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5 13:15 的文章

第13章 南美三强的海军竞赛

利人上演着一幕幕轰轰烈烈的海军竞赛的时候,巴西人只能成为观众。当巴西的经济逐渐好转的时候,一向自视颇高的巴西人开始了向大海进军的行动。

    1904年,巴西制定了强大海军的计~|下,巴西政府在1907年,也就是划时代>.购了这种世界上最可怕的海上利器!因此,巴西也成为了领先于俄、法等传统海军强国而拥有了战列舰的国家!

    巴西人终于打破了南美大陆的平静,也扰动了大西洋和太平洋平静的海面!

    就在巴西海军决定从英国订购两艘无畏战列舰的当年,作为南美最强大的海军国家,阿根廷十分震惊,并且深深感受到了来自巴西的威胁!巴西政府在订购了两艘无畏舰后,腰板也硬了,巴西外长甚至在国际会议上十分积极地迎合美国总统门罗提出的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政策,让所有国家都隐隐感受到了巴西的野心。于是阿根廷立即批准订购新舰的海军发展计划,阿根廷海军高层的身影频繁出现在英国、德国和美国的大型船厂。由于美国人的设计以及低廉的报价,阿根廷人选择了美国人的方案――里瓦达维亚级战列舰!

    被称为南美的英国的智利曾经凭借自己劣势的海军多次击败阿根廷而受到瞩目,但是智利的国力与阿根廷、巴西相比差距巨大,当巴西与阿根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智利人只能远远观望。巴西与阿根廷两国的海军强兵政策打破了南美三国的均势,智利直到1911年才通过扩充海军的计划,经过一番比较后智利决定向英国订购2“超无畏级”战列舰,以英国海军的铁公爵级战列舰为设计蓝本装备了凌驾英国超级无畏舰之上的14英寸口径主炮,但消减了防御装甲。

    该级舰计划建造两艘,最终建成一艘。大战爆发后,经过友好协商。英国政府立即买下尚未完工地一号舰,建成后命名为“加拿大”号,并编入英国皇家海军,曾参加日德兰海战,二号舰则停工。战争结束以后,一号舰“拉托雷海军上将”号才被以不到当初造价一半的优惠价格再次卖给智利。而在建的二号舰的船体也被英国买下后改建为鹰号航空母舰,舰上的侧舷装甲被用在皇家海军的“反击”号战列巡洋舰上。

    南美三强的海军竞赛不仅表现在战列舰上,对于潜艇这种新兴的武器,阿根廷政府最先作出尝试。他们于1907年从意大利购进了一艘小潜艇。作为回应,巴西同样从意大利购进了3250吨级的近海潜艇,利海军“青出于蓝胜于蓝”。他们于1915年一口气从美国购进了6艘霍兰型潜艇。在此之后地10间,受到大战以及战后经济波动的影响,三个国家均未添购潜艇,但这种微妙的平衡终于在1926年末再度被打破――阿根廷决定从意大利购买3775吨级地.||是性能都将远远超过南美各国现役的任何一艘潜艇。

    1926年的圣诞节刚过。巴伊亚州议员、沃克水下旅游公司名义上老板劳特.沃克就给张海诺带来一个消息:巴西海军对公司旗下唯一的观光潜艇k-1表示了极大地兴.=.军服役时,他们希望沃克公司能够将这艘潜艇让售给巴西海军。虽然它又旧又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而且必须重新安装武器才能投入现役,但至少比巴西海军目前那三艘每年至少有6个月留在船坞里的小型近海潜艇好――别看巴西的工业水平和规模近年来呈现出一种蒸蒸日上的景象,但政府财政和国民收入状况并不好。工业领域。属于巴西民族产业的还不到百分之四十,矿产、铁路大都掌握在外国财团手中,因此巴西国民地主要收入仍依赖于咖啡豆、可可、天然橡胶等农产品,政府财政常常出现赤字,如今政府债务高达1.4亿英镑,其中约有1亿属于外债,英美分别是最大的两个债权国。

    作为一名将主要精力放在公务方面的政客,劳特.沃克尽管担任企业代表并拥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他平常并不参与水下旅游公司的经营策略。他告诉张海诺,巴西海军当局开出的条件,是以相当于30万美元的政府债券购买他们的潜艇,这不仅比当初从美国人手里买下它地价钱低了四分之一,而且在旅游公司能够买到新潜艇之前,之前颇受上流社会欢迎的“潜艇旅行”不得不中止。况且,大家对巴西政府债券的信用持一定的怀疑态度,就在1921至1922,受到战后第一次经济萧条的影响,巴西农作物出口锐减。国内就曾出现过一次非常严重的通货膨胀,虽然程度不及德国。但也严重影响到了政府债券持有者的利益。

    在这之前,张海诺就一直在关注南美局势尤其是南美三强海军的动向,他还委任奥托为造船厂的特别顾问秘密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与阿根廷当局接洽有关出

