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5 13:14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11章 逆风飞扬

 泊在弗吉尼亚汉普顿锚地的“伯明翰”号军舰铺设的特制甲板上起飞;次年1月18,伊利又驾驶寇蒂斯飞机成功降落在了“宾西法尼亚”号的甲板上,这一起一降为航空母舰的诞生脆响了序曲。

    在这众所周知的历史事件背后,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当初是因为得知了德国在研究可从军舰上起飞的飞机后,美国的钱伯斯海军上校才说服当时的美国海军高层领导进行这两次试验,尤金.伊利则通过自己精湛的技术和大无畏精神让美国抢在了德国人之前完成这项壮举。

    德国历史上有没有在一战之前完成他们的舰载机试验,人们已经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二战期间虽然建造了“齐柏林”号航空母舰,却因为戈林的阻挠迟迟不能入役,也就是说德国海军从未真正拥有过航空母舰。

    不过这一切在张海诺所处的这个时代即将发生改变。192511月是德国战败7周年的日子,一次大胆的尝试就选择在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进行。

    清晨的海面上依然灰蒙蒙的一片,厚厚的云层暂时隔绝了阳光,在萨尔瓦多以东约110里的地方,一艘体积庞大的货轮正缓缓前行。它是施奈德造船厂向德国不莱梅威塞尔造船厂订购的第二艘万吨级货轮,1万吨的“勇气”号。和其他远洋货轮一样,它的烟和主建筑位于船体中后部,前部相对宽敞的甲板下是主货舱,而今天它的船体前部格外的平整――人们用木板在它烟之前的位置搭建了一条45米飞行甲板,甲板上等距排列着30根两端拴40斤沙袋的绳子作为阻拦索。

    在最后检查过船上地飞行甲板和阻拦索之后,船上的人员纷纷退到烟两侧的安全位置,而此时在货轮的舵室和船桥上站着许多人,他们的心情无不是兴奋和忐忑的。

    要观看甲板上即将发生的一切,货轮的舵室无疑是最佳角度。而如今占据这个舱室的,除了船长和掌舵人员之外,还有今天这项试验地策划者和主导者海诺.冯.芬肯施泰因、罗德里克.冯.赫森、奥托.冯.格伦布考。此外,在张海诺身旁还站着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神秘人物。自从上船之后,他除了和几位负责人小声交谈之外,基本上都只是默默的看着周围地人忙碌。

    “这样的天气会不会影响到飞行员的飞行状态?从萨尔瓦多出发能准确找到这艘船吗?”

    距离预定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这位胡须刮得干干净净、一身整齐礼服就像是去参加重要一般的年轻男子又一次小声向旁边地张海诺提出问题。

    “别担心,少校先生,今天驾驶飞机的是我们最好的飞行员。他曾在里希特霍芬飞行中队担任战斗机飞行员,在我们的航空公司担任首席飞行员、航空部总监,5中驾驶飞机在这巴西沿海飞行了不下两百次。除非机械故障,他的飞机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张海诺称他少校,因为他是德国海军的现役军官,而他之所以会来到这里观看这次试验,完全是因为另一个人――如今担任波罗地海军区司令的埃里希.雷德尔海军中将。

    在雷德尔的亲笔信中。康拉德.帕齐希被描绘成一个值得信赖、无限忠于德国的正直军官,两人早年就曾在基尔共事。雷德尔在信中还提到自己担任“塞德利茨”号参谋官初期常常和帕齐希一起到冯.劳伦茨将军在基尔郊区的别墅做客,有一次恰好海诺也在他这位表舅家做客,四人相谈甚欢。

    对于那段往事,张海诺很遗憾的并没有从真正的海诺那里继承。且不说他是相信雷德尔的眼光还是相信这个长着一双明亮蓝眼睛地德国波罗的海军区谍报处长,他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的。因此不可能一直游离于德国海军之外。雷德尔是个素来稳重的人,既然他选择了这位帕齐希作为使者,至少说明他已经有能力在一定范围内掌控局势,而这也是张海诺一直等待着的“契机”――在他的预想中原本是要等到1928年雷德尔升任海军总司令

    在原来的历史上,雷德尔担任海军负责人之后就曾任命康拉德.帕齐希为海军谍报组负责人,帕希奇工作认真负责且精力充沛,他的宽厚正直让他无法和国家秘密警察共处,后来因为海军侦察机越界侦察一事而遭到希莱姆地抨击。最终被无奈解职,他转而担任袖珍战列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舰长,在战争爆发之前又回归本行。

    几分钟之后,了望台上的哨兵报告说西面发现飞机,不一会儿,张海诺他们通过肉眼就已经能够看到那三个黑点,那是一架经过改装地寇蒂斯jenny教练机和两架hs-2l型水上.弗雷德将驾驶尾部带有钩子的教练机进行甲板着陆试验,然后再从甲板上起飞――这一点借鉴了美国人最初的成功尝试,而另外两架水上飞机则在附近海域担任警戒。必要时可以执行救援任务。

    “保持航向,慢速航行。升绿色信号旗!”作为这项试验的总负责人,张海诺向这艘远洋货轮的船长塔布.罗萨斯下达了命令,而按照预先的约定,桅杆上的绿色信号旗对飞行员来说意味着“甲板就绪,随时可以降落”。

    随着距离的拉近,两架随行的水上飞机一左一右离开,只剩那架双翼的陆基教练机径直朝这边飞来。为了确保降落试验顺利进行,弗雷德他们事先已经将这架飞机上的多余部件拆去,只留下升空所必备的核心部件,油箱里也只保留能够供它在萨尔瓦多和货轮之间作往返飞行的油料。

