的接济。让这些家庭免于在战后的混乱和动荡中失去最基本的生存依靠,也是张海诺他们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的关键所在。如今,从前的艇员们在巴西萨尔瓦多安家落户,除了张海诺、赫森和埃德文之外,他们大都乐意过那种平静而富足的生活,并为施奈德造船厂和雄鹰航空地建设与经营贡献自己的力量。

    “感谢大家当初对我的信任,我所做的皆是份内之事!”

    吉尔贝特.扬克依然如同当初那样谦逊,尽管他如今已经成为瑞士国内的知名企业家。

    “还有我们的塞茨。这些年来可在荷兰造船界叱诧风云啊!”张海诺紧接着拥抱了这位早在1917年初就已.年举家迁移荷兰,干起了老本行――造船业,凭借不俗的资金基础和精明的经营头脑,在阿姆斯特丹创下了自己地天地。如今他名下的两家造船厂年造船量超4吨,而施奈德造船厂每年所造船只的总登记吨位不过8吨,两者最大地区别,就是施奈德造船厂还能建造大型潜艇,而塞茨在荷兰的造船厂仅能建造各式民船。

    塞茨非常老道的笑道:“叱诧《》,小有成就而已!”

    一一问候过了。大家便一同坐了下来。这里是赫森在基尔购置的公寓,他早将自己地妻儿接了来,一家子其乐融融。常常叫张海诺羡慕不已。如今赫森已经不太随潜艇出航,而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潜艇建造和技术改进上,因而出现意外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这和张海诺的选择又有所不同。

    5人一边叙旧。喝茶,大致聊过各自的近况之后,话题转到了埃德文身上。

    “埃德文派人接我们来,他自己怎么没来啊!”

    赫勒尔此时还不知道,埃德文就是汉斯.洛梅斯特,纳粹政党的实力派人物。事实上。这件事情张海诺和赫森也不准备告知其他人。以免惹来不必要地麻烦。出于同样地考虑。埃德文平时也是极力避免出现在戈培尔地宣传海报和电影当中,因而在德国属于那种相对神秘的人物――这倒很符合他全权执掌党卫军和德国秘密警察大权地角色。

    张海诺解释道:“他如今在情报部门工作。不便露面,不过诸位要是碰到什么麻烦的话,大可以请他帮忙!”

    既然是和国家机密有关,赫勒尔他们也没再多问。闲聊之后,张海诺谈起了这次召集大家来所要商讨的计划。

    “不瞒各位说,我们当初驾驶u-148往美洲之后,在那里创立了一家大型造船厂,如今它已经并入德国海军的复兴计划当中。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想问问各位的意思,是继续过目前的生活,还是和德国海军发生点联系?”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在座三位工业和商业界的成功人士都很清楚背后的蕴意,赫勒尔最先表态道:“只要德国和海军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赫勒尔.斯特劳恩定当竭力而为!”

    紧接着,扬克和塞茨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们既然愿意来这里叙旧,就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张海诺旋即一一问道:“吉尔贝特,你在瑞士的工厂制造钟表和精密仪器,此外还有一家巧克力工厂?”

    扬克点点头,“钟表、汽车和飞机

    做,大部分工业部件也可以订造!至于巧克力工厂,了一家老品牌的手工作坊,如今已经扩大到年产巧克力50万>且在产量方面仍有潜力可挖!”

    “赫勒尔,你的外贸生意包括各种工业原料和大小商品,甚至还涉及走私品?”

    走私并不光荣,但赫勒尔在这里却并没有回避这一问题,“有时也小规模走私军用品,来源主要是西班牙和法国!”

    对于这些情况,张海诺之前已经从埃德文那里了解了个大概,但不是很全面,所以老友们每说一句,他都默默记在心里。

    “塞茨。听说你的造船厂在荷兰、挪威、瑞典、丹麦等多个国家都有买主?”

    “是的!”塞茨回答到。

    张海诺又问:“如果单单建造200500的驳船,每年大概可以造多少艘?”

    塞茨想了片刻,“至少可以造150!如果采用简化工艺和模块生产,甚至可以提高到200以上!”

