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5 13:16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15章 老友

次穿上德国海军的制服,尽管级别比好友雷德尔足足级,但张海诺一点儿也没有自卑感,也没有感到哪怕半点不平衡,因为他的海军之路还很长很长。

    “夫人,冒昧打扰了!”

    张海诺礼貌的向雷德尔夫人致礼问候,也许他是雷德尔上任以来登门拜访者之中级别最低的,但美丽大方的雷德尔夫人却没有丝毫的介意,她优雅的微笑远比张海诺在雷德尔书桌上看到的照片迷人。

    在亲自为两人煮好咖啡并端上桌之后,雷德尔夫人将这间书房留给了张海诺和雷德尔。

    书房外面的阳台上洒满秋日的阳光,阳台正对着柏林的护城河,河面波光粼粼,河两侧栽种着成排的树木,景致格外宜人。这套由海军部提供的豪华公寓,就位于护城河北岸的提尔皮茨沿河大街上,相隔不远就是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的所在地,也是自威廉二世即位以来历届国防部的所在地。在这条街上不仅有诸如谍报局之类的机关,还住着许多军界要人――当然,他们并不都像雷德尔这样举家住在这柏林城内,有钱人总喜欢在湖光山色之间拥有一栋精致的小别墅,或住在地势险峻的山间城堡里,也许只有工作狂人才会高兴住在这样公式化的套间里,每天将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公务上面。

    埃里希.雷德尔恰恰属于那种充满工作热情的人,虽然刚刚上任,但他心里早有重建德国海军的雄心壮志。通过积极的工作交流,他很快熟悉了自己的新下属们并与之建立起良好地上下级关系,并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带动整个海军指挥团队;同时作为海军总司令。他又是海军同陆军、国防部以及政府交流的窗口,和陆军同僚、政府高层领打好关系也是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在雷德尔的掌管下,海军部门的效率似乎出奇的高,就在重新入役后的第3,对张海诺的第一份委任命令就下来了,他的新职务是“德国海军总参谋部特别项目部负责人”。

    所谓地特别项目部,无外乎是用来遮掩真正意图的烟幕,雷德尔交给张海诺的任务,是以施奈德造船厂为基础替德国海军训练潜艇官兵和海军航空兵,虽然目前德国海军还没有正式重建潜艇部队和海军航空兵。但一下子掌管未来的潜艇部队和海航部队,张海诺忽然感觉自己这个海军上尉的权力实在有些大得吓人!

    接到委任命令之后,张海诺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和自己的老熟人、如今地顶头上司雷德尔就今后工作的开展进行一番深入交流,这有助于他把握好未来发展的方向,以免走上巨型船坞那样的歧路――如今在施奈德造船厂,大家对自己有些过于信任,以致于在一些问题上人们往往不去朝相反的方向考虑。但张海诺不是上帝,也许连成熟的战略家也还算不上,他仍需要一个航向标来纠正自己的方向。

    在张海诺眼里,雷德尔依然是从前那个平易近人的雷德尔,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上将军衔和海军总司令职务而显得盛气凌人,在处理完手头地事务之后,他邀请张海诺到自己的新居去坐一坐。虽说国防部和公寓隔得不远,但张海诺还是体验了一把海军总司令的待遇:海军部特别订购的梅赛德斯、拉风地海军徽标以及荷枪实弹的卫兵。

    如今的局势远较大战刚刚结束是稳定,但民间的流血冲突仍是有发生。但德国海军很少卷入到政治斗争之中,雷德尔的行事风格更是如此,在他的努力下,海军始终保持着自己政治方面的纯洁性――如果今天张海诺是以一个纳粹党徒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受到的待遇恐怕是不一样的!

    “很遗憾,下一年度海军部只能拨出16万帝国马克作为~|项目组地活动经费,剩下的得你自己想办法了!我的老朋友!”在仅靠阳台宽大而舒适地藤椅上,依然穿着严谨军服的雷德尔只在姿态上稍稍放松一些,左手端着咖啡托盘,右手捏着咖啡杯的杯耳,以随和的交流心态说话。

    张海诺同样端着咖啡杯,但喝惯了巴西的优质咖啡,反而对德国的这种苦涩的黑咖啡有些不习惯了。

    “海军目前的情况我也了解,资金上您不用担心!施奈德造船厂和全美咖啡目前的营运状况良好。利润正在稳步增长,秘密组建航空队不成问题,至于潜艇部队。我的计划是每年增加一到两艘新型潜艇,重点放在扩大施奈德造船厂的生产能力上!”

    虽然u-21和u-148的出逃雷德尔最初并不知晓,但张海诺从一开始就把他列入自己的计划当中,甚至可以说他的存在是这个计划得以最终实施的关键所在――从1919年提供专家名持,他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雷德尔没有就这两家近期风头正盛的美洲企业发表看法,也许他关心的从来就只是德国海军能够从这个计划中获得什么样的好处。两家企业的经济利润对个人而言是非常可观的,但对于改变一个国家实力却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他说道:

    “海军部目前正在秘密扩大规模,我们已经向一部分预备役人员

    冬季集结训练通知,你需要的人员可以从这部分人里中不乏精英,而且成份比较简单,泄密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如果你需要的话,现役部队中的军官我也可以推荐一些!”

