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6 13:39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27章 了望者

  :7年秋,如帝国元首所愿,各国上。通过和意大利独裁者的互访,希特勒为解决奥地利问题铺平了道路――自大战结束以来,任何一届意大利政府都希望将奥地利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至少是作为意大利和德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即便同为法西斯政权的纳粹上台之初,墨索里尼在奥地利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冷漠而强硬的,然而希特勒4时间建立其一个不同以往的强大国家,这令意大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在慕尼黑,墨索里尼在希特勒的陪同下检阅了党卫队操正步前进的**;在梅克伦堡,来访者观看了德国陆军的进攻演习;在埃森,一行人参观了克虏伯的大型工厂;在柏林,百万群众――许多人是用专列从邻近各省拉来的,夹道欢迎意大利访问团,当局出动了6万名党卫军以维持热情洋溢的群众的秩序,这样的外交活动在德国历史上是空前的。

    德国-意大利轴心业已成型,日本也将加入进来,舷窗前的张海诺心有余而力不足。且不说他的影响力不足以改变阿道夫.希特勒政权的对外政策,放眼全球,也只有那两个出于各种原因而走上军备道路的法西斯国家会加入这个危险的阵营――张海诺从不奢望抱有严重孤立主义思想的美国人会在战前加入任何一方。尤其是在德国所作所为明显不符合其利益地情况下。

    从西班牙返回德国之后,“德意志”号短期内即完成了修复和改装工程,由于“舍尔海军上将”号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直到年底才从西班牙返回。因而整个夏天和秋天“德意志”号都作为德国本土舰队旗舰在一种相对孤独的氛围中度过。除了例行的出海巡航之外,它还经常被海军技术部地专家们用来进行各种测试――总的来说,这些测试让张海诺感到高兴。为了进一步强化德意志级装甲舰的防空火力,准备在两艘沙恩霍斯特级上采用的双联4.1英寸(105mm)替代了原来的88米单装防空炮,“德意志”号两舷甲板为此专门进行了相应的改造,这虽然让两舷甲板空间变得拥挤,但在中远程防空火力上确实大幅度提高了。

    此外,因为受到英国人正在秘密研制舰载和机载雷达这一消息的刺激。希特勒亲自下令海军部加快雷达技术的研发速度――这一点与历史恰好相反。张海诺必须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动用了一点私人关系,这个重要消息是由“汉斯.洛梅斯特”呈报给元首地。作出贡献的据说是国家秘密警察在国外的一名高级间谍,除张海诺和埃德文之外。没有人知道这压根就是子虚乌有地,元首对此更是深信不疑。他虽然不懂海军具体战术,却不容许自己潜在的对手在重要技术上获得领先,为此他还特别指示国防部下拨120马克地追加预算给gema公司。

    在希特勒上台之初,德国政府的情报工作还没有完全统一起来,最高统帅部有自己的谍报局。下面又细分为陆军和海军谍报处――间谍可不象龙牙变成士兵那样。会在敌人的土地上冒出来。他们必须由人物色、加以训练、备好行装、给予任务。把他们伪装起来、安插进去,还得和他们进行联系。付给他们报酬,有时又要把他们撤回来。必须分析他们的报告,然后再把报告递上去,还要把他们的档案保存起来。这一切,就是庞杂地情报组织机构存在地理由,也是它们地工作内容。

    如今,最高统帅部谍报局依然负责从各国收集军事情报,而德国国内的情报事务则由国家秘密警察和党卫队保安处负责――感谢埃德文,希莱姆没能将它们变成骇人地盖世太保,不过这些情报机构维护纳粹统治的本质却没有改变。在希特勒的指使下,它们也干打击竞争对手和犹太人的勾当,尽管较历史已经有所收敛,却依然为绝大部分正直人士所不齿。这一点在海军表现得尤为突出,以雷德尔为首的海军高层拒绝开除那些经验丰富、能力出众却有着犹太血统的军官,并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内尽可能的保护他们。

    基于这些因素,张海诺有意减少了与总理府以及国社党高层的公开联系――他可不想在海军内部遭到从上到下的“鄙视”,不过在有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会透过和埃德文的关系秘密帮助那些受到非难的海军人员,但纳粹高层素来热衷于争权夺利,且有希莱姆这样一个窥视党卫队领袖宝座已久的人物,埃德文所能提供的帮助往往也显得非常有限,且不能明显违逆纳粹领袖和帝国元首的指示。在私下里,他们称这样的行为是“处于最深层次的地下活动”。

    1937年冬天,西班牙内战的局势已?:

