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6 13:40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28章 海军红人

 护羊群的猎犬,或许能凭借自己的勇敢驱赶走凶狠的若入侵者是更加强大的狼群或者狮子,结果将是缺乏悬念的――海诺.冯芬肯施泰因。

    **********************

    “雷达室报告80公里外发现不明身份的飞机,将军,他需要按照保密规程拆下舰上的雷达天线?”

    在向舰长洛恩汇报的同时,张海诺自己心里也在想着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现在“德意志”号和自己的两艘姊妹舰正编队航行在大西洋上,距离u-16报告的目标船队还有大约一天.]:.演习的**将在20多个小时后到来,可偏偏在这时候碰上飞

    “飞机?”洛恩依次和自己的副舰长卡莱格以及参谋官交换眼神,“演习中敌方拥有护航飞机吗?”

    这一问倒提醒了张海诺,为了提高演习的真实度,海军参谋部下发给水面舰队的演习资料是仿照战时的情报模式,因而只对目标规模和组成有大致的描述――即便如此,张海诺还是可以猜到用于护航的舰船将是德国海军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中的某一艘再加上“埃姆登”号或者“莱比锡”号,至于护航飞机,施奈德造船厂旗下的远洋船队本来就有数艘货轮安装了飞机弹射器并搭载有利用寇蒂斯技术生产地水上飞机。这样船长们就能在不靠港的情况下派出飞机运送少量邮件上岸。当然,它们完全可以在演习甚至战时担任侦察和护航任务。

    想到这里,张海诺随即将自己所知的情况汇报给洛恩。并且补充了一点自己地意见:“目前南美和欧洲之间尚未开通商业航线,所以在这里出现外国飞机的可能性非常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情况!”

    洛恩思量了片刻,然后又看看舷窗外的海面,命令道:“向‘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发信号,这极有可能是演习对手派出的侦察机,请示马歇尔将军我们是否派出舰载侦察机进行干扰和拦截!”

    紧接着,洛恩又未雨绸缪的下令舰上飞行员和相关人员做好弹射舰载机的准备。

    亨克尔he60战能力近乎为零。却并不完全等于零――机背那挺7.毫米机枪至少可以试着驱走敌人的侦察机。

    威廉.马歇尔,德国海军主力舰队司令官,张海诺眼里的“猛将兄”。此时正坐镇德意志级最新最大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指挥这支攻击编队。很快,这位老大就从他的旗舰上发来信号:“各舰派出一架侦察机升空。首先辨认对方身份,再伺机干扰对方侦察!”

    “德意志”号搭载的he-60先升空,海况地影响更多在于舰载机的回收,出发时因为有飞机弹射器而显得安全便捷。5钟之内,另外两架侦察机也从各自地母舰上起飞,三架he60即朝着发现目标的方向飞去――它们安装有无线电设备。但通讯距离非常有限。且受天气影响较大。这也是海军对新一代舰载侦察机在技术方面要求加强的项目之一。

    80公里的距离,对于飞机来说并不遥远。情况很快就被搞清楚了:那确是一架参加演习的飞机,它归属于护航阵营,机上虽没有任何武器,但是速度比he-60,它灵巧的钻过三架he-60成地并不严密地拦截,最后低空从三艘德意志级装甲舰上空略过。望远镜里,张海诺分明看到弗雷德从他地机舱里朝自己这边挥手,这真让他又好气又好笑,但不管怎样,现在袭击者的行踪提前暴露在了羊群面前,它们还有一天地时间作出防备――就此返航并不是好办法,因为它们的航速比德意志级慢了将近一半,但如果这是实战,它们却可以通过无线电唤来大批援军,甚至是敌人的主力舰队!

    在这种情况下,张海诺的建议只有一个:放弃猎物!

    如果这是战时,作出这样的决定是明智也是必须的――由于两艘沙恩霍斯特级舾装工程尚未完工,德国最宝贵的舰只都集中在这里,绝不能因为一支运输船队而葬送了海军的前途。

    然而不论是洛恩还是坐镇“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的威廉.马歇尔将军,随后都决定继续向目标前进。也许他们考虑得更多的是在本土密切关注这次演习的帝国元首,是这次行动的演习性质。动用大批舰船却换来一次无果而终的行动,这样的结果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遵照演习当中保持无线电静默的要求,马歇尔将军并未将这一情况向总参谋部作出直接汇报,就这一点而言在战时是较为有利的:如果不是受到“保舰为先”之命令的约束,两艘沙恩霍斯特级在挪威战役中

