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4 12:43 的文章

走向战争 第8章 未雨绸缪

巴西么……那是一个美丽而且充满生机的地方,它拥始丛林,蜿蜒的河流和风景宜人的海滨。噢对了,那里还有一种可怕的鱼类,它们只比手指大一点,群体活动,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将一个人啃得只剩下骨头,所以被当地人称为食人鱼!”

    看着安娜睁大惊恐的双眼,张海诺笑道:“别担心,我们的造船厂在东部沿海,那里是没有食人鱼的!事实上,食人鱼素来是闻血而来,就像是鲨鱼一样!如果你掉进河里,只要尽快回到船上,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外面的世界还真是新奇啊!”安娜凝视着远处的海面,“上中学的时候听老师讲过各国的人文风情,当时就很期待有一天能够环游世界,呵呵,却一直没有机会!”

    张海诺轻搂着她的肩膀,“你看,我们的环球旅程这不刚刚开始吗?”

    “嗯,巴西、美国、阿根廷、墨西哥还有……”安娜大概是想把美洲国家一一列出来,可是又一下子想不起来剩下的,只好用力摇摇脑袋。

    “海诺,你送我一个地球仪吧!那样我就能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我不就是你的活动地球仪么?”张海诺笑道,“我们要绕过麦哲伦海峡,穿过南太平洋,在大洋洲看袋鼠,去亚洲看各种充满东方风情的古建筑,吃中国菜,然后沿着马六甲海峡南下,穿过印度洋,跨越红海和苏伊士运河,进入美丽的地中海,那里有美丽的克里特、伟大的雅典和浪漫的西西里,我们去西班牙看斗牛,然后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和英吉利海峡返回德国,再回到丹麦去看你妈妈和哥哥,好不好?”

    安娜显然有些惊讶于张海诺能够一口气说出这些,不过她转念一想。“海军真棒,能够去那么多地方!早知道我就去医疗船上担任专职护理了!”

    张海诺笑而不答,因为他知道在德国海军的医疗船上供职的话,环游世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德国并没有强大的海外舰队,两次世界大战在海外的作战也是以水面袭击和潜艇站为主,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带上医疗船,而和平时期用来访问其他国家地又通常是巡洋舰和主力舰。

    他们如今所在的这艘万吨巨轮,是隶属于巴西施奈德造船厂的远洋货轮“忠诚骑士”号。它是不莱梅威塞尔造船厂根据援建施奈德造船厂之协议附属条款为其建造,也是威塞尔在协约国拆卖设备后经过重新整改并恢复生产所建造的第一艘万吨轮――这标志着不莱梅威塞尔重新回到了德国顶级造船厂的行列,也标志着张海诺团队的a航海计划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在这个庞大的航海计划中。张海诺他们将以施奈德造船厂和威塞尔造船厂为后盾,花费十年时间打造一支规模可观的远洋船队,它名义上是用来经营欧美之间地货物运输和洲际贸易,一旦时机成熟,这些远洋货轮将从巴西运来大批木材、铁矿石、铁矿砂以及天然橡胶、稀有金属矿石等等战略资源。从德国运回工业产成品、机器设备。历史上,二战之前德国4计划就非常重视扩大出口、争取外汇,只可惜历史上这个计划的执行者赫尔曼.戈林先生已经没有机会担当这个计划地策划者和执行者了。

    德国建造和使用的舰船通常喜欢以地名或者人名来命名,但张海诺所搭乘的这艘却是个例外――“忠诚骑士”,他希望籍此来提醒自己的手下们,尽管身处遥远的南美洲。但不要忘记自己地初衷,唯有德国和德国海军才是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这次离开德国前往巴西,“忠诚骑士”号最多可容纳1.2万货舱里装载了近8000吨货物:

    20辆梅赛德斯――巴西的德裔富商显然更喜欢这种德国而不是美国产的福特、别克和雪佛兰;

    大量地棉纺品――巴西的棉花运往德国并利用德国发达的纺织业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进行加工,再将高质量的棉纺品运回巴西销售仍是有利可图的;

    10辆履带式农用拖拉机、10台大马.+及这种拖拉机的生产许可――这些均是从鼎鼎大名地雷诺公司引进的,该公司在一战末期为法国陆军生产轻型坦克,战后以轿车、民用拖拉机和军方订单为主营业务。张海诺虽无意投身坦克方面的研究,但拖拉机在巴西这样的农业大国还是有很大潜在市场的;

