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2 13:22 的文章

崛起之路 第58章 纸上的猎鲨

  堂,红地毯,满地的玫瑰花瓣,面带笑容的宾客,还的神父,这些从前只在电影中出现的场景,如今真切的摆在了张海诺的眼前。“我愿意!”

    这也许是最最老套的一句话,但是在每一对新人眼中,它代表着一个爱的承诺,此生不渝!

    在交换戒指之后,海诺.冯.芬肯施泰因和安娜.蒂费特这对在战火中结识的恋人,终于在战争结束后的第1050正式结为夫妇。战火下的爱情,在历经磨难之后开出了世间最绚丽的花朵。

    在张海诺的想象中,自己的婚礼,应该在德国最大的教堂举行,参加者是他在海军的同僚好友以及他们的女伴,还要有一群帅气的手持军刀的卫士组成话里的仪仗队。可是,今天在场的旧识就只有埃德文一个,没有什么仪仗队,来到这里的宾客不足30人,且多是安好友。至于这个教堂,虽然在奥尔堡是小有名气的,却远无法和那些富丽堂皇的大教堂相提并论。就连张海诺自己,身穿的也不是那套熟悉的海军制服,胸前佩戴的是鲜花而不是勋章。

    然而此时此刻,这一切对张海诺已经不再重要,他挽着自己美丽、健康、完整无缺的新娘,在他的心里,世间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珍贵的了!

    婚礼结束之后,新人乘着华丽的马车返回了他们的城堡……呃不,是位于奥尔堡郊区一栋带花园的小洋房,经过精心装点之后,这里已经成为他们温馨的爱巢。

    原本这个婚礼,是准备在巴西举行的,但是奥尔堡码头上的那一幕,却让他们的计划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在安娜焦急的喊声中,刚刚年过五十的约兰斯.蒂费特却面色苍白、牙口紧咬,对外界地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里是奥尔堡的码头,在他们前方不远处。停泊着即将启航的英国邮轮“阿莫鲁索”号,而张海诺手里还捏着5从奥尔堡到伦敦的船票……

    在学校的时候,张海诺就学过一些最基本的急救常识,他首先简单确定这个瘦弱的妇女还有呼吸和脉搏,然后招来一辆马车,直接将她送往距离码头最近的医院。

    经过医生的紧急救治,两个多小时之后,安娜地母亲终于从突然的昏迷中苏醒过来,这时候善良的安娜几乎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人是醒了。但医生随后地结论却让众人哑然――安娜的母亲身体实在太过虚弱,长年的积病让她的身体无法承受奔波之苦,不要说是去巴西。就是坐上一天的轮船也非常危险!

    待安娜母亲地病情稳定下来之后,张海诺他们将她转往奥尔堡最好的医院,但是经过检查之后,那里的医生得出了几乎相同的结论――她虽无恶疾,但在身体康复之前。无法支撑长途旅行。

    张海诺不断抚慰着泪眼连连的安娜,有自己在身边,她至少不会觉得那样的无助,但失去兄长、失去父亲甚至几乎失去自己,让她在亲人方面变得特别敏感和脆弱。

    安娜紧紧依附在他地身旁,不愿离开他半步。

    在这种情况下。张海诺只好请埃德文在距离医院仅一个街区的酒店里租下一个套房,等安娜的母亲病情稳定之后,留安娜的哥哥和埃德文在病房里照看,自己则带着安娜前往酒店休息。

    从安娜母亲在码头上昏倒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两夜,可怜的安娜却几乎没怎么合眼,有时候她只在张海诺怀里打一个盹,很快又会被自己的噩梦惊醒,等到确定自己的母亲依然安好的时候。她又是一脸地泪水。

    秋日的阳光是和煦的,张海诺轻轻拉上房间的窗帘,好让疲倦的安娜能够睡得更加安稳一些。泡上一杯咖啡之后,他开始盘算起今后的打算来。

    以如今的情况,张海诺知道,安娜是不会抛下母亲和自己去巴西的,他也不忍心让安娜就此抱憾终身。可是作为u-148团队的指挥官、施奈德造船厂的幕后指挥者,他负责地可是好几百号人的营生。艇员、专家、技师、工人,还有萨尔瓦多市政府、皇家制铁厂、威塞尔和克虏伯那边地关系,一切都以他为领导者和精神核心。赫森和其他人的作用同样重要,但张海诺的前瞻性决定着这个团队的未来。这是无可替代的!