    并且在多次战斗中表现出战斗力越来越弱的情形。军在德意大批军用物资和空军的援助下在空中、陆地甚至海上都占据优势――在得到意大利提供的舰船和潜艇之后,国民军的海军扭转了内战初期的不利局面,他们不但能够有效的保护自己的海上补给线,还通过占领沿海各主要港口切断政府军海外援助。

    如此形势,让德国元首放心的将他珍爱的德意志级全部调回德国。在威廉港和基尔港,“舍尔海军上将”号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接受了和“德意志”号相同的改装。这年冬天,三艘袖珍战列舰一同加装了gema地最新研究成果――seetakt-g型雷达。从长远来看,这个举措对这三艘以水面袭击为主要任务的超轻量级战列舰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水面破交战演习?”

    对于这几个词,老雷显然是非常感兴趣地。针对英德再度爆发战争这一假设。总参谋部不止一次的进行过内部推演,得出的结论是水面袭击战结合潜艇绞杀是扼杀英伦三岛海上运输线的最佳方式――至于海军航空兵能否发挥作用,则要看德国空军有没有压制英国空军的实力,对此海军将领和参谋军官们心里没有底,因而多数时候只将海军航空兵列入侦察和近海轰炸之范畴。

    张海诺解释道:“再过大约两个星期,施奈德造船厂旗下的远洋船队就将从巴西启航,12艘满载各种工业原料和农产品的货轮;>型船队,船员都是我们的人。因此我觉得参谋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组织一次水面破交战地实际演练,以此来加强军官与舰员、战斗舰艇和辅助船只之间的配合!总是在纸面进行推演的话,难以发现舰队存在地一些实际问题!”

    老雷不急着表态。而是让自己的勤务兵请来现任总参谋长京特.古泽和主力舰队司令官威廉.马歇尔,并由张海诺重新将这一方案口头陈述一遍。

    “好啊。我早就期待这这样地演习了!眼下三艘德意志级都在港湾内待命,还4辅助舰船是随时可以动用的!”京特.古泽冲着张海诺咧嘴一笑,这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个粗旷的老水手――他的嗓门总是那样的大,以致于军官们喜欢善意的说他绝不适合在潜艇上工作,因为他地声音在平静地海面上“足以传到10英里之外”。

    12世纪时英格兰国王手下有个猛将叫做威廉.马歇尔,而德.=位威廉.马歇尔也具有同样地品格。他同样赞成张海诺的建议。并且想地更远:“不错。这样的演习对提高舰队战斗力十分有益!就算演习中不透露船队的具体方位,我想舰上安装的新式雷达足以将搜索正面扩大到从前的数倍。三艘德意志级列成一个宽阔横队,加上水上飞机的配合,任何船队都别想从我们眼皮地下溜走!”

    “啊哈,我们甚至可以邀请元首担当这次演习的总裁判,让他好好看看我们海军的实力!”京特.古泽兴奋的说到。

    “元首?”雷德尔和张海诺不约而同的看看对方,此时眼里都有同样的担忧:一旦元首搅合进来,这次演习还能保证机密性吗?戈培尔那个大号的扩音器,恐怕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何增加元首威望的机会。

    “怎么?”见另外三人都不作声了,古泽将军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这里就属张海诺位卑言轻,他进言道:“将军,这样规模的演习自然是要向帝国元首汇报的,但它的针对性过于明显,而如果元首亲自参加演习的话,必然会带众多随行人员,这样恐怕……”

    马歇尔将军颇有同感的看看其他人,但没有人在动作或言语上作出表示――哪怕是一个微微的点头,也有可能被那些别有用心这看作是对元首的大不敬,这也是高位者相比中低层军官更需要谨慎的地方。

    考虑了好久,老雷说话了:“这样,由我向元首口头汇报这一演习的大致情况,并邀请他在演习结束时到基尔港为官兵讲话和向表现突出者颁发奖励,诸位觉得如何?”

