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6 13:38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25章 德意志号的新任参谋官

年6月30,德意志级装甲舰的第三艘,也是袖珍战一艘,“格拉夫.施佩尔海军上将”号在威廉港下水。因为有前两艘“德意志”号和“舍尔海军上将”号的经验,该舰随后的舾装工作进展迅速,到这年11月,甲板建筑和主副炮均已完成安装;次年.完成海上试航和武器测试,服役后即取代“德意志”号成为德国舰队的旗舰。

    相比前两艘舰,“格拉夫.施佩尔海军上将”号增强了装甲防御和防空火力,因而吨位也大出了近600,实际排水量达到1.23吨,而非官方公布的1万吨,但随着纳粹的上台,德**方在政府授意下加快扩军步伐,这小小的“误差”已经变得无足轻重。1935年3,希特勒对英国作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示好”――提议与英国订立单方面的协议,申明德国海军未来的登记吨位不超过英国的35%。

    对实际差英国一大截的德国海军来说,这种貌似“损己利人”的协议一点坏处也没有,因为当时英国的水面舰队号称拥有150驱逐舰,德国才有12艘;英国有54艘巡洋舰,德国|.国航空母舰数为零;英国有12艘战列舰及3战列巡洋舰,德国才有可怜巴巴的3袖珍战列舰。

    此时。一战地另一个战胜国日本已明显不把《华盛顿海军条约》放在眼里,帝国海军大肆扩充军备,成为英国势力在亚洲的心腹大患。英国十分忧虑一旦德国步日本后尘。可能会进一步制约英国的海上实力,双方一拍即合。1935年6月,英德海军协定(anglo-germanlagreement)签署。

    英国海军上将贝蒂伯爵在英国上议院发表衷心地感谢,他们向我们伸出友好之手,自愿提出德英海军吨位之比为35:100。若是他们提出另外的协议,我们是不我们能避免与世界上其中一个国家展开军事竞赛,对此我们十分感激!”

    德国代表雷德尔对双方签署协议表示欢迎,并重申德国海军将有序地提高军力。绝不会与海上实力最强的英国为敌。对于英德海军协定,雷德尔在日记中写道:“现在回想此事,那时是我们扩军的顶点。也是我个人抱负的顶点。我想我有充分的理由坚定的走下去。”

    毫无疑问,英德海军协定地签署。让德国海军有了摆脱凡尔赛和约限制的合法理由,这也是历史给予的客观评价。对于张海诺,这一协定则有另一重意义:从此,德国将光明正大地重建潜艇和海军航空兵部队,他所掌管的海外项目部虽有必要继续为德国海军测试机密技术和装备,但至少不用像之前那样提心吊胆地搞秘密潜艇部队了。

    7。签署的第二个月。司令部正式成立。对外这只是一个新成立的部门,但在海军内部。它已经拥有多名经验丰富的军官和700名合格艇员,该司令部成立之初下属艇编队,第一编队以施奈德造船厂建造的ub-901至ub-906为班底组建,这艘潜艇在德国海军被赋予具有历史意义的编号:u-1至u-6;第二潜艇编队以该造船厂建造地四艘远洋潜艇即u-911至u-914成,它们正式归入德国海军后重新编号为u-7至u-10第三潜艇编队初期仅辖uc-201和uc-执行布雷与运输任务地特殊潜艇;即u-11和

    随着德国建造潜艇地合法化,基尔日尔曼尼亚、汉堡伏尔甘以及不莱梅威塞尔等老牌造船厂纷纷按照海军的要求重新开始潜艇建造工作,而作为目前德国海军地第一大潜艇供应商,巴西施奈德造船厂也在德国设立了自己的分厂――吕根造船厂,投产后前3预计可建造18艘中-近程潜艇和12艘远洋潜艇,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在1938之前年产量将提升一倍。

    在潜艇司令部司令人选问题上,雷德尔仍希望张海诺或者赫森能够出任这一职务,尽管赫森本人的意愿倾向于接受雷德尔的任命,但张海诺却公正的推荐了历史证明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选――卡尔.冯.邓尼茨。虽然这位潜艇战术专家在秘密潜艇部队时期并未接受张海诺的邀请,但他的潜艇部队组织和指挥方面的才华并不是张海诺与赫森可以相比的。