    在思来想去之后,张海诺决定向安娜求婚,然后在丹麦完成他们的婚礼,再在这奥尔堡买下一栋公寓,让她和哥哥暂时留下来照顾母亲。

    几天之后,安娜母亲的病情渐渐好转,不但能够坐着轮椅出去晒太阳,偶尔还能站起来走上几步。这时,在张海诺的要求下,主治医生对她进行了又一次全面的检查。检查报告显示,这个年逾五旬的妇女因长期缺乏营养加上忧虑和悲伤过度,身体和精神都非常虚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静养和条理才能恢复――但只要调理得当,将来还是可以恢复到较为正常的水平。

    张海诺很快发了一份电报给赫森,告诉他自己要在丹麦耽搁一段时间。在安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和埃德文悄悄准备好了求婚用的玫瑰及钻戒。在一个晴朗秋日的早晨,当着安娜的母亲和兄长,张海诺单膝点地,手捧九十九朵鲜艳的玫瑰,向安娜说出了爱的誓言。

    在这雪白的房间里,在母亲和兄长的祝福下,安娜热泪盈眶的接受了这迟来的求婚。这一对经受住了

    离别考验的恋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一周之后,安娜正式成为冯.芬肯施泰因夫人。

    **一刻值千金,然而,一边是病榻上的亲人,一边是急需自己的下属,这对新婚燕尔的夫妇没能享受一段完满的新婚旅行,甚至在结婚之后厮守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短短几天时间。在九月的最后一天,张海诺和埃德文登上了前往英国的邮轮,他给自己的新婚妻子留下了一笔足以供他们生活很久地存款还有自己在巴西的详细地址。并答应她一安排好巴西那边的事情就回来看她。

    这一次离别,安娜显得异常的坚强,至少在张海诺搭乘的邮轮启航之前,她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但她的良苦用心,张海诺却完全可以体会到。

    在伦敦的时候,张海诺打听了一下,虽然在1919年夏天就有人使用寇蒂斯公司的水上飞机进行了越洋飞行,但是这种远距离的飞行还没有正式成为开业运送旅客――目前虽有从伦敦到纽约地空中航线。但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使用氢气填充的巨型飞艇。

    于是,张海诺和埃德文只好乖乖地登上了从伦敦开往里约热内卢的邮轮,虽然没有德国潜艇的威胁。但是这样一条豪华客轮仍花了将近三个星期才抵达巴西。

    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萨尔瓦多的时候,一连串地好消息却让张海诺的心情好了很多:向寇蒂斯购买的飞机已经全数运抵,开办航空公司的申请也得到了巴西市政府的批准,一共有22名艇员报名学习弗雷德正在不辞辛劳的训练他们;克虏伯运来地第一批设备已经抵达皇家制铁厂。专家正在指导他们进行设备安装,估计三到四个月就能试产,不出意外的话六个月之后就能产出第一批优质钢材;施奈德造船厂的两个2000吨级干船坞已经完工,本月+500级的中短途货轮。

    与此同时,从克莱斯特等几位潜艇专家那里也传来了好消息――在将u-148行详细的研究和部分拆卸之后,他们成功复制了u-139型潜艇的设计图纸。再根据赫森和艇员们对他们用过的潜艇作战时的经验以及几位潜艇专家从德国带来地技术图纸,他们共同对中近程攻击潜艇、普通型潜艇和远洋潜艇进行了重新设计,最终在图纸上设计出三种全新的潜艇,它们分别被命名为u-901、u-902u-

