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5 13:18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18章 礼物

 如何安排莱茵哈特.海德里希的问题上,张海诺最初的去巴西或者美国负责情报工作,但在与他进行过几次长谈之后,张海诺最终将他推荐到了海军参谋部下属谍报组英国情报科。

    1928年12月19日,海德里希登上了前往英国的轮船,他的新护照上写着哈斯克.鲁杰里,来自拉脱维亚的马术表演师。

    虽然英国并不遥远,但张海诺总算给这个潜在的危险份子找到了一个较为理想的职位,他觉得只要不让这人接触到纳粹思想以及阿道夫.希特勒、海因里希.希莱姆之流,他成为“恶魔”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至少不会成为纳粹内部的掌权者之一。

    忙里偷闲的时候,张海诺的最佳去处依然是雷德尔在提尔皮茨沿河大家的公寓。雷德尔夫人显然很喜欢听他讲的那些天方夜谭式的故事,而她精湛的厨艺也是张海诺所倾慕的;雷德尔依然很忙,但两人仍经常探讨和海军建设有关的话题,张海诺“超前数十年的认知”也的确给了雷德尔不少启发――舰用雷达、两栖登陆舰、反潜直升机以及航母编队作战,在这个时代听起来有点像幻想小说家的预言,但它们的技术在当时来说并非不可实现的。

    不过,任何一个像雷德尔这样务实的海军将领都不会将海军复兴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这些新奇的事务上,张海诺逐渐了解到雷德尔的想法依然和当年的威廉二世颇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建立一支足以和英国海军抗衡的舰队,一战将其击败,最终为德国创造一个崭新地海权时代。

    这时候。张海诺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历史上的“z计划”,这个由雷德尔制定、希特勒拍板的计划可谓是雄心勃勃:作为一名传统的海军将领,雷德尔在一战前后的经历让他深受舰队决战思想的影响,而第三帝国的元首大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权份子,在这个童年一直梦想成为艺术家的奥地利人地画作中,时常可以看见大型军舰的影子――希特勒十分喜欢大型军舰,或者说是迷恋或痴迷。德国要建造能象征日尔曼人精神和优秀品质的巨型战舰,一直是他的梦想。

    如果留给雷德尔足够的时间来完成z计划,德意志第二帝国未竟的梦想也许还有实现的机会,但是从德国战略资源和经济模式地角度出发。它根本无法在和平时期承担这样一个庞大的海军建设计划――除非从周边国家获取大量的资源,而这又促使战争的爆发,德国海军在这种模式下的建设便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

    这个问题,同样是张海诺长久以来所考虑的:走潜艇和袭击舰路线必须在开战之初就将英国赖以生存的海上航线掐断,让这个庞大帝国在还未充分动员之前就窒息而亡,一旦英国海军像历史上那样投入大批反潜力量并利用优势的主力舰队扼杀德国的水面袭击战,二战德国海军地困境将再次重演;走航母路线。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优势在于海上制空权,劣势则源于航母的昂贵造价以及所需的护航兵力,如果战争依然在1939年爆发,德国海军根本不可能|=数量地驱逐舰和巡洋舰,北海恶劣的海况也是一个不利因素;走战列舰路线的话,那么又绕回到了二战时期的老路。

    除了这几方面的顾虑之外,张海诺还需要正视一点,那就是他目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海军上尉,德国海军建设的路线根本由不得他来选。他所能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和雷德尔的私密关系影响他在海军策略上的决策。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有利因素”,那就是和阿道夫.希特勒很熟。

    11月初,张海诺这个特别项目组负责人得到了海军总参:一辆二手梅赛德斯。虽然远没有雷德尔那辆拉风,但张海诺还是兴冲冲的开上它在柏林城内转了好几圈,然后从柏林出发开车直奔慕尼黑。这一次,他在国社党部大门口没有再受到阻拦,并且很快见到了几天前刚刚度假回来的希特勒。

    当身穿海军尉官制服地张海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希特勒依然是笑脸相迎――尽管他不久之前还向赫斯和“汉斯.洛梅斯特”抱怨说这个家伙在作出这么重要的决定之前也不跟自己商量商量,但在“汉斯.洛梅斯特”的劝说下,他脸上的不快才一扫而尽,并且决定通过张海诺这条线想办法搭上海军部高层。

    海军在国内的势力远不及陆军,但若能获得海军高层的支持。不仅有利于扩大国家社会主义思想在海军的影响力,还能通过海军将领们结交那些长期为海军提供装备、建造舰艇的大企业家,他们可个个都是有钱的主。随手一笔捐款就比国社党辛辛苦苦搞一场群众集会的募捐更多!