    :=|船便宜将近百分之三十,且阿根廷海军官员对这两种巴西海军刚刚采购地舰船很感兴趣,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根据奥托的观察,张海诺认为阿根廷此次从意大利购入潜艇确实下了血本,短期之内海军将无法拨出更多经费用于采购其他舰艇。

    不过,新潜艇地确给了阿根廷人新的可以傲视巴西和智利海军的因素,也难怪巴西海军会这样“饥不择食”的看上一艘退役潜艇。

    随后在沃克的陪同下,张海诺与先期抵达萨尔瓦多商洽转购潜艇事宜的巴西海军部次长科拜上校以及巴西海军潜艇支队的军官蒂斯特尔少校见了面。他告诉两位军官,施奈德造船厂也是沃克水下旅游公司的投资者之一,对于巴西海军转购k-1一事,他本人持欢迎态度,而负责k-1日常检修和维护工作的施奈德造船厂如今也有能力对这艘潜艇进行重新武装,自行建造类似于霍兰级地轻型潜艇的尝试也在积极筹划之中――如果巴西海军能够提供资金,他们甚至可以将这个计划提前实施。

    对于前面一个建议。长着一副典型西欧面孔的科拜上校表示赞同,但对于施奈德自行建造轻型潜艇的“尝试”却不甚看好。这并不是张海诺和这位上校的第一次见面,他们6个多月前就在里约热内卢的一个高级酒会上结识。尽管有心和这位海军部的上层人士加深了解、建立私交,但是张海诺不久便意识到这是一个怀有强烈亲英倾向的海军军官,他后来还从旁人那里得知大战期间科拜曾以一名扫雷艇指挥官的身份参加了南大西洋地警戒行动,他对德国在大战期间击沉巴西船只的行为一直耿耿于怀,因而对德裔移民的态度也显得较为冷漠。

    尽管如此,科拜在60吨级近海巡逻舰和200吨级近海炮舰地项目中依然给施奈德造船厂投了赞成票――这家巴西本土造船厂虽然也是外资企业,但他们建造6艘近海巡逻舰和2艘近海炮舰的总成本方才.而由英国皇家阿姆斯特朗公司少建造2近海巡逻舰的成本亦是15万美元;如今施奈德造船厂的8军舰已经全部入役并且得到海军官兵的一致好评,而英国人那边地完工日期却因为罢工之类的习惯性原因推迟到了次年3,||后,两家造船厂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蒂斯特尔少校的面孔对张海诺来说是陌生的,就像巴西海军那支小小的潜艇部队一样默默无闻。至于意大利人战前替巴西建造的近海潜艇,张海诺同样没有多少了解,但可以确定地是。意大利潜艇部队的知名度和战绩与德国u艇部队相去甚远,至于这是潜艇技术因素还是人的原因,他期待有一天能够亲自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位是海军上校、海军部次长,一位是海军少校、潜艇支队军官,级别相差悬殊,因而会谈期间张海诺基本上没怎么听到蒂斯特尔少校说话。但每当张海诺提及有关潜艇的设计和建造事务时,他总是会异常认真的倾听,时而微微点头,时而进入思考状态。

    双方的第一次非正式会谈并没有达成具体合作协议,科拜带着张海诺“捆绑销售”的提议返回里约热内卢。一个半月之后,当他重新回到萨尔瓦多地时候还带来了一个专家组,而让张海诺感到不悦的是,这个专家组竟以英国人为主。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其中一定有阿姆斯特朗造船厂的技术专家。

    在参观过施奈德造船厂简陋的潜艇修理船坞之后,一头黄毛的英国专家毫不客气的评价说这家造船厂甚至不具备替一艘中型潜艇进行大修的能力,更不要说自行建造潜艇了。对于英国人的自大,张海诺没有当面进行回击,更不会带他们去看崭新的ub-901和行将完工地ub-902最终出让给了巴西海军,虽然表现得勉为其难,但军方还是将重新武装这艘潜艇的任务交给施奈德造船厂,改装后地k-1自然是“性能平平”。不过在更换了德国造的柴油机之后,它的动力系统至少摆脱了之前不稳定的老毛病。

    结束和巴西海军的谈判之后。张海诺旋即亲自飞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在这个海岸线漫长而复杂的国家,高航速的近海巡逻舰和具备一定续航力的近海炮舰是受军方欢迎的。经过一系列评估和测试之后。智利海军掏钱买下了施奈德造船厂交付巴西海军之后剩下460吨级巡逻舰和3近海炮艇,打包价17.5万美元,智.=.支近海巡逻舰队!

    受到阿根廷订购新潜艇的刺激,智利军方同样希望拥有战斗力更强的新潜艇,无奈潜艇并非普通的巡逻舰和炮舰,即使是最原始的霍兰型潜艇每艘新艇当时的外销价格也要20万美元,如今全新的、潜艇标价则高达60万美元,更大更先进的s级单艘建造成本就达到了美元――这还是美国海军地内部价!

