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2 13:22 的文章

第59章 丹纳曼公主

 从回到巴西之后,张海诺已经有几个星期没有见到弗奈德老爹说她前阵子心情不太好,所以到乡下同学家的农庄去小住一段时间了。

    张海诺隐隐猜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以她的性格,苦口婆心的教育恐怕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所以他现在也只好本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希望她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之后会有个清醒的认识。

    来巴西已经有一年多时间,张海诺依然只会几句最简单的葡萄牙语,在萨尔瓦多这个有不少德裔移民的城市办事还好,若是要出远门,他就得乖乖带上一个专门翻译。弗洛伦丝不在的时候,他通过德国商会临时雇佣了另外一名葡萄牙语翻译。

    新来的翻译是个年轻的金发小伙子,长相有那么一点帅气,只是给人一种乳臭未干的感觉,而且对什么事情都非常好奇。要论工作上的稳重和气质上的得体,张海诺倒有些怀念起弗洛伦丝来。

    在处理完造船厂近期的一些事务之后,张海诺带着赫森和奥托去了一趟皇家制铁厂,将他们介绍给制铁厂的管理者认识,顺便了解一下克虏伯专家组以及设备安装的最新进展。

    为了更换这条新设备,皇家制铁厂已经暂时停运了近三分之一的设备,新设备的安装调试正在克虏伯专家组的指导下进行,在这里,德国人的严谨体现得淋漓尽致,很多时候就连一个小部件他们都会亲自过问,这也让厂方的管理者们赞叹不已。

    尽管厂方全力配合,但正式生产出新的高品质钢材仍需要等上时间。在这期间,施奈德造船厂两个2000~:新船,并将全部使用皇家制铁厂目前品质最好的钢材。从威塞尔造船厂购买(确切的说是从协约国和约监督委员会手里购买)的设备均已运抵,新的5000吨级和8000级干船坞也进展顺利。计划中的两个万吨级干船坞由于最耗资金和人力,所以被安排在了1921年度和1922度开工建设。

    从皇家制铁厂回来之后,张海诺开始将注意力转向新一届地巴西选举。由于居住在巴西的时间还不满法定期限。他目前还只有永久居留权,自然谈不上选举和被选举,但他非常清楚“上头有人”对造船厂经营策略以及相关产业扩展的重要性。在这一点上,德国商会主席冯.巴恩爵士和他想法不谋而合。最近一段时间,这位德国富商每个周末都会在自己豪华的海滨别墅里举行高级别的舞会派对,受邀者除了那些正准备积极参选的德裔或是和德国多少有些关联的政客之外,皆是巴西当地的德裔商人和社会名流。

    这样的宴会上,张海诺除了看到那些老面孔之外,还结识了许多“新人”。例如准备竞选下一届巴伊亚州议员地劳特.沃克,这位自小在巴西出生的德裔移民尽管成长于一个富裕的大农场主家庭,但一战期间仍只身返回德国加入到陆军一线作战部队。虽然没有立下什么显赫战功,可脸上地伤疤却让人肃然起敬;还有新一届萨尔瓦多市长的热门人选、有着四分之一德国血统的雷诺克肖,听冯.巴恩说这个人非常“实在”,权钱交易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至于张海诺的老朋友、萨尔瓦多市目前的副市长海德伍特,这一次地目标则是里约热内卢的政府议员――从地方到中央。正处于政治生涯巅峰时期的海德伍特极有可能迎来自己政治生涯的一次飞跃。平时受到照顾颇多的德国商总共向他提供了超过3美元的无偿捐助,而张海诺也以施奈德造船厂地名义捐助了2.5万美元,光这两笔强大的资金>.以让他成为整个巴西最不缺钱的候选议员。

    在这样的舞会上,最耀眼、最活跃的莫过于这些踌躇满志的政客们,号称萨尔瓦多首富的冯.巴恩爵士及其家人同样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而像张海诺这样一个神秘、富有而且年轻英俊地“奥地利商人”。对那些浓妆艳抹的贵妇们似乎格外有吸引力。她们总喜欢以各种理由上来和他攀谈,还喜欢拐弯抹角的打听他的家事,得知张海诺是毅然放弃家族在欧洲的生意来到巴西投资时,她们都称其为“年轻的冒险家”;当听到他几个月前刚刚在丹麦结婚的时候,这些女人无一例外的大感惋惜,但尽管他的无名指上戴了显眼的戒指,贵妇们仍孜孜不倦地向自己抛着媚眼,或是不断将女伴推荐给自己认识。

    张海诺和艾德尼娅.丹纳曼就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认识地。

    在巴西。无人不知丹纳曼,就像是在德国就连小孩也知道克虏伯一样,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皇家雪茄制造商这个品牌已经成为巴西优质雪茄的象征,就像是克虏伯之于德国大炮一样。

    不过,当别人提起她的姓氏时,艾德尼

    应显得非常平淡,甚至于有些冷淡。后来张海诺才知小在德国长大、15岁才移民巴西的年轻姑娘,原来是那个雪:人第7儿子的私生女。她尽管已经为丹纳曼家族所接纳,但是她的父亲在家族中的地位尚且不高。更何况她这样一个被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私生女呢?

