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5 13:17 的文章

第16章 养鸡场主与金发恶魔

在纳粹党卫队全国领袖的办公室里一边喝咖啡一边随在外人看来并不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毕竟这个党派还没有发展到可以左右德国政局的程度。至于这党卫队全国领袖,麾下也不党卫队员。

    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令张海诺收获颇多。

    最近几年,经过重建后的国社党实力迅速扩张,如今已经拥有10多名党员,不过在1928年的夏季大选中:

    自从啤酒馆暴动失败并且被捕入狱之后,罗姆丢掉了自己在陆军的军职,转而全心全意扩充和训练他的冲锋队;赫斯向巴伐利亚当局自首并陪着希特勒坐了几个月牢,《我的奋斗》依然有他不少的功劳;汉夫施坦格尔因为在一些党内问题上与希特勒产生分歧而渐渐被疏远;罗森堡由于在希特勒入狱期间未能很好的完成其交托的任务而受到冷落,目前只在党内担任一些次要职务。

    在交谈中,张海诺特意向埃德文询问了一些有关戈培尔的事情,得知此人于1922年在爱尔朗恩大学获得哲度最高的人。在加入国社党初期,他追随希特勒的内部竞争者格里戈尔.斯特拉塞尔,与希特勒结识之后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并于1926年之前投靠了希特勒――在1926年魏玛党代会~己的纲领转而追随希特勒,这一次希特勒格外宽容的接受了这位前竞争对手。

    目前,戈培尔和斯特拉塞尔共同负责国社党在柏林区的管理工作。

    对于这个在历史上制造了一系列“神话”与“谎言”的宣传家。张海诺虽没有多少好感,但也不至于像对戈林那样深恶痛绝,戈培尔掌控下地舆论机器对德国的战争机器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尽管从民众的角度理解,他完全是个“十足的大骗子”。

    “对了,你知不知道海因里希.希莱姆和莱茵哈特.海德里希这两个人?”在谈话最后,张海诺不忘提出这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海因里希?你认识他?”埃德文不慌不忙的啜了一口咖啡,“他现在是我的副手,党卫队的全国副领袖!”

    这一句,差点没让张海诺喝到嘴里的咖啡喷出来。尽管有些失态,但他还是瞪大了眼睛问道:

    “他什么时候加入党卫队地?”

    埃德文似乎对张海诺的这种反应感到不解,他答道:“他是去年夏天加入党卫队的!元首直接任命他为党卫队全国副领袖,而在这之前他是党的全国宣传工作第二负责人!”

    希特勒的直接任命?

    张海诺的思绪飞速运转着,希莱姆的加入会不会最终导致党卫队像历史那样落入他地控制之下?他会不会像对付罗姆那样除掉自己的现任上司埃德文?这个在屠杀犹太人方面表现得极其冷血的侩子手还会重复那些触目惊心的惨案吗?

    一大堆的问题如浪涛般涌来,张海诺足有五分钟没开口说话,直到他将思路大致理顺之后。才又问埃德文:“你觉得他这人怎么样?”

    “在我的印象里,他乐于执行各种命令,严格遵守纪律,是一个出色的组织者。呃……还有,他的生活简朴的让人吃惊,过日子精打细,从不乱花钱。他向别人借钱,还款时都给利息。他没烟抽又想抽地时候就向别人借一支雪茄,过后他会加倍偿还――不是还给比借的那支雪茄大些的就是还给两支雪茄。他每月宁可少喝几次酒。也尽量减小开支!”

    从这话的语气来看,埃德文对此人竟颇有好感,也许作为党卫队地副领袖,他的确给埃德文减轻了许多负担。但在张海诺看来这恰恰是最危险的!

    埃德文这时并没有察觉到张海诺的担忧,他继续说道:“海因里希在今天夏天的时候和一位曾离过婚的、开私人诊所的女人结婚,他们在郊区买下一块地皮修筑了一座小木房,听说海因里希还亲自动手搭了一座鸡棚,他们平时就靠养鸡和种植草药来补贴家用!”

    这一段只能让张海诺感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希莱姆还是当上了养鸡场主和农场主,历史书籍对他的描述,是生性简朴且没有私人积蓄。即便是在纳粹夺取全国政权、他本人当上党卫队全国领袖之后,生活照样俭朴,从不奢侈。他在倍蒙德的私人住宅。就是用卖养鸡场的钱和少量贷款购置地。因为没有积蓄,他不得不从纳粹党申请贷款给他的情妇买房子――在感情方面,他的实际行为却体现出了他道貌岸然地一面――他曾背着妻子和酒馆舞女以及自己的女秘书私通。

    尽管希莱姆的私生活充满了让人好奇的东西。但此刻张海诺更关心的还是埃德文的前途问题。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让希莱姆步戈林的后尘,而且这一切都必须在纳粹党上台之前完成――等到纳粹掌握了政权,再想干掉他们中的

    将变得异常艰难。

    张海诺长时间的沉默和皱眉思考的表情,让埃德文看出了一些异样,但他一下子又找不到头绪。

    “噢,对了,海诺,你刚才似乎还提到一个海德里希?这个名字我完全没有听过,没有一点儿印象!”