    京特和马歇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有更好的建议,张海诺也一样,只是在他心里,对雷德尔处事老道又增添了一分敬佩。

    事情暂时这样决定下来了,张海诺一边在柏林等消息,顺带向海耶了解海外项目部近期的项目情况。在帝国元首的支持下,海军目前拥有高度独立于国防部之外的行事权,且自1935以来每年的预算都相对充裕,因而各项工作的开展比较顺利。得到海军部的资助,施奈德造船厂在年前就将自己的两条潜艇生产线转移到国内的吕根岛,一同迁回德国国内的还有雄鹰航空的水上飞机生产线――它与道尼尔公司进行了合并,目前在德国各水上飞机生产公

    实力位列第一。目前正与阿拉多公司竞争德国海军:水上侦察机。

    几天之后,趁着国防部会议的机会,雷德尔单独向希特勒汇报了这次海军演习计划。希特勒一面再三表示德国海军不会和英国交战。同时又对这次以水面袭击战为主题的海上演习非常感兴趣,他欣然接受了雷德尔提出演习结束时向参演人员讲话和颁奖地提议,并要求海军事后派专人向他汇报整个演习的详细进程――雷德尔适时的提到了海诺.冯.芬肯施泰因这个名字,希特勒一口接受,并授权雷德尔负责整个演习事宜。

    尽管肩上突然多出一副担子,张海诺还是兴高采烈的将好消息带回到基尔港。在那里,整个主力舰队――包括5轻巡洋舰和适合远洋航行的辅助船只在内,很快都接到了作战远航准备的命令。德国海军参谋部不愧是海军最高效的机构。短短四天时间就拿出了一个较为详细和合理的演习方案,在进行论证和改善之后,这个演习计划正式定案。并被命名为“?望者”。

    1938年地元旦,在一片颂歌声中到|为只有采取绥靖政策。欧洲才会有持久的和平,他地外交大臣也持有相同的看法,然而这时候他们海峡对面地老邻居,却在私下里准备了一场被形象描绘成“抹敌人脖子”的海上演习。连同三艘最先进的德意志级在内,整个德国海军百分之七十的精锐都参与其中――只有鱼雷艇未参与其中,正在大西洋做远航训练的三艘u级潜艇随后也被纳入这个演习。

    1月15。“?者”演习正式拉开序幕。遮人耳目。志”号和两艘姊妹舰以例行巡航的名义在一周之内先后离开军港,表面上“德意志”号和“舍尔海军上将”号要去波罗地海。但两舰不久之后即取道斯卡格拉克海峡和挪威峡湾进入北大西洋,由于天气恶劣,欧洲各国对德国海军地这一行动竟未察觉――这恰是德国海军参谋部很早以前就论证过地出击方式。

    寒冷的海面上,风卷雪花漫天飞舞,刺骨地海水不时涌上甲板,“德意志”号的舰舷栏杆上都挂起了长长的冰棱,战舰的航速也因此降到了24节。即便如此,司令塔内依然被乐观而积极的气氛充斥着,舰上的每个人不分职务和军衔大小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就将在战火下重复这一航路。

    “雷达室报告,左舷32度发现舰船回波,数量1,16公里!”张海诺向舰长洛恩转达的这一报告表明,舰上的seetakt-g型雷达在如此劣的天气下依然工作正常,因为那正是他们此次演习的项目之一――海上编组航行,不出意外的话,雷达发现的那艘舰船就是德意志级的第二艘“舍尔海军上将”号。

    依照自己的老习惯,洛恩通过望远镜向着那个方向进行了短暂的观察,眼下海面上浪涛滚滚,“德意志”号上万吨的钢铁之躯也如扁舟般时起时伏,尽管是大白天,海面上的视线也不超过56公里况下拥有一双电子眼显得尤为重要:在历史上的二战中,德国海军就不止一次的吃过这方面的亏。

    “保持航速,左转15度!?望哨密切关注目标情况!”

    在洛恩下达这道命令之后约1个小时,“舍尔海军上将”号的灯光信号出现在视线的那头,两艘除了舰徽和水上飞机弹射器设置有所不同的姊妹舰,在其他设计上几乎一模一样。当它们一前一后航行在海上时,舰员们仿佛在透过一面奇怪的镜子看自己。

    与此同时,先期出发的“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则已经前出到了爱尔兰以西的大西洋深处,根据?望者演习方案,袭击方只知道对方船队将走里约热内卢-亚速尔群岛-普斯茅斯航线以及对方的规模――吨轮、7艘排水量在30009000之间的远洋货轮,担当护航任+轻巡洋舰。

    在风雪天气和黑夜的掩护下,“德意志”号与“舍尔海军上将”号组成的双艇编队安然穿过苏格兰北部的寒冷海域,两舰雷达均工作正常,因而轻松避过了一艘疑是英国驱逐舰的目标。两日之后,两舰在爱尔兰西南方300里的区域与“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会合。德国海军的“当家三剑客”随后以相隔80海里的距离齐头并进,并.u载的亨克尔he60大范围海上搜索。

    就在这时,编入进攻序列的u-16意外在~队,从形势的发展来看,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战”在所难免。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