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权无畏小说 2018-05-11 13:37 的文章

第41章 红鹰勋章

 自打回到威廉港之后,张海诺就忙得不亦乐乎。先是前往海军潜艇指挥部报到并确认战绩,而根据德国皇家海军的有关规定,潜艇指挥官和艇员将可以根据他们所击沉敌方舰船的情况获得相应的奖励,这一次张海诺作为艇长可得3000马克,而艇员们则根据职务不同获得300到1500马克不等的奖励金,但这些奖金并不是马上就下来,还要等上级审核、资金到位后才会到艇员们手中。奖金延迟放并不糟糕,糟糕的是到了1917年中期,德国因为战争资源耗尽而带来的影响日渐明显,通货膨胀就是最突出的一点。和1914年战争爆时相比,马克的购买力已经下降了2/3!若是在前两年领取同样数量的奖金,张海诺他们不仅可以到柏林去游玩一番,剩下来的钱甚至还能在乡下买上一块地。虽然奖金的问题有些让人无奈,但张海诺代领回来的那些德国皇家海军潜水艇徽章却让艇上的新手们高兴了好一阵子,这是对他们第一次出航就成功完成作战任务的荣誉奖励,也是对他们能力和勇气的一种肯定。随后,张海诺又被自己的顶头上司——德国皇家海军第3潜艇编队的指挥官格奥尔格上校叫去谈了几个小时,谈话的内容主要是之前u171以及另外四艘潜艇所进行的协同作战,上校对这种作战方式非常感兴趣,他让张海诺编写一份详细的书面报告,然后由他转呈海军参谋部。对此张海诺自然是求之不得。在这之后,张海诺又去了一趟塞德利茨号,雷德尔现在虽然不在驱逐舰部队服役,但对目前各国反潜技术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也觉得英国人新投入使用的两种反潜武器会对德国潜艇部队产生巨大的威胁,并表示自己会尽量利用与高层的关系提醒海军参谋部注意这一点。雷德尔还告诉张海诺,由于俄国生内乱,德国6军得以从东线抽调回大量的精锐部队,扭转西线战局看起来指日可待。雷德尔的乐观让张海诺感到一阵无奈,他心里很清楚,即便德国6军将东线的部队都调往西线,也已经无力击败数量和装备都占据优势的英、法、美等协约国联军。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张海诺便忙着和他的艇员们一道检修潜艇、装运弹药补给准备下一次出航,由于美国人的参战,往来于北美、英国之间的商船和护航舰只都大幅度增加,在短时间内无法大量投入新潜艇的德国海军只好通过缩短潜艇归港停留时间、增加单艇出击频率的方式来加大对英美航线的打击力度。原本张海诺和他的艇员们可以在威廉港休息至少一个半星期,现在海军部只给他们六天时间!就在u171再次启航前的两天,事情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击沉舰船2.7万吨的战绩,在一战时期的德国还算不上标准的王牌艇长,更不要说挤入十大、二十大王牌之列,但张海诺这个“新人”还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出航就获得如此佳绩而倍受瞩目。最近一个星期,在德国颇具影响力的《泛德意志报》、《汉堡新闻》等报刊都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了有关u171等五艘德国潜艇在北大西洋海域重创代号为n22的英国护航船队的事迹,这不但鼓舞了困境中的民众,也让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受到了来自德国高层的褒奖。5月12日,德皇威廉二世亲临威廉港视察,顺带接见最近几个月战绩突出的潜艇指挥官,多少让张海诺有些意外的是,海诺.冯.芬肯施态因的名字也位于受接见艇长的名单之列。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机会,张海诺心里又重新燃起了说服德国高层改变海军战略的希望,但他也明显感觉到扭转战局的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了——美国既已参战,协约国实力大增,而反观同盟国一方,德国国内物资日渐匮乏,奥匈帝国面临崩溃,交战双方实力差距进一步扩大。让张海诺感到悲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所看到的海军体制中的种种弊端,如果不能从思想上改变海军中一些旧习、陋习,那么就算德皇现在任命他为海军总参谋长并全权处理海军事务,他觉得自己也是难以力挽狂澜的。接见和授勋仪式出奇的简单,整个过程还不到10分钟,张海诺除了能够近距离看看这位德意志帝国的末代君主究竟长什么样子,所能说的话只有两句:“谢谢,尊贵的陛下!为皇家海军服务是我的荣幸!”授勋仪式结束后,张海诺找到德皇的近身侍从官,告知他自己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当面向德皇报告,但是那个一脸孤傲的侍从官只给了他一句冷冰冰的话:“报告应逐级进行,不得越级上报!”像雷德尔这样得到德皇赏识的人尚且无法做到的事情,张海诺终究还是没有做到。回到u171的时候,张海诺的胸前已然多出一枚四级红鹰勋章。这种勋章是为表彰普鲁士骑士精神而设立的,从1810年设立到现在已经有107年的历史,甚至比大名鼎鼎的铁十字勋章还早3年。它主要是授予在战斗中英勇作战的军人与优秀军事领导人,但文官与平民也一样有资格获得。红鹰勋章一共分为六级,即大十字红鹰勋章、一级红鹰勋章、二级红鹰勋章、三级红鹰勋章、四级红鹰勋章和红鹰奖章,它们通常根据获奖的贡献颁,只有红鹰奖章是为一般的普通士兵和普通人而设立。雷德尔在担任《海军观察》和《航海》杂志主编时,就因为写作成就而获得一枚四级红鹰勋章。看着那枚十字形的勋章和用牛皮纸印制的授予勋章证书,张海诺忽然觉得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所获得的荣誉一点也不少:单单一个随塞德利茨号参加日德兰海战的经历就让无数人敬佩不已,还有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获得十字勋章和战伤勋章、击沉数艘英国舰船。这一刻,他现了自己的精神财富。想想二战中那些叱诧风云的将领,也只有雷德尔和隆美尔在一战时期就有这样的荣誉资本吧!这个时候,张海诺又想起赫森曾问自己战争结束后有什么打算,如果德国战败的命运无法挽回的话,张海诺知道,这片港湾内绝大多数的舰船,包括自己这艘u171,都将成为协约国的战利品。自己也许可以和雷德尔一样继续呆在德国海军,但是在1935年希特勒撕毁凡尔赛条约重整军备之前,德国将不再拥有任何一艘潜艇,如果自己什么也不做,那么德国依然会沿着历史的轨迹扩军、开战直至失败。如果一战德国失败是无法避免的,张海诺在心里对自己说,那就让二战别再走上历史的老路吧!那个灵光乍现的想法,现在已经在他的大脑里形成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此时距离战争结束,还有1年零6个月!