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6 13:36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21章 爱琴海财团

约股市的崩盘,是1929年世界性:多人在最初一段时间还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这只是非常普通的一次股市震荡,但是日复一日,股价向着一个无底的深渊滑落,不久之后便出现了第一批破产者――那些依靠贷款进入股市的人开始因为资金被套牢而无法偿还到期贷款或者贷款利息,另一些通过贷款和发行债券投身金融市场的企业也同样面临着财务危机,即便是以自有资金进入股市的个人与企业情形同样不容乐观,他们的身家随着股价的持续下跌而大幅度缩水。

    进入秋天之后,股市灾难的连锁反应逐渐在全美国范围内显现出来――第一批破产者申请破产清算和破产保护之后,发放贷款给他们的银行、企业和个人的损失便无以弥补,于是紧接着出现了第二批受此影响而遭遇财务危机或者直接破产者,整个过程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的人和公司越来越多。

    当倒闭破产之风在全国范围内蔓延之时,作为美国最大的咖啡企业全美咖啡,却因为在危机到来之前将自身的账款减小到最低程度和大量增加流动资金而成功避开了这场危机。到危机爆发时,全美咖啡在美联储纽约银行、第一国家银行、纽约国家银行、汉诺威银行等大型银行的存款达到670美元,此外还购入了大量的黄金和美国政府发行的国家债券――因为这次经济危机由金融市场为源头等特点,美元并未出现明显贬值,黄金和国家债券所受影响甚小,因而许多大型财团都采用了相似的举措来规避这场可怕的经济风暴。

    尽管全美咖啡在纽约股票交易市场地价格下跌了百分之三十,而整个公司因为债务人破产而无法收回的账款约有12万美元。但因为公司财务状况良好,并在年底顺利实施了分红方案,张海诺、巴尔巴斯和卡莱伯这三大股东的损失非常小,而全美咖啡也因为握有大量流动资金的优势,从1930年春天开始收购那些破产或.=公司和化工企业为第一目标。

    当初张海诺等主要投资者联名要求将他们投入股市的近2500美元资金分三批撤出股市采用和全美咖啡相同的保守策略时,格雷厄姆-纽曼公司的两位经营者曾非常恼火,因为他们此举实际上违反了最初制定的投资者不干涉经营细节的约定,但是股市崩溃前地种种异常还是让他们在4之前即将这个基金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资金转为现金、政府债券和变化波动较小的金银期货上。因而当股灾来临之时,他们也成为纽约各基金公司中受损最小的一个。尽管如此,经营者们还是对没有完全从股市撤资感到懊恼。因为估计到短期内金融市场缺乏可操作性,在的全体股东大会上,以张海诺为首的12位投资者从基金公司>:2100万美元的资金――待股市稳定之后

    为了更好地利用这2100万美元巨资.=森、奥托、沃尔夫、吉瑟尔等10位艇员代表以及卡特.丹纳曼之娅决定成立一个全新的投资公司来进行运作。考虑到当初是在爱琴海域藏匿潜艇和发现沉船宝藏,赫森提议新公司以爱琴海为名。随后获得一致通过,最终正式定名为爱琴海投资有限公司,内部称“爱琴海财团”,之前担任全美咖啡首席财政顾问的阿尔拉德转任该财团首任总经理,奥托.冯.格伦布考担任财团执行总裁。

    张海诺和阿尔拉德一致认为这些在经济危机中最先倒闭的企业往往不具备收购价值,因而新财团成立之后并不急着在美国大肆收购那些倒闭或者濒临倒闭的公司。为了更好的收集有关信息,他们在纽约、费城、波士顿等地公开招聘了为数300人的职业调研员,这些调研员的任务就是想方设法打探那些面临清算、拍卖或是已经陷入财务危机的企业规模、业务、特色等各方各面地情况,并将这些资料汇总送到总部设立在纽约曼哈顿商业区的爱琴海财团营运总部。

