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6 13:37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23章 大有可为

达是一种利用电磁波探测目标的电子装备,它发射电标并接收其回波,由此来发现目标并测定位置、运动方向和速度及其它特性。

    很难说清究竟谁是第一部雷达发明人,美国人和英国人早期都进行过这方面的研究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现在人们普遍认为最早投入实用的军用雷达是由英国研制的,其中英国科学家罗伯特.沃森-瓦特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沃森-瓦特当时任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无线电研究室主任,20世纪30年代初曾领导利用无线电]极射线管接收和显示无线电回波,并计测电波从发射到反射回来的时间,从而确定电离层的高度。1935年1月,当他受英军委托研究利用电波探测空中飞机的装置时,充分利用已取得的研究成果,迅速研制出对空警戒雷达的试验装置。226日,沃森-瓦特为军事部门领导人进行雷达表演,雷达探测到了16公里外的飞机。后来经过改进,到1936年1月,沃森-瓦特雷达探测距离已达120里。小、观测距离较远等优点,为了对付夜间上浮的德国潜艇,英国人决定将雷达搬上飞机。1937年7月,世界上第一部机载雷达由英国科学家爱德华?鲍恩领导的研究小组研制成功。鲍恩等人从1935年开始研制机载雷达。在1937年年中研制出一部小型雷达,并把它安装在一架双发>.机地安桑式飞机上至9,|公里以外的水面舰艇。

    德国人在雷达方面地研究在初始阶段几乎出于同一起跑线上,早在魏玛共和国时代,一家由德国海军赞助、大战时期潜艇指挥官梅顿斯上将创立的gema公司就在秘密从事雷达的研发工作,到了1935时,他们成功研制出了德国第一部实用雷达seetakt,82厘米,天线为水平或垂直的偶极子阵列天线。seetakt型雷达既可用于陆上,也可用于水面舰艇。然而。纳粹德国的领导者以为自己掌握的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秘密技术,因而严格对外保密,并且放缓了发展速度。殊不知这个举措让德国的雷达技术渐渐落在了自己地老对手后头。

    ****************************

    返回柏林之后,张海诺和雷德尔在自己的去向问题上产生了一些分歧:张海诺希望到一艘巡洋舰或是新服役的装甲舰“德意志”号上担任部门军官。雷德尔则希望他暂时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海外项目部地工作上――他告诉张海诺,希特勒向他保证,德国很快就能突破凡尔赛和约建造潜艇和大型战舰,海军航空兵也将重建。有鉴于此,他希望海外项目部能够加快在潜艇和航空兵方面的发展进度,各种武器也应从试验阶段尽快投入实用。

    仔细权衡之后。张海诺尊重了雷德尔地决定。但同时也提出一个新的要求:授权自己参与德国海军的各项技术研究。包括最机密的项目。

    同样经过一番权衡,雷德尔答应了张海诺的这个请求。在重新任命他为海外项目部主管的同时,还给了他总参谋部特别技术监督员地头衔――这也等于给了张海诺一把通往德国海军内部最机密地技术研究领域地钥匙。不出意外的,张海诺很快注意到了gema公司地电波探测研究项目。

    一直以来,张海诺就在有意识的招募无线电方面的专业人才,并在施奈德造船厂研究部门下面建立了一个小规模的无线电组,这个无线电组最初只有7名曾在军队中担任通讯官或者电台维修技师的人员,依靠从德国黑市上弄到的无线电台和技术资料研究和仿制军用无线电,后来还从德国引进了数名教授级的专业人员,从而开始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到了20年代末期,这个研究小组规模逐渐增大,并已能够自行无线电设备,施奈德造船厂旗下船只上都配备有这种通讯设备,并通过实际运用不断改进和完善。

    在1929年前后,张海诺正式向这个|:.电波探测设备的要求,但至今仍未取得显著的成果――这一度令张海诺非常担忧,如若德国的雷达技术像历史那样落后于对手,战争中哦功能被动挨打是在所难免的。遗憾的是,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更不记得那些和雷达技术有关的诸多科学家的名字。

    在向雷德尔请示之后,张海诺获准前往gema公司视察那里的技术和研发情况。

    眼里,这只是一家普通的无线电设备生产企业,但任设备齐全的大型研究室和多达数百人的研究团队时,都不会觉得这里进行的只是简单的发报机研究所。在这里,张海诺欣喜的看到两种处于试验阶段的雷达――e型和f型,尽管这两种雷达无一例外的体积庞大、运作复杂,但它们毕竟是领先时代的科技产品。张海诺心想,如今在英国的某个地方,英国科学家们大概也在围着这样笨重的机器忙碌吧!