    “海诺,祝贺你如愿回到德国海军部队任

    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希特勒郑重其事的从自己下一个约有成年人手臂那么长、宽和高都和手肘差不多的方形木盒子,然后将这个外表经过刷漆处理的盒子放在书桌上,并示意张海诺打开。

    在打开盒子的那一刹那,张海诺是如此的惊讶,因为那里面竟摆着一艘偌大的木质军舰模型。它的做工非常精致,炮塔、舰桥、桅杆、烟、舷侧炮廓甚至是锚链无不栩栩如生,在它舰首和两座桅杆顶部,还各有一面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的海军战旗!

    “是塞德利茨号!”张海诺欣喜的转过头看着希特勒,虽然离他最后一次见到这艘“不沉之舰”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但他却不会忘记这艘战舰的舰型和布置,模型下的“三鱼”舰徽更是让他对那段岁月感怀颇多。

    希特勒背着手,一脸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和善的微笑:“是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地‘不沉之舰’。光荣而伟大的‘塞德利茨’号!”

    “尊敬的元首,真是太感谢您了!”这是张海诺在希特勒面前所说的最衷心的话语,这么多年来,他虽然常常将塞德利茨挂在嘴边,却一直未能拥有一个像眼前这样精致的模型。当他再一次审视这个模型时,愈发觉得它的各个部位是那样的贴近实物,简直就像是按照比例将真正的塞德利茨号缩小了。

    希特勒素来不推脱别人的感谢,这一次也不例外,他指着模型说道:“这是我拜访一位朋友时在他书房里见到地,想起你曾在这艘军舰上英勇战斗过。便开价将它买下。我那位朋友起初还不情愿,但在听说过你的事迹之后便欣然转让了!”

    张海诺一边重新合上盒子,一边如希特勒所愿的那样说道:“这是我最近几年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尊敬的元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了!”

    “海诺,你为党做了那么多贡献,这就算是我个人对你的一点谢意吧!”希特勒请张海诺坐下之后,自己也回到书桌后面那张宽厚地大椅子上。赫斯适时的为他们送上咖啡,并在希特勒的示意下在张海诺旁边的沙发上落座。

    “海诺,我听汉斯说过你上次来这里的事情,那时我回乡下度假去了,很抱歉让你空跑了一趟!”

    希特勒今天的语气是如此的友善,张海诺都有些不习惯了,他随即说道:“我上一次来原本就有些冒昧,还好洛梅斯特先生替我解了围,不然就要被元首的卫兵阻拦在大门外了!”

    “哈哈哈!这点我也听汉斯说过了!”小胡子并无恶意的笑道。“近两年加入我们党地新人很多,所以呢,你应该常来看看我们这些老朋友,一方面也好结识一下这里的新朋友!”

    张海诺首先接受了这种委婉的批评。然后解释道:“最近两年忙于一笔大生意,实在抽不开身来!如今生意忙完了,回国时恰好听闻在‘塞德利茨’号服役的旧友荣升高位,于是跑了一趟海军,回来时就穿上这身军服了!”

    “那么说我们地海诺最近运势可真是不错啊!”希特勒若有期待的说。

    “运气使然!”张海诺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取出一个信封,“这里是3美元的银行本票,是我最近两年奔波忙碌的最大成果,如今以我个人的名义贡献出来!”

    稍稍的迟疑之后,希特勒将信封推回给张海诺,“海诺。我们之前的约定是你替我们党在海外募集捐款,但这不一样,这是你自己的劳动所得!”

    在希特勒登上政坛之前。他的国社党没有什么时候是不缺钱地,情况直到他担任德国总理之后才有所好转。在1933年的大选中,以克虏和法尔本为首的25个工业家联合捐了300万马克,那相当于当时地元,总算解了国社党的经费危机。

    张海诺看穿了希特勒的有意推诿,于是两人在这个信封的问题上又进行了一番谦让。

    “在海军服役可以领取固定津贴,何况我负责的新部门每年没有一笔小小的财政拨款!”张海诺以此为理由将信封塞到小胡子手里,并笑称:“可惜官方的拨款绝对不能私用,不然也一并捐出来多好!”

    希特勒却没有笑,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信封,仿佛能看穿表面的牛皮纸读到里面那张银行本票上的文字似的,这一次,他没有再言谢。

    “海诺,你觉得海军高层会接受我们的国家社会主义思想吗?或者说,他们已经受到了我们的影响?”

    以历史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答案是否定的。尽管雷德尔同情并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思想,但海军在他的领导下始终置身于政治之外,至于在希特勒完全掌权之后,整个德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受到了这种思想的影响,后加入的海军新兵

    此之列,那则是后话了。

    “尊敬的元首,这个问题我得在海军多呆一些日子才有资格回答您!”张海诺模棱两可地说道,“海军虽有不问政治的传统。但只要是正义的革命事业,我想任何有识之士都会支持的!”