    模块化一词,张海诺并不陌生,只是从一个荷兰造船主嘴里说出来,他未免要感慨一下――如今这种生产模式在美国较为流行,但在欧洲运用还不十分广泛。随着大规模战备的进行,德国一部分工厂也开始仿照美国企业推行模块化地流水线生产。就目前来看,这些欧洲企业家对外来新事务也是有所研究的。

    “如果伯特洛姆和杜奇特也能加入我们,那我们可真是囊括各行各业!”张海诺不无感慨的说道,埃德文已经派可靠的手下和他们联系过了,他们均应各自的缘由推迟了回德国叙旧的时间。

    见其他人对这两个名字很感兴趣,张海诺继而解释道:“伯特洛姆当年去了瑞典,并且化名伦特,如今经营者瑞典第二大的钢铁企业。还有一支小型船队,据说主要和芬兰以及俄国进行贸易。他还娶了一位瑞典伯爵之女做妻子,在斯德哥尔摩颇有名望。但可能是以前长时间在轮机舱工作的关系,肺部多有病症,不久之前又患了严重地肺炎,看来我的找时间亲自去一趟瑞典;杜奇特离开德国后去了丹麦发展。如今是皇冠航运公司的幕后老板,这家公司在丹麦规模处于领先地位,最近在和俄国人协商建立波罗的海快速客货运航线的事宜,所以得晚一些才能和我们见面!”

    连同塞茨、赫勒尔和扬克,这5都是在当年中途离队的12名艇员中发展较好的,剩下的人要么是频频更名改姓以致于连埃德文的情报人员都找不到他们。或是在漫长地岁月中遭遇了某种不测。

    “不瞒各位说。如今欧洲的局势动荡不安。战争爆发只是迟早的事情,为此我们要早作准备!我不需要各位贡献出自己地身家。但希望大家能够为国家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双方都有利的基础之上!”提出一个大原则之后,张海诺首先交待赫勒尔:

    “海军需要持续不断的稀有金属等战略资源供应,我们虽有自己地途径,但若是战事爆发,难免会受到敌人的封锁,这一点,葡萄牙的地位是很有利用价值的!赫勒尔,请替我们留意钨和铬这两样重要的稀有金属,我们需要它们,越多越好,价格方面你不用担心!还有,如果可能的话,替我们弄一份尽可能详细地亚速尔群岛军事地图!”

    这些极其机密地话题,让赫勒尔立即严肃起来,他凝眉思考了一下,“钨、铬等稀有金属,只要不是量太大,应该是没有问题地。我有一位西班牙朋友专门掌管国家战略储备库,法国人的大型工厂管理者也常常搞些‘外卖’,但军用地图地话,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张海诺点点头,“这事现在不必大张旗鼓,但得在私下里开始做准备!吉尔贝特,我们在巴西获得了可可豆的出口许可权,在此基础上可以低价且大量的向你提供,我建议你最近两年尽可能的储备可可豆,一旦战争爆发,海上运输将变得非常艰难!另外,我会尽量说服海军后勤部门从你的工厂成批购进钟表仪器和巧克力,但只能支付马克,每次付款之后,你得尽快把它们脱手转换成硬通货!”

    扬克稍稍合计了一会儿,道:“这个主意很棒,支付马克这方面,我想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德国海军购货,我们将出让品质最好的,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张海诺接下来问塞茨:“你的造船厂能否研发和制造一两种和驳船差不多大的、可以运送班排士兵实施跨海登陆的舰船,体积不用很大,要简单,而且量非常大!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在这两年成批建造,在战争爆发时一定要保存好相关设备,在资金上我们会全力支持你,但这些得做得尽量不引起外界注意!”

    塞茨的回答也毫不含糊:“资金方面不用担心。但德国海军最好能够提供一些更加详细的标准,或者直接给我们这种舰船设计图纸。我们可以试着将它们伪装成新型驳船和渔船,这两种船只我们每年的建造量都

    ,建成之后可以停泊在我们专门地露天水上仓库!”