    张海诺虽然不是潜艇设计师,但是长期指挥潜艇的经历,让他完全能够理解这些布满线条和各种数字符号的图纸,加上出色的空间想象能力,他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这三种潜艇的大致外形和攻击效果――它们的设计虽然不是颠覆性的。但是结合了实战经验的改进却让他这样一位王牌潜艇指挥官颇有强将遇良马的感觉。若不是目前还缺乏潜艇建造设备以及专业技师和工人,他恨不得立即开工建造这些潜艇。

    “u901,主要用于在英伦三岛附近海域活动。设计水下排水量吨,续航力7500海里,水面最高航速18,水下9节,装备500毫米鱼雷发射管6,16枚,水面武器为288米甲板炮和2挺8米机枪,配置艇40人!”

    这种潜艇地设计负责人克莱斯特博士亲自解说到。它可以说是一战中的中-近程潜艇也就是ub系列地加强版,体积、火力和续航力得到强化。从图纸上看。它的适航性能应该较之前的ub-iii型高出一同时克莱斯特也提醒张海诺,目前他们的潜艇研究团队中还缺乏鱼雷和光学设备专家,他和汉克.斯特莱泽曼虽然在这两方面有所研究,但潜艇设计讲的就是严谨,如果有专业人员的加入,出现纰漏的可能性将大大减少。

    对于这一点,张海诺默默记在心里,虽然潜艇的实际建造还未提上议事日程,但早作准备也是必须的。

    “u902,[斯特一上来,就毫不遮掩的将矛头指向英国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克莱斯特和马丁两位博士都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称他为“才华横溢”的潜艇设计师,只要能够多加历练,未来的成就不可小视。

    是成为一代大师还是留下一曲伤仲永,张海诺觉得关键还是在于环境和机会。在一个强人如林的设计部门,这样的年轻人很可能因为资历而得不到展示才能的机会,在这里,他虽然可以不受这些束缚,但在目前无法将设计转为生产的情况下。也还应注意理论不要过于脱离实际的问题。

    “既然是远洋航行,我觉得应该将续航力和持久作战能力放在第一位,因此u902下排水量尽管有1600吨,但依然只装备6具500米鱼雷发射管,这样备用鱼雷数可以增加到20枚,配置艇46人,续航力10000里,水面最高航速16节、水下8!水面武器是1门150毫米甲板炮、1门88米炮和2挺8米机枪,同时。我希望这种潜艇能够高速在水下活动两到三个小时,因此特别增加了一个额外地蓄电池燃料舱!”

    在威廉.弗斯特一脸自豪的介绍完自己的作品之后,张海诺的面色依然严肃。为了不让这个被称为“天才”的潜艇设计师固步自封,为此,他以未来人的眼光给出了较为严厉的评价:

    “弗斯特先生的设计非常出色,作为一名潜艇指挥官,

    几个问题。第一。增加持久作战能力,鱼雷数量只是素,试想一下,如果艇员们经过长期的海上颠簸个个都疲惫不堪,又怎么保持作战状态呢?第二,蓄电池燃料舱地增加势必压缩艇员活动空间以及淡水、补给储存量。我觉得未来十年,蓄电池燃料技术的发展必然会提高单位重量的蓄电量,但人对食物、淡水以及空间地需求却不会减少!”

    “第三,通过之前那场战争,我们似乎看到了潜艇与大炮搭配的完美组合,艇长们很喜欢指挥潜艇浮上水面用大炮攻击毫无还手之力的商船,但是各位不要忘了,战争的最后16个月。我们几乎对协船队束手无策,在敌人地巡洋舰、驱逐舰甚至炮舰面前,我们的潜艇炮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在u-903种排水量2100吨的远洋潜艇设计图纸上,张海诺看加强大的水面火力――两门150米炮加一门37毫米炮,备弹数量达到了惊人的200+150,除去下潜和鱼雷攻击,这简直就是一艘火力可以和驱逐舰媲美的大型炮舰!