    面对这种分歧,雷德尔最终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赫森和邓尼茨分任潜艇司令部的正副司令官,赫森主管潜艇生产和情报方面的事务,邓尼茨则主要负责艇员训练和战术演练,双方都愉快的结束了这一安排。3g.+?华夏网\s*网友上传

    与此同时,张海诺还力荐赫尔姆斯.海耶代替他主管海外项目部。事实上,雷德尔对这位年纪不大但才华横溢的参谋军官员原本就十分欣赏和信任(历史上,二战爆发时赫尔姆斯.海耶是他的总参谋长),加上他的战略观点也符合海外项目部的发展,因而接受了这一建议。这样一来,张海诺得以从繁杂的参谋部事务中抽身出来,他主动请缨前往三艘德意志级装甲舰中的一艘任职,因为“德意志”号参谋官正好调任新服役的“格拉夫.施佩尔海军上将”号,他很快获得了这一与自己军衔相符的任命。此外,在他的争取下,海军技术部门还决定在三艘德意志级上试验改进后地f型舰载雷达。技术部门的卡斯克上校为这一试验项目的总负责人,张海诺则分管“德意志”号雷达测试工作。

    ***********************

    自19334服役以来,“德意志”号作为一部精密地海上武器已经运转了28个月。当张海诺站在码头上远观这艘战舰时。依然要为它简洁的线条和轮廓而赞叹不已,只是在美观的背后,张海诺理性的看到了它在火力方面的弱项――分布在前后两座炮塔上的6门2

    :/28主炮~.和高素质军官艇员团队的共同作用下具有高射速、高精度和大射程地优势,却难以弥补火力密度上的先天不足;副炮和防空火力方面,角的单管150米副炮被用来加强该级战舰地中近程火力,388米高炮(德意志号的初期装备)和若干37毫米以及20米地双联装机关炮用来对付敌方飞机,这明显是基于一战模式的设计。已经不能适应下一场战争对战舰防空火力的要求。

    有关这一切,张海诺都认真的写入自己的航海记录中,准备等雷达实用检测结束后一并汇总并以书面报告的形势直接呈送到雷德尔那里――如今距离战争爆发还有好几年。只要在思想方面正确意识到这些不足,作出改进完全是来得及地。

    此时地“德意志”号。舰身依然是完工时地灰白涂装,美观大方,就像是一位气质优雅的绅士,但等到要执行作战任务时,舰员们又会根据目地地海域的情况给它涂上相适应的涂装:深色的隐蔽色,灰白相间的海浪迷彩。或是适应大西洋航行的其他迷彩色。

    张海诺就任这艘袖珍战列舰的参谋官之时。正好赶上“德意志”号在基尔港加装水上飞机弹射器:前舰桥与烟之间加装一部水上飞机弹射器(它的两艘姊妹舰则将弹射器安装在烟和后舰桥之间)。舰载水上飞机平时就固定在这弹射器上,救生艇和交通汽艇则稍向两舷移动。烟两侧在原有吊放救生艇的吊杆的基础上加装了一部双向大型吊杆用以回收水上飞机。

    对于一艘大型战舰来说,这样的改装工程只是一个外科小手术。张海诺不知道这艘战舰的设计师在最初设计它时是否已经考虑到要加装水上飞机弹射器,总之德意志级装甲舰简洁明快的舰面建筑给这样的改装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几天之后,“德意志”号即在基尔港外进行了第一次水上飞机弹射和回收演练,效果如预期的那样良好,只是目前德国海军使用的舰载水上飞机是双翼双座的亨克尔he60,其最大速度仅有公里,214里每小时的巡航速度下最大航程为900里,机上仅装备一挺7.92米机枪,性能非常有限。

    自从上舰之后,张海诺并未像普通新人那样遭到冷遇。如今总揽这艘战舰大小事务的洛恩.克里斯多夫,是“德意志”号服役后的第二任舰长。他在德国海军服役了30多年,被下属们亲切的称为“老水兵”。洛恩平日里不?言笑,对工作有着近乎狂热的态度,有时候甚至让人感到不近人情,脾气也有那么一点古怪,但他丰富的经历和处理问题的果断获得了全舰从军官到水兵的一致信任,连张海诺也在不久之后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副舰长卢克.卡莱格是个颇有绅士风度的中年军官,有着一双充满忧郁的蓝眼睛。他参加过日德兰海战和1918年针对俄国的水面行动,战平平,为人非常客气,不喜欢参加任何形势的争论,对舰长洛恩的命令总是不折不扣的认真执行,属于那种不容易给你留下深刻印象却非常实用的军官。