    张海诺应允到:“那好,设计图纸我试着让海军技术部门尽快制定出来,但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一群人继续商讨了与这个计划相关的细节,当然。在这些严肃话题中间,大家还不时的插些轻松的话题:说说各自的家庭,讲讲自己这些年来经历过的种种艰难与乐趣,谈话中,塞茨他们都对有大量旧识聚居的巴西萨尔瓦多颇感兴趣。随着施奈德造船厂在萨尔瓦多影响力地不断扩大,那里已经俨然成为一个小型王国,曾经的艇员们大都在萨尔瓦多港区或者郊外买下漂亮的别墅和庄园,在严守相关机密的前提下过气了惬意的闲暇生活。为了扩大造船厂在萨尔瓦多当地的影响力,奥托他们还决定出资为当地翻修街道、兴建学校和公共医院。那里已经和二十年前的样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鉴于众人如今的身份,在张海诺地提议下,大家一致决定此次聚会的内容不以书面形式记录。最终的计划也只限于口头约定,且完全以自愿原则为前提,但一旦加入进来,中途便不允许推出――事关机密。这一点是含糊不得地。

    在各项计划上均达成一致之后,赫勒尔、扬克和塞茨都带着各自的特殊使命返回国内,赫森则要亲自前往各造船厂视察潜艇建造工作,而张海诺就近回到了“格奈森瑙”号。这一次例行检修只对部分设备配置作出调整,在军港维修期间,雷达设备都被拆卸下来锁进舰上的仓库里。海军技术部还派人取走了7.5米雷达测距仪的相关数据。按照技术官员地说法。他们正争取在1939年夏天之前让这种设备正式列装海军小舰只。

    站在军舰右舷一座双联装105米高炮旁,张海诺点上一支小雪茄。吞云吐雾的感觉,有时候也能给他带来一些启发。这偌大的港湾,停泊的军舰一年比一年多。在远处靠近航道位置,一艘通体雪白的战舰正缓缓向港外驶去,那是一艘舰型简洁而优雅的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张海诺忽然觉得如今地德国海军,战舰外形优美、体态简洁,这一点是胜过第二帝国海军地。可是二战历史中这些艘战舰地沉没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运气,它们毕竟只是用钢铁焊接或者铆接起来的舰船,不是无敌地不沉之舰――传奇的“欧根亲王”号除外。在以弱对强的情况下,它们就算将战斗力发挥到极致也难逃倾覆的命运,因而战术上的安排、局部的优势则是非常重要的。

    转过头,看着身旁这雪白的炮座和欣长的炮管,张海诺总觉得它外形非常超前,就像是科幻电影中星际战舰上的离子炮似的。就作战效能而言,这种1937年开始服役的双联装战时期德国大型战舰上普遍装备的88毫米单装高平两用炮强如今各国舰载机也大大超越了上次大战时的水平。张海诺依然记得历史上装备大量这种高射炮的“俾斯麦”号在面对慢吞吞的英国箭鱼式鱼雷机时竟无所斩获,除了火控系统不够先进之外,恐怕和舰员缺乏相应训练有很大关系――那时候德国的飞机都为戈胖子所掌管,海军只能有限的调动一些轻型水上侦察机,利用靶机进行防空演练的机会必然受到不利影响。

    想到这里,张海诺迫不及待的开始制定一份长期的舰队防空训练计划。战舰处于静止和各种航速下的对空射击,不同天气条件对不同目标的反击,最重要的则是利用靶机进行近、中、远程的实弹射击训练。用“容克大婶”拖曳靶机是最经济便捷的选择,但也不能忽视利用各种速度的飞机让舰员们掌握面对不同速度的敌机时的射击技巧,这上面区别看起来不大,实际上却会影响到防空作战的效果――有分析家认为“俾斯麦”号上的高炮未能有效阻击箭鱼的攻击,就是因为那种飞机飞行速度实在太慢,让习惯了快速飞机的德国舰员们极为不适应!

    待舰员们休假归来之时,张海诺的训练计划也基本完成,他将自己的小型幕僚团队召集起来对这份计划进行了讨论,然后将经修改后的计划书呈送海军总参谋部。与此同时,完成检修的“格奈森瑙”号重新从基尔港启航,这次它沿日德兰半岛东海岸北上,穿过斯卡格拉克海峡进入北海。张海诺最近数年曾多次随舰走这条航路,一旦战事爆发,这也是德国海军舰艇出入北海的重要通道,不过“格奈森瑙”号上年轻的舰员们却大多是第一次从这条海峡中穿过。

    为了让舰员们尽早从休假的轻松状态中恢复过来,张海诺下令针对假想目标和氢气球进行火炮演练,隆隆的炮声响彻海际,但这艘战舰上的绝大多数人此事并未料想到,十几个月之后他们就将在这里和敌人真刀真枪的干上一仗!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