    会更好;如果不是元首的亲自干涉,冈瑟.吕特晏斯两艘沙恩霍斯特级策应的情况下率“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冒然出击――在那次行动的计划中,“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泽瑙”号原本将从比斯开湾出发分散英国海军注意力,但临行动前“沙恩霍斯特”仍因动力故障躺在船台上,“格奈泽瑙”号则在英军轰炸中受伤,希特勒却不肯推迟“莱茵河演习”,结果德国海军的骄傲一去不复返。

    尽管没有立即越级上报这一情况,张海诺却怀着非常抑郁的心情参加了接下来的演习。因为早有准备,护航船队在三艘德意志级抵达之前就作出了分散,两艘强大的“护航巡洋舰”依照一战时期英国护航舰只地作战模式在附近海域进行牵制。即便如此,三艘德意志级还是利用自己的雷达和舰载机找到并追上一个又一个猎物,它们的280米舰炮连连发威。经过两天两夜地追击,演习裁判方最终判定目标船队只4货轮得以逃离,两艘护航的巡洋舰则在战斗中沉没,“德意志”号和“舍尔海军上将”号被判定轻度受损。

    这样的结果,足以让威廉.马歇尔率领三艘德意志级昂首返航,但张海诺却根据手里的资料进行了独立的演算――假若这次作战的对手是英国人,那他们绝不会在从侦察机发现德国袭击舰到袭击结束40个小时内无动于衷,按照英国海军正常情况下的战时部署。至少会有一支战列舰加巡洋舰地警戒分队进入交战海域,在德意志级归航途中更会遭到大批英舰包括航空母舰的围追堵截,此外还应考虑到可能出现的英国潜艇。在没有拿下挪威和法国地情况下。袭击舰在这种情况下从大西洋返回德国本土的难度相当大,尽管历史上依然有成功地战例可循。但指挥官胆量、智慧和洞察力缺一不可!

    自从加入德国海军以来,张海诺头一次感觉到水面袭击战的艰险程度是如此巨大,同时也愈发同情历史上的冈瑟.吕特晏斯。客观的说,这位德国海军少有的优秀指挥官已经在自己能力范畴之内尽到了责任――如今他正在总参谋部负责人事工作,但随着德国海军舰队规模的不断扩大,他这样经验丰富且具备良好指挥能力地军官出任水面舰艇指挥官只是时间问题。

    216日。不久前通过“勃洛姆堡-弗里奇案”亲自兼任国防军总司令地希特勒在威廉港为“凯旋”地德国主力舰队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这位集德国一切权力于手中地元首。对参加演习的海军官兵大加赞赏。因为他们“成功瞒过所有国家进行了一次意义重大的演习”。

    当天晚上,在元首下榻处的书房。张海诺当面向希特勒陈述了这次演习的过程――对于护航一方的侦察机发现德意志级装甲舰编队一事,他只是简单带过,毕竟海军战术上的问题他觉得还是留在海军内部解决的好,何况希特勒刚刚用令人不齿的手段解决掉了陆军问题,没有人希望这种情况会在海军重演。

    陆军出身的希特勒,在张海诺叙述演习经过的整个过程中表现出和往常大不相同的平静,他只是以不时的点头来表示自己的认可,或许他此时已经从“?望者”演习中看到了德国海军在战争中的前景,他有时也会喃喃的说诸如“岛国就是有这样的致命弱点”之类的话。随后,他又问张海诺觉得“德国海军是该继续建造更多的大型战舰”(俾斯麦和提尔皮茨均于1936年开工建造,此时z计划正处于讨论阶段)。

    “尊敬的元首!”张海诺依然沿用他自1921年起就使用的称呼,他通过比喻阐述了自己的见解:“陆军的坦克、大炮和步兵缺一不可,在战场上唯有密切配合方能发挥最大作用,海军的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潜艇以及其他小型舰艇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的敌人必不会等到我们完成全部准备才和我们交战,以我个人的看法,德国海军应根据不同情况制定若干计划,以应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因为出任国防部总司令的关系,如今希特勒放弃了他多年的便装改穿军服,这与张海诺从前在历史照片上所看到的情形相一致,不过在书房里,他还是摘去军帽露出整齐的三七分――头发中花白的成份已经较数年前有了很大程度的增加,面部肌肤也显现出更多的老龄化成份。

    希特勒一如他时常对雷德尔所说的那样:“我始终觉得大型和超大型战舰具备从心理上震慑对手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完全可以让我们的对手慎重考虑是否和强大的德国开战!至于驱逐舰和潜艇,只是辅助工具,就像是军队中的勤务兵一样,它

    须的,但用不着太多!”