    最后是一条柴油发动机生产线的全整套设备,它早起的主人是德国的日尔曼尼亚造船厂。该造船厂在战前曾为意大利设计生产潜艇用的柴油机。德国海军在一战期间也从这里订购柴油机用以建造潜艇,在协约国的拆卖行动德国造船厂和工厂设备地行动中,丹麦维斯戈尔造船厂低价从协约国和约监督委员会那里买到了这条生产线

    战后欧洲各国海军非但没有订购潜艇的需求,反而退艇,5来这条生产线几乎都处于闲置状态,而出于这方面地考虑,经过重组的日尔曼尼亚造船厂也没有再将这条生产线买回。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张海诺亲自前往维斯戈尔造船厂与丹麦人协商,最终以3.5美元的价格将其买下。

    在别人眼里。这样的设备或许只能当废铁卖掉,对张海诺和施奈德造船厂来说却拥有非凡的价值――他们能够利用这条生产线制造出一战时期技术水平的柴油发动机。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改进。有了实物,专家们在图纸上的研究成果才能够付诸生产。

    载了大半舱货物之后,“忠诚骑士”号在大西洋航行时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平稳的,尽管如此,张海诺他们这次并没有带上安娜的母亲,而安娜之所以放心离开丹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大哥鲍斯.蒂费特一个月前结婚了。新娘是个勤劳善良的丹麦姑娘,这样一来,将母亲交由哥哥和嫂嫂照顾安娜也就比较放心希望她母亲能够完全康复并和自己一起前往远离战火和纷争的美洲――自从一战爆发之后,那里俨然成为许多欧洲人眼中的世外桃源。

    船行四周之后终于抵达了巴西的萨尔瓦多港。再次见到赫森等人,张海诺在德国时心中地那些阴霾一扫而尽。他将自己的这些伙伴们一一介绍给安娜,此时的安娜对于他们的整个计划仍是懵懂的,她只知道自己的丈夫和过去的同僚们一起在巴西开了一家据说规模很大的造船厂,却不知u148爱琴海宝藏的情况。

    张海诺倒不是怕她泄密,只是觉得这些东西她知道得太多反而没什么好处。

    占地80公顷地施奈德造船厂,现在已经拥有两座万吨级\.座八千吨级干船坞、两座五千吨级干船坞、四座两千吨级干船坞和三条配件生产线、两条木材加工线,除了一座两千吨级的干船坞正在接受改装以适应军用舰艇建造之需外,其他八座干船坞均有造船任务。眼下造船厂的工人也达到了创纪录地7200多人

    这座造船厂的规模和造船区热火朝天的景象显然大大超出了安娜的预料,同时,她也由衷的为自己地丈夫感到骄傲。看得出来。这里每个人都对他尊敬有佳,尽管大家都称呼他“林克”而不是“海诺”――张海诺在船上时已经向她解释过,为了避免前德国海军人员在巴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和赫森、奥托等人目前在巴西的公开身份都是奥地利人,并且都用了假名。

    对于这样的解释。单纯的安娜没有多想,她很配合的扮演起“林克夫人”角色,而且根本不会把奥托与“布劳恩”、赫森与“霍斯特”弄混,对于艇员们也非常地友好。亲眼见到张海诺多次描绘的海滨木屋时,她开心的不得了,因为这样的房子既舒适又美观。站在二楼窗口就能眺望大海,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和张海诺独享这样一整栋别墅式的木屋,过上真正的“二人世界”!

    为了迎接“艇长夫人”驾临,艇员及家属当晚在宿舍区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晚宴,施奈德老爹和弗洛伦丝也受邀前来参加。距里约热内卢一吻已经过去了将4,弗洛伦丝也从那个情窦初开地少女变成一个稳重成熟的大姑娘了,只是时至今日,她仍对张海诺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看着幸福的依偎在他身旁的安娜,她的目光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神色,似失落、似哀怨。

    张海诺本来一直有意撮合奥托和弗洛伦丝的,因为他们只相差两岁,而且男有才女有貌,但奥托很快给了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他要和艾德尼娅订婚。

    一位是巴登贵族世家的公子,尽管没有继承家族爵位,但年少有为、前途光明;一位是巴西烟草巨头地孙女,虽是私生女,但其家族在巴西家世显赫。其父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这样的搭配,正可谓是“门当户对”。

    天真活泼地丹纳曼小公主。张海诺一直是当妹妹看待,奥托自是不用多说,埃德文离去之后早已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这样的联姻无疑将给施奈德造船厂带来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尽管施奈德造船厂已经成为巴西实力最为雄厚的造船厂,但丹纳曼在巴西多年积累下来的影响力以及这个家族的财富仍不是张海诺他们短期内可以比肩的。