    这样的回答至少暂时堵住了小胡子向海军渗透的算盘,不一会儿,他叫上赫斯、罗姆和埃德文,一行人驱车去了市中心的一间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叙旧。期间,张海诺有意无意的提到了赫尔曼.戈林的名字,对此小胡子等人皆感遗憾,并声言不会放弃缉拿凶手的努力。看得出来,小胡子地悲哀是发自内心的。毕竟在啤酒馆暴动之前,戈林简直是倾尽家产的协助他编练冲锋队,对他也是忠心耿耿,但不知道戈林在得知小胡子将他的死归咎于“卑劣的犹太人”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相比之下,罗姆就显得有些兔死狐悲了,在被陆军免去军职之后,他如今亲自紧抓冲锋队的训练和日常工作。俨然一副踌躇满志地姿态。

    因为几天之后希特勒要亲抵柏林在体育馆发表演说,一群人于是商量着直接开车到柏林去,当天晚上张海诺就在国社党部旁边的旅馆里下榻――希特勒如今在伊撒河彼岸的繁华街区有了一大套公寓,却没有丝毫请张海诺去他那过夜的意思,也许他将那里视作自己的私人领地,也许他不想自己的侄女吉莉和外人接触。

    据知情人透露,希特勒对吉莉是如此迷恋,以致“常常围着她的屁股转,眼中含着痴情。装出热恋的样子”。她常诱使他与她一起上街购物,他讨厌“吉莉又试帽子又试鞋,一捆一捆地挑选料子,还认认真真地与女售货员聊天。一聊就是半个多钟头,然后,觉得没她中意的,便空手步出店门。”希特勒明知每次购物必然会发生此种情况,但“每次都像一头温顺地羔羊跟着她。”

    与此同时,希特勒又是一位严格的舅父。他将这位生性活泼爱动的姑娘的社交活动局限于饭馆和啤酒馆内,偶尔也让她上剧场。在她地苦苦哀求下,即使让她参加忏悔节舞会,条件也是苛刻的:必须由马克斯阿曼或者霍夫曼陪同,且必须按指示于晚11时前回来。霍夫曼警告说。这些限制使她极不高兴,但元首却回答说,他有责任对外甥女严加看管。“我爱吉莉。我可与她结婚。”可是,他又决心终身不娶。他说,吉莉认为是限制,其实是明智之举。“我决心不让她落入冒险家或骗子之手。”

    第二天一大早,两辆梅赛德斯便从慕尼黑出发向北驶去。走在前面的是希特勒的红色新车,司机是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叫莫里斯――此人后来与吉莉相爱并秘密订婚,这几乎让希特勒发了疯。

    赫斯和埃德文与希特勒同坐一车,坐张海诺这辆老梅赛德斯的则是瘸腿的“御用摄影师”霍夫曼和汉夫施坦格尔――他最近虽然受到冷落,但依然是国社党不二的对外联络人,至于在慕尼黑经营一家照相馆的霍夫曼,但凡希特勒外出讲演的时候大都会跟去负责摄影,而这些照片一准会出现在第二天地《人民观察家报》上:元首在柏林、元首在群众中间、元首在战斗!

    久未见面,张海诺和汉夫施坦格尔一路上聊得甚欢,他们讲最近的美国金融,几乎每个美国人都像利用眼下不断看涨的行情大发其财;他们讲南美国家之间地竞争和小国之间的冲突,嗤笑那种布尔战争模式的械斗;他们讲英国和法国最近的局势,对政坛上的种种笑料捧腹不已。

    到了半程,汉夫施坦格尔接替张海诺开车,世故老练的霍夫曼则讲起了照相馆的故事,那个小小的地方似乎每天都有滑稽的事情发生,霍夫曼还说起了他的年轻雇员们,尤其是年轻活泼的爱娃.勃劳恩――这个名字让张海诺大吃一惊,他忘了希特勒和情妇爱娃就是通过霍夫曼认识的。

    关于元首和爱娃,霍夫曼所聊不多,只是说爱娃第一次见到希特勒时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在那之后,希特勒来照相馆时大都会带上鲜花了糖果――在霍夫曼看来,这只是纯粹的绅士之举。

    在柏林,希特勒面对近1万听众就民族和国家的复兴问题发表演说,因为担心敌对份子可能捣乱会场,国社党动用了大批冲锋队和党卫队员。在这里,血腥的场面并未出现,试图以喊叫扰乱秩序的人很快被严阵以待的党卫队员拖走,而让张海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为了保持长时间慷慨激昂的发言,希特勒一个多小时下来竟喝了十几小瓶矿泉水,结束演说时浑身上下几乎被汗水浸湿,如此景象张海诺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