    张海诺原本就是这样盘算的,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另一个人,未来的“海狼王”卡尔.邓尼茨。

    提到邓尼茨,雷德尔的反应很积极:“噢,你说邓尼茨少校啊!认识,5前我担任海军教育督察并对海军参谋部的参谋官开办训练课程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培训班中地一员!在我印象里。他是个对学习充满热情的人,彬彬有礼,领悟能力出众,工作上也很精明干练!怎么,你对他很熟悉?”

    张海诺解释道:“噢不,我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过有关他的事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和他谈谈有关潜艇部队建设方面的事情,据说他在这方面颇有研究!”

    “原来如此!”雷德尔想了想,“他刚刚被任命为4雷艇小队指挥官,那个小队编4新型鱼雷艇。目前正在波罗的海训练!如果你不着急的话,六个星期之后的冬季演练就能见到他了!”

    “那太好了!”

    虽然不能立即见到这位潜艇战术方面的专家级人物,张海诺依然感到欣喜,这毕竟证明了一件事情――邓尼茨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严重偏离原来地人生轨迹,例如在一场本不存在的战斗中阵亡。赫森在单艇作战上实力超群,但对狼群战术的理解和邓尼茨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换句话说。赫森会是个出色的潜艇指挥官,却不能代替邓尼茨指挥整个潜艇部队。

    不一会儿,诱人的菜香便从客厅那边飘来,张海诺和雷德尔的肚子都不约而同的“发言”了,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同品尝雷德尔夫人亲自烹制地佳肴去了。

    在这顿令人满足的晚餐上,张海诺和雷德尔夫妇愉快的话着家常,当他讲起自己和安娜的重逢经历时,雷德尔夫人表现出了女性多愁善感的一面。她连连“感谢上帝”成全了这对年轻的恋人;当张海诺说起巴西的风土人情时,她又对那些遥远的事务充满兴趣。雷德尔在餐桌上则显得比较安静,夫人做的每一道菜看来都很合乎他地胃口,细嚼慢咽之下仍吃得津津有味。

    晚饭之后。三人一同在公寓后面的小花园里散了半个小时步,天气和年景成了他们的新话题。临告别之前,张海诺特意感谢了雷德尔夫人提供的晚餐,并向雷德尔请示自己今后有关海军潜艇和航空兵方面地报告能否直接呈送给他。

    “当然,这是德国海军总参谋部海外项目部负责人的特权之一!”雷德尔欣然允诺到。

    离开雷德尔的公寓之后,张海诺沿着提尔皮茨沿河大街前行,银色的月光洒满护城河,10月的风微冷,配着这样的景致却也让的安静。张海诺默默思考着主力舰、航母与潜艇之间的关系,走着走着。在靠近岔路口的路灯附近,一个工人打扮的人将一份传单塞到他地手里。张海诺借着路灯的光看了一眼,原来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柏林区党部举行公开集会的通告。上面写着集会地时间、地点和主要讲演者。

    “国会议员约瑟夫.戈培尔?”路灯的光线有些暗,但张海诺还是吃力的辨认出了这个名字。

    第三帝国未来的宣传部长,一个身高仅5尺多一点(1英尺相当于30.48厘米)、体重不过百余磅(1磅约等0.45克)、一只脚因小儿麻痹症摧残而变了形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拥有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吸引人的黑眼睛且表达力丰富的人。张海诺和此人素未谋面,但早已听过他的大名。也许在多数人眼里他不过是纳粹的宣传机器,但若没有出众的才华,恐怕也是难以被希特勒选中的。

    细细想来,张海诺已经有将近两年时间没有见过阿道夫.希特勒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只是托人将所谓的海外捐款和信件转交给他,同时也通过造船厂派驻德国的人员了解一些有关国内局势以及国社党的情况。可以确定的是,虽然戈林死了,但国社党发展的大方向并未偏离。

    打定主意之后,张海诺第二天一早就登上了前往慕尼黑的列车。在那里,国社党早已恢复了合法地位,阿道夫.希特勒表面上与巴伐利亚官方“和解”,其实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实现他的宏远目标而已。

    应该是太长时间没有来这里的关系,张海诺在国社党部门口被身穿褐色制服的卫兵拦了下来,即便他身穿德国海军的尉官制服。

    “军官先生,请问您找谁?”