    远远的,弗雷德摇摇机翼示意他已

    降落准备,但他的旧式双翼机并没有急着进行着舰尝先从货轮上方低空略过。在距离最近的时候,船上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穿着飞行夹克、戴着挡风眼镜的弗雷德在朝这边挥手,人们随即报以一阵热烈的欢呼。

    此时置身于这艘货轮上的。皆是经过筛选的可靠人员,包括u21和u148艇组的艇员、37名有过在德国海军服役经历的造船厂雇员以及30名德籍司炉工。

    热烈的掌声并未持续太久,因为弗雷德和他的双翼机很快就远离了货轮,大45分钟之后,他和他地飞机转到了货轮的正前目光渐渐从仰视转为平视,这时候没有人再说话,整个舵室里甚至可以听到大家紧张地呼吸声。只见那架双翼机继续平稳的下降,货轮顺风。也就意味着迎面而来的飞机出于逆风状态,每当它的机翼因为气流晃动一下,人们的心就会不由得提到嗓子眼。时间几乎因此而停止。但最后地时刻还是到来了,飞机距离货轮只有不到20米的时候,人看到飞速转动的螺旋桨后面那张同样严肃和紧张的脸。

    在萨尔瓦多简陋的机场上,有一块和这艘货轮完全相同的模拟飞行甲板,就在过去地几个星期时间里。弗雷德和飞行员们已经进行过不下百次降落练习,成功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因此在进行真正的甲板降落尝试之前,弗雷德显得信心饱满。尽管如此,张海诺还是提醒他,如果降落之前位置不理想。可以拉起飞机重新来一次,实在不行也不用勉强。

    “愿仁慈的上帝保佑我们的勇士……”

    这个声音虽然很低,但张海诺确确实实听到了,他无暇去想这是谁在祈祷,相比于之前相对漫长的等待,弗雷德和他老迈的双翼机在人们的思维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之前降低到了几乎和甲板平行的位置,两个橡胶质地地前轮在靠近甲板尽头的地方就接触到了飞行甲板,理想的开局之后。飞机照例像在平地上降落那样轻轻蹦起,但飞机尾部的挂钩很快勾住了一条又一条的阻拦索。在飞机巨大的惯性作用力下,前面几条绳索两端的沙袋以极快的速度从甲板两侧移到了飞机正后方,随着被挂上的阻拦索越来越多,飞机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虽然它还没有最终停稳,但张海诺心里已经彻底松了一口气。

    在第22道阻拦索地位置,飞机终于停住了,“咕噜咕噜后,发动机停止了运转。当弗雷德高高举起自己的双手并将拳头握紧地时候,等候在甲板后面的人群才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整个降落过程还不到半分钟。但在前所未有的忐忑和紧张之后,人们开始尽情的宣泄。

    张海诺给了自己在u148的副官沃纳.斯塔尔德一个眼神,沃纳随即跑出舵室,不多时,簇拥在弗雷德周围的人开始高唱“德意志高于一切”。

    “祝贺您,冯.芬肯施泰因先生!”在飞机降落过程中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帕齐希主动伸出自己的右手,脸上虽然礼貌多过于喜悦,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眸里却闪烁着积极向上的内容。

    “谢谢!这样的降落其他国家虽然已经进行过不下千次,但对我们来说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张海诺话语中喜悦、谦逊和中肯兼而有之,如今英国已经拥有“百眼巨人”、“竞技神”、“鹰”号这三艘真正意义上的航空母舰,而美国海军的“兰利”号、日本海军的“凤翔”号也让这两个国家在1923年之前加入了面至今还一无所有!

    帕齐希一脸深沉的点点头,在情报部门任职的他比这里的任何人都清楚这方面的情况,德国人并非完全处于保守才没有发展属于自己的航空母舰,可是看看现在的德国海军,连一艘像样的大型战舰都没有,政府财政拮据,每年拨给海军的预算非常有限,《凡尔赛和约》更像一把沉重的大锁牢牢束缚住了德国海军的手脚。直到今年(1925)1月份,德国海军战后建造的第一艘军舰――“埃姆登”号轻巡洋舰才在威廉港下水,这还是一艘有着种种缺陷、技术非常不完善的轻型舰艇。

    “之前听埃里希说你能够让德国海军复兴的时间缩短至少还有些疑惑,但是亲眼目睹这里的一切之后,我意识到了我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帕齐希来到巴西还不到一个月,但已经在张海诺的陪同下参观了施奈德造船厂的生产设备、雄鹰航空公司的飞行阵容和生产线以及沃克水下旅游公司的潜艇俱乐部,这些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直言不讳的告诉张海诺,德国海军通过在荷兰注册公司、在德国各个造船厂分散经营的方式重新开始了潜艇研究和制造工作,并在基尔秘密建立了潜艇学校,但这个计划一方面得小心翼翼的规避《凡尔赛和约》以及协约国的耳目,同时还要担心国内反扩军的保守派抵制,可谓是如履薄冰!

    相比之下,位于巴西东海岸的施奈德造船厂,不论物质还是政治条件都十分的理想,代表第二帝国海军潜艇最高技术水平的u148及大批来自德国的潜艇专家、技术人员同样是这个造船厂的“先天优势”。除了k1和u148,.u潜艇――ub901号,虽然德国海军的秘密潜艇公司也在建造新潜艇,但目前还只能通过设计和建造潜艇来重新积累技术经验,这些新潜艇在建成后将出售给阿根廷、土耳其、芬兰等友好国家,德国海军只能利用调试潜艇和为这些国家培训艇员的机会培养自己的潜艇人员。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