    紧接着,赫森这个素来冷酷的家伙居然也宣布了自己的婚事,有幸和这位超级王牌艇长结为连理的是萨尔瓦多一个德裔家庭的女儿,她从1923年开始在施奈德造船厂担任文员,战场上从无对手的大英雄。

    1924年的6月似乎格外受张海诺手下这些单身汉们亲睐,奥托、赫森之后又有三位

    布订婚或是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步入教堂――当初加的时候,他们还大都是20出头的小伙子,战争结束已有近6年时间,一个个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也很正常。

    张海诺打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经历了战争的苦楚之后,他们是生活无忧的一群人,等到下一场战争爆发时,他们亦将步入不惑之年,届时是重返德国海军为国效力还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祖国。也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的选择――在张海诺的心目中,战争应当属于充满冒险精神地年轻人和那些职业军人,而他自己应该属于第三类:为某个目标而不断奋斗的人,通俗点,就是有野心的人。

    尽管自己有半年多时间不在巴西,赫森和沃尔夫、西蒙、吉瑟尔依然将造船厂打理得井井有条,张海诺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满意。作为这个团队唯一的“领航人”,他很快将全体军官和艇员召集起来,一方面总结了前一阶段的收获。并且从全美咖啡的利润中拨出一部分作为上一年度的分红。

    紧接着,他们对下一步的工作计划进行了讨论。可以预见,施奈德造船厂地规模将逐步扩大。人员随之增加,受到外界的关注也会越来越多,这对造船厂核心人员的安全保密工作也提出了更高地要求。过去是“杜绝有关u148沉船宝藏的任何信息泄露出去”,新的设想则是将造船厂“要塞化”――全体艇员及家属、重要技术人员以及技术资料作为这个要塞的核心加以保护。要达到这一目标,单纯的加强安全工作已经不能满足要求。

    在经过商议之后。张海诺他们决定对造船厂地内部结构进行改组:施奈德老爹仍然担任企业代表,“恩伯特.林克”和“米切尔.布劳恩”名下占造船厂百分之九十九股份的资产转入已经获得新的巴西身份的众艇员名下;造船厂的日常事务由张海诺、赫森、奥托、沃尔夫、西蒙、吉瑟尔组成的六人管理委员会负责,另外55名艇员则组成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下属一个一个技术部、一个资金监察部和一个内卫部;艇员区与专家区将进一步与外界隔离,潜艇和造船专家们将在新建的研发大楼工作,这里将是绝对禁止外人进入的;已在造船厂工作的专家、技术人员和长期船工将由内卫部负责核查和建立身份档案。今后只有通过严格核查和筛选的人员才能进入造船厂工作。

    在新的制度确定下来之后,六人管理委员会很快确定了造船厂年下半年度和1925年上半年度的主要任>..万吨级干船坞,巴西警察部门委托建造的内河巡逻舰也将在这一时期完成,潜艇建造进入实质性阶段――修建第一批潜艇船坞,委托皇家制铁厂试制第一批潜艇零部件。

    “在1925年底之前,争取开工建造+..一次甲板起降飞机试验。争取建造一艘千吨级地辅助舰艇!”

    台面上的目标提出来了,在全体会议结束之后,张海诺和赫森、奥托、沃尔夫、西蒙等几个主要领导者又聚在一起商量台面下的计划:他们准备从造船厂的现有人员中挑选若干年轻的、曾在德**队服役并且在思想上可靠的人,将他们集中起来学习葡萄牙语和巴西的人文风情、地理知识。尔后,张海诺将通过自己曾经资助过的那些政客将这些人中的合格者改换巴西身份,再通过其他途径将他们送进政府部门工作――在强大的资金助力下,十五年地时间足以让他们中的一部分成为政界有头有脸地人物,即使还不能左右巴西的政局,也能够在二战中替自己的计划起到掩护作用。

    所谓的b计划,.“a类航海计划相对应”。航海与航行,看起来只是字义上稍有差别。实际上却是两个有天壤之别的计划――a计划的远洋船队将大摇大摆的在海上行驶,b计划>:.

    为了实施这这第二个计划,张海诺和现任巴伊亚州议员劳特.沃克――在竞选中得到施奈德造船厂资助的德裔政客之一,那个曾在一战中以志愿兵身份参加德国陆军的疤脸小伙子,同时也是一个富裕的农场主之子,达成一项合作协议,借劳特之名在萨尔瓦多申请成立了一个水下旅游公司。

    既然是水下旅游公司,就得有相关的潜水工具,一战爆发前,当潜艇在军事上的用途还未被充分发掘出来的时候,欧洲就有人用潜艇作为水下观光之用,贵族公子和小姐们对于这种新奇的玩意兴趣十足,尽管在水下他们透过潜望镜压根就看不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