    “尊敬的元首,一位君王通常需要很多的勤务兵!”张海诺巧妙的提出不同看法:“在日德兰大海战中。我们地驱逐舰队就利用鱼雷很好的干扰了英国舰队的部署,潜艇在那场战争中地表现同样出色!战列舰这样的海上君王,坐镇军港就足以让对方胆寒。小规模战斗通常只需要仆从们去打,它们的任务,就是利用每一次出击的机会搅得对方阵脚大乱!”

    这一次,希特勒考虑良久,他在海军具体事务上的能力显然不如陆军那么专业――即便是在陆军,其专业只是以战略角度而言,在战术层面,他的能力或许还不如一个前线的陆军少校!

    “海诺。你现在是海军中校,可我已经想任命你为海军总司令了!”希特勒一脸笑意的说道,也不知玩笑地成份究竟占了多大比例。

    “十年之后。也许吧!”张海诺以同样半半玩笑的口气回答到,也许只有在这时候。两人之间才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可是,做希特勒地老友并不牢靠,汉夫施坦格尔,他曾经的挚友,最近也因为在政治问题上与希特勒地分歧而被迫逃离德国,这个消息被严格保密起来。但张海诺还是从埃德文那里得知了。但他在希特勒面前还是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勃洛姆堡。希特勒上台初期的铁杆支持者,自1933年来在国防司令一职上兢兢业业。只因为战略保守且在收复鲁尔工业区等问题上提出反对意见,就被极不光彩的解了职。

    这时候,希特勒伸出右手――戴着万字符臂章的另一只手,轻拍张海诺的左臂,“海诺,好好干!有鉴于你在地中海巡航期间的杰出表现以及在改进德意志级装甲舰还有这次海军演习上地贡献,我已经向海军总司令提议越级晋升你为海军准将!”

    张海诺非常意外,但看希特勒这话说得并不像是玩笑,他稍作思量之后便顺水推舟地说道:“感谢元首信任,我将不遗余力地为德国和海军贡献我的一切!”

    希特勒点点头,笑中带着让人难以琢磨地深意。

    第二天,当张海诺找到雷德尔并向其报告有关演习中所出现的种种情况时,雷德尔向他证实了昨晚希特勒所说的话。虽然这位帝国元首兼国防部总司令并未直接下达命令,但海军高层将领们却表现出积极的迎合态度――尽管他们在私下里对“勃洛姆堡-弗里奇案/

    毋庸置疑,海诺.冯.芬肯施泰因之大名在海军内部尤其是高层军官中间的份量大增,这位年仅43岁的海军准将,仿佛已经成为所的未来之星――至少在海军而言是这样的。

    经过数周的潜心编撰,张海诺向海军总参谋部递交了《?望者演习经验总结报告》,报告中主要阐述海战中一线指挥官应保持独立性和应变性,并全面性的阐述了海军航空兵尤其是舰载机部队在舰队侦察、防空以及进攻中的各种作用以及相应战术构思。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这份报告不仅获得了海军将领们的高度认可,他本人还因此被提升为主力舰队参谋长和海军航空兵总监――在海军航空部队中的地位仅次于司令官罗尔夫.卡尔斯将军,此人是个热心肠,对海军航空兵建设尽职尽责,于1935年开工的“格拉夫.齐柏林”号航母在在年底之前下水,而相应的舰载机飞行员目前正以两艘改装航空进行训练,其中一艘是施奈德造船厂的平板货轮“卡尔”号,另一艘则是利用退役的旧式巡洋舰“洛林”号改装而成。

    舰载战斗机方面,海军经过一系列考察后决定采用技术相对成熟的梅塞施密特109,适合进行甲板起降和海上作战的bf-109t首批已经于年初交付海军使用,而舰载轰炸机则选用在西班牙内战中表现良好的斯图卡,但由于海军订购的ju..阶段,因而海军航空兵目前仍在以空军的jua型进行训练。

    这时候,张海诺或多或少的理解到希特勒那个笑容的深意: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倾向于巴结当权者以及他们身边红人的,而在希特勒成为德国完完全全的元首之后,张海诺正在德国海军中扮演这个角色。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