    尽管艾德尼娅美丽而有气质,但新婚燕尔的张海诺显然不会把别的女人看在眼里,他只知道她父亲卡特.丹纳曼不久前被派到萨尔瓦多来打理他们家族在萨尔瓦多的雪茄进出口生意,此人早年丧妻,膝下只有艾德尼娅一女,尽管是私生女,但仍视其为掌上明珠。

    这样的舞会参加的多了,张海诺也就愈发对那些浑身上下充斥着足以驱赶蚊蝇的香水味道、说话矫揉造作的贵妇们感到厌烦,奥托这个更加年轻英俊的商人有时候可以分担一些“火力”,好让张海诺专心办些正事,只是等到政客们也都进入舞池之后,落单的他依然成为那些自称“俊男杀手”的贵妇们的绝佳目标。渐渐的,张海诺也学乖了,他一看苗头不对就借故往别墅前面地小花园跑。那里不仅有迷人的月色和轻柔的海风,还能让自己的耳朵和鼻子少受了罪。

    巧合的是,似乎为了躲避舞会上那些富商公子们的热烈追求,艾德尼娅也总喜欢在这个不大的花园里漫步,于是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人,在这里产生了一个小小的交集。说来也有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在花园里碰面地时候,每次最多是点点头,却从未交谈过。直到有一天,艾德尼娅瞥见了张海诺手上的结婚戒指,于是礼貌的问他为什么从不带自己地妻子来。

    艾德尼娅给张海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中世纪的公主,尤其是穿着一席拖地长裙并将头发齐齐的卷在脑后,双手总是很优雅的合于身前,加上身上也没有那种浓烈得让人眩晕地香水味道,不至于相互反感。又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张海诺就这样和她聊了起来。

    战火下的爱情,作为一个故事永远是那样的具有煽动性,尽管张海诺有意隐去自己的德国海军身份,但战后找寻妻子以及艰难相会的过程仍让这个可人地小公主听得泪眼迷离――普天之下,原来真有这样动人的爱情。

    尽管这样一番交谈。美丽的公主也打开了话匣子,她之前一直以为张海诺不过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所以在花园里碰到时也有意避开,不过她渐渐发现这人每次都是在舞曲开始之前来到花园,欣赏一下海景,舞曲结束之后又会回到大厅之内,而她后来又从女伴那里听说了有关他这个年轻却拥有雄厚实力的造船投资商经过人们添油加醋后的事迹,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羞涩。于是她决定试着和自己聊聊天。

    这些话的本身并没有出乎张海诺的意料,但是艾德尼娅近似天真地直白让他深感意外――在这个充斥着政客和香水气息的地方,严肃的谎言、不着边际的大话还有叫人腻味的恭维充斥着人们的耳朵,可是艾德尼娅说话的方式却像是个少不经事的小女孩,这简直就像是一堆烂泥中让人惊讶的看到了一朵洁白的花。

    出淤泥而不染地莲花是有的,眼前这位虽然貌美如花,但真单纯还是假天真,张海诺并不敢确定,他记得东方地先人们留下一句比真理还真理的形容:蛇蝎美人。

    接下来的闲聊,张海诺丝毫不敢大意。唯恐泄露有关u-148的机密。可是看着艾德尼娅一脸纯洁的笑容,他又不禁踌躇起来:难道世上真有这样很傻很天真的人存在?