    在智利活动的一个多月,张海诺成功和智利海军高层人士建立起了相互信任关系,现任智利海军部长基尼亚将军就对这位品格谦逊务实的奥地利船商颇有好感。尤其是在智利海军接受上述7艘舰艇并发现它们确实性能优秀之后,他主动提出聘请张海诺担任智利海军部的荣誉顾问。

    在这种情况下,张海诺试探性的提出了替智利海军建造潜艇以及在智利设立造船分厂的建议,并且很快获得了积极的回应。基尼亚和他的幕僚军官们对他“短期内通过升级现有6艘霍兰型潜艇提高战斗力、中长期目标是订购若干新型潜艇”的建议非常感兴趣,尤其是他提出智利政府可以分期付款或者以物资抵偿,而不像英美船厂那样积极主动地推荐各国政府向本国财团贷款来订购船只,尤其受到智利官方欢迎――不仅是南美各国,许多经济欠发达的国家都因为这个把戏而在财政上受到英美控制,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这些国家到后来就不得不出让铁路、矿产甚至是海关主权!

    在亲自率团考察了施奈德造船厂的设施之后,基尼亚将军批准了一项旨在1927至1928度全面升级现有霍兰型潜艇地计划,包括更换陈旧的主机、改进指挥塔以及换装500米鱼雷发射管的计划。另外一个附带条件的方案则是如果施奈德造船厂能够完成令智利军方满意的潜艇设计并在规定时间内完工。智利海军就将买下这艘潜艇――三分之一以现金支付,剩下地用智利国有矿场开采的铜矿石、铁矿石、硝石和煤抵偿。

    7,ub-901为范本450级中近程潜艇方案,尽管设计方案非常出色,但由于阿根廷于一年前订购的775吨级潜艇即将入役。基尼亚将军和他的幕僚一致认为智利海军应该订购一种吨位更大的潜艇,而英国人这时也已找上门来推销他们地o级舰队潜艇―在历史上,智利海军就在1928年从英国5艘这种排水量达到远洋潜艇,它们在智利海军一直服役到1958,一潜艇,唯一让人却步的因素。大概就是它们那高45万英镑的造价!

    得知英国人也在积极向智利海军推荐新潜艇的消息后,由于时间紧迫,基尼亚将军那边透露的口风又显示智利海军希望订购一种吨位超过1200吨、拥有强大战斗力的主力潜艇,.=.148技术图纸进行相应修改,以此来和英国人的方案对抗。结果,英国人在1923年设计建造的o级.|+17年设计的德国u-139级潜艇。

    考虑到双方成本上超过百分之十的差价以及施奈德造船厂在智利投资分船厂的允诺,智利政府最终选择了施奈德造船厂作为他们的新型潜艇供应商,订单是以“1+2的形式下发地。德造船厂先建造第一艘,如果它最终验收合格,智利政府将再订购两艘,以达成“在以前拥有3比阿根廷海军更加强大的新型潜艇”地战略目标。

    抢下智利海军的订单之后,张海诺和他的专家们来不及庆祝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经过商议和准备,施奈德造船厂很快作出了在智利投资建造两家新造船厂的决定――一个用来专门建造民用货轮,另一个筹建之初即设定成专门为军方建造和维修舰艇的军用船厂,智利海军现役的霍兰型潜艇就将在这里进行维修。投建两家造船厂的资金主要由全美咖啡筹集,张海诺等人还从格雷厄姆.纽曼公司的投资中抽出部分资金,总计60万美元作为第一期投资。

    为了赶在智利政府的期限内完成第一艘大型潜艇的建造工作。张海诺充分调动了造船厂的备用力量,并从在建的ub-902作组抽调了一批人手。方案既已确定,所需钢件的加急订单一周之内就送到了位于里约热内卢的皇家制铁厂。

    由于双方良好的合作关系以及施奈德造船厂在制铁厂本来就持有四分之一的股份,皇家制铁厂在将其他订单暂缓的情况下集中力量铸造这批钢件,工人们连续加班加点,第一艘潜艇的龙骨在10月9日铺设,第二、第三艘潜艇的龙骨则在一个月之后铺设。施奈德造船厂这次从皇家制铁厂订购了足以建造6艘该级潜艇的钢件,只是由于人手闲置才没有一起开工,但可以预见的,巴西海军必然会在智利人拥有三艘大型潜艇后作出反应――由于巴西、阿根廷和智利三强在海军竞赛过程中并未交恶,况且巴西的直接竞争对手是阿根廷而非智利,巴西政府显然不会冒外交风险强行要求施奈德造船厂停止向智利政府供货,结果只能是自己增购相通级别甚至更加强大的潜艇应对“挑战”。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