    “我是你们元首的朋友!”张海诺说着朝卫兵后面地门房瞟了一眼,里面人不多。他没有看到熟面孔。

    “军官先生,您有预约吗?我们元首今天不在!”卫兵在安全问题上倒是毫不含糊,和海军尉官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一点怯意。

    “没有预约!我到这里来从不需要预约!”张海诺将眼前这个卫兵仔细打量一番,他看上去也就20出头,眉清目秀且不乏斯文高大,头上戴着一顶冲锋队制

    ,上身穿着一件褐色的制服,里面打着黑领带,手臂白圈的万字符的环状布套。下身一条深色军裤和一双皮靴。

    卫兵还想说些什么,张海诺也没有心情在他里浪费时间,便礼貌的说道:“我想恩斯特.罗姆、鲁道夫.赫斯和汉斯.洛梅斯特三位应该不那么忙吧,我随便找他们其中的一位!”

    见对方和自己上司的上司们似乎很熟,卫兵不敢怠慢,“请您在这里稍候片刻!”

    他撇下张海诺跑到门房那边,要了电话大概是在向自己的上司汇报。不一会儿。他又快步走回来,“劳烦您再稍候片刻!”

    张海诺只好耐下性子在这门口站着,几分钟之后,从门房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啊哈,看看这是谁?”

    张海诺往那边一看,来者和这卫兵地装束几乎一致,只是脚上蹬着的是一双黑亮的长筒马靴。

    “敬礼!”卫兵随即一个立正,站在大门口两侧的另外两个卫兵随之以相同的姿势表达自己对上级领导的敬意。

    “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张海诺脸上露出发自内心地微笑。因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好的朋友埃德文。

    “我说怎么会有海军部队的军官来找我,原来是你啊!”埃德文一脸羡慕的将张海诺上下打量一番,“什么时候回海军部队了?”

    “就在上个星期!”张海诺一脸笑意的回答道:“眼下还只是挂了一个名。依然负责美洲那边的事务!”

    “甚好!”瞧着好友这身帅气的海军制服,埃德文的眼睛几乎都不愿离开了,不过这门口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带着张海诺往里面走,临行之前向那卫兵叮嘱:“这可是我们国社党最好地朋友,记住了!”

    “是!”卫兵语气坚定的大声回应到。

    “冲锋队员?”张海诺小声问。

    “不,是我们党卫队的队员!”埃德文不无自豪的说道,“党部和元首地安全工作都由我们党卫队负责!我们还在全国各区建立了支队,负责维护党内纪律和公开集会的安全工作!”

    “甚好!”这次轮到张海诺羡慕了,以国社党势力在未来几年的飙升速度。埃德文这个党卫队负责人前途远比自己这个海军上尉好。当然,所担的各种风险也更大――党内的权力争夺远比军队内部的竞争残酷,何况这个党的领袖还是一个习惯于冒险的人。

    埃德文笑笑。顺带告诉他:“元首这个星期回贝希特斯加登的寓所休假去了,估计要下周才会回来!”

    “工作狂人”回乡下休假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何况他地姐姐安吉拉和还有他那20岁的侄女吉莉都住在贝希特斯加登乡间的那+许多人都对希特勒和他侄女之间地感情怀有巨大的好奇,但张海诺并不打算冒险去窥探这位元首的私事――知道的越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可能越多!

    “噢,那真是有点可惜,我这段时间还要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所以不打算在慕尼黑呆很长时间!”

    在如今的国社党部大楼里,埃德文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三楼临街的房间光线充沛,各种布置简单却很舒适,张海诺一进门就注意到窗台上放着一盆开花的植物――潜艇军官通常不会有这样的习惯。

    两人进门后不久,一位身材高挑、拥有一头金发和一双修长美腿的女秘书将一壶刚刚泡好的咖啡送进来,埃德文吩咐道:“没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近来打搅!”

    “很漂亮的女助手!”在那位穿着套装的女秘书退出房间之后,张海诺别有一番蕴意的说到,如今埃德文已经三十有三了,总不至于和元首一样“娶德国为妻”吧!

    “所以我手下那群小兔崽子有事没事都喜欢往我这里跑!”埃德文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问过张海诺之后,自己点上一支。张海诺将他放在桌子上的香烟盒拿起来小小的研究了一番,这是一包在德国市场上价格还不到1马克的普通香烟。要知道从沉船宝藏里分到的财富加上留在施奈德造船厂和全美咖啡的股份,埃德文的真正身家可是不下百万美元,却因为“假身份”的关系不能随便露富。

    深藏不露并不足够保险,张海诺知道,最安全的方式莫过于由自己人掌握国社党乃至德国的情报部门,这一点他也曾以较为含蓄的方式和埃德文交流过。

    “我已经把安娜接回巴西了,她哥哥在丹麦结了婚,所以目前由她哥哥嫂嫂照顾她母亲!”张海诺原本只是想和好友闲扯一下家常,忽然想起这似乎触动了埃德文的伤心往事,正要道歉,却听埃德文说道:

    “我准备在圣诞节之后和艾迪结婚!”

    埃德文将目光转向门那边,以证明张海诺刚才的猜测是正确的。

    “元首已经答应做我们的证婚人!海诺,如果你能抽出时间,我希望你也能来参加!”

    张海诺稍稍推算了一下时间安排便允诺道:“好的,我到时一定前来!”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