    带着这样的疑问。张海诺找了一个机会不经意的问了冯.巴恩夫人有关这位“丹纳曼雪茄帝国公主”的情形,冯.巴恩夫人是个热心肠的德国女性,她给出的评价也很简单:这绝对是个纯洁而善良的可人公主。

    艾德尼娅并不是每个星期都来参加舞会,每次来都是跟在自己父亲后面,那些自命不凡或是爱美如命的商贾们不分年龄的继续对她追捧有佳,甚至私下打赌自己花多少时间能够将她追到手。可惜的是,自始至终能够和她跳舞的人还不超过10个,这其中就有这里的主人位年迈而眉目慈祥的老者,至于其他人的邀请,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遭到“身体不适”这个缘由的拒绝。

    这样的舞会,依然是张海诺接触政客和即将踏入政坛之人的绝佳机会,他不动声色的寻找自己认为有潜力、值得资助的人,而一旦确定下来,他就会好不吝啬的开出支票――这些钱,一半算在造船厂的公共基金上,另一半,则算是他个人的投资。

    在舞会的过程中,当政客和准政客们都伴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时,张海诺照例得去花园里“躲避”一下,在那里,他一次又一次的碰到本着相同目的到来

    尼娅。交谈的次数多了,艾德尼娅在张海诺面前渐渐谈,唯有丹纳曼家族的成员,除了他父亲,是她非常不愿意提起的。

    每年的圣诞节前后,依然是巴西一年中相对较热的时节。就在圣诞节的前几天,张海诺有些意外地接到了来自卡特.丹纳曼的邀请函。邀请他到萨尔瓦多海边的新居参加一个圣诞聚会。

    对于这样一个结交丹纳曼家族直系成员的机会,张海诺自然不会放过――虽说他的最根本目的不是在巴西发展,但巴西的各种资源尤其是战略资源却是他非常看重的。在未来的那场世界大战中,他并不期望巴西会顶着来自英美地巨大压力加入轴心国,但如果能和巴西的上层人士建立密切关系,通过一些隐蔽手段从巴西进口战略物资,例如德国最紧缺的天然橡胶和稀有金属,就已经是非常巨大地价值了!

    卡特.丹纳曼举办的圣诞聚会,在张海诺看来更像是个小型的友人餐会。来到这座美丽但不奢华的别墅的不过十数人,没有身名显赫地丹纳曼家族直系成员,冯.巴恩夫妇、海德伍特夫妇还有另外一些在冯.巴恩那里常见的面孔。再加上张海诺以及卡特父女构成了这个小型聚会的主要成员。

    上流社会的圣诞聚餐,除了比平民们的聚会多一些礼节和上等食物、少一些真诚的欢笑之外,也没有太大地不同。大家一边说些感恩的话,一边憧憬下一年能心想事成,要说接下来的1921年。张海诺最大的愿望就是造船厂的生产尽快走上正规,潜艇的开发和建造最好也能提前,还有一点,就是期望安娜的母亲尽快恢复健康。

    聚会结束之前,艾德尼娅神神秘秘的告诉张海诺,圣诞节期间她父亲将会返回丹纳曼家族在圣费利斯市地庄园与家族主要成员共度圣诞。但是她个人很、非常、极其不愿去那个地方,她父亲对她单独留下来又有些不放心,所以她希望能去施奈德造船厂住上一段时间――在萨尔瓦多,几乎人人皆知这个造船厂拥有最好的宿舍群,施奈德老爹因此而被人们成为“最善良的资本家”,这个称号倒让在造船厂仅有百分之一股权的施奈德有些哭笑不得了。

    艾德尼娅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张海诺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入人民内部的女间谍”。不过细细想来。作为巴西雪茄业巨头的孙女,即便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而不能得到大笔遗产,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从一个民用造船厂获取什么情报,何况经过了托马斯船员暴动、罗德在但泽遇难等一系列事件之后,艇员们的警惕性都很高,造船厂地保卫工作也已经步入正规,所以在与卡特.丹纳曼简单交流之后,张海诺答应在圣诞节期间替他照顾好艾德尼娅。

    不过让张海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第二天艾德尼娅就来了,而且带来了一大票人――两个厨子、三个女仆还有四个保镖。为此。张海诺不得不临时多空出一栋屋子供这些随从们居住。这样地场面,让他不禁感慨起来:不愧是丹纳曼家族的人。就算是个私生女,出门的排场也是很有气势的。

    刚刚17岁零两个月的艾德尼娅,在张海诺原来的那个时正式成年,却已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了,她面容姣好,长得亭亭玉立,又是土生土长的德国人,那些至今依然单身的艇员们个个看得眼发直――相比于弗洛伦丝那个直来直去的野丫头,这才是真正的德国美女!

    说到曹操,曹操也回来过圣诞节了。张海诺本打算在问过弗洛伦丝本人及家人的意见之后,向她提供了一份施奈德造船厂全职翻译的无期限合同,也就是说只要她愿意,就可以一直在这里担当翻译一职。可是,弗洛伦丝只瞧了张海诺身后的艾德尼娅一眼,就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转而当起了施奈德老爹的全权助理――所谓全权助理,也就是说除工作之外的事情都由她负责处理,看着施奈德老爹那憨厚而无奈的表情,张海诺满心感慨……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