    这对张海诺来说应该算是个好消息,因为海德里希不仅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魔王,还是个天生的情报人才,若他早早为希莱姆所用,那么就算张海诺和埃德文联手恐怕也不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张海诺仔细回忆了一番,他记得海德里希在加入纳粹党之前是在海军服役的,他在那里颇受上级重视,却因为一次艳遇毁掉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张海诺想,那个“金发恶魔”如今应该还在海军部服役,只要去海军档案部查一查,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想来想去,张海诺决定以一种较为直接地方式提醒自己的挚友:“我听人说希莱姆是个阴险毒辣的家伙,任何阻挡他向上爬的人都会被他想方设法的踢开,不管这种说话有没有依据,埃德文,我都希望你能够多加提防!”

    听了这句话,埃德文却没有大感意外。他掐灭手中的烟头,说道:

    “放心,海诺!我不是从前那个单纯的埃德文了,我现在可是国社党的党卫队全国领袖和党内情报负责人汉斯.洛梅斯特,想要对付我的人,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张海诺地担忧,并没有因为埃德文的自信而减轻多少。两人接着聊了一段,他起身准备告辞:“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大概要一周时间才会再到慕尼黑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还有,替我向元首问好,虽然无法再从美洲募集捐款,但我会想其他办法替国社党筹集经费的!”

    埃德文挽留道:“不去我那坐坐?艾迪的煎牛排可是一级棒噢!”

    张海诺从帽架上取下自己的军帽,微笑着说道:“呵呵,我倒是很想去尝尝。但以目前的情形,我们俩还是不要表现得太亲近!如果有机会地话,我希望能和你进行情报方面的合作!”

    埃德文点头应允道:“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

    “那么。期待我们在各自的领域获得期望中的成功!”握手之后,张海诺在埃德文的陪同下离开办公室。离开之前,他特意向门口那位漂亮的女秘书摘帽致意,如无意外的话,自己以后会有很多机会尝到她烹的牛排。

    走出大门的时候,之前那名卫兵仍在警惕地固守岗位,从后面看,他的肩膀很宽,帽子下露出一截褐色的头发,军用背带斜跨腰间。一个精致的手枪皮套置于左边腰际,里面放着地应该是一把中小口径的手枪。

    “再见!”张海诺从旁边经过时向这名党卫队士兵敬了一个海军式的军礼。

    小伙子一愣,等到张海诺走出好几步时才说道:“再见!”

    尽管他这个“再见”声音很小。张海诺却是踏踏实实的听到了他立正时鞋跟相碰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张海诺就来到位于柏林的海军档案部,这里也是雷德尔在1920年至1923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他没费多少力气就调出了莱茵哈特.海德里希的档案,档案第一页那张黑白照片上的男子虽然面容青涩,但张海诺一眼就认出了他:一个拥有英俊相貌的恶魔。

    “恶魔”这个称号,现在扣在海德里希头上还有些早,因为在年底地时候,他还在波罗的海舰队旗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任通讯军官,这名海军中尉不仅天资聪颖,而且在无线电专业成绩优秀,今年还刚刚通过了俄语考试,要知道他方才24岁,因为欢,他在海军的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利用自己海军总参谋部特殊项目部负责人地特殊职权,张海诺向雷德尔直接打了一份报告,将海德里希从波罗的海分舰队直接调到了自己手下――他已经打定主意,此人就算不能为自己所用,也坚决不能便宜了希莱姆!

    一个中尉军衔的年轻无线电军官并不引人注目,雷德尔只简单翻阅了此人的档案和记录,便大笔一挥同意了张海诺的申请,紧接着一份调令从柏林送到了哥尼斯堡:莱茵哈特.海德里希海军中尉调任海军参谋部,完成工作交接后即前往柏林海军参谋部报到!