    “最后一点,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在战争地最后一两年,飞机作为一种武器已经在反潜作战方面表现出了很大的潜力。在未来的作战中,它们依然会扮演这种角色。而且反潜能力将更加强大!所以,我们的潜艇上只配备2挺8毫米机枪是不够的,等到我们从实际这些结论,恐怕已经有很多优秀的艇员和他们的潜艇在敌人的飞机面前损失掉了!”

    张海诺原本还向顺带说一些潜艇通气管地问题,但看这几位专家对他刚刚那几个问题已经是疲于思考,只好暂且将它留在后面再说。

    “当然,这仅仅是在下作为潜艇指挥官的一些想法,仅供各位做一个参考,未必就要立即在设计上进行改进!还是那句话,材料以及人员设备由我们想办法,潜艇设计方面就由各位全权负责!”

    就在这番谈话结束的第二天早上,张海诺刚刚起来就在门口遇到了威廉.弗斯特,这位年轻的设计师告诉自己,昨天的谈话让他想了很多,于是连夜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图纸。这一次,他的新设计是保留前甲板的150米炮,指挥塔前后则各自配备了双联装的8米机枪,后甲板则是两门在一战中陆军较为常用的37毫米防空炮。

    这样地设计,虽然仍不能摆脱潜水炮舰的“嫌疑”,但在张海诺看来防空性能上已经非常有突破性了。他热情邀请这位年轻设计师共进早餐,并对他讲解了一些有关无甲板炮水滴型潜艇地想法,但他也不忘说明一点:在动力和蓄电池燃料技术足够先进之前,甲板炮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只是不用一味追求口径和数量,而如果将潜艇设计的重心放在增加适航性能和持续作战能力上,反而会更适合实战的需求。

    在一个星期之内,不仅是弗斯特,另外两位潜艇设计师也拿出了他们的新设计,在还没完全消化张海诺那些问题真髓的情况下,他们的设计反倒是有些不伦不类,但张海诺没有责备他们,而是同他们在一些细节上进行了逐一交流,并适时的将潜水通气管的设计思路以“突发奇想”的方式告诉他们。

    这样一番交流和研究之后,张海诺深感尽快建造潜艇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如果这些设计师的设计一直停留在纸面,那么很难造出一艘真正优秀的潜艇,某个纸面上看起来合理的设计,在实际运用中可能是个致命的缺陷,只有潜艇真正建造出来了,人们才有可能发现并进行改进。

    在这个时候,张海诺之前所做的铺垫效果也就逐渐显现出来――克莱斯特告诉他,像不莱梅威塞尔那样在战争中建造过数十艘潜艇的老牌造船厂,尽管被协约国拆走了设备,但是潜艇建造上的技术和人才积累却并不会因此而丧失。只要让他们重新购买设备,不说建造整艘潜艇,只建造潜艇各个部件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一点深得张海诺的赞同,不过他心里却有另外一番盘算――塞肯道夫此人过于谨慎,未必会肯将潜艇部件卖给自己,既然施奈德造船厂已经拥有了巴西皇家制铁厂四分之一的股份,克虏伯的技术和设备又让他们的技术得到相当大的提高,何不利用威塞尔人员的技术和这家钢铁企业的设备为自己制造潜艇部件?

    当然,明的来塞肯道夫依然不会同意转让这些人员和技术。如今的德国,经济衰退严重,大众都在为生计而奔波,这时候只要适时的打出薪金待遇这手牌,不怕那些技术人员不动心――所谓的技术机密,他相信,在金元攻势面前绝非顽石一块。

    盘算着继续从威塞尔和其他德国造船厂挖人的同时,张海诺也在考虑与美国造船厂合作的可能。尽管他一直以来对美国人都没有多少好感,但他必须承认,美国的造船业不论规模还是质量都已超过欧洲国家,如果能够从美国人那里引进标准化制造技术,那对提升造船厂效率乃至未来提高整个德国的工业制造速度大有帮助。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