    尤其让张海诺感到高兴的是,他海军进修班时的好友雷蒙.冯.舒伯特目前正在这艘军舰上担任航海官――看来他在飞艇部队服役的经历对于这个职务是很有帮助的;同期毕业并且随“格森”号训练舰远航的利奥波德.斯托恩也在这艘新式军舰上谋得了火炮测距官的职务。

    作为“德意志”号地参谋官。张海诺在舰上的职权仅低于舰长洛恩和副舰长卢克,由于有卢克这样一个从来不知道偷懒为何物的军官在,他每天地工作任务相对比较轻松:和卢克轮流检查各部门的工作情况。当然,有时候洛恩也会亲自参与进来;协助洛恩落实总参谋部和舰队司令部发来的各项指示工作,把这些信息汇总和归档,并且担负起上传下达的中间角色。

    在改进型雷达安装上舰之前,张海诺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解这艘军舰以及各部门军官和水兵上。在洛恩以及各级军官的努力下,舰上的大小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水兵们士气旺盛、心态乐观,各种设备运转情况良好。

    在完成水上飞机弹射器改装之后。张海诺随舰进行了两次海上例行巡逻,一次在波罗的海靠近波罗的海域,这里海况相对较好。“德意志”号在标准状态下甚至能够跑出26.3地航速――洛恩告诉他,这艘装甲舰在轻装试航时曾达到过28节的最高航速!

    另一次例行巡逻。“德意志”号则通过基尔运河进入到北海区域。20年代中后期完成扩建的基尔运河,不仅拓宽了河道,对两..进行了重新规划,给人一种简洁明快的感觉,而如今地“德意志”号同样具备这一风格:硕大的主炮塔和敦实的舰桥之外,甲板上随处可见宽敝的空间。就连舰尾两座4装鱼雷发射器也置于一个流线型的容器之内。看上去颇有超前设计意识。站在这艘军舰的甲板上。张海诺和普通官兵一道接受了来自沿岸居民地欢呼,看着男士们挥舞帽子、女人们抛来鲜花。看着那些孩童们随着缓慢航行地战舰快活地奔跑,他愈发觉得自己选择到水面舰艇部队来是更适合自己的――这与他1916年时地选择恰好掉了个个。

    “逆浪航行时甲板上浪严重――原因,舰体前部缺乏舷弧!”

    颠簸的船舱里,张海诺用钢笔在自己的航海记录上写下这样一行字。在基尔海军学校进修班的学习,让他掌握了许多之前不曾了解的专业知识。在大战之后的十余年间,各国在战舰设计上新思路层出不穷,工程师们在提高舰船性能方面不断进行着各种尝试和努力,战舰速度越来越高,对舰体设计所提出的适航性要求也相对提高,这时候相对平直的舰首显然已经不能适合远洋作战的需求――在历史上,除了不幸的“格拉夫.施佩尔海军上将

    外,另外两艘袖珍战列舰都40年代初进行了大西洋

    尽管舰艏存在一定的问题,但“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作为一艘远洋袭击舰仍具有自己的优势。张海诺在航行途中着重了解了它的动力系统,8man柴油机以及轮机系统在持续航行时表现稳定,舰上储备燃油3.500,15航速下续航力达到1万海里。

    从北海巡航回来之后,“德意志”号驶入基尔港德意志造船厂的船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检修,大多数官兵都休假去了,张海诺则和舰长洛恩一道留下来。在此期间,他梦寐以求的舰载雷达终于要安装上舰,出于保密性的考虑,这次改装是在对外封闭状态下进行的,而且上至舰长下至水兵,但凡知情者都被要求发誓不向任何人泄露这一秘密。根据来自海军司令部的命令,安装后的雷达天线必需确保不被其他舰船发现,这也意味着进出港以及附近有其他船只时,官兵们必需把它拆卸下来――这与历史上的一幕何其相似。

    在战争爆发之前,张海诺认为这样的保密措施是有必要的,但他还是从雷德尔那里争取到一条补充命令:假若军舰处于和敌人交战状态下,可由舰长视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公开使用这一秘密设备。