    在这个过程中,海德里希本人没有丝毫的发言权,尽管如此,当他一周之后出现在张海诺面前时,脸上容光焕发,看样子对自己进入海军参谋部供职十分乐观。

    历史上纳粹党卫队的二号人物长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典型的日尔曼式脸形配着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个挺翘地鹰钩鼻,他身材修长,肩膀宽厚,风度翩翩。体格健壮,各部分都配合得相得益彰,难怪会被人们视作上帝的宠儿。

    对于眼前这个既深谙音律又精通击剑、骑术、飞行和滑雪的年轻人,张海诺更看重的还是他在情报工作方面的天赋,然而此

    史上表现出来的勃勃野心和残酷的一面,也让张海诺―如若驾驭得不好,他将成为自己手里的一颗危险炸弹,甚至有可能毁掉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

    见新上司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海德里希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海军中尉莱茵哈特.海德里希奉命前来报到。长官!”

    张海诺终于从各种复杂和矛盾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指指自己身前的椅子,“请坐!”

    待海德里希坐定之后,张海诺问他:“能否做一番自我介绍?”

    海德里希毫不犹豫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挺着胸膛、双目平视前方,“海军中尉莱茵哈特.海德里希,出身于19043月7日。父亲布鲁诺海德里希是萨斯勒河畔哈勒市音乐专科学校的校长,母亲……”

    金发恶魔花了大约5钟时间将自己的简介阐述了一遍,语言流畅,思路清晰,中途很少有停顿,就像一挺保养良好的马克沁重机枪一样将一整条子弹带打完才停歇。

    “能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加入德国海军吗?海德里希中尉!”尽管自己只比对方高一级,但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是他地顶头上司了,因此张海诺的口气显得认真而严肃。

    略略的思考之后。海德里希说出了一番让张海诺侧目的话:“报告长官,因为我认为只有经历过大海的磨砺,才能证明自己的拥有合格的体魄!”

    “还有吗?”

    海德里希停顿了片刻,“因为海军军官勇敢、坚定、从容并且举止优雅!长官!”

    如果这一切属实的话。张海诺只能将海德里希加入海军理解为海军官兵因为长期出海的关系,体格普遍比陆军健壮,这恰好符合他在体育方面地兴趣,至于后面一点,也许只是他用来取悦新上司的――这些优点大部分合格的陆军军官也同样具备!

    “请坐,海德里希中尉!”张海诺拿起自己桌面上的那份材料,不紧不慢地问道:“中尉,我想知道你除了对音乐、体育、无线电和语言感兴趣之外,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兴趣,例如情报工作?”

    回答问题时。海德里希照例站起来并且保持严肃的表情:“是的,长官!我曾经自学过情报方面的知识,但学习得并不系统!”

    张海诺紧接着问道:“那谈谈你对情报工作的看法好吗?”

    “是。长官!”海德里希依然一副职业军人楷模的认真态度,不过接下来他的阐述却让张海诺大开眼界,他认为全世界效率最高的谍报组织属于英国,并且是值得效仿的,“英国政府并不需要向他们地间谍支付报酬,因为他们中的每个正直的人都会自觉地为本国情报机关服务,他们把提供情报当做义不容辞地责任,从根本上说英国的政权是建立在情报机关的基础上的!”

    此外,海德里希还认为情报工作不应只针对国外的敌人,还需要严格监控国民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对于那些有可能成为通敌份子或者**份子的,应该在他们策划敌对行动之前就加以侦破和扼杀。

    海德里希的这番“看法”虽然还没有系统化、具体化,却让张海诺满怀感慨:一个非情报专业的海军通讯官,对于情报竟有这样的理解,难怪史学家给他的评价是“情报方面的天才”!

    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交谈结束之后,张海诺已经彻底打消了将海德里希送往巴西的想法,这样危险的人间炸弹若不进行“人道毁灭”,那就最好送到敌人内部去。

    “我觉得海德里希中尉极有情报方面的潜质,所以我强烈建议将他送到英国去,让他负责整顿和重建我们在英国的情报网!”

    好不容易在海军部的会议间隙找到雷德尔,张海诺迫不及待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海诺,海军部在重建英国情报网方面另有安排,如果你确定要将海德里希中尉送到英国去,目前恐怕只能以普通情报员的身份!海军英国谍报组那边的具体工作,我目前不好直接插手!”雷德尔看来对海德里希此人兴趣索然,不过如果他读过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书的话,恐怕就不会说得这么平淡了。

    张海诺只好退一步说:“那么美国呢?我们能不能将海德里希中尉任命为美国情报网的负责人?”

    雷德尔言语随和的说道:“你忘了帕齐希中校目前在负责美洲方面的谍报工作吗?只要征得他的同意,参谋部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

    “噢,我差点忘了!”张海诺拍拍脑袋,自己刚刚确实有点过于激动了。

    “看得出来,你很看重此人!”雷德尔显然并没有往别处想,但他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要将他派往海外,最好还是要尊重一下他本人的意思!”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