    1930年上半年。爱琴海财团在张海诺、阿尔拉德和奥托的决策下成了三笔收购,包括一家电子设备工厂、一家之前从事橡胶加工业务的工厂和布鲁克林区地一家广播电台,总花费仅36万美元。

    1930年夏天,因为施奈德造船厂扩.|_设施的需要。海财团将200美元投入到这家造船厂,这笔资金迅即解决了造船厂一度面临的资金问题――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造船厂1929年度开工建造的一艘万吨级货轮和两艘中型货轮因为买家无力支付后续资金而转由施奈德造船厂自购,这一变动短期内占用了造船厂大量的流动资金。在新的注资到位之后,施奈德造船厂旋即开始了军用舰艇制造区的扩建工程,工程预计耗时16个月,完成后造船厂可同时开工5轻型军用舰艇艇,另4秘密的潜艇生产线,而在智利投资兴建的分船厂也将在年内竣工,除可维修中小型舰船之外。还可同时开工建造2小型军舰和2艘中型潜艇。

    从1930年秋开始,张海诺将爱琴海>.|托和总经理阿尔拉德处理,自己坐起了“甩手掌柜”。事实上。他之所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德国国内,是因为小胡子和他的国社党在政界地影响力正在迅速扩张,但是缺乏了戈林这个在上流社会颇有人缘的家伙,希特勒在政坛上更进一步的企图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阻碍,人气和资金是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

    回到柏林之后,张海诺向雷德尔汇报了最近海外项目部地工作进展――u-1的工程非常顺利,后期~.||的正规艇员正在萨尔瓦多利用替巴西海军调试新潜艇的机会进行训练和磨合,雷德尔本想任命张海诺为这支秘密潜艇部队的指挥官,但他婉言谢绝了,并且推荐赫森担任这一职务。不久,“在战争末期接受特殊使命潜伏在巴西”的罗德里克.冯.赫森重新加入德国海军,因为这一“特殊使命”涉及机密,连所谓调查委员会也免了,甚至为了嘉奖赫森这12来“敬职敬责的工作”,海军部在他返回海军的次日便正式晋升他为海军少校。在潜艇部队正式组建之前,他的职务是“海军总参谋部水下技术部主管”。

    接下来。张海诺开始积极安排希特勒和雷德尔的第一次非正式会面。雷德尔无心卷入政治,但如同历史所记述地那样,他对国家社会主义运动是怀有好感的,因此同意以私人身份在柏林和这位未来

    之星见面――此时希特勒脱离奥地利国籍的申请已获批准,由于还未取得德国国籍,他处于一种非常奇特的无国籍状态,因而不能参加获得德国国会的议员选举。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国社党在政治活动中的精神领袖――在1932年总统~下从不伦瑞克获得德国国籍,还迅速当上了该州的州议员,紧接着便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只是在最后的对决中输给了兴登堡,这些都是后话了。

    张海诺很快将海军总司令雷德尔愿意展开私下接触的消息带给希特勒,小胡子非常兴奋,他手舞足蹈的告诉自己的心腹们,“我们将获得海军的支持!那些富有的造船企业主们不久便会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

    就事态发展的进程来看。小胡子地这一断言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张海诺在柏林郊区觅得一处位置上佳且经过豪华装潢的庄园,然后以爱琴海财团的名义买下,希特勒和雷德尔地第一次会面就安排在这里。

    此外。张海诺还特意发报让奥托这位财团总裁和施奈德老爹从美洲赶来柏林参加这次颇具历史意义的会面。

    1931年1月的一天傍晚,雷德尔的豪华版梅黑色赛德斯和希特勒红色梅赛德斯先后驶进柏林郊区的这处庄园。在主人布置典雅的书房里,身着便装的雷德尔和希特勒单独谈了一个多小时,两人走出书房时的表情都是轻松而愉悦的,之后一群人在庄园里同桌进餐――雷德尔原本打算和希特勒见个面就走的,显然是某些因素让他改变了主意。