    因为得到来自德国海军高层的指示,gema公司的技术负责人鲁道夫博士向张海诺认真介绍了这两种试验雷达的运作原理和大致性能。对于波段与阵列天线这样的专业名词,张海诺不甚了解,好在他知道如何评价一部雷达性能好坏:探测距离、探测精度和抗干扰能力。

    如今这两种试验性雷达。只在工作原理上有些许不同,鲁道夫博士告诉张海诺,e型在试验中能够探测到10里外地飞机。f型探测距离达到12公里,但极易受到天气干扰,至于探测海面目标,两种距离都还不超过6公里,且受海浪的影响极大。

    尽管这样地试验雷达原始且性能不尽如人意,张海诺却已分外乐观了,唯一不好的消息,是因为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gema公司民用产品销量锐减,研究部门的费用已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一些新的技术项目不得不推迟。

    返回总参谋部之后。张海诺很快向雷德尔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详细阐述了雷达这种工具左右战争进程的巨大作用。并强烈要求海军部加拨资金用以扩大这个研究机构的规模,并从人员和设备等方面给予积极地支持。

    尽管希特勒允诺下一财政年度至少增加一倍的军费,但如今海军的经费还是相对拮据地,尤其是在德意志级装甲舰第2第3艘

    就在热情如火的忙于海军事务的时候。张海诺收到了来自总理府的邀请。这一年多以来,他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进修班和训练舰上。除了借爱琴海财团和施奈德造船厂的名义不断给予他经费支持之外,就没有再去过慕尼黑。当希特勒就任帝国总理地时候,他只是从遥远地南美发回了一封贺电,回国之后,他也没有主动去总理府攀关系。人们发达之后似乎都不喜欢从前地那些穷亲戚,正因如此,张海诺采用的是相反地策略:等。

    表面上看,张海诺最近一段时期对国社党的贡献近乎于零,但当国社党还是一个小党派并且屡屡受到资金困扰的时候,他一次又一次送来宝贵的援助;当国社党迅速发展并向国家政坛前进的时候,他又替其争取到了财团、工业家甚至是海军总司令的支持;尽管在冲击总理宝座的最后阶段,希特勒不辞辛劳的奔波讲演、工业巨头们的大力支持以及和前总理巴本的政治联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却没有从前那种患难见真情的味道。更何况,张海诺在国社党高层还有颇高的人缘:鲁道夫.赫斯、汉夫施坦格尔以及“汉斯.洛梅斯特”都是好友级别的人物,和恩斯特.罗姆、戈培尔等也有较为融洽的关系。

    鱼儿上钩了,张海诺却不是个贪心的渔夫。他在第一时间向雷德尔汇报了这一情况,并允诺自己只是以私人身份前往总理府觐见这位昔日老友,而且他本人虽然同情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但绝不会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更不会在海军内部替他们扩大影响、拉拢官兵。对此,雷德尔深表满意,同时他也感到海军需要这样一扇和总理府私下交流的窗户,所以欣然调派自己的座车送张海诺前往赴会。

    张海诺与希特勒两人时隔19个月之后再次见面的地点,>府最重要的房间:总理办公室。在外人看来,一个海军少校能够进入这间房间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更不要说两人独处一室进行一个半小时的交流,但在张海诺看来,这只是自己当年投资所获回报的一种形式而已。

    一见面,希特勒果然责怪张海诺这么长时间没有去慕尼黑看望老朋友们,但也对他附信送来自己绝大部分薪金的行为表示了感谢。当然,另一件事他没有说,那就是奥托和施奈德在张海诺的指示下以爱琴海财团以及施奈德造船厂的名义先后给予国社党高达百万美元的资金援助,并且每次当面向希特勒转交支票时都免不了大大夸奖一番张海诺这位忠

    的“中间人”。

    虽然自己不能抽身的理由早已在书信中言明,但张海诺这次还是当面解释了自己在进修班苦学技能以及随“格森”号训练帆船远航地情况。并告知他自己如今的理想就是一名优秀的水面舰艇指挥官。