    数年后,当帝国元首直接下令必需使雷达处于绝对保密状态时,张海诺再一次据理力争,并且从这位对海军战术不甚了解的统治者那里争取到一道相似的补充命令。

    经常拆卸雷达设备固然麻烦,但张海诺和随后上舰的专业技术军官还是通过对这种雷达的实际使用为gema公司地专家们提供了一系列宝贵的数据。例如这种改进后的f型雷达对水面目标地理论探测距离达到15公里,但实际有效探测距离仅有10公里;对空探测距离理论>:80公里,但超过50公里它就无法分辨云|:

    通过海军参谋部向以鲁道夫为首的无线电工程师们提出进一步改进要求的同时。张海诺还通过详细的书面报告向雷德尔阐述了将雷达和火炮控制系统结合起来的重要性。为了证明德国海军传统火控技术在应对来自空中威胁时的软弱无力,他从海军航空兵司令那里“借”来半个中队的双翼鱼雷机――这些虽是不久前才从道尼尔公司生产线上的新飞机,但在性能上却和英国老式箭鱼鱼雷机相差不远,它们地主要目的是替海军培训大量飞行员。在这场小规模的空袭演练中,尽管“德意志”号保持高速航行状态并且动用了全部防空武器,却只“击落”了机,本身则被2训练用鱼雷击中,如果换成实弹。对于德意志级装甲舰相对薄弱地装甲是非常致命的。

    然而,这样地结果却未能让多数海军高层幡然醒悟,他们恪守大炮对决的传统思想。对这次演练的结果不以为然,却又以影响士气、消耗燃料和鱼雷等可笑的理由不想让海军部队进行更多这方面的实战演练。好在战略意识出色的雷德尔力排众议。他一方面下令技术部门投入专门地人力进行雷达火控方面地研究,一面要求工程人员对建造中地两艘沙恩霍斯特级进行相应的强化设计,但三艘德意志级却迟迟没有进行相关改造――它们宽敞地甲板留有足够的改进空间,张海诺甚至在随舰工程师的协助下对各个位置进行了实际测量和推算,并在“德意志”号的设计图纸上进行了标注,只待总参谋部下达命令和安排人力物资。工程师们就能在很短时间让这艘战舰的防空火力密度大幅度提升。

    “他们认为波兰空军不具备进行大规模空袭的能力。而元首保证德国不会同英国人交战!所以。他们认为在德意志级装甲舰上加装防空武器没有必要,而且还会影响到这些战舰的美观性!”雷德尔在回答张海诺提出的疑问时显得很无奈。

    张海诺不能也无法责怪雷德尔。因为他这个德国海军总司令并不是海军的独裁者,海军内部还有许多比他资历更老的将领,许多牵涉到政策和预算的事务都需要成立专门的委员会并征得多数将领通过,国防部则有权力撤换海军总司令并任命新的人选,这与希特勒在德国的地位是大不相同的――尽管自他上任以来就是支持雷德尔的。

    “好吧,如果他们一定要这样坚持的话!”张海诺以一种少有的、带有恶意的口吻说道:“德国海军不能被一群老古董缚住手脚,保守最终只会将到手的胜利葬送掉!”

    “海诺……”雷德尔似乎猜到了张海诺这话的意思,他主动安抚道:“将军们也是为了海军好,如今正值海军扩充的重要时期,每一个马克都应该花在最应该花的地方!”

    张海诺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些我可以理解,总司令阁下,但上一场战争时期我们遭遇到的不公正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在我的观念里,保守有时候是谨慎,可过于保守就会阻碍历史发展了!”

    雷德尔没有对他的这点见解表示赞成,也许如今的位置已经让他淡忘了十年多年的无奈,他异常严肃的说道:“海诺,记住作为一名德国海军人员,首先应该懂得服从,然后应怀有一颗正直而正义的心。最后,我有必要重申一遍,我不希望看到海军中有人卷入到政治中去!”

    这几句话,让张海诺从刚刚些许的失衡中找回自我――权力的诱惑实在是人们难以抵挡的,只要一有机会,它就会试着左右这些凡人,张海诺也不例外,刚才他心中甚至泛起一种报复的快意,虽只是转瞬即逝,但他确实差点受到了迷惑。

    “总司令阁下,正如我所一再保证过的那样,我个人对政治毫无兴趣,更不会成为其他人的政治工具!我只希望在下一场战争来到之前,海军能够避免那些不应有的错误!也许,不久之后我们就将获得一次实战检验的机会!”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