    在晚餐结束之后,包括雷德尔在内地“客人们”又在客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在有关目前经济困境的问题上,希特勒不仅没有像对公众讲演时那样抨击那些大资本家、大财阀,甚至对犹太商人们也“嘴下留情”,而是提出以诸如建立公路网、大规模生产小型经济汽车、扩大海外贸易和重振军工产业等更为平和的方式改善来扭转目前地局面――这些举措显然是有意迎合在场者的身份和立场。将海军统帅、财团总裁以及造船厂老板“一网打尽”,其政治手腕的精明之处可见一斑。

    在重整军备的问题上,希特勒却又体现出他一如既往的大胆和坚定。“砸碎枷锁”、“让德意志回到一流强国之列”、“重新建立一支不但能保卫德国。还要让所有敌人为之胆寒的强大军事力量”,这些都是军人们敢想而不敢言的话语,雷德尔也不例外。作为当今的德国海军总司令,雷德尔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海军不因为违反条约而给德国带来麻烦,因而当希特勒的严辞实在过于激进时,他还是会礼貌的趁对方说话间隙提醒一二。只是希特勒的发言实在过于流畅,留给他人插话的机会少之又少,他俨然成了这个客厅的主人。。

    晚上9点,雷德尔起身告辞,临别时希特勒甚至亲自将他送到车库,两人礼貌的道了别。临别之前雷德尔并未就今晚的谈话作出表示,但他最后一句“期待下一次和你会面”,还是让人能够大致揣摩出他当时的心态。

    作为这座庄园的“主人”。奥托盛情邀请希特勒及同行人员小住,张海诺和施奈德老爹也分别以客人身份留下。当晚,一群人聊到临近午夜还意犹未尽,依照张海诺地事先安排,奥托和施奈德老爹则分别向国社党提供了15万和12万美元的捐款。1930时,德国经济危机不论规模还是后果都超过了这场危机的源头美国,金融市场迅速崩溃,大批公司企业因为无法偿还外国贷款而倒闭,就连道尼尔这样的老牌飞机公司也面临着严峻的财务危机,27万美元对于国社党而言可是绝对款”。

    拿着汉诺威银行见票即兑的现金支票。希特勒再一次表现出他惊人的表演天赋:对于30岁出头的奥托,他以一个亲密友人的姿.u己得势之后会给予奥托和他地财团巨大的便利;对于60岁的爹,他代表德国郑重其事的向其致谢,允诺一旦德国重振昔日的庞大商船队,订单将源源不断的送往施奈德造船厂。

    次日上午,一行人在庄园共进早餐之后便相继告别,张海诺和希特勒同乘一辆车前往慕尼黑。在路上。张海诺向希特勒介绍说施奈德老爹就是自己在巴西工作时的造船厂老板,之前已经多次通过他向国社党捐款,且是一个全心全意支持德国复兴地纯正“雅利安人”,对此希特勒十分高兴,并且给予了施奈德老爹极高的评价。对于爱琴海财团,张海诺的介绍不多,只是向希特勒保证,这个财团的成员都是纯正德国人,绝无犹太人参杂其中。而年轻的财团总裁冯.格伦布考则来自于巴登的显赫贵族家庭。

    对于张海诺能够结交实力如此雄厚的朋友,希特勒坦言对他刮目相看,并希望他能够通过各种途径为国社党和大企业家们牵线。这,正是历史上赫尔曼.戈林所扮演的角色。而在国社党上台之前,他在这一方面做的确实出色,尤其争取到了克虏伯、蒂森等工业巨头地支持,令国社党和希特勒在竞选上得益颇多。