    喜欢在自己地素描本上画大军舰的帝国总理,对于张海诺的这一理想赞不绝口,他允诺等张海诺当上了舰长。他一定要乘坐其指挥的军舰出一次海,体验一下驰骋大洋的美妙感觉。稍后,他又关切的询问了有关海军进修班和远航的一些情况,并请张海诺向他介绍德国海军目前都有那些舰只,以及这些舰只的相关信息――大小、火力、舰龄等等。很显然,在德国海军现役地数十艘舰艇中,他对几个月前新入役的“德意志”号装甲舰最感兴趣,就在这艘战舰服役的同一天。他还参加了b号舰“舍尔海军上将”号地下水仪式。

    以一种常态的口吻,希特勒在交谈中间忽然插话问张海诺愿不愿意在现今地政府中任职――他可以替他安排一个显赫的位置。和当初受邀加入国社党一样,张海诺婉言谢绝了这一邀请。对于成为帝国总理的希特勒,他采用的充满敬意的语态和不卑不亢的说话方式。这也是他早已设想好地。

    这一次,希特勒没有表现出任何地不快,轻巧而自然地换到了另一个话题上。在后面的谈话中,他不经意地提起了自己当初的许诺――一旦自己得势,张海诺将成为海军的重要将领。

    为了避免这个政治上的暴发户直接插手海军事务而引来海军高层的不快,张海诺一再表示自己信仰通过不断提高自身能力和对海军的贡献获得晋升。而且海军高层尤其是海军总司令在这一方面是非常正直的。

    在这个问题是航。希特勒看出了张海诺的顾虑。他宽慰在自己落魄时仍给予自己支持的党外友人: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插手海军事务。这样的保证张海诺并没有当真,就在几个月之前。这位帝国总理也是这样信誓旦旦的向海军总司令保证:德国绝不会同英国、日本或意大利交战,海军舰队的建立只用于防卫欧洲大陆,然而事情的发展如人们所熟知的那样,德国海军并没有获得足够的时间来重整军备。

    如果希特勒能够一直正常交流这些问题而不去讲起他的那些政治主张,张海诺的心情会较为愉快一些,但他的这个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话题说着说着终究还是跑到政治斗争和犹太人的问题上。在获得选举胜利之前,希特勒曾有那么一段时间绝口不提反犹主义,那是因为他当时需要社会各阶层的支持,如今不但成为帝国总理,而且通过国会得到了他想要的权力,他便又老调重谈,而且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张海诺只好耐着性子听完这些落后而反动的思想,他所获得的回报,就是和帝国总理及一干部长大员们共进午餐。

    布置精致的餐桌上,银质餐具和丰盛的食物对张海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倒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让他很感兴趣:紧随希特勒入主总理府而一夜飞黄腾达之徒谈笑风生,这里踌躇满志的有之,小人得志的亦有之。相较之下,只有张海诺在这群老熟人中地位最低。仅在几个月之前,他的海军尉官的身份还颇让国社党徒们羡慕,如今却成了最不起眼的角色。

    离开总理府之后,张海诺径直返回海军总参谋部,帝国总理权势虽大,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却常常帮倒忙,因此不论潜艇、航空兵还是雷达技术,张海诺还得靠自己的努力来解决。不过对于现在的德国海军来说,帝国总理倒不至于那样一无是处,至少在年末举行的年度财政预算会议上,他替海军争得了3于1933度的军费开支,这一增长速度基本和陆军持平,另外在他的支持下,海军航空部队在国防部制定的新框架中得以保留,而陆军航空兵则拥有相对独立的地位――没有戈林这个空军出身的大人物,德国空军独立成军的时间被推迟到了1935,但各种新式战斗机和轰炸机依然在诸多有识之士的努力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而帝国总理也表现出一个战略家应有的眼光,他任命一批大战时期曾在航空部队担任中高级职务的军官负责重新组建航空部队事务,其中有三位后来成为德国空军的骨干人物:一战时曾担任第7军团航空队指挥官胡戈.施佩勒上校,一战时曾任第34驱逐机中队指挥官的罗伯特.冯.格莱校,以及大名鼎鼎的红男爵之表弟、柏林工业大学工程博士里希特霍芬。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