    在慕尼黑,国社党的党部已经迁移到新近落成的“褐色大厦”,这座用特种捐款、希特勒集会的收入、赠款及党费购买和装修地大厦代表了纳粹党的实体和义务。

    希特勒、赫斯、戈培尔、斯特拉塞尔和“汉斯.洛梅斯特”的办公室设在二楼,除了希特勒之外,4均在1930年的夏季大选中获任德国国会议员。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帕齐希于年前升任海军谍报组总负责人的关系,张海诺秘密替埃德文的假身份“转了正”。即将官方档案中的照片、体型特征等相关记录进行了更改,并将汉斯.洛梅斯特从前的相识一一遣散:愿意举家移民美洲的给予安家费,不愿离开地则以各种形式“人间蒸发”。最后。执行相关任务的谍报人员也将全部奉调常驻巴西,他们的家人也一并移民美洲。

    这样,国会议员兼国社党党卫队领袖地真实身份被识破的可能性便大大降低了,但若要再上一道保险,普鲁士秘密警察部门是张海诺作为后来人所知的最佳目标,以目前国社党国会第二大党派的实力和地位,距离这个目标并不遥远。

    元首在“褐色大厦”的办公室很宽敞,这应该是他有史以来用过的最舒适的一间办公室,整个房间呈红棕色,许多细节如地毯、吊灯和沙发都带有希特勒最喜欢的剧院风格。这里的窗户通至天花板,站在窗户前可以俯瞰科尼希广场。办公室内有一墨索里尼的半身大塑像,墙上挂着许多画,其中之一是腓特烈大帝,另一幅是元首所

    团首次进攻弗兰德时的情景。

    怀揣从爱琴海财团和施奈德造船厂那里获得的大笔美元资助,希特勒一回党部就迫不及待的将赫斯、戈培尔、罗姆、“汉斯.洛梅斯特”这几位心腹大将召到办公室描绘他的宏伟蓝图去了。虽然没有可以说明,但未能参加这个会议的人显然都是被排除在国社党核心层之外,这其中也包括国社党在北部地区的主要负责人格里格尔.斯特拉塞尔。史学家们对此人的评价不一,有人认为他在1932受到军人内阁总理施莱彻尔引诱而使国社党险遭分裂,最终被希特勒开除出党。也有人认为他满足于让国社党在政府中扮演一个辅助角色,个人失败后主动离开国社党。

    另外,格里格尔还有一个弟弟奥托.斯特拉塞尔,此人在国社党是个“异教徒”,他的社会主义信仰往往和希特勒地理论背道而驰,他宣扬破除偶像崇拜的观点,希特勒却一直在强调自己是党内独一无二的领袖,是国社党的精神象征,1930年初,:l那时他的哥哥格里格尔还是希特勒的忠实追随者。

    另一个失意者则是海因里希.希莱姆,党卫队全国副领袖。在他刚刚加入党卫队的时候,这支队伍仅有300成员,到1930年时就已超过人,而且运作效率大大高于罗姆的冲锋队――这时党卫队已经从隶属于冲锋队的一个组织脱离出来成为一支独立部队。自恃对党卫队地建设出力颇多,希莱姆开始不安分于他的副领袖职务,他暗地里鼓动柏林褐衫党叛乱。以此来削弱党卫队全国领袖“汉斯.洛梅斯特”在元首心目中的地位,好伺机取而代之。

    然而,希莱姆低估了自己对手的实力以及元首的智慧。柏林的褐衫党徒造反,理由是他们挨饿、工作负担过重,在与警察和赤色分子的殴斗中,常常受伤或被逮捕。他们不愿只为党地集会站岗放哨,在他们的条要求中,包括增加经费的合理要求,这些要求被上级否决后。这一支部队气得发疯,袭击了由党卫队把守的地方党部。希特勒亲自出面干预后,叛乱很快便告平息。在武装的冲锋队员陪同下,他视察了党卫军的各个开会据点。号召大家和解。他像一位病人和一位容忍的父亲那样,又是恳求,又是许诺,又是斥责。他很少谈到褐衫党徒的7项要求,只把它当作个人问题处理,号召人们忠诚于他。然后他便宣布,他自己是党卫军的总指挥。这一宣布博得了党卫军地高声喝彩,同时也象征着这次短暂的叛乱业已结束。

    宣布归宣布,希特勒却无意真正指挥党卫队,“汉斯.洛梅斯特”依然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为了避免冲锋队和党卫队之间的摩擦。希特勒还明确规定任何冲锋队领袖都无权向党卫队发布命令,党卫队废除了原先地十人编制,建立起与冲锋队的职衔和编制相类似的组织机构。并且和军队的级别相对应。希特勒还特别指示,党卫队不要再在冲锋队内招募人员,而是应从冲锋队中挑选优秀的人员输送到党卫队中,其输送人数应占各地区规划中的党卫队人数的半数。

    这样,党卫队实际上获得了一个和冲锋队相当的地位。以这次褐衫党徒叛乱为契机,埃德文旋即在党卫队内部进行了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革去一批不称职和不服从约束的中层指挥官,并在短短两个月之内对党卫队进行了一次极为严格纪律整顿,精简后地党卫队顿时面目一新。希莱姆虽然仍担任党卫队全国副领袖,但是他的得力助手们纷纷被踢出党卫队或是干脆被开除出党――党卫队下属的党内情报科在这次行动中崭露头角,而这个组织也是希莱姆一直以来万分垂涎却碰触不得地。

    经过整顿的党卫队,在1930年夏季>]中表现令人耳目一新,他们既不像罗姆的冲锋队那样四处惹祸,又能不遗余力的完成上级交待下来的任务,多次受到希特勒的褒奖。

    在目前希特勒的核心圈中,也并不是所有成员都能得到他的信任和支持,恩斯特.罗姆就是这样一号人物。在希特勒的眼里,冲锋队主要是一个保护群众集会、宣传政治忠诚的工具,然而罗姆及其冲锋队的领袖们却要把他们的队伍搞成真正的军队,并配以足够的武器。这样的分歧几乎是从冲锋队成立伊始就存在的,罗姆曾因此短暂的离开了国社党――前往玻利维亚曾协助共和国与巴拉圭作战,他的再次回归虽然是以同意将冲锋队只作为受纪律约束的游行部队,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希特勒的领导艺术之一,是在他的亲密的政治伙伴之间经常变换政治权力的中心,以防止权力过分集中于某一人而出现劲敌。一切大权由他独揽,不允许出现任何限制他独断专行的政治组织和法律机构,而随着冲锋队的规模与日俱增并逐渐和各个部门产生摩擦,罗姆终究会成为那个对希特勒独裁统治构成威胁的人。

    张海诺这次在慕尼黑呆足了一个星期,他用自己的双眼观察这个政党的办事机构和行事方式,观察德国民众在经济危机中的处境和心态。正如史料所记载的那样,经济萧条造成数以百万计的德国人失去工作,大批贫民甚至得不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这一情形的灾难性影响甚过于1921年那次货币崩溃带来的危机,也为~|带来了广泛的市场。

    一个月之后,爱琴海财团在美国展开了该财团自建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行动,这一次收购的目标直指在美国造船界排名前20费城威廉克朗普父子造船厂。这个曾经为美国海军建造过前无畏战列舰“缅因”号和首艘无畏舰“南卡罗来纳”号的造船厂从20年代初期开::落。在这一场迅速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开始之前,该造船厂从银行和金融机构贷入大批资金用于升级和改造设备,全部改造工程已经结束,然而在经济大萧条的影响下,自1930年以\道的小订单,没有收入,也就无从偿还高额贷款,这家百年老字号的造船厂也和危机中数以万计的企业一样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经过两个星期的谈判,爱琴海财团以80万美元的价格购.克朗普父子造船厂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并注资170美元以偿还该造船厂的债务以及维持正常营运,虽然它名义上仍是一家美国造船厂,但建造大中型战舰的经验已经开始为德国海军所用!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